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paulin

“服务业赶超”之批判

发表于2008/9/29 16:47:00  350人阅读

分类: 新闻资讯

 

发展中国家经济的一个很醒目的问题是??产业结构落后,很多是劳动密集型的、“低端的”制造业,许多行业甚至是做来料加工、“三来一补”、OEM等,附加值低,有的还是高污染高耗能。于是在政策上就忽视或排斥“低端”制造业,部分学者也对这种落后的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大加批判。与此同时,各地都在运用大量的政府资源,鼓励、扶持、补贴各种高新科技产业和“高端”服务业。

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基础,迄今为止仍是比较优势理论。而现代比较优势理论已不再是像李嘉图等人早年所讨论的有关生产效率差异的直接比较,而是更深入地进行“生产要素禀赋结构” (下称“要素结构”)的比较。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中某些产业发展较多,是因为这个国家的资源要素结构中某些要素相对充裕,从而在生产过程中的成本较低,具有相对的竞争优势。在生产要素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通过交易)流动或流通的当今世界,一个基本的经济规律就是:在要素价格反映供求关系和资源稀缺相对程度的条件下,在任何一个时点上,与自己要素禀赋结构相适应的产业结构是这一国家在这一时点上最有竞争力的产业结构。

首先要改变落后的要素结构

由此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在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如果你不满意现在的产业结构,那么你要做的就不是人为地现在硬去改变产业结构,而是努力积累资本,发展教育,去改变你的“落后”的要素结构。所以,“提升产业结构”的问题,不是产业政策的问题,而是教育政策的问题,不应搞什么产业政策,而是要有体制改革和教育发展的政策。不是批判什么产业发展模式,而是思考如何改变我们的要素结构!

当一国的要素结构中70%的劳动者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农民,劳动密集型就是这个国家最有竞争力的产业。要不然就无法实现这批人的充分就业。这时要想改变产业结构真正应该做的,是发展教育,首先是农村教育,然后是提升受高等教育人数在总人口中的比例,这样,通过几代人的发展,我们的经济结构才能发展成发达国家那样的经济结构。显然,如果现在的目标是在10年内就达到那样的“高”结构目标,就一定会是一场灾难,而且一定是结构没上去、失业却大增。

要素比较优势的理论在强调一国的产业结构要与其要素结构相适应,却并不认为一个国家就应该永远做一种产业,不认为发展中国家就永远被局限在低端产业中。这是因为,要素比较优势理论承认人们是可以通过改变要素结构来改变产业结构的。当一个国家正确地发挥了比较优势,就能“挣到钱”(是真正挣到钱,而不是虚假繁荣,反而浪费大量宝贵的资源),于是这个国家就不仅因为制造业等低端产业的发展本身可以积累经验和知识,还可以用挣到的钱来积累资本,发展教育,培养人才,这时要素结构就发生变化,新的产业和技术就能发展起来。发达国家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们应该追求的正是这种良性的动态发展过程。

价格要符合要素稀缺程度

从比较优势理论能推论出的第二个重要的结论是:要使价格符合要素的相对稀缺程度。

如果说现实中存在着经济的“结构不合理”与要素的结构不相适应,那一定是因为经济体制中存在着某种缺陷,产生了要素价格的扭曲,没有反映要素之间的真实稀缺度。比如,我们这几年制造业的增长速度过快,一个原因是人为地压抑了能源、电力的价格。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没有有效地对环境污染课以相应的税赋或实行更严格的规制,别的国家加大了环保的力度,我们的力度较小,那么企业的成本就相对变低了,结果就是我们以污染为代价搞了太多的制造业。

价格的背后是市场的供给与需求。因此在思考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时,也要考虑符合需求结构的要求。现在有的人动不动就用发达国家70%~80%的国民总产值是服务业来对比我们的产值,以论证要提高服务业的比重。可是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是3万到4万美元,90%的人口在城市,这种经济发达程度决定了以下三点:第一,大量家庭生活社会化,从而对一般服务业的需求大大提高。而我们城市化率还不到50%,70%的人属于低收入阶层,只能自己洗衣做饭;第二,制造业发达了,产业的分工充分,生产性服务业才能有更大的发展,而我们还处在制造业发展的初期阶段,对物流、贸易、财会、法律、研发等的生产性服务业的需求本身相对较少;第三,收入高,财富多,金融资产多,对金融、投资服务的需求才会大,而我们人均收入只有2000多美元,居民人均金融资产才1万多元人民币,能有多大的金融服务市场?

从另一方面说,只要人类还要穿皮鞋袜子,只要造汽车还需要金属和机械,只要盖房子还需要钢材水泥,世界上就总需要制造业,包括低端制造业。在我看来,我们中国人应该努力多做一点,为中国几亿刚转移和还没有转移出来的农村劳动力创造就业机会,让中国发展起来。至于中国的发展需要更多的物质资源,那是因为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了自然需要用更多的资源,会更多地买世界的资源。我们的效率如果比西方在他们的这个阶段上更高的话,我们加入消费市场所需的资源实际是比他们少的。

不能打压制造业

搞清楚以上这些问题以后,清醒地分析一下我们国家现阶段(和下一阶段)的要素结构,我们就可以知道,我们目前合理的、有效率的,从而是有竞争力的产业结构,一定是一个以制造业为主、以一般服务业为主,逐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高端服务业的产业结构,而不能采取打压制造业包括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政策。特别是从整个国家就业增长、农民转移、缩小城乡收入差距、防止收入差别拉大这样一些发展中国家最难解决的社会问题的角度看,我们更是应该长期地鼓励制造业的发展。从现在国际竞争的格局来看,我们只有积极努力,才有可能继续发展制造业,创造就业。

一个国家“以人为本”的发展政策,应该是保护和扶持弱者,如何使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农民工能够更多就业的政策;那些有钱的人怎么发展资本密集型产业,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金融精英如何就业,是不需要政府操心的,让市场去解决好了。

从国家发展战略的角度,我们当然要采取一些鼓励高新产业和高端服务业的发展,但是这方面的政策,应该主要通过体制改革去创造一个要素能自由流通交易、价格机制反映资源稀缺程度和公平竞争、打破垄断的制度环境,而不是通过打压低端产业实现资源向高端产业的集中和转移,更不能运用太多的政府资源去对其进行人为的补贴,太多的补贴还会产生“动机扭曲”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即使我们今后逐步形成了较多的资本和较高水平的人才要素,从而发展起了一些高新技术产业和高端服务业,也还是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续发展低端制造业,以保证我国还大量存在的低教育劳动力长期的就业与发展。

从近期的问题看,我们正面临一轮经济波动。不仅有我们自己前几年经济过热引起的波动,还有西方金融动荡与经济衰退所导致的大波动。经济过热(以及前面提到的各种价格扭曲)使得一些制造业部门产生了过剩生产能力,世界经济衰退则导致需求减少,许多产业都需要进行一定的调整,制造业中的一些企业会发生倒闭,于是人们批判制造业的呼声也就更加激烈,似乎我们如果现在搞的更多的是服务业,特别是高端服务业,情况就好了,就不会面临这种调整了。可是再仔细看一看当下的世界,会发现,现在世界上衰退最为严重的就是金融这样的高端服务业;而这一次世界经济波动的根源,就是因为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脱离制造业基础而盲目发展金融服务业、脱离实际投资盲目扩张证券投资所造成的金融危机。目前的局势,正给了我们一个重新审视金融服务业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应有地位的机会。

从最近已经发生了的一些调整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沿海地区制造业调整,服务业也马上发生萎缩;而制造业企业倒闭,那些失去工作的农民工只好暂时回农村老家。这说明,制造业的过热和波动要尽量防止,在现阶段如果不努力保持制造业的正常增长,我们将面临更大的社会问题。

发展中国家想加快发展,是人之常情。但是任何不顾现实条件,想“赶超”、“跨越”、“跳过”发展阶段的做法,最终都会掉入“赶超陷阱”。这在理论上是可以证明的,在现实中也是被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历史所验证了的。无论是当年的“重工业赶超”、上世纪90年代末的“高新科技赶超”,还是现在的“服务业赶超”,时代特点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是不顾要素结构的现实条件想“提前”实现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都是不科学的。

由此也可看到,如果“转变增长方式”指的是由计划主导、国家主导型的增长模式转变为市场导向、市场竞争为基础、企业为主、民营企业为主的增长模式,那是正确的;但假如指的是产业结构现在就要转变为发达国家那样的以科技产业、服务业为主,指的是我国现在就要放弃制造业、放弃劳动密集型产业,则是错的;所谓“产业转型”如果指的是现有的产业要改革体制、注重效率、注重创新、注重节能减排,那是对的,如果指的是现在就要把各种制造业放弃掉,大家都“转产”去搞高新科技、高端服务业,则是错的。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