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pyp

关于学术上的贵族化倾向

发表于2004/7/13 1:09:00  1580人阅读

分类: 评论文章

    在古代的时候,文化可以说是一个神圣的字眼,能真正去研究文学和科学的,都是贵族,因为他们有钱有闲,如果要一个成天为忙着吃饱而到处奔波的人去做研究工作,那可以说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

    在这里我抛弃文化不谈,只说一下关于科学的一些古今现象。

    在外国,最初的时候,研究科学的都是贵族学者,因为科学和文学有些不同,文学可以说只要识字,再加上天赋,就可以在文坛占据一席之地,换句话说,即使是一个穷人,只要肯努力,也是可以出头的。但科学不同,是有连续性的,比如你要提出新的看法,至少是要在知道前人发现的基础上,而这必须要有时间和精力。穷人要学习只有一种途径,就是去修道院当神甫,但实际是能当高级神职人员的也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在古代科学研究中,有几个现象是值得注意的,第一,可以做科学研究的都是有钱人,比如做试验就需要很多的钱,像达尔文更是要周游世界才提出新的理论。第二,在近几个世纪前,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是神学家,像牛顿等都是在神学的号召下去研究科学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研究是为了验证上帝的理论存在的,所以很多的成果无法涉及一些更深入的地方(主要是和上帝的理论相矛盾的那部分)。第三,科学有的时候更像是游戏,而不是一种研究,比如十三世纪的数学界盛行比赛,就是互相出题,看谁能把对方难到,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很多的研究成果发现人都把研究结果自我保留了,除非是徒弟,别人都不知道。最出名的事件就是开创一元三次方程通解的那位先生,如果不是对手用些手段,恐怕要知道如何解一元三次方程更要拖后很多吧。第四,很多的东西都不是公开发表的,更多的时候是个人之间的通讯联系。所以经常有死了以后再出书的现象。在这相互交流的过程中,丢失了多少有用的东西没有人知道。第五,学者的群集现象。当时由于研究的人少之又少,实际情况下都是师传徒似的传法,如果跟了一个好老师,学的东西自然就很多,比如伯努力家族,百年出了十多个数学家,就是这种现象的代表。第六,文化科学的散逸。从古至今,有很多时候,战争、宗教等因素,对科学会有严重的打击。比如基督教对科学的反对压制,还有伊斯兰教对希腊罗马文化的毁灭,都是人类科技史上最令人遗憾的事情。可以说,每一次社会变革,对科学都是一次灭顶之灾。第七,古代学科的交杂性比较的强,实际情况是,很多人是身兼数职的。比如阿基米德是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还有很多其它的研究成果,牛顿是数学家、物理学家,还是哲学和神学学者等等。实际古代还有很多其它的特征,我只说一些有共性的部分,也许还不很完全和正确。

    在中国。说心里话,我认为古代中国是没有科学的。因为中国是农业国家,所有的研究都是偏向于实用性质的。比如对天文,我们只是通过观测推算历法如何如何的准确,但是外国却可以通过观测推断出行星运转的系统。中国的感性认识一直都是很好的,比如文学方面,但理性的一面确实不足。我很想举出中国对科学有巨大贡献的例子,可惜很难。不要和我说四大发明,我觉得那是中国的耻辱,中国根本不知道如何把科技成果应用到实践中去。印刷术和造纸术对世界的作用都是一样的,文化传播,但中国用它传播文化,记录诗词曲赋;外国用它进行科技交流。火药我们做成烟花鞭炮,老外那他当武器。指南针我们当玩具,外国用它发现新世界,建立殖民地。郁闷中……

    现代科技是飞速发展的。也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基础科学确实普及了,但由于科技发展的速度过快,实际大多数人很难赶上科技发展的频率。打个比方来说吧,古代你要学一个学科最高深的知识,大概3-5年就可以,但是现在即使研究10年甚至20年,可能也只是知道一点皮毛。知识的广阔和难于把握,产生的现象就是学科的细化,每一个大学科都分出无数的小分值。这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好的就是研究的更细了,对自己研究的东西在细微方面更熟悉和更深刻的理解把握;缺陷就是对其它的学科了解的很少,像原先那种全才几乎没有了。而且学科的细化,实际对每个小学科来说,研究的人也少了。说白些,就是研究的成果可能只有几个人才能理解明白。这样产生的问题就是,很多的时候很难知道研究是否是正确的。物理、化学还好办,大多数可以用试验和观测的方式去解决验证研究结果;对数学和一些新学科就是一种严重的打击了。不如在数学方面,实际现在有人说证出了很多的原先积累的问题,但是如何验证是个大问题。数学的证明现在基本都在几十页甚至上百页,很多的时候,能看懂全部证明的可能全世界只有几个,而且这些人还不一定真的有时间和精力去看这些。其实即使证明过程中有错误也很难发现,已经出现了很多次已经证明的问题,结果后人复查的时候发现了推导过程中的疏忽。这些问题现在是很难避免的。

    科学在进步,但人却跟不上科学进步的节奏。古今很多都是相同的,比如最尖端的科学实际还是只有顶尖的几个人知道。有些地方我们还比不上古人,像学科的杂交,现在很盛行,但很少有人能同时在两个学科里面了解的很深刻,这些问题都是很值得我们反思和注意的,我也希望能尽快找到解决的方法。否则很可能的结果就是人的因素会制约科学的发展,这是我们极不想看到的。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