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unimoon

朋友要我写的。

发表于2004/10/28 21:45:00  1139人阅读

吕秧秧熄灯后回到寝室,发现今晚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平时这个时候宿舍里的5000只鸭子早就已经煮开锅了,但今天这个由4个年级8个专业组成的综合寝室愣是连打呼噜的声音都没有。

吕秧秧正打算轻手轻脚地解决完个人卫生问题,只听见宿舍老大A君不紧不慢地开腔了:“秧秧,听说今天你们班陪舞去了?”

黑暗中看不清吕秧秧的脸是否变红了,她含含糊糊地反问,“你听谁瞎说呢?我们下午是班级集体活动。”

八卦的B君嘿嘿冷笑,“的确是集体活动嘛,活动到领导的怀里去了,你们03级的美女好厉害哟!”

厚道的C君企图息事宁人,“你们不要针对秧秧嘛,这又不是人家愿意的,再说,去陪舞又不会拿奖学金,有什么好嫉妒的嘛!”

心高气傲的D君不服气地插嘴道,“哪个嫉妒她撒,要不是我们班要赶去排压轴舞剧,也轮不到那群黄毛丫头去露脸撒。再讲了,虽然不会拿奖学金,说不定高攀上哪个领导,认了干女儿,毕业以后工作不就不成问题了。”

整天为工作发愁的E君本来不打算说话,一提起找工作立刻来了精神,“硬是有道理,现在社会上不就是靠关系么,没得关系只能碰得头破血流,秧秧,你要是能从哪个领导那里开到后门,莫忘记我了,好歹我睡你下铺一场啦。”

吕秧秧憋了一天的怨气忽然爆发了,带着哭腔的湖南腔普通话在整个寝室里嗡嗡作响。“你们哪个想去就去撒,莫非以为我好乐意是啵?那些个领导比我爸爸的年纪都大,牙齿都快掉光哒,还老不正经耍流氓!我没得你们聪明,我是来读书的,只要我书读得好,不信毕业了就会饿死!就是会饿死我也不得当鸡,不得靠卖脸皮吃饭!”

和秧秧关系最好的E君跳出来了。“就是就是,秧秧你莫听她们鬼扯,其实我们也都是听你们班的男生说的。那帮院领导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居然把我们学院的女生当贡品,给自己红顶子上加须须。我们不是好欺负的,明天我们就到网上把消息发出去,让全国网民都来声讨他们。”

网虫F君表示赞同,“这是个好办法,现在网络的力量好大,事情一传出去他们就不敢再这么嚣张了。秧秧你到底吃了亏没?有什么就说出来,我们帮你想办法。”

吕秧秧忽然破涕为笑,“我又不是傻子,跳舞的时候那个老领导还说回头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吃完饭再继续跳,唱卡拉OK什么的,我就说我表哥结婚,一定要去喝酒。为了躲他们我在网吧玩游戏玩到熄灯才敢回来,他们没打电话找我吧?”

一直呆在寝室里温书的G君道,“没,下午没人找你,倒是隔壁的张园园妈妈打电话来找她,我去叫她时发现她在画眉毛,满脸喜色的样子。”

吕秧秧说,“张园园好奇怪唆,别人都不愿意去,她听舒艳说人不够,还自告奋勇地要求去,不晓得有啥子意思。”

从秧秧进来就没吱过声的H君终于开腔了,“听说这次来的有省里负责文化工作的领导,你们学舞蹈的,不表现一下专业素质,以后只能给别人伴舞哟!”

A君打断了她的话头,“伴舞咋的了,都是艺术工作者嘛!虽然现在有这么多的投机分子,我们秧秧还是出污泥而不染的一朵鸡冠花呀!这个事情也怪不得院领导,他们只是在我们面前威风,遇到上面的人还不是毕恭毕敬?这次来的人,遇到国家级的领导,未必不毕恭毕敬?归根到底,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吵什么吵?这么晚不睡觉,想罚钱了?”查寝室的敲起门来从不手软。

“叫什么叫?有本事到现在还在跳舞的多功能厅叫去!”今晚的寝室,特别的默契。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