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titilima

游民稗史-程序员的小说(8)

发表于2004/10/8 22:08:00  911人阅读

  我苦笑一下,然后把这条短信删除。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播下暧昧的种子,惹得若干红颜为我倾心,最后又会是个什么结果终究难料——关雪就是一例。不知道于娜会是另一例,还是根本就会成为这一例的翻版。
  高中的时候我谈过一次恋爱,那是我的初恋。情窦初开的我根本不知道任何恋爱的技巧,唯有无目的地和那个女孩海誓山盟,现在想想很好笑,但是又很怀念——因为此后我面对女子们就没有了这样的激情。高考结束之后终于得到了没有束缚的日子,18岁的少年少女在一起也正如同干柴烈火一样熊熊燃烧了起来。那时的我根本没有去想我们是否会有夫妻之命,然而却过早地行了夫妻之礼——至少那个时候,我深信我会娶她,她也口口声声说会非我不嫁。初恋的青涩也好,少年的幼稚也好,这段短短的恋爱在我的记忆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大一没过多少日子,她就和我提出了分手,理由是感情平淡化。现在想来不外就是她需要的东西我给不了她——两地求学,我知道我需要什么,那么当然她也一定需要什么。当时的我毫无别的解决办法,唯有拿啤酒一瓶一瓶地灌下去,然后在旋转的世界中暂时忘却一切不快。这段经历没有完全抚平我的伤疤,不过让我新增了一种爱好,那便是喝酒。
  后来我程序设计的本事逐渐在学校打出一些名头,也就凭着这点名头,我认识了石家庄的老乡关雪。不过,这段持续了四年有余的感情最后还是结束了,原因仍然是两地恋情——不过现在的我,早已是心如止水。
  就这样走在大街上,觉得无所事事。心里很烦躁,不经意地摸到兜里的钞票,于是走进超市买了一瓶125毫升小瓶装的红盖汾酒。懒洋洋地走到广场的树荫下,坐在长椅上把瓶盖打开,咕嘟咕嘟一仰脖,一两白酒已然入腹。我轻轻地从嘴中呼出酒气,渐渐地镇静了下来。
  慢慢地,酒意开始在大脑盘旋,我便静静地看着这往来的人群。一个个陌生的身影从眼前走过,走来,又走过。这就恰如生命的乐章上那一个个为奔命而跳动的音符。咕嘟嘟嘟,第二两。

  “嗳,你不是昨天——怎么现在……?”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附近响起。我顺着声音的方向回过头去,发现了一个上身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牛仔裤的长发女子,她是路清盈。
  “呃,是你啊。”我冲她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向我走过来,目光还是不离开我手中的汾酒。于是,我干脆一仰脖,消灭了瓶中最后半两酒。
  “听于娜说,”她在我身边坐下,“你昨天喝多了,——是真的吗?”她用她一双狡黠的大眼睛盯着我。
  “呵。”我干笑一声,然后借着酒劲迎上她的目光。
  “深藏不露啊!”她轻轻一笑。
  “当然,你说成身不由己也行。”我微微一笑,回道。
  “于娜妹妹今天上午还给你请假了——”说到这里,她收起笑容,把脸转向路上的行人。
  “哦。”我站起身来,把酒瓶扔进垃圾桶,然后走开——既然气氛不对,我何苦又要和她费这些口舌,况且关雪已然让我尴尬一次了。
  路清盈追上来,挡在我的前面,气鼓鼓地看着我。
  “不知道这在法律上,算不算诈骗?”我仰起下巴,轻轻地问跟前的律师。说罢,我扭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坐在回去的公车上,我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下来。我是什么人?于娜又是我什么人?一种不明不白的关系掺在我们两个人之间,她是落花有意,我则是流水无情。我本想就这么拖延下去——维持这种算是打情骂俏的关系也不错,直到她有了真爱为止。唉,李马,你可真他妈无耻,耽误人家小丫头青春啊!

  我郁郁地打开家门,走进客厅。大弱则迫不及待地欣喜地迎上来,对着我兴奋地说道:“李马,兄弟我今儿走桃花运了!”
  “哦?”我说,“就你?你看你长的!”
  “骗你是这个,”他用手做出甲鱼游动状,“我在迎泽公园写生,一个妹子盯我盯了老半天!”
  “长得怎么样?”
  “还行,算美女吧。——明天老子还得去!”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然后忍住笑意严肃地说:“你现在最好去厕所,尿泡尿照照。”
  “你他妈怎么损我?”
  “不尿也行,你自己看看。”我用目光示意他腰部以下,他突然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猛然看自己的下身。
  “——我靠!老子忘了‘关门’了!啊!!——二十三年的青春啊!!”
  我也笑出了眼泪,一天之内的所有不快似乎统统飞到九霄云外了。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