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unflowerr5914

阿俊的花(天真版本)

发表于2004/10/26 22:41:00  1291人阅读

这是天真版本,别人说前面还行,后面就很俗气了,说是现在哪还有什么为爱献身呢!
还有一个现实版本没有写出来,只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有天真俗气的一面的,尤其是从这么一路走过去的时候。
没有做最后的修改,但是情节都在这里了,错别字啊用词啊什么的以后再斟酌吧。


在遥远的童话世界里,有一片不为人知的森林,森林里住着巫婆加加和精灵。没人知道巫婆加加是从哪来的,但是,所有的精灵都是从她种的花中长出来的。只是巫婆加加并不认为自己是精灵的妈妈,因为她只是负责种下花籽,这些花籽能否发芽,能否长大最终成为精灵,靠的是其他精灵的灌溉,用爱和力量。
在这片童话的森林里,最珍贵的就是爱和力量了。爱是每个精灵生来就具有的,这是一片充满爱的土地,在他们还是花的时候,爱就被源源不断的吸收。而力量,却只能靠精灵们通过劳动获得。每个精灵都有个自己的口袋,他们把自己辛苦劳动挣来的力量积攒在里面。等足够多的时候,就到巫婆加加的花园里去找自己灌溉的花。
“花儿花儿,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如果之前,他为花灌溉付出的爱足够多了,并且拥有的力量也足够大了,能够保护花了,花就会答应。她先是点点头,轻轻的,就像是不经意的风微微的拂过那样,带有几分矜持,带有几分羞涩,然后开放。就这样,另外一个精灵就诞生了。接受了巫婆加加的祝福之后,这两个精灵就生活在一起。
当然,并不是每个精灵都那么幸运的,他们也有可能遭到花的拒绝。被拒绝后,精灵会很沮丧。但是在短暂的伤心之后,他们又会重新振作起来,继续用爱灌溉花朵,或者继续努力工作积攒力量,以得到花的接受。

巫婆加加的花园里,有一朵被称为忘忘的花。那是一朵很不起眼的花,没有精灵看上她,更没有精灵殷勤的她浇灌爱的养料。巫婆加加第一次注意到忘忘是因为其他花的取笑:“瘦瘦小小的忘忘,忘忘,被人遗忘的忘。”巫婆加加拨开其他花茂密的枝叶才看到了忘忘,她的阳光全都被其他花遮住了,她瘦小,营养不良,但是她很坚定的站着。
“是忘记虚荣的忘,是忘记仇恨的忘。”忘忘认真的申辩着。然后巫婆加加知道,这是一朵不一样的花。
巫婆加加把忘忘移植到了更空旷的地方,让她接受阳光的照耀,也让她远离其他花的取笑。从那以后,忘忘就成了巫婆加加的朋友。巫婆加加喜欢这朵不起眼的花,她每天都来和忘忘说话,她也知道这朵花的根比任何一朵扎得都深。

有一天,忘忘问巫婆加加:“每个精灵都来过你的花园吗?”
“当然啦。”
“那他呢?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走进花园?”
顺着忘忘叶子撇向的地方,巫婆加加看到了阿俊。

阿俊是一个好精灵。他的工作是驾驶南瓜马车。这是件很艰难的工作,并不是每个精灵都能胜任的。首先,马是很顽烈的,很难驯服,其次,从一个森林到另一个森林的路上风险重重,坏巫婆和坏精灵随时都有可能来找麻烦。可是,驾驶马车来往于各个森林又是很必要的,精灵们也是需要交流的。阿俊总是戴着一顶天鹅绒丝制成的帽子,他会很谦逊礼貌的冲你挥动帽子,然后笑。那是种温暖亲近的笑容,暖暖的,有阳光的味道。当天空出现第一抹霞光的时候,他就驾驶南瓜马车出发,“得得得”的马蹄声穿过森林,不紧不慢,不慌不张,像是一首平和的曲子;但是,他总是很晚很晚才回来,要等大家都睡了,有的时候甚至是等到天上的星星都倦了,疲惫的他才驾驶着满载东西的马车出现在森林的路口。大家都很喜欢阿俊,但是,忘忘注意到,阿俊从来没有到巫婆加加的花园里来浇过哪朵花。

“阿俊也来过花园的。”巫婆加加叹了一口气,沉沉的说。
“啊?真的吗?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忘忘很惊讶。
“呵呵,”巫婆加加笑了起来,“当然啦,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那时候,你还是花籽,还没有长出来呢。”

然后,从巫婆加加的口里,花儿忘忘听来了阿俊的故事。

很早很早以前,阿俊还很年轻,是个好精灵。当然了,他一直都是个好精灵的。那时候,阿俊的工作并不是驾驶南瓜马车,而是一件轻松容易的活。他有很多空闲时间,他像所有年轻的精灵一样,鲁莽,率性,真诚。年轻的阿俊爱上了一朵花,那是那年巫婆加加花园里最最美丽的花,那也是一朵很骄傲的花。
很多精灵都来殷勤的陪伴这朵花,他们都喜欢她,都爱她。但是谁都看得出来,阿俊是待花最好的,他不仅给花浇爱的养料,还为花除虫子,擦拭叶子上的灰尘,有的时候他会唱歌给花听,低低的声音,调子有点奇怪,而有的时候,他会坐在花的面前,就坐着,什么也不说,只是自己沉醉在他和花之间的安静中。在所有陪伴这朵花的精灵中,他是最真诚的,花也是最喜欢阿俊的。
终于有一天,阿俊带着自己积攒的全部力量走进了巫婆加加的花园。这个年轻开朗无所畏惧的精灵这一次忽然紧张了起来,他拘谨的站在花的面前,用一种有点颤抖的语调对花说:“花儿花儿,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那天有很明媚的阳光,天气很好,所有的精灵都以为花儿会点头答应,巫婆加加甚至在心里准备好了世界上最美的祝福。
但是,“花儿花儿,你愿不愿意跟我走”阿俊的这句话并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复,它轻轻的飘散在了风里,转眼就消失了。花儿并没有接受阿俊,因为阿俊的力量太少了,花儿觉得他保护不了自己。
花儿说:“等你有了足够的力量吧。”
她用的是一种轻慢的调子,有点倨傲的样子。——当然,所有的人都会原谅她的,因为她的确是一朵很美丽的花,她有资格骄傲。
花儿这样的回答伤了阿俊的心。他很沮丧,但是,他很快就打起了精神:“是不是我有了足够的力量了,你就愿意跟我走?”
“是的。”
“这是一句允诺吗?”
“是的。”

“后来,阿俊就来找我,说是想学驾驶南瓜马车,”巫婆加加说,“你是知道的,在我们这,越辛苦的劳动获得的力量就越多。毕竟,这是个公平的世界。”

阿俊是个聪明勤奋的精灵,再加上他的心里装着花的允诺,于是任何困难都溶化在了他的面前。他很快就学会了驯马,也很快就熟悉了森林里的所有路线,更有一种没有人能体会勇气去面对路上可能出现的困难。他碰到过暴风雨,遇到过凶猛的野兽,也曾经不小心闯进了坏巫婆布下的迷阵。但是他开朗率真热心的性格为他赢来了很多好朋友,大家都喜欢他也高兴帮助他。他的好性格,他结识的好朋友,还有朋友热心的帮助,这所有的一切成了通行证。很快的,阿俊就成了一个优秀的南瓜马车驾驶员。

“很快,阿俊就成了一个优秀的南瓜马车驾驶员。”巫婆加加说。
“那后来呢?”忘忘把自己的叶子张得大大的,就像小孩子在听大人讲冒险的故事会把眼睛睁得大大的那样,“他积攒到足够的力量了吗?那朵骄傲的花答应跟他走了吗?”
“呵呵,世界上的事情从来就是有得有失的。”巫婆加加轻轻的抚了抚忘忘的叶子,要抚去上面的灰尘,又像是要抚去她心里的疑惑,把故事继续说了下去。

的确,阿俊成了一名优秀的南瓜马车驾驶员,在驾驶马车的路上他见识了很多新奇的事情。他的阅历慢慢的丰富了,也有了更多机会积攒力量,但是他却失去了陪伴花儿的时间。他总是天刚亮就出发,大家都睡了以后他才回来,有的时候遇到麻烦了,甚至要在路上过夜。回到家后,疲惫的阿俊总是倒头就睡的,他实在是太累了。他心里总是想着他的那朵骄傲的花的,想她最翠绿的叶子,想她骄傲的语气,想她假装生气的样子,还有她在灿烂阳光中的姿势,当然,他还想着她留给自己的允诺。阿俊想,我要更努力的工作,快了快了,我就快有能力保护她了。他还有那么多的心里话想要告诉她呢。只是他实在太忙了。

那朵骄傲的花是喜欢阿俊的。但是因为阿俊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来陪她,她就慢慢的忘记了阿俊了。她想,“大概是因为我的拒绝,他退却了吧。”然后,花儿很快就投入到新的故事里去了。毕竟,她是一朵骄傲的花,她的生活中是容不得孤独和寂寞的,再说,一直以来都有很多精灵喜欢她,他们出现在她面前,陪伴她关心她宠爱她,她选择的余地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所以当又有精灵在她面前说出“花儿花儿,你愿不愿意跟我走”的时候,她很认真的审查对方的力量,就像当初审查阿俊的一样。终于,在众多的仰慕者中,她找到了符合自己要求的精灵,然后她点头,开花,变成精灵。

“她没有辜负精灵们对她的宠爱。在她开放的瞬间,整个花园沉浸在惊奇中,她实在太美丽了。所有的花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巫婆加加感慨到,“那真是一朵美丽的花啊。”
“那阿俊呢?阿俊怎么样了?”忘忘紧张的问。
“当时,阿俊并不在森林里,他在驾驶马车的路上,他还在自己的梦想里。”
“噢,阿俊知道了该多伤心啊。”忘忘用叶子遮住了自己的花蕾,那还是一个小小的花蕾,她觉得心里很难过。
“是的,阿俊知道了以后很伤心。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巫婆加加冲忘忘无奈的笑了笑,“那时候我很担心他,其实我是挺喜欢这个好精灵的,很想帮助他。但是,我搜遍了记忆中所有的词,都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他。毕竟心不像皮肤,心上的伤别人是无法治疗的。他失踪了几天,我想他大概是想自己静静的吧。然后他出现在大家面前,继续驾驶南瓜马车,继续勤劳的工作,仿佛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到我的花园来,他再也不为哪朵花浇水,再也不把自己的爱给哪朵花了。大概,他的心是真的伤了吧。”
“可怜的阿俊,他的花欺骗了他。那朵骄傲的花可真坏。”
“他的花?”巫婆加加平静的看着忘忘,“那朵花并不是阿俊的。阿俊喜欢她,但是其他的精灵也喜欢她。对花来说,阿俊并不是唯一的,他和任何一个喜欢自己的精灵都一样。她也不是唯一属于阿俊的,甚至可以说,她从来就没有属于过阿俊。我们不能说她是阿俊的花。”
“可是阿俊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忘忘嘟囔出了这句话,有点委屈。
“谁也没有要求他付出任何东西,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可是,你说过,这是个公平的世界……”
“呵呵,这的确是一个公平的世界。或许那朵骄傲的花并不是阿俊最好的选择,或许阿俊能真正找到一朵属于自己的花。我们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这是一个公平的世界。”
“公平的……”忘忘轻轻的重复着这个词。她还是一朵小花,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是她所不能理解的。比如说,她能体会阿俊心里的伤,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就再也不走进花园了,还有,她不能理解巫婆加加口里的公平,更不能理解那朵骄傲的花的所谓审查标准。忘忘从头想了想阿俊的故事,忽然觉得头晕,像是被施了魔法。她抬起自己的花蕾,然后看到了蓝色的天空,湛蓝湛蓝的色彩一大片一大片的漫过去,干净纯洁,很美好很美好。

童话里的生活都是简单的,单纯的就像河流一样,脉络分明,只要沿着河床朝大海流去就行了,尤其是忘忘这样一朵小花,长在花园里,受巫婆加加的喜欢和照顾,虽然没有人注意到她,也没有精灵来陪伴她宠爱她,但是她一点也不伤心。
一方面,巫婆加加是个很好的说话对象,从她的口里,忘忘听来了很多很多奇闻轶事,她知道了这个世界是很大很大的,花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花园外面有森林,森林外面还有更大的森林。巫婆加加也教给她了很多道理,有些她能理解,有些她暂时还不能理解,但是,她也是朵爱思考的花,就这样,一天天的,忘忘的思想丰富了起来。
另一方面,忘忘也是一朵好脾气的花,她不骄傲也不虚荣,对待昆虫们都很礼貌。很快,她就和森林里的蝴蝶蜜蜂等昆虫成了好朋友。忘忘自己不能动,但是,她的好朋友们却能动,它们是她移动的眼睛。每一天它们都给忘忘带来更遥远的地方的消息和故事,它们给忘忘描述海上日出的样子,给忘忘说森林里的小燕子学飞的情景,很多很多,还有发生在阿俊身上的故事,当然,这是忘忘要求的。
其实,忘忘并不能理解自己这时候的想法。自从巫婆加加告诉了她阿俊的故事后,她就对阿俊这个好精灵更好奇了。清晨,当“得得得”的马蹄声响起来的时候,她就把自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阿俊的马车飞驰过去;晚上,她也总是等到马蹄声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才愿意去睡觉,她看着黑夜里马车模糊的影子,心里会觉得很踏实。“真好啊,他安全的回来了。”然后忘忘才揣着一种小小的喜悦睡过去。

忘忘不大能理解自己对阿俊的牵挂,她只是简单的想:“阿俊是个好精灵,好精灵就应该要有好的一切,有一朵完全属于他的花,那朵花该称为阿俊的花。”有的时候,她也会想自己会不会就是那朵花。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然后她就脸红了,脸红完了就是淡淡的心虚,觉得自己的念头很没由来。
“他甚至看都没有看过我一眼呢。”这样想着,忘忘心里会有点难受,然而更多的是觉得自己的一厢情愿很可笑。但是,没由来也好,可笑也罢,忘忘还是喜欢让生活这样下去。当然,她并没有让巫婆加加知道自己的想法,直到那天清晨。

那天清晨,巫婆加加和往常一样来看忘忘。
这是一个有雾的早晨,森林里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乳白色的雾气中,仿佛蒙上了淡淡的会流动的纱。空气中还有无边无际的潮湿的味道。
“早上好啊,忘忘。”
“加加,加加,他昨天没有回来,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忘忘慌乱的问,连平时惯有的问好都忽略了。
“他?”巫婆加加仔细的打量着忘忘。忘忘的叶子是蔫的,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像是一个晚上没有睡。
“就是阿俊啊。我昨天等了一晚上也没有听到马蹄声。你说他会不会遇到危险了?加加,你快用水晶球看看啊!”
“这是不应该的……”巫婆说着这话,一脸困惑,“忘忘,这是不应该的!你对阿俊的关心,这是不应该存在的。”
“为什么?!”忘忘的语气激烈了起来。
“他没有给你浇过爱的养料,他没有在你身上投下过时间,他没有和你说过话,他甚至从来没有停下马车看你一眼……”
“但是,他是好精灵,他值得有朵花属于他,他也值得我这样。”忘忘认真的说,“难道关心是需要理由的吗?”
“关心不需要理由,可是,你从这样的关心中能得到什么呢?这个世界的秩序是公平。”
“那阿俊又从那朵骄傲的花那得到了什么?伤心?付出的公平回报就是伤心?”
“阿俊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我的故事也还没有结束!”
“可是,作为一朵花,你的命运就是等待其他精灵给你浇水,给你爱,然后你再爱上他。如果对方从来没有为你付出什么,你是不可能为他开花的,更不可能变成精灵。这是每一朵花的命运,谁也改变不了。”
“我并不奢望他能给我什么,我只希望有一天,他能从伤心中走出来,走到你的花园里,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花,做一个真正快乐的精灵。” 
巫婆加加惊讶的看着忘忘,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发现,不知不觉中,忘忘已经有了改变,她说不来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不好,只是,隐约中,她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时候,一只小蝴蝶跌跌撞撞的飞了过来,它的翅膀因为雾水和疲劳而显得沉重,不像平时那样轻盈。
“忘忘,不好了!”蝴蝶说,“阿俊被坏精灵打伤了。他快要死了。”
“加加,加加,好加加,你快想办法救救阿俊啊。我求求你了。”

巫婆加加在水晶球里看到了阿俊。他昏迷在路上,面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来不及了。他的生命已经流逝完了。除非有精灵愿意为他献出自己的生命。”
“来得及的。”忘忘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巫婆加加看到了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景:忘忘开花了,这朵从没有接受其他精灵的爱的花,违背常理的开花了。
她铭黄的花瓣迅速绽放,发出了耀眼的光。这些光芒带着一种太阳般的温暖穿透了整个森林的雾。雾折射着忘忘花瓣上的光辉,形成了七色的彩虹……
彩虹雾中,巫婆加加听到了忘忘最后的声音:“或者,真的可能的话,我希望,有一天,他能停下马车看我一眼,对我说:忘忘,你好,我是阿俊。这就够了。”
光辉和彩虹都散去的时候,忘忘迅速的枯萎。最后,森林里又恢复了清晨该有的宁静。
巫婆加加看着四处飘荡的雾,想:“这么大的雾,今天会是一个很好的晴天。”

第二天,阿俊走进了巫婆加加的花园。他取下帽子,很礼貌的向巫婆加加鞠躬问好,然后说:“尊敬的巫婆加加,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朵金黄的花开放了。我看不清从花里长出来的精灵的样子,但是我记得她的话,她说:阿俊,你要忘记伤心,你要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花,做一个真正幸福快乐的精灵。”
“金黄色的花?有七彩的光芒?”
“是的。”
“一个梦而已。”巫婆加加看着阿俊,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淡淡的类似忧伤的感觉。
“呵呵,但是这个梦给了我勇气。您花园靠近路边的地方,有一朵花,蝴蝶和蜜蜂告诉我,她叫忘忘。我驾马车经过的时候总能看见她,却没有勇气停下来和她打招呼。您是知道的,我曾经被打击过,失去了信心……所以……”,阿俊停顿了一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现在能和她认识,为她浇水吗?”
“忘忘?”
巫婆加加向忘忘曾长着的地方望去。顺着巫婆加加的目光,阿俊看见那个角落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看来,我又迟了一步。”阿俊遗憾的说。
“打扰您了。再见。” 他摘下了帽子,向巫婆加加鞠躬。
巫婆加加看着阿俊远去的身影,喃喃的说:“这的确是一个公平的世界。”
然后她心里就真的很忧伤了。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