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ailingcelery

生于七十年代的尴尬 [作者:未知 性质:转载 ]

发表于2004/9/30 15:27:00  775人阅读


生于七十年代的尴尬
 
作者:未知  性质:转载  发表时间:2004-9-27 13:39:06  人气:21

尴尬一: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发现不仅国家不包分配,而且连本科文凭都不值钱了。
尴尬二:千辛万苦进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正赶上人家下岗,新人又怎么了!

尴尬三:97年,全国取消福利分房,那个时候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刚刚参加工作。

尴尬四:小时候教育要做个诚实的孩子,成年后却不得不抽假烟、喝假酒、说假话,上了拿假文凭人的当,在假发票上签了字,最糟心的是,看场足球,都是假球。

尴尬五:计划经济的教育绝对抹杀个性,谁要和别人不一样,不仅老师不答应,同学也不放过。然而时过境迁,社会却需要有个性的青年一代,素质教育嘛!

尴尬六:一看到现在的高考心里就堵得慌,又是警察开道又是休息室伺候,真是今非昔比!此外,当年无人过问的成长的烦恼,如今成为正儿八经的事放在学生的身上,而那时严加制止的早恋追星,现在也很宽容地"正确引导"了。

尴尬七:美好的生活属于谁呢?二十年前,

"属于我,属于你,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二十年后,1980S初生牛犊不怕虎,谁都没把七十年出生的人放在眼里。

尴尬八: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在六十年代人眼里是叛逆的一代,而在八十年人眼里,他们和四五六十年代人一样,统统落伍

尴尬九:出生在一个讲理想的年代,却不得不生活在一个重现实的年代,是这一代人最大的尴尬。

生于七十年代,是最后一拨这样的人:

是最后一拨对这样一句话耳熟能详的人--"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

是最后一拨男女生明明互有好感,却故作嫌恶状,在课桌上刻三八线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小时候写作文时,言必称--"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或"改革的春风……"之类的人;

是最后一拨学校开会一冷场有事没事就开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是最后一拨这样的女孩子--春风越吹越暖,明明早就心痒难搔,却硬着头皮按兵不动,互相观望,最后都快放暑假了,实在熬不住了,才约好第二天同时穿裙子,谁说话不算数谁是小狗;

是最后一拨在接受计算机启蒙教育时,还见识过BASIC语言的人;

是最后一拨有过小时候要到别人家看电视,死活赖着不肯回家,被爸妈打的经验的人;

是最后一拨过六一节还必须找齐了白衬衫、蓝长裤的人;

是最后一拨和泥巴、过家家、弹弹子、拍画片,背着军用水壶,揣着茶叶蛋春游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小学劳动课上还去打扫厕所、捉苍蝇老鼠的人;

是最后一拨对五讲四美三热爱倒背如流,但始终也没搞清楚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四有新人的人;

是最后一拨告诉自己,要有理想有信念,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走在路上看见方格子地砖想着跳房子,跳橡皮筋的时候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每个月存5元指望小学毕业去看天安门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过黑白小人书《岳飞》,《丁丁历险记》,《烈火金刚》,《七剑下天山》的人;

是最后一拨享受过最纯最动人的日本动画片,到八十岁仍能张口就来一段《铁臂阿童木》主题歌,到九十岁仍记得《森林大帝》里的小狮子LEO、花仙子和李嘉文、咪咪、来福、娜娜小姐、蓝精灵和格格巫、龙子太郎、一休和小叶子、新佑卫门,自认为曾看到过最好的动画片的人;

也是最后一拨享受过品质最佳的国产动画片的人--《九色鹿》我们看一回感动一回,《天书奇谭》让我们第一次明白了狐狸精是什么东东、《大闹天宫》让我们初具审美情趣,《没头脑和不高兴》寓教于乐,《大林和小林》够曲折,《哪吒闹海》豪气冲天。

是最后一拨当年在看了《排球女将》后,逢中日排球赛就紧张万分,生怕日本队真练成了睛空霹雳、流星赶月,抢走中国女排的五连冠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全了山口百慧的《血疑》系列,天天查看自己手臂上有无红点、担心自己也得白血病的人;(呀,怎么尽是日货,不好意思,不过,当年的哈日族可真比现下的心境纯明多了。)

是最后一拨有幸目睹过香港无线的诸多武侠剧的人--当时是小学的年纪吧,再小一点的就看不懂了。看《射雕》里的翁美玲让我们把早逝的她奉若神明,《绝代双骄》又让我们成了梁朝伟的终身影迷。那个时期的金剧和古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是最后一拨还曾为费翔意乱情迷,深深同情他白白地担了大兴安岭火灾罪责的现在还算是年轻人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中学毕业时都要含着眼泪唱小虎队的《骊歌》中的"南风又轻轻地吹送,相聚的光阴匆匆……"和《再见》中的"请相信我们明天一定会再见,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的人。

22岁的时候,你毕业了,你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是1500块,转正以后变成2000块。工资总花得一分钱不剩,盼着发薪的日子。过了一年你跳槽了,工资变成3000块,你穿的衣服开始变贵了,吃的东西开始变好了,不过有一样没有变,工资还是花得一分钱不剩。这时候你谈恋爱了,你为了交女朋友,一个月要向朋友借1000块,她还是嫌你钱少,把你揣了。好不容易找个邻家女孩,感情甚好,学会了生活,一个月居然能存1000块,没想到在你憧憬未来的时候,她家里人不同意,把你们拆了。于是你发奋图强,终于工资涨到了6000块,变成白领,开始泡酒吧,追美女,给人家100块的小费。某一天,在街上碰见甩你的前女友,很奇怪自己当初怎么会看上她,她是那么的没品味。

30岁的时候,你有了10万块存款,不过你觉得很疲惫,想找个地方,可以踏实地睡。于是你结婚了,存款变成了贷款,每月还要还上4000块,不过你和妻子的工资加起来有1万块,你一点都不觉得累。一晃几年过去,你还清了贷款还存了5万块,你的孩子也长到六岁,你不希望他重复你的生活,于是想送他到外国,可是人家一张嘴就是20万,你心里暗骂"这帮黑心的老外"。愿望虽好,没钱也是白费,你的孩子还是在国内,一直长到22岁。

60岁的时候,你退休了,儿子要结婚,向你要了40万块,你没嫌多,反到觉得花在自己儿子身上,比送给老外实在。过了一年又一年,你对数字不再敏感除了自己的年龄。有时候你躺在床上还在想,我怎么还这么结实,是因为我补了钙还是上帝希望我健在。

终于你安息了,墓碑上刻着你生活的年代197X--205X。

献给我的偶像和远去的时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属于我的那个精彩纷呈年代的偶像逐渐一个个销声匿迹了,当年如众星捧月风光十足的他们已成过眼云烟之势,曾经疯狂追星的我随着年龄的增加激情也渐渐平息,看来种种现象只能说明一点--我和我的偶像都在慢慢的变老。

香港83版的《射雕》被称为不可替代的经典,蓉儿的扮演者翁美玲已经香消玉陨十余年了,靖哥哥的扮演者黄日华更多的只是以商界成功的企业家的形象在银幕亮相了。

当年的一部〈上海滩〉几乎影响了一代人,古典美人赵雅芝如今恐怕也得快五十岁了吧,现在她也该考虑如何安度晚年了,那张生动的、丰富的、过目不忘的的俏丽面孔以及那个风情万种的冯程程都只能留在我们的记忆中了。胖得已经变形的发哥再也难现上海滩的叱咤风云,论身手恐怕也难敌洪兴浩男,山鸡等一批古惑仔了。叶丽仪演唱的主题曲被评为上个世纪最佳电视剧插曲对她本人来说这辈子也算功德圆满了。

高产的周星星新作越来越稀少了,倒是天天和VCD以及复读机等广告打交道了。星爷在喜剧之王里有一句经典台词“你可以说我是跑龙套的,但你不可以说我是死跑龙套的。”他终于靠自己的努力让所有的人都闭嘴了,也终于让所有的人对他的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潜力已经快被挖掘光了的周星星只能以导演的身份出现了,好在成功推出了张柏芝,所以在当红玉女张柏芝的成名作里我记忆最深刻的台词是“谢了,老板。”

当年靠《窗外》走红的港台第一美女林青霞越来越难觅踪迹了,怎么看也是个地道的中年女人了,如今的样子看起来真让人心酸,当然如果你想知道她的前任男友秦汉和秦祥林的消息只能找若干年前的资料了。

张曼玉和她的法国丈夫也离婚了,这个有着似狐若仙的迷人面孔的美女也快四十岁了,《花样年华》恐怕也是她演艺生涯的顶峰了。

狄龙老的头发快掉光了,李修贤只能演警察局长了,大傻早已退出黑帮老大的铁打不动的位置,总不能让一群头发都快白了的老家伙再去江湖重现英雄本色吧。

如今的影碟专卖店里,不知从什么开始,日剧和韩剧占据了半壁江山,搞不懂那些酷得要死的新新人类们为什么对着这些我根本听不懂也无法理解的电影哭得那么伤心。

张柏芝的《星语心愿》不知道赚去了多少少男少女的眼泪,其实充其量不过是美国早期一部经典爱情故事的翻版。全智贤如今红得发紫,成为了新的偶像,野蛮女友四个字的出现频率恐怕是近期网络最高的吧。

当我对如今的偶像不屑一顾时,我头脑中只能有一个答案:我正在一点一点慢慢变老。

四十高龄的刘德华依然在和一群20出头的毛头小子孤军奋战,其实在《九九赌侠》里,连朱茵都喊他是老人家了。

10年一恋曲的大佑也离婚了,他和李烈,张艾嘉终于也明白了爱的代价了,如今闲来无事的大佑也跳到前台现身说法讲述《光阴的故事》了。

张国荣公开声明自己是同性恋了,竟然把裙子都穿到舞台上来了,脸孔甚至比20年前还年轻,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谭校长也终于不再自欺欺人的永远25岁了,也很久没见他梦幻般的笑容了。

学友也蓄起了胡子,据说是学年轻时的林子祥,为了自己到60岁时不显得太老,看来也真的夕阳醉了。

钟镇涛破产了,这个靠当年《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走红的歌手看来如今的处境真的不很好,估计当年的温拿五虎的那几个兄弟会出来帮忙的。

靡靡之音的年代远去了,邓丽君也死了。

黄家驹的光辉岁月结束了,BEYOND也解散了。

一生何求的百强只有在天堂念亲恩了。

雨生撞了,看来未来真的是梦了,我们也不可能天天想你了。

陈宝莲跳楼了,到死了人们才知道原来曾经和一个香港的三级艳星为邻

小虎队成熟了,红唇族也都成老女人了。刘文正和飞鹰三姐妹也没了踪迹了。当年唱着《19岁最后一天》的伊能静最近也光忙着和刚出世的宝贝享受天伦之乐了。

赵传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想飞可再也飞不高了。

赵咏华也随着那首经典的《最浪漫的事》在慢慢变老。

谢贤的儿子天天缠着我的偶像执迷不悔,也不知道如今的老窦在北京有何想法。

这么多年了,潘美辰还是没能找到自己挡风遮雨的家。

齐秦老的也光想着和那个长腿美女西藏完婚了。

现在我满眼看到的舞台几乎都是酷弊了的问题少年,名字都记不清的这个那个的组合。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