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ealovesand

这两年的感悟与经历

发表于2003/8/4 17:05:00  507人阅读

  走在空荡荡的地铁站台里,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迈出一只脚,另一只脚却不知该怎么走。地铁的一头是黑洞洞的,另一头也是黑洞洞的,2年前,我从那黑洞洞的一头走来,今天却不知要走向何处。


  这座城市是华丽的,灯火辉煌的背后却藏着许多人性的卑劣。我发现人是很奇怪的动物...,说不出的奇怪。阴暗的地方有着被人们称为“小姐”的动物,与之相比,好像工作在明亮的写字楼里的眼镜们与领带们就是很高尚的,当地铁进站的时候,大家都原型必露,人们都象虫子一样,你争我抢。地铁的灯光好像给我带来了一丝光明,但那真的是希望吗?是吗?我努力的探询着...


  地铁会载着那群人们,走向另一端的黑暗,偶尔的“光明”过后,他们会各自钻进自己那鸟笼子一样的空间,而我至今还不得不再去寻找一个可供我短暂栖身的鸟笼子。 离黑暗距离越近的鸟笼子,价格越高,而人们却都想离黑暗近一些...
  你我都曾看到过从那些高价的鸟笼子旁边走过的,一群群带着安全帽的人们,他们说着各种不同的方言,他们吃着劣质的食物,他们拿着低廉的薪水,但他们比我快乐,我真心的希望他们永远快乐,也许我和他们一样,只不过是这座城市的匆匆过客.他们大多没有什么学历,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他们经常被眼镜们和领带们嘲笑甚至漫骂,但他们没有还击的资本,因为国家意识造就了这座城市的繁华,眼镜,领带以及社会的不公。有时候安全帽们会去阴暗的地方找“小姐”交易,这和眼镜们与领带们找房产商交易一样,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但警察们经常去打扰安全帽的这些交易,不是因为警察想去打扰他们,而是因为周正毅的一些交易,警察们打扰不了。警察们和我一样很苦闷,他们会找人发泄,偶尔还打死一两个大学生,而我却谁都不敢打.


  在这座城市里,人是可以靠着欺骗而生存的。真的,是欺骗。人长着一张嘴,并不仅仅是为了摄入食物;还为了说话,没有良心的人说的话会令人 心惊胆战;我发现,那些安心于软件行业努力工作的人总是被压迫的人,而那些没有良心却能说会道的人,总是活得很不错!他们文质彬彬,说话发言时一套一套,但做起事情来却显得很无能,让人恶心。人是很复杂的,笑嘻嘻的Face背后不一定就是友好,而木纳的面孔背后却总藏着心酸。为人应该谨慎,甚至应该有些圆滑,但绝对不能奸诈...;当我从Boss口中听到了我曾与同事提及的话语,我疑惑友情的廉价,当我第二次从老板口中听到类似的话语,我知道了自己的幼稚与人心的险恶.我想聪明人在复杂的环境中应该是沉默的,或者有些时候应该像个白痴.


  我所处的客观环境其实不算太坏,但我在这里总感觉不到多少温暖.2年前的一个夏夜,母亲送我上了南下的火车,天再次亮的时候,拎着行李的我走出了火车站,挤在打工的人群中,我内心充满了希望...,给家里打的第一个电话让我终身难忘,母亲的啜泣让我感到亲情分离的残忍与自己的不孝,我只剩下一条路:努力工作,出人头地.


  工作不久,我从网上找到了一个名词-“作坊”,那是公司的写照。作坊里的人一天有两次热情,一次是午餐,一次是下班,而我却一整天都有热情,直至现在,做一个职业程序员的坚定信念仍在我内心深处存在.也许是给总监的印象不错,没多久我便被送往前线,直接面对客户或者说直接被炮火洗礼.开始还能学点东西,写些代码,后来公司直接把一个部门的烂摊子扔给了我,总监也在一线战斗,一边编码,一边还得关心着我们的作坊.面对着几万行的烂摊子,我只能修修补补,找不到任何注释的我欲哭无泪.已经烦躁不已的客户对我们的话语变的也越来越不客气。公司没有同意将那个烂摊子推倒重来,因为作坊里那些“原创”的同事因为不满薪水也都跳了.我没有选择,我只能用微笑,被呼来喝去,一个次次品和寐着良心的欺骗去对付客户,为公司拖延时间.今天看来,那时的我只不过是充当炮灰,只有我,只有我,炮灰,炮灰而已...;一次,帮助一位同事啃一块硬骨头,培训过后还要请客户吃饭,我被灌了白酒,晕头转向的我走路时,老是朝南走.回到驻地,老板连一句嘘寒问暖的话都没说,好像没看到我们;本来就不会喝酒的我感到自己在燃烧,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愤怒.渐渐的,我明白了一个名词“人力资源”的含义:“人力”是形容词,“资源”才是核心名词,总的来说干起活儿来你是资源,不是人.

   那时我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技术上没什么提高,却有可能连灰都找不到了.于是在我的几次恳求下,总监把几近崩溃的我从火线上撤了下来; 但回到上海,老板却不认同我的付出,他觉得这块儿拖延了就是你的错...,你不行...,我无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勇气是应该被称赞的,但第一个吃到砒霜的人决不应该死无葬生之地,只要你努力过...,但这在作坊里不适用.上海仍是上海,仍旧车水马龙,而我的心情却复杂了许多;没有太多的时间回忆惨痛的经历,我只能抓紧时间,多学东西,充实自己,努力工作,证明自己.但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渐渐察觉了一丝微妙:一些私底下谈论的话题被老板知道了,其实无非就是想去正规的大公司之类的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话题.那时,我有一个感觉:我是一个演员,港产片的演员;那部港产片中有句经典明言“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 从此,我学会了沉默与微笑.

  仍旧穿梭在地铁与写字楼中间,但我已不太在乎一些东西,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微笑着面对一切,只是心中多了一些疲惫。时至今日,我仍旧是
  一名程序员,时髦一点叫“软件工程师”。说来好笑,到底有多少人能称得上“工程师”呢?看看招聘广告上写的“XX工程师”,真教人心寒... ,销售员甚至连前台都能称得上是“师”...,那里哪有什么工程性啊,就是有,你真的有能力去把握吗?钱学森二十几岁时都不敢称自己为“工程师”,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凭什么啊?行业的浮躁,可见一斑;再看我们作坊里的有些“经理”,连heap和stack都分不清就带着一群“师”们去完成他们光荣而又不可能的任务了!真为那些刚毕业的同事们担心...无疑,他们的肩膀上会留下“经理”的脚印,说不定还会有人象我一样被人捅两刀.有些话我也不能说,算了,只能一笑而过.


  在此执笔时,大量的学生涌入社会,不知这座城市里还有多少人想挤进IT的圈子.冬季里,“人力资源”彻底蜕变为了“资源”.看着无数的作坊对着“资源”洗进洗出,我只能轻叹。路还长,日子更久,但人已疲惫。一个时限的到来让我只得去别处栖身,这一刻是令人心酸的,漂泊的滋味对一个孤身在外的人来说是一种折磨.我并不坚强,但只有在想家的时候才会落泪,想起鬓白的父母才明白自己仍是个孩子。我已迈出了第一步,尽管有些蹒跚,有些不得意,但我没有退路...,只有坚持,默默的积蓄着力量.地铁的两端仍旧是黑洞洞的,我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月台上,期待着机会的来临,期待着一班开往春天的地铁......
(完) 

 

在外漂泊了两年,懂得了社会与人性,心中有些苦闷,有些疲惫;把自己的认识和经历写出来,希望对有过同样遭遇的和刚刚进入到软件行业里的同行们有些启示,更希望一些“过来人”给予一些指点;文字写的有些乱,但都是真实的经历与感受。如果大家不嫌弃,我想把这篇文章送给那些在软件行业内默默无闻,努力工作的人们,还有在远方思念我们的亲人。

整理于:http://expert.csdn.net/Expert/topic/2057/2057156.xml?temp=.1681024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