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titilima

游民稗史-程序员的小说(6)

发表于2004/9/15 19:56:00  1154人阅读

分类: 乱弹

  翌日早上,我揉揉眼睛,懒洋洋地拿起手机。一条未看短信,于娜发来的。
  “我会向老板替你请一天假,好好歇着吧。”
  我沉思片刻,写了一条回复:“礼拜天,我请你吃饭。”突然我想起来头天晚上喝醉酒的人是不可能这么早就起来回短信的,于是把这条短信保存,手机扔到一边。
  也罢,既然有人给请假,那么就出去转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从衣柜里翻出了大学时代的T恤衫、七分裤,然后蹬上一双拖鞋,懒洋洋地往出走。
  “干嘛你,要饭去啊?”在一边整理画板的大弱跟我说道。
  “行为艺术,怎么样?”我回过头去,轻蔑地看着他。
  “小伙,有前途,”大弱竖起大拇指,“——猜你也不是泡妞,大街上的美眉见了你小子躲都躲不及。”
  我踢踢踏踏地走了出去,搭上公车向柳巷商业街驶去。

  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连路过了三个书店,但是最终都没有进去。说起来很怪,学生时代喜欢看些书——无论是技术方面或者是小说,但是到了工作以后就没有这个爱好了。休息日当然是休息要紧,看什么书啊,每每路过书店的时候,我都会这么想。也罢,还是去汾酒大厦吧,实物的东西终归要比文字的东西直观,我个人认为。
  这时候突然想起了那条未发短信,就掏出手机把它发了出去。
  汾酒大厦一层主要卖的是汾酒,当然也有些别的杂货。至于楼上的几层,我就无从得知了——也许是酒店,但是至少我没那么多钱去消受那些东西。其实又何止楼上,就连一层的酒都是动辄四五十五六十的,直至那一坛限量发行1999套纪念澳门回归的泥坛汾酒——说白了我到这种地方,只有流口水的份儿。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踱到了青花瓷汾酒的柜台。这青花瓷汾酒可称是汾酒的极品,尤其是瓶子极其漂亮——我本人无福享受此等美酒,当然只能从视觉上来体会此酒。
  “李……马?是李马吗?”一个小小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我回过头去,身后是一个穿着入时的职业女性。164的身高,姣好的身材,长发披肩,淡粉色闪着莹光的唇膏,以及一副墨镜:无处不在体现着这个女人的华贵气质。
  我茫然地看着她,脑袋歪向左边,继而又歪向右边——始终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印象。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迷惑,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慢慢地摘下墨镜,轻轻地说:“不认识我了吗?——你倒是一点没变呵。”
  我从她的眉宇间,寻到了那份已经远去有些陌生的妩媚,曾经属于我的。“关雪?”我叫出了她的名字。是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大弱所说的“我的前房”——我大学时代的女朋友。
  “还好你还认识我。”她微笑着对我说。
  “不过,你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我嘴上奉承道。其实我仍然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见到我让她很高兴。正如我在和她分手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我了解关雪,甚于关雪本人了解关雪。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那么爱喝酒。”她开心地对我说。
  “见笑了——怎么想起来太原了?”我还是用一种他乡遇同学的口气和她对话。
  “是,来这里出差,顺便带一瓶酒回去给我老公——对了,今年国庆,我要结婚了。”她看着我的眼睛。
  我知道她恶作剧地希望我尴尬一下,便配合她的想法,一声不吭。
  “服务员,拿一瓶青花瓷的汾酒。”她对柜台小姐说道。
  “人比人——没法比啊。”我自嘲地说道,然后扭头走向出口。
  “等等——对不起。”关雪急忙拉住我的胳膊。我面无表情地回过头,看着她的眼睛。“……对不起。”她慢慢松开手。
  “还有什么事?”我傲然抬起头,看着她。
  “呃,请你吃顿饭,可以吗?——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说……好久不见了。”她的脸上写满歉意。
  “随便,反正我兜里是一块钱没有。”事实上我兜里还有二十多块钱,但是我并不想和她吃饭,而且这二十块钱请女士吃饭也忒寒碜了点儿。

  就这样,我和昔日的恋人又一次并肩走在了柳巷商业街上。只不过这一次,两个人之间刻意拉开了一段距离。
  两个人一句话不说地走进了食品街。我想是时候该打破一下这种气氛了,便说道:“哎?是这里?——三晋国际饭店不好吗?”
  “美的你哦,这里就不错了。”她的脸上又重新绽放了笑容——我深信这种笑容是属于我的,也只有我才会知道如何能看到她的这种笑容,即使是到现在也这么认为。“这里,可以吗?”她指了指大学时代我们常去的那家饭馆。
  “老板说了算。”我说。
  再次走进这家熟悉而又陌生的饭馆,的确有很长时间不曾来了。但是我自信,她肯定比我要更加陌生。“那里吧。”我仰起头,用下巴指了指我们经常坐的那个靠窗的二人桌。
  “先生小姐请点菜。”服务员走过来。
  “过油肉。”关雪说,然后看看我,微微一笑。
  我从筷子筒中抽出两双筷子,递给了她一双,然后对服务员说:“她是老板,我不点。”
  关雪没有推让,自己点了几样菜,然后把菜谱交给服务员。“先生小姐喝点什么?”服务员接着问道。
  “拿一瓶小瓶装的红盖汾酒,我喝可乐。”关雪对服务员说。
  “我要醒目。”我打断她的话。
  “不喝酒吗,你?”她疑惑地看着我。
  “我记着我以前在这家饭馆告诉过你,我单独和女性吃饭从不喝酒,除了和女朋友。”我严肃地说。
  “可是,我……”她说。
  “醒目,苹果味。”我再次打断她的话,坚定地对服务员说。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