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purecoffee

中国软件:10个人 20年坎坷路

发表于2005/1/3 10:40:00  691人阅读

中国软件:10个人 20年坎坷路
(2004.12.15)   来自:blogchina  
 


作者:申耀  2004-12-14 3:21:36 
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原始出处: 电脑商情报 【原文地址】  b58992c 
 


  过去的20年,可能是中国软件的一笔特殊财富。这是一个创造梦想和财富的江湖,是一个塑造知识英雄的江湖。

  但历数中国第一代程序员,名利双收的,只有朱崇君、王江民、求伯君等极少数人。既会写程序,又会经营;既有精力兼顾两者,又能将事业做大,这样的人实在不多。

  也许他们中的有些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昔日的光彩,有些会在新一轮的角逐中再次成为赢家,但他们身上的那种凝聚了浓厚个人色彩的软件人精神,将伴随着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大放异彩。

  20年的时间,我们透过他们曾走过的足迹,能够看到中国软件业的昨天、今天与明天……

  严援朝不老

  10月26日过完生日,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的严援朝就已经53岁了。作为中国第一代最著名的程序员,人们谈起严援朝总会把CCDOS和他并列。

  正是1983年CCDOS的出现,才使得国产的PC机(最初是长城0520)能够在国内推广。而CCDOS等汉字系统的流行,才使得一大批国际上流行的软件:BASIC、DBase Ⅱ、AutoCAD、WordStar等被汉化推广应用。任何工业产品若想在市场上推广,必须能够有广大的用户,这就是市场法则。CCDOS不仅开创了我国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全新局面,而且以后几乎所有国内最流行的中文系统软件的开发者都是从一行一行地认真地读了CCDOS的源程序然后才开始自己的编程工作的。

  CCDOS实在是太耀眼了,它对中国人使用PC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人们可以不知道严援朝,但无论如何无法越过CCDOS谈论中国PC事业的起始。从这一点来说,把严援朝说成是中国中文软件的第一人也不为过。

  不过,一个CCDOS怎能把整个严援朝概括!CCDOS之外,严援朝还做过许多有意义的事:主持开发使长城0520成为0520CH的CH显示卡,让汉字能像西文一样实现25行快速显示;主持设计的人民大会堂电子表决系统,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子表决系统。然而,不管这些成就有多么了不起,也无论严援朝在它上面花了多少心血,却总也无法和他那个只花了5个月时间写就的CCDOS相提并论。

  如今,严援朝仍然活跃在IT的第一线,他现在是门户网站新浪网资深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

  鲍岳桥得失

  严援朝发明CCDOS之后,UCDOS便“统治”汉字系统的江山。1989年,鲍岳桥大学毕业分到了杭州一个橡胶厂。就是在这个橡胶厂,鲍岳桥开发出了FOXBASE反编译软件、普通码中文输入系统和PTDOS,开始在国内软件编程领域崭露头角。PTDOS汉字系统做得不错,鲍岳桥非常想推广,曾经让北京希望公司代销。1993年5月,从橡胶厂出差到北京,鲍岳桥从此就没有再回厂里,一直呆在希望公司。1993年10月,PTDOS改名为UCDOS。希望公司的市场能力加上UCDOS过硬的质量,到1995年,UCDOS市场份额已经达到90%多,其他汉字系统市场上几乎很少见了。

  1998年的冬天对鲍岳桥来说有点冷,来北京已经5年,努力过了,争取过了,奋斗过了,光荣过了,激动过了,最终离开希望公司,而他自己除了名气,还是什么都没有。1998年1月,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决定做联众游戏。之后,中公网收购了联众游戏,2004年4月13日,韩国创业板KOSDAQ上市公司NHN集团与海虹控股旗下的联众游戏通过股权交易的方式在海外合组合资企业 Ourgame Assets Ltd。借助网络游戏资本运作的魔杖,联众游戏三位创始人均各自套现1400万美元,鲍岳桥用了“此一时,彼一时”六个字来形容。

  目前鲍岳桥还是联众总裁,主管技术方面的事务。联众实行的双CEO制。可以说, DOS中文平台大战,鲍岳桥不是先行者,也不是技术最领先者,但最后的胜者是他;在线棋牌大战,鲍岳桥亦不是先行者,亦不是技术最领先者,现在的胜者依然是他。鲍岳桥那样地将UCDOS版权送给希望,被人说亏了;鲍岳桥那样地离开希望,被人说亏了;鲍岳桥那样地将联众卖给中公网,被人说亏了。但是,鲍岳桥每次都在最终成了大事,鲍岳桥的运气可能就来自于不过分考虑个人得失,做了再说、做成再说的勇气。

  王永民沉浮

  1984年,王永民带着一台PC来到了北京,在严援朝的帮助下,将五笔字型移植到了 PC上。王永民在府佑街135号中央统战部的地下室7号房间,一住就是两年。正当王永民在地下室受穷的时候,DEC掏出20万美元购买了五笔字型专利使用权。1987年3月6日,王永民从地下室搬到远望楼宾馆 。

  1989年7月25日,王码电脑工程开发部成立,当时不让注册公司。在这之前,王永民就成立了一个王永民中文电脑研究所,经营他请香港人开发的汉卡,一块汉卡卖1700多元。“我从小就做过一些生意,摆摊刻图章,一个图章五分钱,上初中给人理发,理一个头五分钱。我当时有一个想法,与其让人去移植五笔字型,还不如我移植好了卖给他们。”

  1998年,54岁的王永民感到经营公司有些力不从心。王永民坦诚:“搞发明才是我的长项,我在医院输液,看到输液瓶子有许多改进的地方,我总是在琢磨发明个什么东西,可不愿整天琢磨着怎样管理公司。”

  20年来,王永民完全可以坐收专利费而享受余生,不过他没有这样做。2004年6月26日,“数字王码”成功发布,王永民认为他的汉字输入的第二个梦想已经实现,现在,他又朝着使汉字进入“输入代码”和“检索代码”完全统一的时代迈进。

  虽然20年后,王永民从大众眼中逐渐模糊,但不可否认他是先知先觉者,他在中国生产出第一台PC之前,就在汉字终端上实现了汉字26键输入,宣判了PC汉字大键盘输入的死刑,避免了中国PC的畸形。

  朱崇君隐身

  朱崇君在1988年读研究生期间就首创中文字表编辑的概念,并推出CCED 2.0版。朱崇君精明能干、头脑清楚。他最早在国内提出软件注册销售概念,并在CCED的销售上成功地付诸实施。软件注册销售是避免软件在流通渠道上价格翻一番,软件开发商和用户共同受益的一套行之有效的软件销售方式。

  朱崇君在众多的程序员中,比较知道如何运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权益。要不,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比如,在和其他公司合作的时候,只签一个版本的合作。这样,主动权就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不适宜合作时,可以通过软件升级,解除原来的合作关系。再比如,朱崇君还在信息中心工作的时候,每年都要单位出据证明--CCED是朱崇君用自己的计算机在业余时间所做的业余发明。

  1997年前后,朱崇君带了个十七八岁的“徒弟”,并打算出CCED Windows版,但后来,也没了朱崇君的消息,所幸他最终守住了以前积累的财富没丢。“你在公司中却整天被别人琢磨,最终吃亏的必定是你。”

  到1997年,基于DOS的中国第一代程序英雄基本上都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1997年之后,再很少出现新成名的程序员,一两个关于程序员的消息也都是在讲英雄迟暮。

  王江民、王新 十年一梦

  初中毕业、38岁才摸计算机、45岁才创办自己的公司、一度占领本土杀毒软件市场80%的份额、创造了300多万正版用户神话的山东汉子,在中国反病毒产业历史上留下的是一个深刻烙印。这就是王江民传奇故事。

  1989年,国内首次报道界定了病毒。在此之前,王江民就发现了小球和石头病毒。王江民先是用Debug手工杀病毒,跟着是写一段程序杀一种病毒,王江民第一次编程序杀的病毒是1741病毒。王江民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杀一种病毒就在报刊上发表一篇文章,公布这段杀病毒的程序。后来,王江民觉得这些各自独立的杀病毒程序用起来很麻烦,就把6个杀不同病毒的程序集成到了一起,命名为 KV6,后来发展到KV8、KV12、KV18、KV20……

  1994年,王江民手里拿着“KV100”在中关村以两万元的价格转让销售许可,他也许还没有意识到杀毒软件的市场究竟有多大。“KV100”、“KV200”给王江民挣的钱总共不到50万。即使到了1996年,王江民停薪留职来北京的第一周就靠KV300拿到了150万元的订单后,他还是不敢确信:“没想到这么火,我原来想能挣个一两百万就不错了。”

  从1996年到1998年,王江民一时风光无限,KV300取得了极大的商业成功,曾一度占据了市场80%的份额,将同时代的其他软件厂商远远抛在后头。--王江民的起身几乎是跟瑞星的第一次颓势同步进行。

  1991年,王新创办瑞星电脑科技公司并担任总经理。王新事业的第一个顶点发生在 1993年3月,那个月瑞星防病毒卡的月销量达到1万套,创下日销量1000套、毛利20多万元的纪录。这个数字对于当时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的中国软件业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王新开启了中国反病毒市场,并在200多家竞争对手中成为第一。

  但是到了1998年,等到因为生病隐退了三年之久的王新再度“出山”的时候,昔日的辉煌早已时过境迁--瑞星防病毒卡的销量几乎降到了零。更为糟糕的是,在“瑞星就 是防病毒卡”的思维定式下,瑞星推出近3年的杀病毒软件根本就不为人所知和认可。

  2000年开始,瑞星进一步挥师渠道,投入重金,组建专门的渠道部,在北京设立全国市场的指挥和监控中心,并在全国设了12个办事处,将触角伸向了二、三级城市。从总部到中心城市再到渠道商以及店面,瑞星试图把各种资源整合起来,以直接面对渠道底层和用户技术支持、售后服务以及各种促销手段赢得市场。2001年下半年,瑞星的出货量开始和江民持平。

  2001年8月,金山推出了配有双杀毒引擎的“金山毒霸”。2002年8月,金山再次使出了令业界目瞪口呆的价格杀手锏,不按牌理出牌的金山这次打出了一连串牌,让杀毒软件的江湖变得更加有趣。

  城头变幻大王旗。目前在杀毒软件单机版市场,格局的划分已经基本明晰,瑞星占有 40%左右的市场份额,江民、金山以及其他一些厂商,瓜分了剩下的60%。十年间,杀毒软件市场从最初的江民独霸江湖,演义到如今的三强征战,再到未来与跨国巨头搏杀,杀毒软件市场煞是热闹非凡。

  10年后的本土杀毒软件产业,需要重新经历一次阵痛和洗牌。

  求伯君、雷军 金山变化

  求伯君把其成功的原因归结为三:一是天赋,他生而具有的对程序的敏感;二是个人不懈的努力,三是机遇,遇到了一个时代和一些人。求认为三者各占三分之一,平分而缺一不可。

  1986年,求伯君爱上了深圳大学的一位女生,他至情,一意辞掉在河北徐水县国有单位的工作南下。然而,命运的安排在于,当他为帮朋友解决问题写出24点阵打印驱动程序后,他转手将程序卖给了四通集团,四通集团对他盛意挽留,并允诺一年后当深圳四通成立之后,派他去深圳工作。

  求伯君因而留在了四通集团,在王辑志的手下。在四通,求伯君遇到了他一生中改变他命运的人:香港商人张旋龙,张拥有家族企业香港金山公司。求伯君在技术上的天赋引起了张旋龙的注意。

  1987年,求伯君在深圳四通一个经营部工作,天生不是做销售的他做得苦闷。张旋龙答应给求伯君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他安静地写软件,求伯君转投金山公司。

  在为金山公司写出金山汉卡软件后,从1988年5月开始,到1989年9月结束,求伯君在深圳的旅馆里写作WPS,只要醒着就不停地写,其间肝炎病发三次,每次住院一到二个月,有时,他把电脑搬到病房接着写。

  毋须团队,毋须其他人的任何帮助,求伯君孤身一人完成了后来这一影响力巨大的字处理软件,他自豪地在WPS软件上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也为他后来迎来了巨大的名声。

  WPS为香港金山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润。求伯君“命好”,碰到了一个好老板,张旋龙给求伯君在珠海买了套别墅,又给了他一些奖金,还没到30岁的求伯君开上了宝马车。

  然而,这并不是张旋龙给予求伯君的全部。1994年,当香港金山被方正合并之后,张旋龙把软件这一块分拆出来,在珠海注册成立新的金山公司,张旋龙又大方地把这个公司一半的股权给了求伯君,公司也交由求伯君去运作。

  1998年对求伯君和金山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年,如果说这之前求伯君还在围着WPS转的话,那么,在1998年8月,在金山获得联想900万美元注资并占30%后,金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和求伯君一起写WPS97的雷军,联想注资之后,雷军就当上了金山软件的总经理,负责整个公司的管理、研发、产品销售。

  当雷军在1988年写下第一行程序的时候,他绝对不可能想到最终自己要以软件管理者而不是程序留名中国IT史,当年的雷军太想成为一名知名程序员了。雷军小小的眼睛总是显得很精明。求伯君很相信雷军,尽管在来金山之前,雷军没有做过管理,但求伯君相信“凡事都有第一次”。因为雷军,金山一改厚重的风格,变得轻盈而喜欢作秀。

  1999年,金山推“红色正版风暴”,将金山词霸正版打到20多元的价位,一下将对手击垮。2002年,金山接着推“杀毒蓝色革命”,硬生生地将市场插入江民和瑞星之间。在2003年,金山推WPS的“免费”升级,以10元的手工费一天推掉万套WPS软件。在2003年,金山进军网络游戏,发布新的《剑侠情缘》的时候,求伯君被安排穿上了古装作秀。

  2000年,雷军让求伯君一了进入网络的夙愿,成立了卓越网和逍遥网。逍遥网后来没能做下去,但卓越网却存在了下来,雷军是卓越网的董事长,一开始是请高春辉来,把卓越做成下载网站,但后来雷军和高春辉有了摩擦,在一场纷争中,雷军坚持做电子商务的计划获得了胜利。最近,卓越网卖给了亚玛逊,即将变身为亚玛逊中国公司。

  如今,在外人眼里,号称“民族软件英雄”的技术天才求伯君开着宝马车、时不时去沸腾鱼乡享受下他喜欢的水煮鱼,整个生活休闲而惬意,早已是成功人士。

  王文京、徐少春 坚持到底

  16年前的12月6日,正是24岁的王文京和26岁的苏启强在中关村海淀南路一个居委会9平方米的房间里开始创业的时候。此时的用友,还叫做“用友软件服务社”。

  停留在王文京脑海里的这个小服务社是“1台电脑、2个年轻人、5万元、9平方米租房”。恐怕没几个人会想到,16年后的今天,这个中关村里的小服务社居然发展成了拥有“3000多人、5亿多元人民币年营业额、1亿元纯利润”的行业领跑者。--王文京十年走过了一条在别人看来很难成功的路--产业定位是纯软件,企业性质是纯民营,启动资金是借来的5万元,又没背景和后盾。

  历经风吹雨打,2001年4月23日,用友以中国股市创记录的每股36.68元发行 2500万股。4月29日,8.8亿元人民币打到了用友北京账户,用友净资产实打实地翻了10多倍。5月18日9时,上海证券交易所,王文京致词,敲锣,红锤向上一挥,用友股票挂牌交易。其实,早在1988年,用友创业之初,王文京就有将用友上市的梦想。这个梦想追求了十多年之久。

  不得不提的还有徐少春,1991年是徐少春创业的第一年,也是王文京将用友软件服务社改成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二年。两个人先前应该认识,但这时候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北京。王文京也可能没想到徐少春会成为他日后一个难缠的挑战者。

  1992年,徐少春独立开发的“爱普财务软件”V1.0版通过了深圳市财政局评审。以此为契机,1993年,徐少春先生与美籍华人赵西燕女士合资成立金蝶软件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徐少春为此让出控股权,在新公司中持股35%,赵西燕持股25%,投资48万元人民币现金的社保公司获得40%的股份。但这时候的金蝶还仅仅是一个在深圳区域不起眼的普通企业。

  1997年国家的一纸文件让公司再次发生变化。当时国家规定不允许保险公司的资金投向高风险行业,社会保险公司必须退出在高风险行业的资金,于是在1998年5月1日,经过反复考虑和磋商,金蝶决定吸收美国风险投资商IDG投入的 2000万元人民币现金,作价25%的股份,同时社保获得200万元人民币现金退出金蝶。这次金蝶吸收风险投资,被人们称作是公司发展的第一个里程碑。 2001年2月,金蝶成为中国软件业首家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企业。人们普遍认为这是金蝶公司发展的第二个里程碑。

  追溯历史,可以发现,中国的财务软件起步于1980年代初。当时企业有“甩账之说”,“开源节流”成为那个年代国企改革的核心,如何将财务人员将繁杂的手工记账工作中解脱出来,如何保证财务的规范化和明确化成为当时的一个改革主题。 “会计电算化”的潮流趋势已不可阻挡,问题在于如何开发和利用这一工具。

  早期的财务软件包括后来的商品化通用软件有着浓厚的政府主导色彩。评审与许可证的颁发一度左右了不少企业的命运,而从DOS版到局域网版,再到Windows版以及基于服务器端的网络版的过程中,却有不少企业在夹缝中抓住了某一个改写游戏规则,也改写自身命运的机会。

  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远在重庆的金算盘的领头人杨春亦经历了分家、总工出走、家族企业解体、无牌照生存、无序竞争、二次创业、投资主体变更、口水战等民营高科技企业发展过程中必然遇到的典型问题。

  幸运的是,跟用友、金蝶一样,这些问题并没有在一个集中的时间内爆发,这给金算盘一个个自我革新自我成长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金算盘能从300家财务软件公司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佼佼者,有侥幸的成分,也有必然的因素。

  金算盘十年,遍历了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原罪,同样具有典型的标本意义。

  (本文参考了《知识英雄》、《知识经济》等相关报道)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