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qiuchun

琼瑶版·当阿朱爱上乔峰(转载)

发表于2004/10/12 9:41:00  1466人阅读

完了。完了。我爱上他了。我定是爱上他了。我该怎么办?他可是人人敬仰的大英雄。而我,只是一个孤怜怜的,柔弱弱的,看不清自己命运的小丫环。他会看上我么?他会看上我么?乔大哥,你会看上我么。
  阿朱穿着一件淡红衫子,端着一盆热滚滚的水,心里的小鹿,怦怦怦,早不知跳了千遍万遍了。这个泡在大木桶里疗伤的大英雄,此时,在她看来,是这么的近,又是这么的远。仿佛天空里飘浮着的云,来了,又去了,聚了,又散了。
  “阿朱姑娘”,乔峰叫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阿朱慌张地应着。心跳得更厉害了。脸也越发地灼热了。从来,就没男人这般在她面前的。从来就没的。
  “阿朱,水凉了,你把水倒进来吧。”乔峰说着闭上了眼,继续运着内功。
  “嗯。”阿朱看着他。他的肩膀好宽啊。他的胸膛好阔啊。还有,他的胸毛好多啊,乱虬虬的,却又清清楚楚,明明朗朗。
  “啊——”乔峰一下疼痛地叫了起来,“阿朱姑娘,虽然我胸毛很多,虽然我皮很厚,可是,我也经不住这么滚热的水烫啊。”
  “对不起,对不起,乔大哥,我不是故意的。”阿朱胀红着脸,吞吞吐吐,语无伦次,急得慌得不知怎么办了才好。这时,手里端着的盆,更加地摇摇晃晃了。
  “啊——”乔峰再一次地叫了起来,“我的皮,我的毛!”
  盆子滑了,水泼了,乔峰的皮被烫红了,乔峰的胸毛被烫弯了。可是这一切,这一切,阿朱都不是故意的。
  “天那!是头猪你也不能这么烫啊!”
  “对不起。对不起。”阿朱说不下去了。她的泪水在眼里打着转,旋着圈,要掉了,要涌了。
  “好了,阿朱姑娘,你也不要这样了。我没事。只是皮毛伤而已。”乔峰说着笑了笑,笑得声音洪亮,爽朗,像是钟,像是琴,一声一声,充满了一个成熟男子的韵致和豪气。
  “乔大哥”,阿朱欲言又止,泪珠儿还挂在眼角,闪着晶晶莹莹的光,好似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乔大哥。”阿朱又叫了一声。
  “什么事?叫得这么怪怪的。”
  “我喜欢你。”阿朱终于说出来了。说出来她就哭了。
  “你喜欢我?”乔峰瞪大着炯炯有神的眼,“阿朱姑娘,你没说错吧。”
  “没有。”阿朱小声的答应着。
  “可是,我比你大十多岁。而且,我长得也不英俊。身上除了皮糙肉厚外,还喜欢长胸毛,还喜欢纹身,你瞧——”乔峰说着直起身子,用手指了指胸部纹着的那个狼头,“阿朱姑娘,看见了吧,我真的不适合你。在江湖上,我是个有名的叫化头子,既不会吟诗作词,又不会描龙画凤,只会喝酒,只会打打杀杀,你还是另找一个吧。”
  “不,乔大哥,你说得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你。”阿朱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她自己也惊讶了。是什么时候,竟有了这么大的勇气?连平日里的害羞也顾不得了。天那!
  “可是,我不想有人说我是老牛吃嫩草。阿朱姑娘,我看你一定是因为我救了你,你才这么说的。”
  “不是,不是,不是”,阿朱拨浪鼓一样地摇着头,“乔大哥,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喜欢你,可我就是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想和你在一起,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我要陪着你,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生生世世,世世生生,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阿朱——”
  “乔大哥——”
  “你说得都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对地发誓,对风发誓,对云发誓。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
  “好,阿朱,我相信你。不过现在,我想拉屎。”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乔峰从茅房出来,本来是要进屋的,路上乍听到这一声音,便停了下来,他抬起头,一看——哇,慕容复!这么晚了,他背着手站在树叉上干什么?
  这时,响起了缠绵的琴声。一个白衫女子,端坐在树下,长发在风中,飘啊飘啊,舞啊舞啊。月色皎洁,人也皎洁。月色温柔,人也温柔。月色美丽,人也美丽。
  “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匆匆太匆匆,几度夕阳红。心有千千结,窗外翦翦风。”白衫女子也应和着唱了起来。
  “表妹。”
  “表哥。”
  “我说我爱你你就满足了。”
  “我说我不爱你你就放弃了。”
  “是啊。”
  “是啊。”
  “任何人也改变不了时间,可时间却改变了很多人很多事。表妹,如果不是段誉的出现,我想,我们不会这样的。”
  “表哥,如今一切都迟了。”
  “迟了。迟了一天,就迟了一辈子。表妹,现在,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教你唱得那一首歌么。”
  “记得。表哥。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乔峰听得有些肉麻,想想,转身又去了茅房。

  乔大哥,我的乔大哥,为什么你这一去茅房,都一柱香时间过去了,还不回来?我等得肝肠都要寸寸地断了。现在,我一刻也不能不看到你。这就是热恋么?这就是热恋么?乔大哥啊,我的乔大哥啊,我的心千遍万遍地叫着你,你听到了么?
  阿朱坐在房间里,喝了一杯水又一杯水。她也不知道,是在解渴,还是在解脱。
  “阿朱。阿朱。”乔峰还在门外,就叫了起来。
  “乔大哥。”阿朱迎到门口。
  “阿朱,快给乔大哥纸,乔大哥还要上茅房。今天,看来是肚子不舒服了。拉不下来,却还是想着拉。”

  乔峰又走了。
  阿朱倚门站着,有风来矣,轻轻盈盈。
  乔大哥啊,我的乔大哥啊,你的心里到底有我没我?你可知道,现在,我的心里全是你。心里全装着你的时候,我在哪里,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我的爱。忘我的爱。现在,我给你的,是忘我的爱啊。乔大哥,你莫辜负我,你莫辜负我。现在,你就是我的孤注一掷。我把什么都压在你的身上了。

  月亮要下了。天要亮了。可是,那个去上茅房的乔大哥还没有回来。也许一会儿,也许还有很长时间,也许永远永远。
  但是那个深深爱着他的叫阿朱的女子,会等他。一直等他。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