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montgo

情为谁生

发表于2004/12/31 21:39:00  502人阅读

        网络确实是好东西,它令许多人沉迷于网内不能自拔,同时也令许多人受益不浅,晓风就是其中一员了。
     
        晓风在网上常泡在BBS,在BBS除了和网友聊天、看看文章之外对写作却特别感兴趣,而且在网上有一定的知名度,只要他的大作一贴,熟悉他的网友都会抽时间看看。而新的网友偶尔看到他的大作时,多半会送来信息给他,和他谈论文章内容的真实性和说一些赞叹的话儿。

  晓风对这些早已成习惯,但他对网友送来的信息都会准时回复,如果确实没空,也会送回信息给网友SAYSORRY。如果说生意为他带来钱财,那网络却为他带来了朋友,带来了人生的乐趣。

  他曾经在BBS里写道:如果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晓风早已成了阎王管辖的孤魂野鬼。

  这天晓风还是以往那样在网上品味文章,系统却送来了个女性昵称的信息:你好,晓风,可以聊聊吗?

  望着这个昵称,晓风好象觉得有点眼熟悉,哦!原来这个翠儿曾经在LOVE版写过一篇文章,题目为《难道我真的不能选择吗?》内容是说她的家人强迫她和一个她没有感觉的人谈恋爱,她写道:如果和一个完全没有感觉的人在一起不如梳起不嫁。

        晓风:你好,翠儿,你家人还在迫你吗?

  翠儿:你也看过我写的那篇文章?

  晓风:是的,不过我对着你所写的‘感觉’两字发呆。

  翠儿:为何?难道你是个没有感觉的人?

  晓风:不,我只不过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翠儿:你没有谈过恋情?

  晓风::))

  翠儿:没有碰到合适的人?还是你的要求过高?

  晓风:不,我从没有打算谈恋爱。

  翠儿:????

  晓风:没什么原因的,只是不想谈恋爱,不要说些了,我们聊其他吧!

  翠儿:我看了你所写的文章,好象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好象隐藏着伤心的往事,流露着淡淡的伤感。

  晓风:这是我个人写文章的习惯与风格。

  晓风与翠儿经过这次长谈之后,大家彼此都有了些了解,翠儿对晓风的文章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而晓风觉得翠儿是个较为有个性有主见的女孩,彼此间留下了好感。

  网络就是有这种好处,在网上要认识一个人是很容易的,只要你送个信息去,大家打开心扉,坦诚相谈,无论对方是同性还是异性,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因为大家都不知对方是谁,也不必要对对方起戒心,人本能保护自己的防线都没有了,还不会推心至腹吗?

  或者是异性的关系,或者是他们确实投缘吧,自此以后,晓风和翠儿每当在网上遇见必长谈一番。谈话的内容多集中于写作与电脑网络。每当翠儿谈到感情方面的问题,晓风总是网友那里知道:晓风在网上绝不言情。

  除了感情方面的事不谈之外,他们可算无所不谈,聊天已成为他们上网必做之事。

  一天,正当晓风全神地注视网上时,突然眼前出现个美丽动人的女孩,望着这个可爱的女孩,晓风有点情难自控,情态失常,呆呆地望着那女孩,他平时常说的绝不言情,原来都是假的,如果眼前这女孩说喜欢他,他的防线可能会立即崩溃。难道这就是感觉?这就是感觉?

  只见那女孩微笑地对晓风说:“先生,请问晓风在吗?”晓风如梦中惊醒,忙说:“小姐,找我有事吗?”那女孩脸带惊喜地说:“你就是晓风?”晓风此刻已经回复了生意人应有的神态,淡淡地说:“我就是晓风,你是,,,?”那女孩望着眼前这付英俊的脸孔,原来他就是和我常聊的晓风,在他脸上那有半点淡淡的忧愁,看他坐在工作椅上神彩飞扬的样子和听到他淡淡的说话声,他文章里的他到了那里?他的忧愁、他的伤感到了那里?她真的不相信眼前这个俊俏的青年就是晓风。

  那女孩带着怀疑的眼神再问了一遍:“你真的是晓风?”晓风笑着地说:“你还不相信?”只见那女孩脸红红的,低下头害羞地说:“我是翠儿!”晓风惊奇地望着她,眼前这个令他出现过以前从没试过的感觉的人就是和他在网上常聊的翠儿?难道这就是天意?难道这就是缘份?不,我不会相信这些,我绝不会动心,我绝不可以动心。

  晓风淡淡地对翠儿说:“你怎么会到我这儿来的?谁告诉你我的地址?”翠儿嘻嘻地说:“是你网上的好朋友告诉我的,你是网上的名人,只要问问资历较深的网友就可以问到你的地址了。”晓风‘哦’了一声:“那你找我有事吗?”翠儿半生气地说:“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吗?我只是想见见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原来文章的你与现实中的你是完全不相同。”“有什么不同?”“现实中的你一付春风得意的样子,那有半点儿忧伤?”

  晓风苦笑地摇摇头,唉!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隐藏在内心的往事并不是凭肉眼可以看见的。

  原来翠儿今天到这里是参加一个旧同学的婚宴,顺便到晓风处见见和她天天在网上聊天的晓风。现实中翠儿和晓风聊天觉得和网上没多大差异,大家都聊得很投契,只是每当翠儿的眼神碰到晓风的眼神时,晓风却刻意躲开,这种举止与他的成熟稳重有点不相称。

  聊了一段时间,翠儿的传呼机响起来,翠儿看看传呼机显示出来的号码,站起来对晓风说:“晓风,我要走了,下次有时间再来探你。”晓风淡淡地说:“翠儿,慢行,恕我不能远送了。”

  晓风自翠儿进来,一直都坐在大板椅上,从没有站起来,现在翠儿走了,他也是在坐在椅上目送翠儿离开,翠儿感觉到晓风对她好象有点冷淡,但从聊天时的感觉又好象不象,难道这是生意人的作风所至,想到这里,翠儿也没有多大在意晓风的刹那冷漠。

  经过这次见面,晓风终于尝到什么是感觉,他的的确确对翠儿有份感觉,这份感觉来自那里他全然不知。

  自有了这份感觉后,他的绝不言情开始有点动摇,在网上,他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开翠儿,他怕他真的怕自己爱上了翠儿。而翠儿呢,每当见到晓风总是抓着他不放,搞到晓风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而且翠儿曾多次对晓风透露爱慕之心。晓风呢,他何尝不是?只不过他确实不敢尝试,他怕受伤的是自己,他怕这段情未曾开始已结束。

  晓风开始刻意地躲避翠儿,他开始实施他的戒网行动,而翠儿却常在网上等待他的出现,有时打电话到晓风的店铺,接电话的女孩总说他不在。害翠儿为他夜夜苦相思。

  晓风每当看到台面的电脑,总想伸手打开电脑,但每次却理智地离开。没上网的这几天,晓风渡日如年,他从来没有试过日子象这几天这么难打发的,他每天总是心不在焉,神不守舍。今天他还是象前几天那样望着电脑发呆,突然空气中传来翠儿的嗓子:“晓风!”晓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当他抬头望向门外时,却见一个熟悉的影子柱立在门外,这不是他日夜思念的翠儿吗?他望着翠儿的眼睛,翠儿的眼睛好象有千言万语向他诉说。他很内疚,他恨自己,恨自己没勇气去爱一个自己想爱的人。此刻他真想去把翠儿拥抱,但当他低头望望自己的双腿,他终于把自己的欲望抑制。

  晓风冷冷地对翠儿说:“进来坐坐吧!”翠儿听到他说这话的语气,心突然冷了一半,刚才她真想上前拥抱着晓风狂吻,她真的有说不完的话儿对晓风诉说,但刚听他说话的语气,她突然觉得眼前的晓风是多么陌生,与她心活中的晓风相差的是多么远。但既然来了,总不能不说一句话就走吧,翠儿只好随随坐下。如果说夏天的天气闷热,我想现在的气氛却比夏天的天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晓风终于按耐不住地说:“是不是你的家人又在迫你和那人谈恋情?”翠儿望望眼前的晓风,仿佛永远猜不透他似的,现在的她确实需要晓风的肩膀,她很想伏在晓风的肩膀诉说她的苦闷,但眼前这个她日思夜想的人却令她太失望了,她开始有点恨他,她真的有点后悔到这里找他,她一直当他是自己心爱的人,而他呢?却总是对自己这么冷漠,想到此处,翠儿的泪水从眼眶涌泉而出。

  晓风望着翠儿泪流的眼睛有点不知所措,他真想上前用自己的嘴唇舔干她眼里洒下的泪水,用自己的心来医治她受伤的情感,但他怕、他怕因他的介入使她更伤心。

  晓风强忍着酸涕向翠儿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有什么事不妨说出来大家商量。”

  翠儿冷冷地说:“我的家人为了拉关系,迫我和那人结婚,我一气之下跑出来,我出来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你,然而你却,,,,,,。”说到这里翠儿再也说不下去,泪水如珠露滴下。

  晓风听翠儿说到这里,心如刀割,眼前的翠儿何尝不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但一个连站起来都没能力的人能给翠儿多少快乐呢?我能做到什么?我能做什么呢?

  晓风强忍伤痛,一字一句地对翠儿说:“翠儿,你的心向着我我知道,但我却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的双腿不能支配自己的躯体,简单地说:我是一个双腿残疾的跛子。”

  听到这里,翠儿呆住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晓风是跛子,点解点解上天总是这样作弄我,父母不惜女儿的反对迫我嫁一个自己从没有感觉的人,当我找到我的至爱时,然而理想与现实却有天渊之别,我曾幻想过和晓风手牵手地漫步于金黄色的海滩,与他在碧蓝的大海里畅游;我曾幻想过与晓风一起在寂静无人的两人世界里,播着浪漫的舞曲悠悠起舞,深情地对视,轻轻地拥吻;我曾幻想过终有一天我牵着晓风的手站在父母前面自豪地理直气壮地说:这就是我的白马王子。但这一切这一切都成了泡影,天为何这样对我?网络为何这样戏弄我?我欠了你们什么?这就是网络的好处吗?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恩惠吗?

  翠儿想到此处发疯地向外狂奔,晓风此刻也知道,他伤了一个自己深爱的人,而且伤得很深很重,伤得也很无耐,自己连追她回来的能力都没有,晓风被网络唤醒的生命力也因网络而开始颓丧。

  晓风开始变得横蛮暴躁,对自己的员工呼呼喝喝,好象整个世界都欠了他似的。有一次还拿着小刀对着自己的双腿狠狠地捅下去,感觉、什么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刀在腿上捅,痛在心房痛,无耐更无耐,泪在悄悄流。望着电脑,望着朝夕相伴的电脑,喃喃地说:“人生除了爱情,真的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吗?不,我还有你(电脑),是你唤醒了我的生命,我不可以从此颓丧下去。晓风开始平静下来,工作之余也常泡在网络,不过甚少找人聊天。

  自从离开晓风那处,翠儿终日躲在家里闷闷不乐,她的父母又一再烦着她,翠儿无耐只好答应先和那人交往,然后再作定断。

  这天是她人生的第一个约会,她的第一个约会却是与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约会,这人虽然是从小认识,但眼前好象觉得很陌生,翠儿好象个木偶似的,那人去那里,她便到那里,她完全失去了知觉。

  夜慢慢地寂静,路上的行人也渐渐稀少,翠儿好象正在梦游人间似的,脑里空空的,眼前突然灯红嘈杂,原来翠儿被那人带进了酒吧,酒吧里疯狂的音乐旋律,刺眼的灯光,搞到翠儿眼花缭乱。翠儿顺手拿了杯东西喝了一口,吞进肚里感觉甚苦,喉咙有点发热。

  酒,原来翠儿喝的是酒,酒是失意的伙伴,翠儿见酒如蜂见蜜,一口把杯中剩余的酒喝完,接着还喝了几杯。酒的作用终于发挥了,她眼前出现无数个晓风的幻影,她搂着晓风深情地舞蹈,一张散满酒气的嘴紧紧贴着翠儿的唇,翠儿心里打了个“冷突”,酒气也消去一半,眼前那有晓风那英俊的俏脸?只见一条披着人皮的狼,她一把推开那条狼,疯狂地向酒吧门外奔跑。

  她奔跑了一会终于停下来,喘着气息,心里甚庆幸现在的她还是以前的她,风轻轻地吹打着她的俏脸,把她思绪带到很远很远,一个熟悉的影子在她的脑海浮现。啊!是晓风、晓风啊晓风原来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世俗的眼光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一个,浪漫舞曲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的实实在在的爱,反正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翠儿终于拿定主意,无论未来是多么曲折,她都不在乎。

  翠儿回到家里,看看大钟,已是凌晨了,不过这个时候晓风常泡在网上的,她急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进入某BBS环顾四方,她一阵狂喜,晓风果真还在网上,翠儿马上送信息给晓风。

  翠儿:晓风!!!!

  晓风见翠儿突然出现网上有点鄂然,翠儿平时一般都是十一点左右睡觉,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怎么会这个时间上网呢?难道有什么事发生?晓风满带疑惑地把信息送去。

  晓风:翠儿???

  翠儿: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呢?

  晓风:是的,你平时很少这么夜上网的,有事吗?

  翠儿:是的,我是专程上网找你的?

  晓风:找我?是什么事?

  翠儿:晓风,你还介我吗?

  晓风:为何我要介你?

  翠儿:那天我没说一声就走了,一定伤害了你。

  晓风:不,我怕的是伤害了你。

  翠儿:当时我确实有点恨你,不过现在没有了,一切都想通了。

  晓风:那就好了,我还替你担心,我怕再次伤害你,所以信也不敢写给你。

  翠儿:我们还可以象以前那样吗?

  晓风:当然可以,我们还是网上的好朋友,在网上我还是以前的晓风。

  翠儿:有件事想问问你,希望你不要介怀!

  晓风:什么事?

  翠儿:你的双腿是天生残疾的吗?

  晓风::((

  翠儿:如果你不想答就算了吧,当我没有问过。

  晓风:其实我的腿 ......!

  原来晓风的双腿是为了救一个横过马路的小孩而被车撞断的,由于伤的较重,无法回复正常。

  翠儿:如果给你重新选择一次,你会去救那小孩吗?

  晓风:我还是会救那小孩,其实当时我救那小孩时,已把生死置于度外。

  翠儿:你真从来没有后悔过?

  晓风:没有,不过有段时间我曾经消沉过,后来电脑挽救了我。

  翠儿:哦!我现在明白你所写的那个句话了:如果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晓风早已成了阎王管辖的孤魂野鬼。

  晓风::))

  翠儿:晓风!

  晓风:什么?

  翠儿:我现在仍想你。

  网络就有这种好处,难以启齿的话儿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出来,而且令人一看就明白,绝会不因言语不清而产生误会。

  晓风:我们之间是没可能的。

  翠儿: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根本没有不可能的事。

  晓风:翠儿,你太单纯了,你可以忍受别人的闲言闲语吗?

  翠儿:我会尝试忍受。

  晓风:你有考虑到我到你父母面前时的那种场面吗?

  翠儿:我不会理会他们怎样想。

  晓风:翠儿,爱情并不是面包,我们要面临着现实很多很多问题,并不是我们两个真心相爱就可以白头到老,我怕到时我们两人伤得更深,这又何必呢?

  翠儿:只要能和你一起,无论以后艰苦与煎磨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我之间真真实实的爱。

  晓风:翠儿,你不要这么天真,我们总要回归现实,现实中却总是那么无耐的,并不是我们想就可以做到的。

  翠儿:你根本就是自卑,你根本就是不敢面对现实,你对我没有信心,你根本不相信我,你怕我受不了而放弃,到时把你伤害透,你怕再受伤,你自私,你无胆,晓风,你振作点吧,只要我们生活的开开心心,何必理

  会别人的闲言闲语呢?

  晓风:翠儿,我们不要再谈这些了,我还是以往的晓风,绝不言情。

  翠儿:你根本是自欺欺人,你心里明明是想着我,你只是怕只是怕,你在逃避,逃避一切想逃避的东西,网上固然是极好的避风堂,但正如你所说的,人总归要面对现实,总归要回到现实,只要你敢于尝试敢于面对,我们一定可以长身斯守。

  晓风:翠儿,如果你再说这个问题,我马上下网。

  翠儿:晓风,你真令我失望了,我原以为你是真男人,原来却是个懦夫,懦夫 ...我恨你!

  翠儿说完之后,毫不犹豫地关掉电脑,从此以后网上再没有翠儿的影子。或者翠儿该恨晓风,或者是晓风懦弱,但晓风顾虑的并非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人总归要回归现实,而现实中却总是那么无耐,即使晓风今天答应了和翠儿一起,但能维持多长时间却难以把握。其实晓风怕的是最终伤害的是翠儿。或者他这决定是错吧,或者他们根本不应开始吧。

  一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晓风还是以往那样在网上飘浮飘浮再飘浮 ......!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