CSDN博客

img milozy1983

有种情感让我们泪流满面 (transfer)

发表于2004/12/29 20:27:00  1166人阅读

系列一:爱的谎言

  (一)每个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从幼稚圆开始,手工制作的课堂就是滋生我自卑情绪的土壤。

  别人翻飞的指尖下,小猫小狗栩栩如生、跃跃欲试,而我却躲在角落里跟制作材料打架,使出的劲儿能牵回九牛二虎,就是不能把它们摆平……无数次伤心地问妈妈为什么,妈妈的回答总让我信心倍增:“每个人的能力都是不一样的,这方面差,在另一方面总会得到补偿。大发明家爱迪生小时候的手工制作也很糟糕,甚至被称为笨孩子,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成为发明家。”是啊,我也有许多别人不及的优点:我会声情并茂地讲故事;还能搬很重的东西却坚持很长的时间……在妈妈的提醒下,我经常对自己有许多新的发现。

  童年的时光是一列幸福快车,满载着了我的欢笑,也载满了父母对我的精心呵护——他们对我爱得多么小心翼翼,好象我是一个泥娃娃,不小心就会跌破一样。

  (二)别拿自己的缺点和别人的优点比

  进入中学,苦恼多是来自那可憎的体育课。许多锻炼项目都折磨着我还不太成熟的内心,它们象班上那些喜欢嘲笑弱者的男孩,一倍倍地笑着胆怯的我:“笨!笨!笨!”有一天那个黑脸的体育老师终于发怒了,因为我怎么也完成不了那个“前翻滚”,他生气地喝道:“站一边看别人怎么做!”然后,在我低垂的眼帘下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轻松翻滚,象一只只快乐的小皮球,而我……我的脸羞愧得能滴出水来!

  那一天是怎么回家的,已然不记得,脑海充斥着通天的绝望和自责。一见到爸爸,立即扑进了他的怀里。抹着我淌不完的泪水,爸爸的眼圈也红了,他翕动着大鼻孔向我道歉:“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把这些缺点遗传给你了……”“遗传?”我已经顾不上流泪,“爸爸,你也这样吗?”“是啊,不信,你瞧……”说着爸爸就做“前翻滚”的动作,笨拙得象只老乌龟四仰八叉着怎么也站不起来,我扑哧一声乐了,那么优秀的爸爸也有弱项!

  第二天是妈妈陪我去的学校,她说要找教体育的马老师谈谈。

  我害怕妈妈会责怪马老师:“妈妈,不怪老师着急的,我太笨了。”妈妈笑了:“我不是去责难老师的。我只想去告诉他,你某些动作比别的孩子稍差一点,你会慢慢赶上别人的,让他别着急。例外,你并不笨,不是说过吗,人总有优点和缺点,而你恰恰在拿自己的缺点和别人的优点比,当然会痛哭流涕了。”妈妈的一番话说得我不好意思起来。

  从此,体育课上碰到我做不好的动作,马老师再也不强求,这让我又恢复了从前的快乐。

  (三)袁源是脑瘫

  如果不是那次我突兀地闯进老师的办公室,也许我的生活会一直平静如水。

  那天,我送迟交的作业本到办公室,走到门外,听见马老师提到了我的名字:“袁源啊,你不知道吗?她小时侯被诊断为脑瘫!”“脑瘫不是一种很严重的智力疾病吗?我看她的智力还可以……”是语文老师的声音。“她是轻微的,主要表现为动作方面的缺陷,我原来不知,是听她妈妈讲的……”

  一下子,眼前的一切全模糊了,林立的教学楼、精致的石雕、以及老师刀子一样咯吱吱的声音,它们飘渺得象阵烟雾若有若无,可是内心的剧痛却提醒着我一切都真实的存在!艰难地隐进那片小树林,我终于“哇”地哭出声来……

  袁源——脑瘫!

  怎么也不知道这两个词发生着致命的关联,难怪家里有那么多那么多关于脑瘫的书!描绘在书里的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啊,残疾、弱智甚至痴呆!幼稚的我还经常把它们拿出来翻翻,满足着一种事不关己的好奇,而现在才知,里面写得满满的,画得重重叠叠的——全是我!而我活在父母的谎言中,依然兴高采烈……难怪我总是比别人笨拙,难怪体育老师不再强求我完成动作,原来他们早就知道我是个低能儿!

  一股蓄积已久的力量促使我狂奔起来。泪水纷飞中,我居然闯过了一路的红灯绿灯人流车流。我要远离学校,远离人群,远离这个嘲弄我的世界,我要钻进自己的房间,永远也不出来,永远!

  (四)要忽略自己的缺点

  紧闭的房门拦截着外面惶惑的父母。我倔强地躺在床上,听任他们千呼万唤。

  最后爸爸撞开了房门,他恼怒地拉起床上的我:“听着,源源,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也不要把父母拒之门外!”“我是脑瘫患者,我做出什么事,你们也不要奇怪!”眼泪又一次象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地滚落,妈妈一把搂过我,惊恐万状:“源源,你是听谁说的?”“你们骗了我十五年,你们还想骗我多长时间?原来我是弱智,怪不得体育课我上的那么艰难……”伤心、绝望,象波涛一样在内心翻滚尔后“哗”地顶开了闸门,我伏在妈妈的怀里哭得天昏地暗:“妈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妈妈抱着颤抖的我哽咽着无言以对。

  痛哭之后,我终于疲倦地睡着了。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清新明媚的早晨,妈妈坐在我的床边,爸爸在房间里踱着步……他们守了我一夜。

  看到我醒来,妈妈扶起了我:“源源,我们要振作起来,不能被自己打倒。孩子,去洗脸刷牙吧,把你漂亮脸蛋收拾干净!”我一向是听话的孩子,于是顺从地走进洗漱间。收拾完毕,爸爸握住我的手:“源源,你长大了,许多事应该告诉你了。”我看看妈妈,她也是一脸的庄重,“你是脑瘫。从小爸妈就带你四处求医,才解决了你走路的难题,但精细动作总不尽人宜,但我和你妈妈都很满足了,因为和严重的患儿相比我们是多么幸运。为了保护你的自尊,为了不让你成为别人嘲笑的话题,我么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这样做是不想让病魔在你心理留下任何阴影。你的确如我们所期盼,活得很快乐……”

  爸爸走到窗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回过头来,象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爸爸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爸爸也是脑瘫!”他盯住我的无比惊讶,“也许你认为怎么这么凑巧?对,上天就安排得这么巧。爸爸之所以告诉你这个秘密,是想向你证明,脑瘫患者也可以活得很精彩。”是的,爸爸活得很精彩,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对一千多名员工指挥若定。可我对他的说法很怀疑,也许这只不过是美丽的谎言只是为了找回我的自信?妈妈看到了我眼里的疑惑:“细细看你就会发现,爸爸走路脚是踮着的,为此他曾经很苦恼。”“是的,我曾经很绝望,象你现在一样。后来我发现,当我忽略了自己的缺点,别人也就不会在意!”细看下来,爸爸确实踮着脚走路。乡下的奶奶也打来电话,说爸爸那时的症状比我严重得多……

  象行走在小说里,一切都是那么曲折离奇,我不得不静下心来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那天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扬长避短,我也会象爸爸那样成功;在奋斗面前,脑瘫也不过是只纸老虎!

  经过这场风波的洗礼我一下子成熟了许多,生活的道路上我重拾起自己的自信艰难前行。然后摘取了一串串硕果: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学;拿到了不少论文获讲证书;我的演讲总会引起小小的轰动……在父母的支撑下,我的人生不很顺利却很精彩。

  (五)谎言造就了我的自信

  工作了,所在单位离姑妈家最近,所以那里成为我改善伙食的去所。

  一次无事和姑妈闲聊,我谈到爸爸的脑瘫,她惊疑地笑了起来:“你爸?什么病也没有,小时侯可顽皮了!”“那为什么爸爸走路总有点踮脚,那可是脑瘫的症状。”“他踮脚吗?不可能!不过他学踮脚尖走路倒学得蛮象的,他那个摸样最笑人了!”姑妈沉浸在往事里,而我却怔在姑妈的笑容中……

  我终于体会到父母的良苦用心,他们用谎言的剪刀一次次地修剪掉我生命树上自卑的枝条,所以我的自信才得以在阳光下恣意伸展。感激父母,但我得发伊妹儿给父亲,告诉他在下次见到我的时候不必再踮着脚走路……

  系列二:惭愧婚宴

  十岁那年,一场车祸使我失去了父亲。

  母亲很快从悲痛里走了出来,她以母性特有的韧性拼命为我撑起一方少雨的天空,但缺少父爱的日子还是使我变得敏感自卑。

  孤儿寡母的日子总是很艰难。开始,母亲还能靠上班的收入维持母女俩的生计,后来碰上工厂改制,下岗的母亲咬咬牙蹬起了三轮车。

  柔弱的母亲是怎样蹬着那笨重的三轮车啊。放学的路上我经常看到母亲趴在车上,用她整个身子的力量艰难地使车子向前,逢到上坡就跳下来,像纤夫一样拉着,而坐车的人怡然自得,丝毫不因车夫是个女人而有半点怜悯。暗处的我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艰难挣扎,却没有勇气跑过去帮一把。有些同学坐着父母的摩托车,轻快地从母亲身边经过,唧唧喳喳地,像一只只快乐的小鸟。他们的母亲是那样轻松、幽雅、美丽,而我的母亲,似乎跟这样的形像永远无缘。

  我厌恶别人的怜悯,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沉重的内心,于是我躲避着,远离着那群快乐的小鸟,越发沉默寡言。在母亲呵护下,除了太过内向的性格,苦难在我身上并没有刻下太多的印迹。出类拔萃的成绩,使同学们注视我的目光充满羡慕,为了不影响这种优越,我从不跟别人谈及自己不幸的家庭和艰苦的母亲,这些仿佛是一道道很深的伤痕,让我总有种说不出的隐痛。

  在母亲的苦苦支撑下,我终于完成了医科大学四年的学业,幸运地进了本城最大的一家医院。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后,我力劝母亲收起了三轮车。

  一同分配到血液科的还有晴。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明媚的笑脸、脆亮的声音,使她浑身洋溢着太阳的灿烂。一看就知道她有不错的家境、无忧的生活。和她相比,我的笑容里有太多抹不掉的伤感,对她暗暗的羡慕里总是搀杂着自悲自怜。我暗中和晴较着劲儿,在业务上我刻苦钻研,在衣着上靠着自己不错的身材及独特的品位,将自由市场里买来的衣服穿得与众不同。除了家境,我不想任何地方比她差。

  晴的优秀也是有目共睹。同事笑评我们是科室里两朵花,鲜艳明丽、积极向上,一个像“林妹妹”沉静却不刁蛮,一个如“宝姐姐”开朗却无世故,真是不相上下。而我知道晴的心透明纯粹没有一颗杂尘,我的骨子却充满了灰暗的功利,在心理上我是输家。爱情女神向我伸出了她温暖的手。

  枫是同科室的一名医生,他拥有全院最高的学历及不错的家庭背景,业务上的拔尖更让人刮目。他避开晴对他的体贴,对我投来的目光意味深长,很快我就被他爱慕的眼神俘虏。恋情公开以后,晴的沉闷使我颇为自得。就在我们快结婚的时候,晴恢复了她的活泼,并很快找到了男友。

  准备婚事的那段日子,母亲容光焕发,拖出好久不蹬的三轮车为我拖回一件件嫁妆。操劳的母亲让我感到歉疚和不安,女儿嫁了之后她怎样度过那么多孤单的日日夜夜啊。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很快挤跑了我对母亲的担忧。

  婚宴设在本城最大的酒楼。

  那天,我穿着洁白的婚纱和枫并立在门口,迎候亲朋好友、单位同事,还有晴和她的男友。那天,我的千娇百媚使所有的人都暗淡无光,客人的祝福、赞叹,如潮水般涌来,我分明看到了晴眼里的羡慕,这种羡慕让我如坐云端,舒服异常,二十几年收缩沉默的心,一下子舒展膨胀开来。看着满厅的宾朋,身边高大英俊的枫,再看看大厅里穿梭忙碌、气宇不凡的公婆……我仿佛看到了将来让我骄傲、让别人仰视的生活,25年了,我终于可以抬起头,在工作之余谈谈我的家庭,谈谈公婆丈夫的趣事……就在这时,无意间闯进我视线的母亲,让我膨胀的心猛地一缩,她坐在大厅的角落里,拘谨、黯然、不知所措,那就是我的母亲,一辈子没进过饭店的母亲,这里的宾朋不知有多少曾经坐过她的三轮车,记得她憔悴的面容,艰难的动作……

  在我们这里,婚宴开始前总有个小小的仪式,那就是新郎新娘向双方父母拜礼。不知母亲今晚会如何表现,众目睽睽之下,她会不会更加手足无措?坐过母亲三轮车的人,会怎么看呢?今天的我是那样完美,应该像公主一样满身光环,让人眩目,不能有半点瑕疵!怎么办?内心的焦灼使我的笑容僵化在脸上。

  就在鞭炮鸣响,主持人走过来告诉我们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我灵机一动喊住了主持:“我妈今天身体不舒服,拜谢的时候她就不上去了。”

  主持人沉吟了一下:“那就只请他父母上去。”我点点头。

  枫很关切:“你妈怎么了?”

  “老胃病,今天是硬撑着来的。”我淡淡地说。

  这时主持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开场白之后请我们这对新人入场。踏着婚礼进行曲,我们缓缓走上前台,鲜花掌声、幻灯彩纸,让我如入梦境。主持人请枫的父母上台,一番介绍之后:“请我们的新人拜谢父母,感谢他们多年的养育之恩!”

  “养育之恩”四个字使鞠躬的我忽地一颤,抬起头朝母亲望去,似乎看到母亲眼里闪动的泪花——我知道母亲,无论我怎么做,她都不会计较,她的女儿就是她整个的世界,所以女儿幸福快乐就是她的幸福快乐,她流的只会是欢喜之泪。就是这个围着我转了几十年的母亲,为我长了无数白发,添了许多皱纹的母亲,却不能在这个时候接受我一拜……而我——她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就是在她面前长跪不起,也感谢不了母亲的抚育之恩!但是,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势利小人,他们会嘲笑你滴着汗水的劳作,鄙视你贫苦艰辛的生活。女儿要比任何人活得光彩,为您、为枫、为了我的将来……

  不知后来是怎样结束的,我只是跟在枫的后面机械地做着动作。

  两个月后,晴也在同一家酒楼举行了婚礼。同样的主持人,同样的仪式,同样的热闹。当主持人请双方父母上台的时候,我看到一位母亲坐着轮椅被人推上前台,晴怎么嫁给这样的人家,婆婆还坐着轮椅?我看到晴不顾婚纱的磕绊,走上前去扶住老妇人。这丫头永远讨人喜,当众做起了贤良儿媳……我还没想完,就听到了主持人介绍:“这位是新娘的母亲。”我一惊,这是晴的母亲!快言快语的晴接过麦克风:“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在这最幸福的时刻,我最想让我的母亲来分享。还要感谢她,她虽然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但她像所有的母亲那样无私,给了我最真切的爱……”晴的眼里泪光莹莹,晴的母亲握住晴的手,一脸幸福,大厅内掌声四起。

  这感人的一幕刺痛了我的心,我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内心布满灰尘,它们被晴的美好惊得四处飞扬,无处藏身,想起两个月前自己的举动,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我站起来,身边的枫问我去哪儿,我说:“去母亲哪儿看看。”枫问:“吃了晚饭,我和你一起去。这么急?”

  “不了,我一个人去。有样东西要掸掸灰尘,再耽搁,就没法子了。”我坚定地说。

  系列三:弟弟

  小时侯的弟弟是个很内向很吃生的男孩,关于他的“旧事”很多都记不清了,惟独那次照相的经历记忆犹新,每次想起总忍俊不禁,晃若昨天。

  村里来了一个替人拍照的上海人,妈妈决定让我们姐弟俩拍张合照。

  我兴奋地手捧鲜花摆好姿势单等弟弟的到来。远处玩得正欢的弟弟听说拍照,起劲地跟着妈妈小跑着来到现场。他站到我身边,上海人便叽里呱啦地为他摆造型,也许是听不懂的口音,也许是因为上海人戴着墨镜,弟弟一转身一拔腿——跑了!怎么也拽不回来!我不得不很遗憾地撤退下来,心中对弟弟的怨恨塞得满满。

  从此我看弟弟的眼神中增加了许多毫不掩藏的鄙夷,即使他照旧跟在我后面亲亲热热地叫“姐”。

  想不到,走上社会的弟弟一改过去的恬静羞怯,大方了许多开朗了许多,看着他在公交车上和陌生人侃侃而谈,看着他小大人似地跟别人称兄道弟,我居然有点陌生有点别扭,总觉得他只是个装成熟的小孩而已。

  但是弟弟在一家乡镇小厂里混着混着,居然谋到了办公室主任的职位。因为这,爸爸满是皱折的脸襄进了无比的自豪。

  可是,忽一日弟弟决定辞职,因为他要奔向他的爱情。女孩在远方情义绵绵地说:“你来吧,换洗衣服都别带,一切有我。”于是,弟弟跟厂长不辞而别,谁都无法阻挡。

  不放心地打电话过去,弟弟总是很爽朗地回答:“这边很好,你放心!”通过声音,我仿佛看到了他的满脸阳光,于是便真的很放心,以为弟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但一年之后弟弟闷闷地回来了,对辞职之旅只字不提,只是闷头替家里干活,父母不断地询问想知道更多的细节,而我什么都明白了……怪只怪自己的疏忽,一年里,弟弟受到了怎样的伤害?不是走投无路,他不会毫无颜面地回到家里接受父母的询问……全村人都在骂那个令弟弟一场空的“细货”,可是弟弟没有。

  后来弟弟咬牙去了上海,出门在外多难啊,更何况对于既没有高学历又没有大力气的弟弟!但是他对家里的爸妈永远都说好。我从他瘦削的身体磨破的鞋子上看出了他的艰难,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电话里为他鼓劲在空闲时祈祷他坚强。弟弟真的没有消沉,永远都不灰心的样子,因为通过电话传过来的永远都是充满阳光朗朗的声音。

  一次偶尔听一位熟人说起,弟弟在那边为了省钱,所有的路程都是徒步,他不舍得乘坐公交车,哪怕只需一元。我的泪常常不自禁地流下来,为了弟弟的劫难也为了他的毫不气馁。

  听说弟弟又干起了挨家挨户的推销,于是自家门前出现各类推销人员的时候,我就想起弟弟,想起他一声声亲热的“姐”……

  不知在他乡,弟弟是遇到了一个不屑的眼神还是一张温暖的笑脸?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