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redv

为筹大学学费 两次变成乞丐

发表于2004/9/17 17:38:00  1701人阅读

  他是大学生,为筹集学费,他两次把自己变成乞丐;他的父母,为了供养他们兄弟俩读书,双双外出打工,又先后遇难他乡;撕开他的心扉一角,他渴望爱情,但他深知,爱情离不开金钱滋养;这既是他个人的故事,也折射着所有贫困大学生的命运。就这样,在高速发展的中国,在贫富悬殊凸现的今天,出现了这样一道复杂而又难解的算式———   

  他戴一副眼镜, 身穿白色T恤、白色运动鞋。干干净净、斯斯文文。这时,你必须调动所有想像力,将眼前这名大学生和乞丐叠加成一个形象。   

  他叫李新,河南某大学大二学生。像中国数百万农村家庭渴盼的那样,他通过高考,走出了贫困的大山,然而,每年5500元的学杂费,却像一座新的大山,压得这个年轻人直不起腰来。   

  9月3日,新学期开学了。这意味着李新的债务进一步加重。表面上,他满脸笑容,跑前跑后,忙着帮助新生报到。可没一人真正意会他内心的愁苦。新生中,相当一部分由父母陪着、坐着小轿车前来报到。李新承认,长这么大,他还没坐过小轿车。   

  李新的老家在贵州凯里的一个山村。这里人均年收入不足400元。为了给兄弟俩筹措学费,李新的父母双双外出打工,又先后遇难。去年8月,李新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准备放弃,村里的好心人纷纷上门,劝他进城乞讨。李新犹豫了几天,万般无奈。他去了重庆。   

  白天,他在大街上游荡,晚上,就睡在火车站。他自欺欺人地相信“或许可以找到活儿干”。晃荡了几天没找着工作,身上的钱也快花光了。他一咬牙,写了封“乞讨书”。   

  “乞讨书”在手里攥了几天,边角都被攥破了。李新找了一个僻静的小巷,摊开“乞讨书”,蹲在地上,头垂在两腿之间。   

  “那真是要下狠心才能做到的。”李新痛苦地回忆,“我放下的不是一张纸,是做人的尊严。”   

  尽管如此,李新仍想保住最后一点尊严:与多数乞丐跪着相比,他选择了蹲着或坐着。他不时地感到人们在背后指指戳戳:这年轻人有手有脚,也来当乞丐,肯定是骗子。他不想解释,也没勇气解释。   

  李新收到的第一笔钱是5元,他不知道施舍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自始至终,他没敢抬起头,只在嗓子眼儿咕噜了一声:“谢谢!”但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一次,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女生,在李新面前放下10元钱,然后一直站在旁边。她问李新吃饭没有,李新明明饿着肚子,却坚持说吃过了。女生一直站在旁边不肯走,李新感到如芒刺在背,卷起“乞讨书”,逃也似地离开了这地方。   

  将近1个月,李新一共讨了1000多元。虽然离学杂费数额还很远,但他总算踏上了去河南的火车。   

  学校没有急着催李新交学费。国家有政策,不能让一个学生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   

  也许,李新只是一个个例,贫困到只能靠乞讨上学、维生;但李新所代表的贫困绝不是个例。在李新所在的班上,去年就有5名学生交不起学费。在这所拥有8000名学生的大学里,有2000多名学生被定义为“贫困生”,其中半数以上是家庭年收入不超过1500元的特困生。   

  对于李新以及广大贫困生来说,申请国家助学贷款,是成就他们学业的惟一希望。但2003年,李新所在的学校,没能贷到一分钱国家助学贷款。   

  2004年寒假,李新被迫南下深圳,再次乞讨。“为了取得更多的人相信”,这一次,他把学校名称和地址都写到“乞讨书”上,并把学生证摆在上面。他没想到,果真有人打电话到学校询问。返校后,有关老师找到李新,指责他损害了学校的声誉。李新没有争辩。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堕落,可是我别无选择。”李新极力想抹去这段历史,可怎么抹也抹不去,“如果打工,短期内肯定赚不到这么多钱。别以为乞讨很轻松,不知道有多辛苦,心里特别累。遇到城管,比做贼还心虚。”   

  尽管痛悔这段历史,但李新觉得“再委屈也得把学念完”。   

  2004年春节,李新在乞讨中度过。深圳的冬天并不算冷,可他觉得“冷得可怕”。除夕夜,街市上到处霓虹闪烁、灯红酒绿、万家团圆,他躲在一家冷清的小吃店要了一碗最便宜的粉条。想到年迈的父母,为他们兄弟俩筹措学费,背井离乡,客死异地的惨状,李新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这一晚,他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李新曾是全家也是全村的骄傲。2001年,他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一所师范学校。乡亲们赶来祝贺。考上师范意味着以后可以吃“公家饭”了。就在父母准备摆酒席庆祝之时,李新作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继续念高中、考大学。这无疑使这个家庭的财务雪上加霜。李家仅有的两亩薄田全在山上,只能靠天吃饭。往往三五年才有一次好收成。   

  酒席取消了。父亲理解儿子的选择。他年轻时,也曾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因为“文革”耽误了前程。眼下的状况,父母只有外出打工,才有可能同时供两个儿子上学。   

  父母临行前,曾到学校看望住校的李新。母亲告诫他,“要省着点儿花钱”。李新没想到,这短短的10分钟课间会晤,竟是他和母亲的最后一别。   

  半个月后,噩耗从广西传来。李新母亲打工过马路时,被一辆疾驶的汽车当场撞死。   

  那辆汽车,如同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是辆快车。李新母亲的腿被撞断,面部血肉模糊。   

  父亲从广西处理丧事回来,带着一个骨灰盒和两万元赔偿。正是这两万元,支付了李新和弟弟两年的学费、生活费。李新想起曾对母亲顶过一回嘴,母亲半个月没和他说话。此刻,他心里难过极了。“幸好我写了封信,和妈妈说了对不起。”   

  高三那年,李新年近60的父亲出外挖沙。寒假里,他和弟弟去看父亲。一天,父亲一大早起来,对还在被窝里的李新说:“我先挖沙去了,一会儿回来给你们做早饭。”   

  谁知,这一去又是噩耗:沙子塌了,父亲被埋在里面。   

  李新赶到时,父亲已被挖了出来,身上盖着一块布。“那布很短,父亲的腿还露在外面。我揭开一看,父亲的头被压坏了,肠子也露在外面。”李新当时没有哭出来。他只在心里诅咒:“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   

  雇主象征性地给了李新1200元赔偿。有人劝李新狠狠讹一把,李新沉默:那家人和我家一样,也是穷人家。他们家也有孩子,也要供读书。   

  父亲下葬次日,正逢大年三十。村里人聚到李家,和他一起守夜。李新自我安慰说,老爸活得这么辛苦,早点儿走也许早点儿解脱。   

  父亲去世后,留下两间木屋、两亩薄田和2000元债务。信用社找上门来,希望李新早点儿还上这笔钱。李新用颤抖的手签了字,承诺毕业后两年内还清。   

  此时,李新已决定:辍学、打工,供弟弟上学。但弟弟态度更坚决:“哥,我先休学出去打工,你还差半年就高考了,你不能放弃。等你上了大学,我再回来读书。”   

  为决定谁先打工谁先上学,兄弟俩争执了几天。叔叔最后定夺:无论如何,你们俩都要上学。   

  新学期开学了,李新又要交1800元学费。叔叔东借西凑,仅仅筹到1000元。幸运的是,学校同意李新免交剩余的钱。同学们又为李新募捐了300元生活费。   

  李新再节俭,300元也难支撑几个月的饭钱。生活费断了,他只好再回到家里,并告诉叔叔学校放假。叔叔看出了他的窘况,借了200元,重新把他送回学校。   

  “我那时想,肯定坚持不到高考了。高考前还要交好几百元考试费、体检费。哪里去找钱?”李新近乎绝望。这时,他患上了偏头痛。一看书头就剧烈疼痛。医生诊断是轻微神经衰弱。看病不仅花了几百元,更糟糕的是,从此他无法专心学习。原本有望考上重点大学的他,最后只考了个专科。   

  虽然忍受着难以言喻的困窘,但像多数贫困生尽力守护着“超强的自尊心”一样,李新不愿意把“贫困”裸露无遗。没人详细知道他以往的故事,更没人可以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同学们说起他,只是注意到他“十分节俭”:他每顿饭不超过1.5元;他只吃最便宜的菜;他的衣服和鞋没有超过20元的;他只看过一次学校的录像,其实门票才1元钱;他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副80元钱的眼镜。   

  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李新也喜欢上网、喜欢旅游。学校的网吧每小时要0.5元,李新舍不得去。遇到假期,班上同学相约游玩,李新总是说“没意思”。这让同学们觉得他“装酷”。   

  李新没看过“好莱坞大片”。他最喜欢的,是大学里的学生们自己拍的一部戏,名字叫做《让我抱抱你》。这是一个校园爱情故事:来自农村贫困家庭的男主角,因为背负家庭的重任,和来自城市的美丽女主角提出分手。毕业前,为了最后一次拥抱心爱的恋人,他宣布要拥抱全班每一个同学。轮到“女主角”时,“女主角”拒绝了他。   

  这个悲伤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李新。以至他看完学校的公映后,破例上网又看了一遍。   

  “我真想有个女朋友,可谈恋爱要花很多钱。我负担不起。爱情是一种昂贵的东西。”李新悄悄地向记者撕开了心扉一角。   

  正如那部戏中所说的:没有铁窗,没有狱墙,但贫穷锁住了人们的爱情,也锁住了人们的希望和梦想!   

  自从上了大学,李新再没回过家。今年暑假,他去东莞打工,在一个玩具厂找到了工作:白天每小时2.69元,加班每小时4元。一个假期下来,扣除伙食、住宿、中介费和来回路费,李新只赚了几百元。这比乞讨挣得要少,但李新从没这样开心过。   

  他伸出手:“自己劳动所得,花得开心。”李新左手中指、无名指上,有几道淡淡的疤痕。那是16岁那年,随父亲去湖南替人收割水稻的“纪念”。   

  今年21岁的李新,还没尝过生日蛋糕。去年过生日那天,他收到过班上两名同学送的礼物:一本相册和一个塑料小马。他开心极了。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次收到礼物。   

  “那本相册太漂亮了。”李新仿佛还沉浸在刚收到礼物时的喜悦之中,“可惜我没钱请他们吃饭。”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