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titilima

游民稗史-程序员的小说(5)

发表于2004/9/14 21:59:00  980人阅读

分类: 乱弹

  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个不会喝酒的男人——我从来都在他们面前隐藏自己的酒量。这个习惯是我大学毕业之后养成的,时至今日我也无从记起这么做的真正缘由了。总之即使真的要和外人喝酒,那么我会喝一点就装醉,且装得颇像。算起来,真正知道我酒量的,只有我的家人、儿时玩伴、大学舍友以及大弱而已,我也只和他们喝酒的时候才会毫无顾忌。也就是说,每次喝酒我要么喝半斤以下,要么喝一斤以上。大弱说你小子就没机会借此犯任何作风上的错误,因为你要么仍然理智,要么就醉得不省人事了。我表示同意。
  “来,大家喝上一杯,为我们的胜利干杯。”老板举杯示意,一圈人照办。我故作痛苦状紧闭双眼,一仰脖将酒送入食道,又故意咳嗽了几声。
  “马哥你不能喝就慢点。”老狗说。
  “小李可是我们的功臣啊,他得多喝几杯。”老板高兴地说,并向我举杯示意。我的天,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我举起酒杯又和老板干了一个。如果老子露出真本事,放翻你还是没问题的,我像阿Q一样安慰自己。
  一桌人步老板后尘,我就在一个小时之内,断断续续地和每个人都喝了一个。
  “我,去趟厕所。”我装作不行了,说道。
  “马哥慢点,我跟你一块儿去。”老狗扶着我起身。
  我就在老狗的搀扶下,仍然跌跌撞撞地走到厕所。
  “想吐就吐,吐出来就好点。”他一下一下拍我后背。
  “没事,走,回去,走。”我说——我真的很不愿意这样说话。
  我继续在老狗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走回座位,然后坐下。夹了两筷子菜之后,干脆直接趴到桌子上装睡起来。

  约摸八点的时候,一伙人终于吃完了。终于解放了,我想。
  “马哥,走了,走了。慢点,走。”老狗费劲地把我拽起来,他显然也醉到一定程度了。
  “你们先走吧,我送他回去,你们小心点。”于娜的声音。
  “酒量小,也有酒量小的福气啊!”老狗放肆地大笑,然后一步一步蹒行出去。
  我不敢睁开眼睛。这时候只觉得一只手抓住我的右臂,然后带着它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子,最终降落在了一个小小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伸向我的背后,揽在我的腰间。然后,我只得随着这股纤弱的力量一步一步走了出去。我只能说,扶我的人累,我更累。
  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停了下来。“李马,扶住这个站牌。”一双手又抓住我的手,费力地把它们放在一个冰凉的管子上。
  “他喝多了?”一个很小的声音,但是我仍然听出来了,那是路清盈。
  “嘿嘿,他水平不抵,还是需要锻炼。”见鬼,于娜落井下石。
  这时候两个女孩咯咯地笑起来。她们哪里知道,众人皆醉我独醒。
  突然马路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然后传过来一股刺鼻的尾气味道。
  “好了,于娜妹妹,我先走了,照顾好他啊。”关门的声音,然后马达启动。
  不多时又是刹车的声音,于娜扶住我,一步一步走上车。叮当,叮当,两个硬币的声音。
  她把我带到一个座位坐下,然后长吁一口气。“要命哦。”她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突然,她的头轻轻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浑身的肌肉顿时紧张了起来。

  天知道我怎么熬完的这五站地。我大概猜得出,于娜真的对我有意思——虽然我以前就有这种预感,只是不曾确定而已。
  ——“你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没有男朋友吗?”
  ——“如果昨天你晚走一会儿,说不定我就该出作风问题了。”
  ——“你要有本事就钻进来,我肯定不拔你。”
  这几日依稀的记忆片断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以及她的举动……我越想心越乱——不是因为她爱上我,而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她,或者说,有没有可能爱上她。我,有些不知所措,因而心乱。
  “李马,李马,醒醒。”于娜小声叫我。
  “嗯……?”我应道——因为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醒来了。
  “你到家了,咱们下车吧。”
  “哦,走,走。”
  她抓着我的手又要往她的肩上放,我赶紧拒绝了:“没事,不用,我,自己来。”
  “你真的可以吗?”她带着怀疑的口气问道,同时用手臂挽住我的手臂,就像情侣的动作一样。这一次我没有拒绝。

  我和于娜就这么以情侣的方式走在人行道上,她贴得我很紧,我则更加不知所措。
  “你好点了吗?”她关切地问道。
  “嗯,好多了,好,多了。”我故意晃了晃。
  “如果你没喝多,那该有多好……”她轻轻地叹口气。
  “没,没喝多,我还能喝。”据说喝醉了的人总爱说自己没喝醉,没喝醉的人总爱说自己喝醉了,在这种场合我决定说实话。
  然后她一言不发,默默地把我送到了我的住处。
  大弱来开门,先看看我,又看看于娜,再看看我,然后又问于娜:“他喝多了?你是他女朋友?他怎么从来没说过?”
  于娜脸微微一红,说:“哦,不,我是他同事——今天公司聚餐,他喝多了。”
  “不能喝还喝那么多干啥?”大弱喃喃地说,表演得和真的一样。
  大弱把我扶进来放在沙发上,然后对于娜说:“谢谢你啊,进来坐会儿,喝口水吧。”
  “不用了,我回去了,晚了可能就赶不上公车了。”她说,“你让他好好休息吧。”
  “好,那就不送了。”大弱客气了两句,把于娜送出了门。
  回来之后,大弱把门关上,说:“你这又是何苦。”
  “我有什么办法。”我坐起身来,无奈地说道。
  大弱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看我,然后摇摇头走开了。
  “还是挺端庄的。”我对自己说。
  “你说啥?”大弱转过身来。
  “没事。”我说。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