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moonet

黑客行为动机是什么—Linux之父的Linus法则

发表于2003/3/19 14:19:00  640人阅读

作者简介:李纳斯·托沃兹(Linus Torvalds):计算机社区内最受尊敬的黑客之一。他1991年还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一名学生时,创造了Linux操作系统。此后,Linux发展成为世界上成千上万的程序员和数百万的用户参与的工程。

  黑客行为动机是什么?——李纳斯法则

  李纳斯·托沃兹

  我第一次见到佩卡和曼纽尔是在加尼福尼亚大学伯克莱分校在海湾区(the Bay Area)举办的一次活动中,这是探讨网络社会挑战为期半天的会议。一些社会科学权威在此谈论现代技术与社会问题,而我在那儿代表技术界。

  我不是一个容易屈就的人,但这并不是我感到十分惬意的那种场合。我的观点会符合一群社会科学家谈论技术的观点吗?但是,我认为既然他们请社会科学家谈论技术,那么他们也应该请一位技术专家谈论社会学。最坏,他们不再邀请我来。我会失去什么呢?

  我常常在头一天准备好我的讲话,一遍又一遍,我兴奋地想为第二天找到一个“角度”。一旦你有了这个角度——你的平台——制作一些幻灯片通常并不那么难。我只是需要一个idea。

  我试图解释什么是黑客的行为动机,为什么我始创的小操作系统Linux如此强烈地吸引黑客及其价值。事实上,我的思考不只是与黑客联系在一起,而是与一般的最高动机联系在一起。我(以我惯常的谦逊和自贬的方式)把我的观点称为“李纳斯法则”。

  李纳斯法则

  李纳斯法则认为,人类所有的动机可分为三种基本类型。更重要的是这三种类型的递进过程,即在进化过程中与“阶段” 非常相似的东西,从一种类型过渡到另一种类型的东西。这些类型依次是“生存”(survial)、“社会生活”(social life)和“娱乐”(entertainment)。

  第一个阶段“生存”是不言自明的。任何生物必须生存,这是头等大事。

  那么其他两个阶段呢?假设你承认“生存”是一个相当基本的动力,那么其他两个阶段随着“人们准备为何而死?”的问题接踵而来。我想说,你愿意为之献身的事物必定是一个十分基本的动力。

  你可以反驳我的看法,但是我认为它们是这样的。你当然可以找到把社会关系(social ties)看得比生命还重的人和其他生物的例子。在文学作品中,《罗密欧与朱丽叶》是一个经典的例子,当然,你也可以把“为你的家庭/国家/种族而死”的观念看作是对把社会关系视为比生命本身还重要的观念的一种解释方式。

娱乐看起来像一个奇怪的选择,但是我认为娱乐不只是玩任天堂游戏。它是下棋。它是画画。它是试图解释世界的精神体操。当爱因斯坦研究物理学时,动力不是来自生存,它可能也不是社会性的,对他而言是娱乐。娱乐是内在有趣并富有挑战性的东西。

  追求娱乐当然是一个强烈的欲望。你可能感觉不到为任天堂游戏而死的强烈欲望,但是可能想到“死于乏味”:一些人宁愿死也不愿承受永无休止的枯燥无味。这就是为什么你会发现人们迫不及待地离开极其舒适的飞机——因为担惊受怕,为了将枯燥无味留在机舱内。

  金钱作为动力怎么样呢?金钱当然有用,但是大多数人会同意金钱本身不是人们的终极动力。金钱是金钱带来的东西的动力——它是我们真正关心的东西的终极交换工具。

  关于金钱必须记住的一点是,金钱常常容易买来生存,但是很难买到社会关系和娱乐。尤其是带有大写字母E的娱乐(Entertainment),它赋予生命以意义。人不能不考虑拥有金钱的社会影响,不管你买还是不买什么。金钱仍是强有力的东西,但是,它依然只是其他更为基础的动力因素的代理而已。

  李纳斯法则本身并不十分关心这三种因素激励人们这一事实,它更关心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的发展是贯穿从“生存”到“社会生活”再到“娱乐”整个阶段的变化的东西。

  性?就是这样。它显然是作为生存开始的,而且它仍然是。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大多数高级发达动物中,它已超越作为纯粹生存的东西——性已成为社会结构的一部分。对人类而言,性高潮就是娱乐。

  吃和喝呢?也是如此。战争呢?也是如此。也许战争并不完全如此,但是CNN正在尽最大努力使它达到最后阶段。它当然是作为一种生存开始的,也已经过了作为维持社会秩序的手段的阶段,它正在无情地走在变成娱乐的道路上。

  黑 客

  所有这一切毫无疑问适用于黑客。对黑客而言,生存不是主要问题。他们依靠Twinkies和Jolt Cola生存得很好。等你桌上有了一台电脑,你最担忧的不太可能是如何获得下一顿饭或上有片瓦。生存在这里仍然是一种动力因素,但是,它确实不是每天关注的焦点,而把其他动力因素排除在外。

  “黑客”是已经超越利用计算机谋生存(“我通过编程给家里带来面包”)而进入后面两个阶段的人。他(或——理论上而实际上很少——她)使用计算机是为了社会关系——电子邮件和网络是建立社区的最好方式。但是,对黑客而言,计算机也是娱乐。不是游戏,也不是网络上漂亮的图片。计算机本身就是娱乐。

  这就是Linux之类的东西出现的原因。你不用担心挣那么多钱。Linux黑客行事的理由是他们觉得这很有趣,他们喜欢与他人分享这些有趣的事情。瞧,你既能从你正在做有趣的事情这一事实中得到娱乐,你也可以因此获得社会价值。这就是为什么与许多黑客一起工作,你会获得Linux网络的基本效果,因为他们喜欢他们所做的事情。

   黑客坚信没有比这更高的动力阶段。而且这种信仰在远远超越Linux的领域里也有着强大的影响,正如佩卡将阐明的那样。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