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arsor

夜听崔健

发表于2004/9/25 22:49:00  7372人阅读

分类: Life

北京青年周刊: 柳桦    作者:北京青年周刊  2004年08月30日

  电脑硬盘里存着N多首CD,每次听的时候,都是选择全部播放,结果每次都没有到最后就关机睡觉了,今夜无事,打算从后面听起,突然就听到了《花房姑娘》。

  桌上的茶,转眼间就凉了,蚊子也不再偷偷地飞,因为崔健在唱: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因为有话要对你讲——

  多久没有听崔健了?我自己都记不得了,我甚至忘了电脑里还有他的歌声。这些年他好像也没有再出什么新专辑,一直还停留在我喜欢的年代里。

  我一直以为我最喜欢的是他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有一次在北京的JJ迪厅,在一阵阵催眠般的狂野之后突然听到了它,感动得要哭,蹦迪一下子脱离了低级趣味,身边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我的朋友,尤其是那段小号吹起来的时候,好像有个人把你热气腾腾的肝肺都抽了出来化作红旗迎风抖着,我在黑暗中扯着脖子高唱,在呼喊我日渐远去的青春岁月。

  听到那首歌的时候,我以为我的青春已经远去了,其实青春就在不久之前,也许一个鱼跃就可以抓住青春的尾巴,而我却不懂这些,整天奔跑,一天天长大。现在想来,才知道这种懵懂,在古时候就有,还有了专门的诗词来形容,叫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直到此刻,坐在安静的日光灯光里,我才知道我最喜欢的还是《花房姑娘》,这是崔健最柔情的一首情歌吧,我不得不特意放大了音量,然而随之而来,许多青涩的画面出现在灯光下,我仔细打量,试图拿到一片看个清楚,因为我已经忘了,当年,是为了谁而感动?让我想一想,她就在这里,稍微一想,就想起来了。

  可是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怀旧了呢?我们甚至要靠着怀旧来写长长短短的专栏文章,把它们换成一百两百的稿费,钱不是我们所在乎的,可是已经卖出去的,就再也不会属于自己了。和我一起听崔健的那个女孩后来到了美国,在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小城里幸福地生活着。有一天接到了她妹妹转寄的电子邮件,是张照片,三个小孩子软乎乎地躺在一起,居然生了三胞胎,我很想夸她是个英雄母亲,却说不出口,隔着岁月,我们已经变得陌生,陌生得开不起玩笑了。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