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sunxiaozi

为师弟师妹们连载(二)

发表于2004/10/7 12:09:00  1480人阅读

分类: 絮叨

     开始我不知道要写什么。可能是我性格的关系,我做的事情是要有人看的,

 

所以写这东西要有价值,为了那些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却有抱负和才华或者说有追

求的勤奋学弟学妹有所帮助。
     老赵真的是非常吝啬,吝啬的可笑,可以拿来当笑话听。
     一次税务局要来差帐,因为我们的公司本来是在朝阳区后来搬到科技城,

 

那里有免税的政策,朝阳区政府是不允许软件公司这样利税大户外流的,所以要

查一查是不是还在朝阳区营业。税务局的几个人老赵大概已经打点,但有一个据

说没递上话,所以我们要到朝阳区的公司原址去做足戏,摆出一副公司还在那里

的样子。这之前又来了一个女孩,也是在校的学生,忘了姓什么,就记得个头挺

高,就叫她小高吧。她也是不用花钱雇的那种,小高的父亲和老赵是朋友,父亲

想让孩子来学学知识,老赵作个顺水人情就说:哎呀,这里的软件本身都是些不

便透漏的东西,学!本来是要些培训费的,既然熟就不用了,不过每天一块钱的

伙食费还是要交的。这样一个月交24块,小高就来我们这里做测试了。王兆蕊

 

似乎也是老赵家的亲戚。既然是假装公司还在那里运做我们就要去打扫卫生,一

早坐121路小公共汽车,拿了水桶、拖布、抹布、扫帚,所有人都过去了。
    开运街的一栋住宅楼。屋子里是几台露肠肚的计算机,和一些柜门都掉了的

 

电脑桌。抹灰、扫地、拖地,还收拾了一下资料柜,老赵真是没少收集东西,2001

 

年,可能只有学校里面才能找到的五寸盘,老赵还留着,我们要扔,他叫我们收

好。阳台里面很可怕,堆满了饮料瓶,我怀疑这里原来是不是住了一个从事废品

回收工作的人,我和同学小张说可能是老赵留着打算卖的,还好我们都扔了。干

完了,一身土,赵老师让我们洗洗,之前他已经让刘姐先回去做饭,洗完休息一

会已经下午2点,跟赵老师做事,挨饿已成为习惯,坐121又回到公司,吃饭,

 

下午没什么事,赵老师吩咐刘姐在家带几个盘子,给检查的客人装水果。告诉我

们第二天八点前到开运街。
    第二天早上到了以后,拼装上几台破电脑,起码象台机器,老赵把公司唯一

 

的一台不知道叫什么牌的笔记本放到那里充样子。刘姐忘了带盘子,赵老师不留

情的批评了她,发现有一个大灯罩很象盘子,就拿来倒干净灰洗洗准备装水果。

看样赵老师非常信任我,张旭刘姐都没叫,直接叫来我,给了我30块钱,叫我

 

和小张去买水果,想想觉得不够,又给了10块,让买两盒烟,我说买什么烟呐,

 

他说:我不抽烟我不知道什么烟好,你看着买。如果是你,给你这样的任务你怎

么完成?分明是想让我自己垫钱,没办法去吧。在外面走一边骂老赵一边想能买

些什么,问了问价,算了算,还好:2盒黄山16块,3斤柑橘12块,4斤香蕉

 

10块,为什么记的这么清楚,换了你你也会记的很清。剩两块拿回去给老赵,

 

他似乎很满意。洗好水果,在灯罩里摆好,放在茶几上,茶几旁边是一沙发,老

赵看了看,把茶几挪离沙发一点,又把灯罩挪远一点,说出我能指着活一辈子

的笑话:“这样摆,他们坐在茶几上的时候,就会想吃还得哈腰够,一抻着,就

 

谁也不吃了。
    税务局来人,我看差不多也是例行检查,看看帐本,看看办公条件,问:“你

 

们就这能开发出啥呀?”老赵有点急,他其实是个口吃,但非常流利的编出了我

 

们是哪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又拿出我们软件获奖证书来展示,最后总算是过关

了。
    这事就说到这。

 

老赵在北京拉了一单生意,说是做OA,我们这里的OA过去有,现在有些BUG

 

还没修正,一些核心的东西还有问题,那时候我还不算成手,老赵开了会要

加班赶。平时上班过了下班时间他也不会放人,甚至会赶在下班之前找写东

西让你做,我同学小张不信邪,几次硬走,气的他够戗,解雇他也有这里面的关

系。外面公司都宽带接入,我们每个周五下午有两小时的上网时间,通过一台

56k猫。到这时候一般他都借办事离开。接着说加班,曾经有三天三夜我没回家,

 

晚上在公司睡,我们师兄弟三人睡一双人床,那时张旭已经趁老赵出差北京拿了

些源程序闪人了。双人床上面床垫的塑料封还不拆,老赵不让,天已经比较热睡

在上面烧的慌,谁有兴趣试一下,潮气出不来,又热又潮。老赵给我们预备了牙

具,是出差的时候从宾馆拿回来的。说到出差我师兄张文海一次到辽阳,临走老

赵吩咐住的宾馆人家安排哪就住哪,结果安排了160的房间回来以后老赵大发雷

 

霆,差一点不给报销。加班的晚饭从来都是每个人都眼睛发黑才出去吃,顿顿饺

子,很便宜,吃饱我们也知足了。晚上老赵还很大方的给我们煮咖啡,说是别人

给他从法国带回来的。就这样折腾我终于挺不了了,一天夜里11点多我肚子疼

 

的厉害,以为是痢疾去了几次厕所,发现不是痢疾,实在难受就睡了,到了1

 

点实在受不了,我疼的浑身是汗,起来跟老赵说,不行了,得看病,要回家,他

说那好,你回去吧。我打了电话,叫爸妈在家里楼下等我,我打车到家去医大检

查,肾结石。我理解女人,因为她们要生小孩,很疼。那天肾结石我打了两次止

疼针还是想哭,想在地上打滚。过去我在脚上缝针不打麻药都没觉得有什么大不

了,嘴里面动刀也试过不打麻药。肾结石的成因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一种说法就

是吃饭不按时导致的。

     病好以后还是要回去把没完成的作完,老赵说本来想去你家看你,又不知

 

道你家住哪。现在他不再敢加班了。终于把bug修正的差不多了,测试也到了最

 

后,一天老赵看到一个模块的界面不太对,我以为本来就该是那样的,因为我只

改一些代码的毛病,界面没影响使用我也没动,再说开始就那样,我不知道那也

算毛病,他比较生气说:“这哪行,这也太不负责任了,谁改的”,我说,给我

 

的时候就这样,“用户要是看了这样的软件要骂程序员他爹的!”这是他原话,

 

我当时差一点揍他,我说:“骂谁爹?”他还挺横:“骂程序员爹呗!!!”他

 

声音更大,我说:“谁骂程序员爹谁他*的就是畜生,太不是人了!”说出这话

 

以后我已经决定他再顶嘴就让他知道我外表平和内心狂野的个性,小高和王兆瑞

这时才反映过来把他拉走,都劝我算了,那一刻我决定我要安排离开的事了。

    压抑能带来动力能带来愤恨,很多很多东西。老赵出差到北京,我把他的硬

 

盘拿出去复制了,后来知道他所有的东西都是垃圾,只能给5年前的我学。我已

 

经联系了另一家大公司,打算面试,我快毕业了。就那几天,公司里已经只剩下

我一个程序员,文海师兄已经到北京去了,老赵的花言巧语终于被他识破了,老

赵曾经跟他说他没有儿子,女儿也不可能接他班,想以后把公司交给张文海。哈

哈,可笑么。老赵安排我出差,要到三个地方,延吉、珲春、图门,坐什么车,

每趟车什么价钱,时间,接洽人,还有第二方案都讲的非常详细,到延吉要八个

小时,夜车,他说卧铺买光了,我只好坐硬坐,坐硬坐一夜早上到了延吉要直奔

海关他告诉我出租车延吉满市跑也5元,5元到海关,工作,午饭人家安排,下

 

午改完程序,坐汽车25元图门已经晚上,图门接洽人是个阿姨,他儿子也正要

 

到长春上大学,安排住宿第二天一上午忙完工作,又坐汽车到了珲春,赶上人家

快下班,珲春民风好,海关工作人员也热情,晚上请吃饭,安排住宿叫好好休息,

第二天给他们培训,出差四天跑三个地方又倒车,老赵在员工身上非常争分夺秒。

我回到公司正好他去北京了,我也趁机告病到另一家大公司面试了。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