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pyp

我和我的老师

发表于2004/7/13 0:53:00  1504人阅读

    我生性是一个冷漠淡薄的人,不太喜欢和别人交往,而且我的记性不是很好,所以教过我的老师,很多我都不知道名字,很多的时候,连姓氏都会被我忘记。我下面说,基本是班主任,所以才能给我留下一些印象吧。

    我的小学,是从一个很普通的小学开始的,由于我先上了那所学校的育红班,完了以后升的小学,所以并没有不适应的情况。

    从一年级开始,在我的记忆中,我就是班长了。至于怎么当上,我现在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我并没有很强的号召力和管理能力,唯一的也仅有“老实”二字而已,没想到,凭此我做了两年多的班长。在班级里面,我可以说是一个摆设,班级有需要班长出面的时候,我就去,平时和普通的学生一样,像监督同学纪律等事情,老师也从来不安排我。在后来,为了民煮,老师也进行班干部选举,我的票数仅为第三,前面的两个都是全票。但是,我还是班长。当时老师说了句很奇怪的话:“只有你才适合当班长。”现在我都不很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换过一届班主任,所以有两个班主任,我既然还能清楚的记得她们两个的名字:刘丽梅和赵忠萍,这简直是个奇迹,因为后来的班主任,我几乎都忘记了名字。初中的时候,我去找过这两个老师,可是,她们都不在了,说是去其它的学校了,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她们,我一定要问问那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搬家了,所以我也转学了,开始了苦难的历程。新学校里,我很快就和同学熟悉了,因为后来还转来了几个,而且都成为了班级的骨干力量,所以我并没有觉得排外的情况。只是我们的班主任,实在算不得一个好老师。可能因为我过于老实,安于现状,很不会“来事儿”,所以她很不喜欢我。我也记得她的名字,可是我不想说,因为我很不喜欢那个名字,对我来说,那个名字带表恐怖。其实,当时我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我的成绩在上学阶段,一向都过得去),但我就是怕她,可能因为这个她不喜欢我的吧。那个时候,也是投票选班干部,结果我的票数刚好够,所以我也算是班干部吧,但我并不会去进行管理之类的事务,做的事情都很令她很不满意,所以她总给我换职务,到了最后,好像除了班长,其它的我都做过了,但还是做的很差,所以她很生气吧,一次就把我的班干部撤职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开班干部会,又让我参加了,真是不可理喻的女人。所以直到我小学毕业,我都没有搞清楚自己是否还是班干部。

    初中的时候,由于小学的阴影,我还是很小心的。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最好的老师--钟老师(呜呜呜,我真的忘记了她的名字)。她不给我压力,只是把我做为普通的同学看待,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那个时候,我开始了第一的生涯,班级的第一都是我的,甚至包括后来所有的学年第一。我想那个时候,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压力吧。钟老师最好的地方就在于任我发展,从来没有对我要求过什么。说明的是,那个时候,我仅是小组长,但是,那是我做的最好的职务了,因为不用理会班级的事情,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那才是我真正喜欢的。那个时候,我都是努力的隐藏自己的,我想所有的老师,都知道学年第一我的名字吧,但绝对对不上号,即时是教我的老师,也有一部分不知道平凡的我就是学年第一。我想我创造了两个奇迹,一个是:连续最多次的班级第一加学年第一,第二个是,我是我们学校,所有的各年级第一中最差的一个,因为我不参与一切活动。一般来说,学年第一都是活动家的,比如学校有什么活动主持什么的,还有就是参加各种比赛拿名次,或者去拿各种的荣誉,比如市三好学生,市优秀班干部什么的,可以说,据我所知,我前两届和后两届的第一,都名声在外,在其它的学校都很有名气。但在我们学校,除了我们学年的人,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也就这么心安理得的过完了我美好的初中生活。要说明的是,在初三的时候,生理老师对我很好,因为我几乎把生理书给背下来了,考试我也总拿最高分,她一直很希望在中考中,我在生理中能拿满分的。她还说如果我是满分,就请客。但是,考试就是考试,中考生理我考的成绩并不很好,很令她失望吧。而且,和我这么亲近的老师,我既然不知道她的名字,而且后来甚至把她的姓氏都给忘了,我实在算不得一个好学生。还有一件事情,给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就是我的班主任钟老师,一个对我来说最好的老师,在一次无意,我既然发现她在骂街。当时看到对方我们都很尴尬,但是,这样的她反而去掉了老师身上神圣的光芒,我了解了,老师原来也是一个普通的人。

    高中的时候,由于入学成绩不错,我当上了学习委员,更重要的是,我是班主任的课带表,班级有什么事情,我都要去找他(又一个忘记了姓氏名字的老师,当我的老师真的很不幸),而且还有收发作业的事情等,所以我成天跑班主任的教研室。但是,我和班主任却总有些隔膜的感觉,虽然没有一个学生像我这样和他成天见面。我原先写过,我的高中和大学一样,老师除了上课,是基本不管我们的,而且我的成绩也不很拔尖,我终于成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人。我在里面如鱼得水,活的快意极了。

    大学,对老师就更没有什么印象了,我都是当隐形人。老师也绝对不会知道曾经有我这样一个学生,就是这些了。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