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angshen

新浪网+中华网-王志东=?

发表于2001/6/12 23:44:00  738人阅读

新浪网+中华网-王志东=?


《计算机世界报》记者 黄果
01-6-12 上午 10:34:42


久已没有新闻的国内互联网络界,在6月4日这个夏季的清晨,突然被“王志东离职”的消息惊醒—
业界猝不及防
6月4日早上7点钟,记者照例来到报社准备一天的工作。7点39分,记者的手机突然响起收到短信的提示音,记者订阅的新浪顶级新闻手机短信显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新浪网执行长王志东辞职,营运长茅道林接任,汪延任新浪网全球总裁。”
起初记者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而随后记者在新浪科技频道查询到了这则新闻。记者首先确认了自己不是因为没有睡好而产生的幻觉,随即给新浪网的公关经理及执行副总裁打电话证实了这则消息。
于是,记者在上午8点钟完成了关于新浪事件的首篇报道《王志东辞职为哪般,汪延接手怎么做?》,并在第一时间刊登在计算机世界网的显著位置。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王志东辞职事出突然,新浪的中层甚至高层员工事先也不知悉,而是与记者同时知道这一消息的。新浪副总经理、负责网站内容的陈彤也是在6月3日晚上才知道这个消息,并连夜将英文新闻稿翻译成中文,并于4日一早发布在网站上。
据了解,新浪的员工都是4日早上到公司时通过“口耳相传”这种最原始的人际传播方式知道这则惊人消息的。还有不少员工是在上班途中接到朋友打来的查询电话才得知的。
当记者4日下午到新浪网采访时,发现王志东的照片依然摆放在公司显著的位置。起着新浪黑板报作用的“新浪之窗”上公布的是邓海麟等人的任命,关于此次公司管理层的变动却只字未提。
在随后的采访中,时代珠峰的王峻涛、网易创始人丁磊都表示对此事感到“十分突然而且惊讶”。天极网CEO李志高甚至认为:“一般情况下,创业者正常地离开,都会在一定时期内兼任董事,以完成许多善后的事宜,而王志东此次连董事都不兼任,可能有点不正常。”
新浪商业模式不会变
6月4日,时钟指向下午3点45分,记者终于在新浪网见到了刚刚被提升为新浪网全球总裁的汪延,中午12点刚刚从香港回到北京的汪延已经接受了5个采访,显得略微有些疲惫。汪延表示:“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没有思想准备。”自己也是在最后的时刻才知道人事变动的。北京时间6月2日早上9点,在美国硅谷召开了新浪董事会,而汪延由于不是新浪的董事,没有参加这次会议,而是下榻在美国的酒店中。汪延转述,在董事会上,王志东提出个人希望在别的领域有所发展,因此要辞去现在担任的新浪执行长职位,董事会最后接受了王志东的辞职申请。汪延表示董事会依然看好整个互联网产业及新浪网的发展。
汪延分析了目前新浪的处境,新浪拥有四个市场:北美及中国台湾省、香港与祖国大陆,而这四个市场的情况各不相同,北美、中国台湾省受整个大环境的制约,当地的经济衰退使新浪的收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香港的市场较小,也比较平稳;祖国大陆的互联网市场增长得很快,而且超出了新浪的预计,整个大陆市场呈现出一定的成熟度与成长空间。汪延谈了对未来互联网的看法,他认为互联网将不会像以前那样火爆与躁动,也并不是说所有的.com通过吸引眼球就能生存下来,但肯定会有个别的互联网公司通过网络广告实现盈利。
汪延介绍,新浪目前的主要业务可以分以下几类:第一,软件业,主要是针对个人的软件;第二,网络广告;第三,为企业提供解决技术方案与技术服务,新浪很早就开始在网上开展对企业的收费服务,现在开设有企业广场、企业家园等频道,新浪可以将其在网站上开发与运营的经验为企业提供大型软件的解决方案;第四,面向个人的收费,汪延透露,新浪将在近期开展收费服务。
目前与中国移动合作的短信收费服务就是其中的代表,新浪将会继续挖掘个人的收费服务项目,其中包括帮助个人管理私人信息的服务等。汪延同时表示,原来提供的免费个人服务还将继续提供,收费服务更多的是在免费服务的基础上增加新的功能。以电子邮件为例,虽然目前新浪的免费电子邮件能够满足大多数客户的要求,但有些客户需要更加安全、速度更快的邮件,因此像这样的服务项目可以考虑收费。
“新浪目前的任务在于开源节流”,汪延刚上台便提出了自己的“施政纲领”,“从网络广告来说,新浪已经做了一个很大的结构性的调整,前两年40%的网络广告来自于.com公司,而随着.com公司的倒闭,目前新浪网络广告中传统行业广告主的比例大大增加。因此今年上半年对新浪广告销售人员是很残酷的。”今后新浪将利用其品牌优势向更多的领域与业务扩展。新浪仍然强调自己是技术公司,今后技术方面的重点在于后台软件及数据库方面的整合,汪延说:“虽然自四通利方与华渊合并后,从表面上看,新浪四地的界面都是一样的,实际上后台的管理系统与数据库还沿用着以前的产品,以后新浪将致力于将四地的后台系统统一起来,从而减少研发与管理的开支。”
新浪近期将在全球四地裁员共达70多人,所占的比例为15%。裁员的目的在于提高工作效率,给股东更好的回报,汪延并没有明确指出哪些部门的员工将会裁减,但他强调,销售部门的员工肯定不在裁减之列。整个北京地区的裁员行动将在本周内完成。
新浪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下滑了20%,但汪延表示这是受到了美国资本市场与北美及中国台湾省经济滑坡的影响,当时,华尔街的分析师的预测是新浪在今年第二季度收入还将下降10%。
汪延在感受到资本寒冬的同时也高兴地看到其竞争对手的纷纷倒下,“在北美地区,新浪是名副其实的正数第一与倒数第一,因为较大的华人网站就只剩下新浪一家。”
6月5日,汪延出席了新浪与景山教育网合作的新闻发布会,到场的记者都希望能够套出一些新浪此次领导层变动的内部消息。然而汪延依旧守口如瓶,而其“官方回答”也在经历了十多位记者的采访后演练得越发纯熟,给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感觉,其内容与记者昨天采访时几乎完全相同。
汪延强调新浪的商业模式与业务不会改变,不会刻意追求被别的公司收购的结局。
当记者问新浪是否会收购传统媒体成为像美国在线时代华纳一样的媒体巨人,汪延避而不答,而强调雅虎经历的挑战是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要经受的。
猜测内幕:
派系斗争+合并
事件发生后,人们最关心的核心问题只有两个:一是王志东为何辞职,二是新浪今后究竟走向何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回答了新浪变动的内幕,而只有回答了前者的问题,才能对第二个问题做出分析。
熟悉新浪的业内人士大都对新浪的内部派系斗争有所了解。一切都要从当初的四通利方与华渊合并说起,当时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认为这是一个强势的合并,华人第一大门户呼之欲出。王志东、姜丰年、茅道林、沙正治的梦幻组合也让媒体十分兴奋,这种“职业经理人+创始人+技术人才”,以及“海归派+本土精英”的管理团队颇被人看好,表面上是一出“英雄惜英雄”的好戏。然而,正像许多亚洲企业的企业政治一样,企业内部的争权夺势从来也没有停止过。这也是后来为什么会出现新浪变阵,沙正治离职、CFO马克就职易趣,梦之队分崩离析的结局。有人评价道:“鸡一叫,梦就醒了。”但业内人士分析王志东此次离职并非自愿,而是被“逼宫”。
而这一切也与新浪与中华网的合并传言不无关系,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个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新浪裁员15%已超过公司一般裁员的比例,而中华网自年初以来就一直在裁员,而且缩减了内容编辑的规模,因此两家网站正向着整合资源的裁员方向进展。据说,当时在新浪的董事会上,只有王志东一人反对中华网与新浪网的合并。从国内互联网收购或合并的惯例来看,合并后一方的最高层或创始人离开是一种必然。搜狐收购ChinaRen后,其创始人陈一舟重新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天极与Chinabyte合并后,宫玉国也黯然离职。创始人不甘寄人篱下,也不愿看到自己带大的“孩子”寄养在别人家里,而不按自己希望的方式成长。因此王志东的离职是否可以看做是新浪与中华网合并的序曲。
尽管新上任的茅道林否认了与中华网合并的传言,但业内人士仍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因此整个事件很可能是派系斗争与两网站合并因素共同起作用的结果。
中华网如是说
对于中华网是否会收购新浪网,汪延不置可否,只是强调这是传言,这给人留下了许多想像的空间。
作为此次变动中随时准备出场的主角,中华网并没有正式向新闻界表态,倒是不断地有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高层表示“中华网收购新浪网已成定局”。
新浪最后一期融资是2000万美元,手头的现金有1.15亿美元。而中华网是中国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网络股,正赶上.com最火热的时候,经过一次拆分、两次配股,其股价仍是中国网络股中最高的,目前持有4.33亿美元现金。但收购行为更可能是通过股权置换的方式进行。
记者费尽周折采访到中华网中国区总裁李永长,李永长反复强调自己说的话“不供报道使用”。他以玩笑的口吻说道:“中华网要收购新浪网,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吧。”李永长认为王志东对网络情有独钟,即使中华网要收购新浪,王志东也应该加入到新的管理团队中来,这样他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李永长表示非常同情王志东,并对他的离开表示遗憾。“我与王志东可能是相同的命运,我们同病相怜,说不定哪天我也要下台。”
李永长一再反对使用“收购”这个词,“目前新浪是冠军而中华网不是,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中华网也在力争当第一,但并不能肯定能当上第一。”对于目前炒得炙热的合并问题,李永长说道:“搞不清楚这件事是否会真的发生,有时候事情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记者追问如果双方合并,双方各有什么优势资源?李永长的回答是:“新浪的技术与用户资源十分重要,中华网的域名与资本运营的经验也是很宝贵的。”
中华网与新浪网的合作也好,王志东的离开也好,都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加减法。
到记者发稿时为止,事态并没有进一步发展,本报将对此事件做跟踪报道。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