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einaside

someone's devotion for his dream&belief! who knows?

发表于2004/12/30 16:37:00  538人阅读

        人类所以得禽兽不同的缘故,第一就是因为人有发明的本能。
  当人和一切兽类斗争的时候人类有巧妙的方法,用以去驾驭各各具有特殊能力的动物。
  就在这个时候,人格便足以决断疑难,建立奇功,以后人类就把这看作当然的事了。
  一人对地自知的能力的所以能够认识(我一直把自知之明认为是一切策略的基础,起初因为他具有果毅的精神,不过这种精神,直到几千年之后,人类和开始公认这是极是自然的事态。
  人类除了这第一种的发现以外。又有第二种发现,就是他知道在生存竞争的时候,怎样去谋生。
  人类所特有的发明能力。遂由是而起就在从这地方开始的。
  现在我们所见到的就是这一种发现的结果。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个人创造能力上面所产生出来的。
  这种发同,使人类继续向上发展的功迹实属匪浅。
  从前在森林中为猎人生活而奋斗的种种单纯的技巧,现在已经在为科学上的巨在的发现,这种发现,既有助于现在人类的生存竞争,而且又是为未来的生存竞争制造武器。
  把纯粹理论去发展而所费的思考,那是无法可以计算的凡是一发物质发现的必要的初步工作,是个专有的产物;可是对于更进一步的物质发现,实在是一个必的前提。
  群众并不有有所发明;大多数的人,也没有组织和思考的能力;所赖者,只是个人而已。
  人类社会,如果能够竭力去推进这种创造力的工作以为社会谋福利,那么人为社会,才能有良善的组织。
  才能有良善的组织。
  而且这良善组织的社会,应该设法安置有才智人士于群众之上,使群众大家都听受他的指挥。
  所以社会的组织不但不应该阻止有才智的人士高出于群众之上,而且还须努力使有才智的人土居于最高的地位。
  一种剧烈的生存竞争,是促成智力高于一发的主要原因。
  统治国家行政的国防军的,完全是——种人格观念和它的权威,以及对于地位最高的人所负的责任。
  现在的政治生活常和这自然的原则背道则驰的人类的文化,差不多是人格创造力的结果;在社会的全体是这产在领袖间也是这样可是现在竞把尊重多数的原则作为决定—切的权威,而且很慢地使人受着它的毒害,实在是受着他的破坏。
  犹太教对于其他人民所施的破坏工作,就是在时时消灭个人的重要,并摧毁该民族中的主人物,则把群众的意志去代替这主要人物。
  于是,我们就可以知道了马克斯主义是犹太人用以消灭在人生各方面的领袖人才的一种明目张胆的企图,他们企图着在人生各方面取消了人格的重要性,而去代之以多数的群众。
  在政治上的议会制度,就可以处算是它的表现的一个代表。
  从最小的教区会议,一直到控制全国的大权都是这样的。
  马克斯主义的本身,决不能建立起一种文化,或者独自创造一种经济制度;进一步说:它在事实上决不能依照了固有的原则去维持现存的制度。
  可是在短期之后,马克斯主义又不得不表示让步,回过头来承认人格原则的理论;就是在该党的组织中,也不能去否认了这一项原则。
  所以民族主义的世界观和马克斯主义的理论是绝对的相反的民族主义确信种族的价值,十分明了格的重要,并且使这二者成为国家的柱石。
  这就是民族主义世界观的基本要素。
  民族国家应该继续的努力使整个政府,尤其握有政治领导权的最高机关,一脱离了群众的操纵;必定要这样,这才能取得了无上的权威。
  最好的国家的制度就是用毅然决然的手段。
  去选择中有才智的人士,叫他做有权威的领袖。
  决断权切不可操在大多数人手中,国家应该是一个负责的团体,而(Rat顾问)一字应该恢复它的古义。
  每个人的旁边虽然熊可以有了问,可决断必须出之于一人。
  一切的专门问题,一例如经济一民族国家不可以去请教于没有专门学识和没有职业的人。
  于是,国家分设了若干的政治委会及代表专业的委员会。
  在这两者的上面,又设参议院,俾能收到合作的效能。
  参义院和众义院教没有决议以;任命议员,是使他们工作,并不是使他们来决议。
  各议员可以参加意见,但是能有什么决议的;因为决议,是当时主席的特权。
  我们的主张能不能实现.我敢请读者要注意的,就是我们所用多数议决的议会原则,决不有长久去支配人类;反之,在历史上支配人类的时期,大都是民族国家衰落时期的短期中。
  无论怎样,我们切不可去妄想:以为由在上者用了单纯的理想方法,就可以产生出这种动来;因为他所牵涉的,并不是仅仅一国的政制而已。
  一切立法,和一般公民的生活都应该充满这种变动的精神。
  只有一种运动,才能实现这种的改革;这种运动,是由政革思想的精神所造成,所以这种运动的本身可以成为未来国家的创造者的。
  所以现在民族社会主义运动,必须和这理想符合,而且在他的本身的组织中实行,这样那不但把国家导入正轨而且还能使这个完善的国家能够执行它的职务。
         我觉得这本书写的真不怎么样!   虽然号称是上个世纪的魔鬼带来的急具煽动性的一本书。    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被这样的文字所激起,所感染,甚至我就不该用感染这样的字眼! 人真是一种难以理解的动物,却又自认为自己是最高等的,好像只有自己的存在才能显示出地球的文明发展到了一个跨时代的阶段。 难道较低等的动物就不能代表地球的发展状态?  但是在很多时候,人仍然不能摆脱动物性的野蛮、残忍、和无理性。这又是为什么?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