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nfs

从音乐到软件

发表于2002/11/13 9:11:00  455人阅读

从音乐到软件

 

nfs

 

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CD机正在播Mozart的安魂曲,是Berstein 88年指挥巴伐利亚广播乐团的版本。突然间想起两个问题 1)指挥的作用――同一曲目的不同演绎,2)作曲家的作用――同一曲式的不同实作

 

先说第一个问题。同样是MozartRequirm,我手里还有KarajanBerliner Phiharmoniker的版本,Brahms的德意志安魂曲,我有KlempererSolti德两个版本。先说说Bernstein的这个版本,据说是借此纪念他的死去的妻子,参杂了个人的因素,的确悲天悯人。重新听回Karajan的版本,虽然感觉上Karajan也营造了一种悲沧的气氛,但是却让人感觉是做作,少年不识愁滋味而强说愁的感觉。虽然Karajan也有过病里逃生的经历。

 

有人认为指挥没什么用,有人认为指挥作用大于一切,片面了。都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仅仅凭自己一两次的认识而得出这样的结论的。下面就此分析一下。

 

先说第一样,如果说乐团本身就可以完成作品,指挥只是站在台上,似模似样的作几下动作,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做完美的指挥,可是为什么优秀的版本只有有限多个,而且即使是同一个人指挥同一个乐团也有不同的表现呢?(例如Solti指挥Chicago Symphony的贝多芬第九和海顿系列,关注音乐本身的企鹅评价对两次的录音的评价天壤之别)可见指挥并不是没作用的,至少在指导对音乐的理解上,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如果他连自己都无法感动,怎么可能感动乐团的乐手,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理解贯彻到音乐当中。又怎么可以让听众随音乐飞翔?那么我们那些目标想成为PM的兄弟姐妹,如果在开发过程中,不能有自己的感受,不能有自己的激情,妄想通过所谓的单调的枯燥的几条软件过程的规则进行开发,至少从根本意义上不是一个优秀的软件。连自己做的东西都没有感情的,甚至是厌恶的人,怎么可能从根本上理解软件的功能,积极参与软件的开发,解决软件开发的困难?No Silver Bullet!想成为PM的兄弟姐妹,除了靠软件过程的有力支持以外,自身的个人魅力很重要。规则是死的,精神是活的,我认为要在各个情况下采用不同的折中,达到团队开发的热情的融合。

 

说完了PM自身的影响之后,我们说第二样。指挥的权力大于一切,要你生则生,要你死则死,我是恺撒我怕谁的样子,经常是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不过这样的人忽视了这样一个问题,越是优秀的乐团,越是对指挥的选择严格,有一些要经过整个乐团的评选,通过后,指挥才是“有幸”的担当该乐季的首息指挥的。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一个指挥只有和乐团的意识是同步的,才能够领导乐团。乐团的每一个人都是有思维的,他们并不比你指挥蠢,他们服从你只是因为他的声音只是少数,但是多数少数的关系是可以转换的。一个指挥过分运用自己的权力的时候,也损害了自己。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道理是一样的。所谓的PM很多时候的意见也未必是正确的,需要取得成员的支持才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这就要求PM不是高高在上的煮酒论英雄,而是对于关键事情事必亲躬,感受队员的氛围,再加以分析和引导,才能够和软件融为一体。

 

至于第二个问题,Mozart有安魂曲,Brahms也有,Faure有,Boulanger也有。别的不敢说,安魂曲这种由宗教而来的曲式,其组成是差不多的,都是以圣经的某个段落为歌词的,从理论上应该唱得都差不多,都是表达了某一种纪念性的情感。但是不同的人作出来,感觉也是不同的。

 

Mozart一生是在(至少表面上是在)愉快中度过的,从他的Violin ConcertosPiano Concertos甚至是歌剧Don Giovanne里面都未曾如此严肃过,据说这个安魂曲是他知道大限将至时候的力作。换句话说,不到回天无力的时候,一个乐观的人是不会如此悲伤的,至少从曲子里面表现出的是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他是想抗争,但是最后却只能静静的等待死亡。

 

Brahms的安魂曲却是另外一个感受,虽然是悼念他的妈妈,但是在各个细节却充满了赞扬,充满了生命的激情,充满了对在生之人的幸福的渴望,令到我们没有了沮丧,取而代之的是人生之火的在此迸发。

 

说是在的,我听两首曲子,我都流过泪,不过状态是不同的,听Mozart的流泪是对生命的逝去的眷念,听Brahms流泪是对生命的未来的向往。因此,即使是对同一种Architecture,也可以做出不同的效果。软件也是一样,对于同一种Architecture,例如B/S, C/S, n-tier,甚至MISnetworking model等等,我们都可以根据实际的需要,做出各种各样的应用,而且做的效果直接取决于需要和开发小组自身的能力。世界上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我们开发的人员,特别是协调者,应该在共同之处发现不同,在黑暗之处发现光明。做出与别人的不同的地方,因为你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中。不要因循守矩,可复用不等于可抄袭。我们总有model可以参考,总有新的情况可以创新。

 

罗里罗嗦的说了这么多,恐怕说多了大家都会扔西红柿的(请扔好的,不要扔坏的,西红柿也有阿妈生的;而且不要扔我的脸),下次再续!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