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op336

今年VC热什么?

发表于2002/9/29 10:55:00  1065人阅读

今年VC热什么?

  随着.com热的退潮,vc阵容也正在悄悄发生着微妙的分化。都说VC们是凭藉敏锐的嗅觉来决定是否投资某一项目的,现在他们的嗅觉似乎也出了些问题。紧跟着美国投资市场科技股的恐慌性抛盘,VC们纷纷私下里也进行着投资策略的调整。眼下,.com已经成为越来越远去的背影,那么,在2001年,风险投资者又将会发掘出怎样的热点,请看本报记者邀集几位国内知名投资专家就今年IT资本市场作出的大胆预测。

通信业:最大的亮点
经历了2000年.com来也汹汹、去也熊熊的闹剧之后,风险投资商纷纷走出幕后,对.com的不屑溢于言表。要问他们今年会投资什么,所有的VC只有一个声音:无线互联、宽带、光通信……总之,与高速或无线网络传输相关的任何一种基础工业,成了2001年最大的投资热点。亚信CTO包凡认为,今年VC最热的投资领域会集中在无线因特网和基于宽带基础上的业务管理及网络管理软件,具体说来,越来越多的.com公司正在远离目前的窄带互联网,尝试利用无线技术或者高速的宽带网络系统开展商务营运,而对于许多软件开发商来说,相信从事类似服务管理、安全服务和大型数据库存储等一系列为网上用户提供增值服务业务的公司,可能会更加容易获得VC的青睐。
现在国内IDC领域投资正热,但包凡并不看好时下国内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从事IDC业务的公司,因为在宽带和无线环境下,提供类似主机托管这种业务的低端IDC,其技术门槛越来越低,而如何在高速宽带和无线互联开展新型网上用户、网住网民正成为许多IT厂商考虑的内容,而对于技术提供商来说,从事优化网络、提高网上营运效率、增值于客户管理等方面的网络管理软件的开发,融资会相对变得容易一些。前不久,一家由软银投资的从事网上业务软件开发的企业Ariba正式宣布要落户中国,在业界也掀起了轩然大波。这家号称全球最大的专注于网络管理软件公司的目标就是要在中国为用户提供ASP这样的服务,在组建合资公司的基础上实现软件的本地化,相信国内IT业也会出现越来越多从事此类业务的公司,对于它们来说,时下优裕的资本环境提供了最好的发展机遇。
包凡: 无线互联网和基于宽带基础上的企业管理及网管软件将成为今年最亮的投资热点
产业投资 热起来
对于时下正在退潮中的VC,易凯网络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认为,它们都不足以构成国内资本市场的主导力量。随着国内互联网商业环境的成熟,一批在互联网初期兴风作浪的VC会逐步淡出,而产业投资和金融资本会在产业带动下脱颖而出。实际上,从国内资本市场最活跃的一些厂商身上就不难发现这一点。像联想这样的国内IT厂商也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大展身手,王冉认为,联想在业界一直以非常强的执行能力而称雄,神州数码成立之后,相信它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也会让人刮目相看。
另一方面,应该看到,由于国内特殊的政策壁垒,现在世界上许多知名的IT产业巨头还没有进入中国,随着像Loyus、AOL、雅虎、Esdus(全球最大的IDC服务商)开始慢慢进入中国市场,它们进入这一市场的策略会成为资本市场的主导热点。毫无疑问,伴随互联网起来的VC还只是国内资本市场的第一波,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勃兴才能诱发国内资本市场大手笔的出现。事实上,尽管2000年下半年许多.com公司在资本市场遭遇寒冬,但是国内整个资本市场依旧非常活跃,而且更多表现为服务于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国外金融资本和国内产业的结合。
创业投资:远离抄袭形态
在中国传统的资本市场上,创业投资还只是一个新鲜事物,随着近年来一大批互联网公司的兴起,风险投资作为一种追逐高风险、高利润的技术投资,才逐渐走进国人的视野。创业投资作为另类型投资的一种,在全世界资金投资市场中属于专业化管理的投资形式。据汉鼎亚太资深副总裁王志坚介绍,在全球资金市场上,过去大约5%的资金都投入到了非股票、非房地产和非债券的项目中,现在这一比例则增长到了15%左右。20世纪80年代,美国每年的创业投资大概在50亿美元左右,1999年则达到了1000亿美元,20年来增长近20倍,而相比照的是,在过去的20年中,Nasdaq的市值增长了近14倍,由此可见,创业投资的增长一直也是在带动科技的增长。
美国现在每年1000亿美元的创业投资大约占到世界科技研发资金的40%,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目前中国IT业每年在科技研发方面的具体投入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是按照生化制药行业的统计结果来看,这一行业每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在2亿美元左右,但1999年美国在生化领域研发方面的投资达到260亿美元,由此估计,国内IT业的研发投入与美国的差距也会在100倍左右,造成的结果之一是势必两者在科技发展上的距离越来越加大。
王志坚认为,如果仅仅只是以VCD、DVD之类的产品来看,美国家庭有,中国家庭也会有,而且产品型号也许会比美国家庭拥有的还要新,以此来衡量中国的科技水平,就是大错特错了。因为相对而言,这些产品都是面向消费市场,是由一些科技中并非最先进的技术应用在消费市场中产生的经济效益,它所产生的成本利润比(Margin)并不高,而创造一个高利润的、高知识含量的科技产品必须投入大量的研发资金,在这方面,国内目前许多技术研发公司的形态大都处于抄袭形态,缺乏非常具有独创性的、先进的产品开发,对于这样的“Me Too”企业,风险投资会越来越逃离,而纷纷集中于高技术型企业。
除了针对新技术的创业投资之外,王冉也看好一些具有政策资源的IT公司。就像ISP们曾经得益于它独特授权资源一样,王冉认为,这样一些占据独特资源的公司也会成为下一轮的投资热点,甚至是一些资本进入壁垒行业的突破口。一些股东身上政府色彩的背景会成为一些国外资本在中国市场跑马圈地时优先考虑的内容。
私募市场:中国式VC登场
研发资金上的巨大差距也成了这样一个现实问题,我们要用1%的资金去缩小差距甚至追上对方,这意味着这一进程将更加困难。在国内,也许我们能够以1/10的成本达到同样的效果,中国有相对廉价的人力资源,或者说人的天份很高,政策上的支持力度更大,物价及周边设备更便宜,但不管以怎样一个角度来衡量,我们也许可以期望成本比是1/10,但我们不能期望成本比达到1/100或者还要更好。因此,这样的一个差距只会加大而不会缩小,要弥补这样的差距,如何有效吸引越来越多的研发资金进入这一市场就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王冉也认为,现在国内IT业许多人将高科技发展一味地寄托在国内二板之类的资本市场的做法并不正确。二板创立的时间和上市企业标准现在都还是未知数,开市之后会怎么样也很难预料,因此,国内资本市场的发展还需要等待私募市场的兴起。值得注意的是,据业内人士透露,国家计委也准备在国内推动成立50家左右的创业基金,以吸收各种各样的国内资本进入,消息灵通人士说,这些创业基金的投资都会要求在1亿元人民币左右,投资人不能超过100个。这样一个私募市场的兴起,可以使得投资人合法享受中国法人优惠待遇,称得上是真正的中国式的VC,在进入诸如电信等政策性限制较多的领域上不受影响,从而真正推动国内IT工业的进步。
制度建设:最大的投资障碍
另一方面,应该看到,尽管美国在研发方面投入的资金是中国的100倍,但是这些资金并非只是来自美国,而是全球资本的集中效应。大量资金涌入美国的前提是它能在那里得到相当高的回报,但是王志坚认为,高回报并非是全球资金流动的最重要的原因,一个国家在资本市场上设立的制度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即使是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好的时候投资者都会赚钱,但不好的时候投资者也会赔钱。尽管现在的Nasdaq从最高时的5000点跌到2000多点,但是对于许多公司来说,它们还是更愿意选择在Nasdaq上市,因为这一市场上每天的交易额最大,资金的进出最自由。只要有一个非常吸引人的题材、一家好的公司在那里上市,能够吸引投资人的注意力,全球的资金都会蜂拥而至。
国内投资界资深人士张树新也持同样的看法,她认为,国内互联网业的出现带来了大量的资金进入国内IT市场,从而使这一产业中的产权结构更加复杂,呈现多元化、分散化,反过来也进一步推动了国内投资环境的改善和传统IT企业的制度创新。如果资本市场不是一个流通的市场,市场制度不是一个非常健全的制度,结果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一笔又一笔的资金错过这一市场,看着它们在别的地方流通,损失的只是封闭的市场本身。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只会选择流通最自由、回报最高的市场,尽管有时也避免不了赔钱的风险。一味地将自己封闭在全球资本市场之外的地区和环境,最后只能白白地丧失吸引资本的机会。
呼唤“公开、透明、流动”
王志坚认为,今天资本市场的流通方式与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以往的资本流动大都是地区性的,而且存在着时间差,流通速度也比较缓慢,因为以往人们的投资方式和资讯流动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10年前,人们买卖股票通常只是采用两种方式,一是把资金放在某一资金之中,这在欧洲市场和美国市场比较普遍,另外一种是通过股票经纪人,但是最近5年来,这一趋势有了很大的改变。
首先,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今天大多数上市公司的第一手资料都可以在网上及时查阅,以英特尔为例,就在它前不久宣布下一季度公司盈利可以比预期的有所下降时,3个小时之内,公司市值下降了1000亿美元,下降幅度高达30%左右。据测算,中国整个股票市场的市值大概在6千亿美元左右,这等于英特尔一家公司在3个小时之内遭受的损失是中国整个股票市场的15%,在Istant Information Flow(及时的信息传递)的情况下,一个企业的盈利预警可以引发整个世界资本市场的变化,同样,一个企业的成功也会牵动世界资本市场的脉搏。
可见,一个公开、透明和流动的市场就能吸引大批的资金,为一个国家带来充裕的研发资金,并提升其科技方面的竞争力。同样,如果一个市场是封闭的、不透明的、非公开的,那只会阻断全球范围内的拥有大量资金的投资人的兴趣。对此,投资界的许多专家认为,国内创业板的设立,为吸引国际上大笔风险投资资金进入国内市场创造了有利条件,提供了一个极佳的机会.
排好队,国内批发上市
由于业内人士对Nasdaq在近期复苏都不持乐观态度,因此,纳指的反弹必然会在今年年中之后。对于许多国内公司来说,今天的Nasdaq只能成为一种参照物,而不再是目标市场。王冉认为,第一轮一些网络公司已经惨遭淘汰,今年在Nasdaq上市的中国IT公司也就在一两家左右,因此国内创业板可能是更现实的选择。相比较而言,进入创业板的上市公司不会有太大的包袱,与任何一种市场经济下的公司没有两样,都只是以追求盈利、为股东创造价值为目标,唯一的要求就是公司经营要合乎法律和道德的要求。另一方面,创业板允许投资人在公司所占的法人股自由流通,实现资本的退出。王志坚也认为,这样一个资金进入和推出都非常通畅的机制会吸引大量的资金进入国内资本市场。如果能吸引充裕的资本进入,再加上国内市场前景的巨大吸引力,创业板就有可能成为改变中国科技研发缺乏资金这一现状的现实工具,这样给国内高科技企业带来的就是几何级数的跳跃,而不再是过去一步一步的向前挪步。
现在国内一些高科技公司纷纷去Nasdaq上市,上市后股价又不尽理想,王志坚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这些公司的素质比其他的国外上市公司差,一方面是因为Nasdaq上的网络股本身从被过高估计到回落有一个自然的调整过程,另一方面,一般来说,美国的投资者关注的只是美国本地市场,他们所能得到的资讯和敏感度也是相对集中在美国市场,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后,如何长期吸引美国投资人的关注就成了一个巨大的难题,因为中国市场与一般意义上的美国人的生活完全是脱节的。从这样的意义上来讲,一个好的中国公司理想的资本市场还是应该在国内,不幸的是,中国今天的资本市场还是封闭的,很难吸引大的资金进入。
对于这些公司的投资人来说,选择在中国上市,他们的投资就不能流通,因此这一市场也就失去了吸引力,只能舍近而就远。在国外上市之后,一般国外的投资人对该公司的业务、发展和市场都不太了解,慢慢地就会失去兴趣,因此公司股价也会随之下跌,给一些中国公司未来发展和后续融资不可避免地带来负面影响,长此以往,这类公司的前途就非常令人担忧。因此,理想的状态当然是中国能够有一个吸引世界资金的资本市场,以支持中国的本土企业。IT企业吸引风险投资的最大本钱是它的高附加值性,技术上要求绝对的创新。如果国内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有更加完备的法律保障,资本市场与IT业就会起到相辅相成的效果。
VC的选择: 寻找高附加值投资
投资市场的风云变幻也影响了投资商角色和心态的微妙变化,包凡认为,今年风险资本市场一些VC的短期行为也使它们开始反省自己的失误,纷纷提高选择标准,对于被投资企业提出更高的技术要求。王志坚则认为,越来越多的VC业开始纷纷寻找高附加值的投资。从1985年汉鼎亚太公司成立到现在的15年里,就汉鼎亚太已经退出的项目而言,其投资回报超过了30%,在网络股热的时候,有的公司在短时间内就能创造奇迹,实现百分之几百的回报,但对于长期投资来说,30%的回报率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目前,汉鼎亚太管理的资金在17亿美元,其中在中国大陆投资了20多个项目,总投资额为2亿美元,其中一部分项目已经成功实现退出,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追求投资的高增值性。
王冉:VC退潮之后,产业投资成为国内今年的资本市场的主导力量
关于风险投资的投资原则,王志坚认为,一般来说,VC首先关注的是一家公司的人才素质,其次是公司必须在自身所处的行业能够成为领导者的潜力和素质,第三点是要求接受投资公司的有相当的技术门坎,而非随时都会有许多竞争者加入的企业,大家都是一窝蜂地进入某一行业,现在的VC都希望自身对投资本身有一种高附加值,能够提供除资金之外的许多方面的帮助,比如在公司组织结构方面提供建设性建议,帮助被投资企业建立优秀的策略联盟,能够扩大公司的产品市场,加速公司的市场扩张和技术提升。能够为企业提供更高的附加值,对于投资商来说,投资成功的几率也会加大。
投资环境:不同的地区竞争条件
非常浓厚的投资兴趣,也正在计划筹募新的资金,加大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投资。但是王志坚认为,从地区性资金的管理角度来看,每一个地区的竞争条件是不一样的,从早期在台湾投资,到后来到南亚,第三步到中国,第四步到韩国、日本。事实上,汉鼎亚太这样一种投资的变迁也是根据某一个市场在某一时期的竞争力而移动的,因为资金总是在找寻一个最合适的投资市场。相比于中国,韩国和日本等投资市场的条件更有竞争力,大量的资金开始流入这两个市场,尤其是在无线通信等电信领域,像日本的I-Mood已经被公认为全球发展最成功的无线通信业务。韩国在电信领域的进步也非常快。至于中国在光纤通信方面的进展,包凡认为,虽然市场会在一两年之后才会真正启动,但现在都已经成为国外投资商非常关注的领域。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通信市场上非常严格的政策性限制也阻碍着外资的进入。随着这一市场的放开,许多投资商还是非常看好这一市场。与电信市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的生物制药产业。汉鼎亚太投资了一家名叫科兴制药的公司,很快就会在创业板上市。王志坚认为,中国的生物产业是极富有国际竞争力的一个产业,与电信这样的行业相比,起步时间与国外差距并不长。1982年,美国第一个生产胰岛素的生物制药公司诞生;1992年,中国第一家生产干扰素的生物制药公司出现,前后差距只有10年时间,而中国留学生从国外回来后开发的技术都堪称是世界一流,国内在这方面储备了相当的人才和设备资源,生产能力应对国际出口业务也是绰绰有余,但在研发方面需要吸引大量资金的进入,从而真正推动国内企业跨入世界一流生物制药行业,但是在电信这样的行业,政策壁垒依旧巨大,能否在今年形成突破将成为许多投资商关注的一个焦点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