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unflowerr5914

姐姐(2)

发表于2004/10/24 13:59:00  682人阅读

分类: 蝴蝶效应

王起打来电话的时候,苏小萍正在洗头。


她低着头从舍友手中接过了电话,告诉王起:“你在楼下等我一会。”说这话的时候,温润的泡沫轻轻的从她耳后根滑了下来,淌在脖子上,有点痒。然后她挂掉电话,把头放进水里,继续洗。


水又一次漫过了她的头。泡沫在脸盆里浮了起来,四周充溢着浓郁的香。苏小萍的眼睛在水里微张着,隐隐约约的,她在晃动的水里看到了一个迷离破碎的世界。恍惚中,她还看到了姐姐的样子,她就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时候一直都是姐姐帮她洗头的。接着,她的心忽悠的跳快了半拍,有点疼。


苏小萍洗好了头,稍微的擦了擦就下了楼。她看见王起站在傍晚温恬的夕阳中,飘飘洒洒的柳絮,斜斜的光线。接着她眯了眯眼睛,觉得情景有点暧昧。


温温的风吹过来,掠过发梢,吹在她的脖子上,一阵凉。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裙子,盛开着大朵大朵花的裙子,粉白上绽放着粉蓝,大片大片的,像永无止境的幸福。


这时候,王起也看到了苏小萍,他冲她笑了笑,淡淡的,有点温暖的笑容。这样的笑让苏小萍有点恍惚,然后就觉得心里抽抽的紧了起来,一直紧到疼痛。接着,她也笑了笑,一样淡淡的,只是少了温暖,凭空多了点苍茫。


苏小萍和王起在傍晚的校园里走着,这是她第一次和他见面。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五月,苏小安离开上海的时候,给苏小萍留下了王起的电话,说:“你实在有困难的时候可以打这个电话。”那时候,她没有想到姐姐会选择放弃上海,更没有想到姐姐会跑到克拉玛依去,那么远,不给自己一点退路。


王起问了问苏小萍的情况,学习紧不紧,打不打算考研,适应不适应上海,生活上有没有什么难处,然后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不咸不淡的,两个人就淡淡漠漠的走着,情景有些尴尬。苏小萍看着自己和王起的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的,空落落的投在前面,感觉到了一点诗意。她抬头看了看天空,那是种已经暗淡下来的铭黄,很温和
 一种色彩,然后她停下来,对王起说:“这是我姐最喜欢的颜色了。”


王起也看了看天空:“是的,小安对我说过。”


“你知道吗?她也很喜欢走路,不停的走,仿佛一切都没有尽头。”苏小萍停了下来,歪着头想了想,很无意的又添了一句,“就像你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样。”


“第一次见面?呵呵,我都要忘记了。”王起看了看苏小萍,笑了起来,“她和你说过?”


“算是吧。姐姐说,行走是幸福的源头,如果和一个人走了足够多的路,就能走进他的心里,走进他的生活。她还说,那时候她希望能跟着你的背影一直走下去,走一辈子。永远都不要天亮。”


“不要天亮?但天总是会亮的,你姐就是这样,老想一些不现实的事情。”


“她是明白的。”苏小萍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气愤,“她明白什么是现实,什么是不现实。她也明白对你的心她确定不了自己能够把握多少,她也知道你们的差距摆在那里:你工作稳定而繁忙,人生处在努力而上升的阶段,而她,对你而言,单纯的就像还没有勾上线条的纸,履历单薄,前途未晓。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就不应该遇到。”


王起并没有打断苏小萍的话,她把话说完了,他才问:“你姐现在还好吗?”


苏小萍没有说话。


接着王起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她毕业后一直都没有和我联系。只是在特定的几天会给我寄照片。”然后他停了一会,又加了一句,像是要强调,“风景照。”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到新疆去。那时候,她在上海找工作,一切都很顺利。我也以为她毕业后会留在这里,后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最后,他很无奈的感叹:“一般人毕业了都千方百计的要把户口落在大城市里,而她,怎么就想着要到新疆去了。嗨,真是……”


“因为这个地方的人从来就没有好好的爱过她!”


“你和你姐一点都不像。”他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思考,然后,看着苏小萍激动的脸,说,“说吧,有什么事情。我答应过你姐要好好照顾你的。”


苏小萍怔怔的看着王起,忽然下定了决心,把到口的话咽了下去。
她说:“没有事,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样子。”


她这样说着,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在眼泪里她看到了姐姐,站台上,姐姐对她说:“小萍,姐对不起你。”然后,是一个再也没有转过来的背影。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