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ildecsdn

Torvalds:Solaris?沒什了不起

发表于2005/1/3 2:47:00  896人阅读

Torvalds:Solaris?沒什了不起 http://taiwan.cnet.com/news/special/0,2000064597,20095149,00.htm CNET新聞專區:Stephen Shankland  22/12/2004 友善列印 Email文章給朋友 儲存文章 Linus Torvalds成功結合程式義工創造出Linux後,受創最嚴重的作業系統大概就屬昇陽的Solaris了。 現在,Torvalds與盟友又得重新面臨這位舊對手的新競爭。昇陽已決定將Solaris變成一項開放原始碼計畫,並大力倡導在廣為使用的x86處理器上(如英特爾的Xeon)作部署。 但現年34歲的這位芬蘭籍程式設計師對此不但不為所動,甚至對Solaris頗感不以為然,稱之為一大「笑話」。 Torvalds曾任職Transmeta晶片商多年,現在則決定繼續在新雇主處Open Source Development Labs(開放原始碼開發實驗室)待上一段時間。 他與同事Andrew Morton共同主導一項新的Linux開發流程,亦即密集小幅更新Linux 2.6核心版,而不是耗時數月的重大改版。這樣的結果可讓更新更為迅速。 Torvalds在專訪中與記者談到Solaris、他的即興程式撰寫風格等議題。 昇陽的Solaris 10決定走向開放原始碼,並用在x86晶片上,你的看法如何? 我對昇陽是抱著「聽其言,觀其行」的態度,他們的話太多,我要看看他們有什麼實際行動。 昇陽的行動其實也作了不少,比如x86版本又復活了,也在Solaris 10測試版中加入了好幾個不錯的新功能,他們也拼命拉攏開發人員與軟體商,他們還公布x86平台的Solaris 10以後可免費取得。你對這個x86平台的舉動跟Solaris新功能看法如何? Solaris/x86只能說是笑話一個,據我所知,它的硬體支援不佳。若你抱怨Linux驅動程式支援太少,你不妨去試試Solaris/x86再來說。 IBM的Steve Mills曾表示Linux開發藍圖(road map)是一條八線道高速高路:只要參考Unix就知道Linux要怎麼走。Linux會走自己的路嗎?還是只是沿用Unix技術? 我相信經過市場驗證的概念(proven concepts),若要說我崇拜誰,我會說是牛頓,除了他是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外,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句千古名言:「若我比他人看得更遠,那只不過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榜上。」 牛頓實際上並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但這句話正點出了科學的精義。開放原始碼也是如此。重點在於我們都是站在巨人的肩榜上,然後針對他人的點子或概念作改進。 若為了強調自己與眾不同而去發明全新的東西,在我看來,那真是超級愚蠢加虛榮。Linux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正是因為我們不會一概抹煞他人技術,不像許多計畫都以為自己多了不起,這種「我最行」心態(Not Invented Here,簡稱NIH)其實是一種病態。 你覺得外界對Linux哪些誤解最讓你氣結? 我不會那麼容易生氣,因此也沒有什麼說會特別氣結的東西,不過外界有一種說法挺有趣的,認為單靠一人或一家公司之力就可以讓整個市場天翻地覆,這種誤解其實非關Linux,甚至非關IT產業,有人總認為事情的成功是因為當初有人特別有遠見,所以才有今天的成果。大家似乎都很相信這種說法,這其實是一種虛榮心作祟。 我總是得不斷跟外人解釋,我沒能耐控制Linux的發展,這只是因為這種環境而助長了開發,而不是因為某某領導人多厲害。不管是什麼超級偉大的教練或什麼精神宗師,其實都是同樣的道理。 這種偉人論我自己也覺得蠻假的,不過再怎麼說,你對Linux還是有相當的影響力,而Linux又對運算產業有巨大影響,你會因為Linux而更謙虛?還是更覺得有使命感? 我並非以前就沒使命感,但我不會因為Linux而更加謙虛。我反而更加體認到那些呼風喚雨人士怎麼作其實跟他所處的環境變化有很大的關連,雖然這不會讓我因此變得謙虛,但至少會讓我更加腳踏實地些。 我並非說個人不重要,個人其實很重要,且我相信聰明人能夠作的事比一般凡人更勝千百倍。但更重要的是你必須有適當的環境才能讓人發光,而Linux最大的成就就是讓能人得以發亮。 昇陽推出開放原始碼版本Solaris後,你會拿來研究一下嗎? 可能不會吧,倒不是說我有何敵意,而是因為我沒那個時間,也沒興趣。Linux從來沒想要跟別人比賽,我們都是跟自己比,因此我對Solaris興趣並不大,若它真有任何優異之處,別人會告訴我的。 你剛不是說我們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嗎?那麼Solaris應該也有可借鏡之處,何必視而不見呢? 該拿的我都已經從Unix原理上學到了,我不覺得他們還會有什麼可資借鏡之處。不管從哪個方向來比較,現在Linux就是略勝一籌。 但更重要的是,即使我看錯了也無妨,反正總有真正懂Solaris的人會跟我說對方的優點在哪,我何必親自去動手瞭解呢? 假設幾年後,所有其他Unix版本都被Linux打垮了,那時你的靈感要從哪來? 我從來不缺靈感。 這些靈感不是來自其他系統,而是來自用戶。用戶通常不會說「Unix可以這樣做,Linux怎麼不行」云云。一般我們常聽見的是:「我希望有某某功能,但卻找不到」,或者說「雖然可以這樣做,但卻不甚理想」等。我們的靈感都是來自於此。 你的長短期規劃都是怎麼分配的?你似乎是那種比較隨性,而不是可以規劃五年後那種的? 是啊,我沒有那麼偉大的規劃功力。我的長期計畫都是很直覺概念性的東西,無法寫成一本企畫文案。有人認為這樣很沒指導原則,沒錯就是如此,我們這樣很彈性,我們不會因為專注五年後的事,反而忽略了眼前應該解決的問題。 我覺得有那種遠大理想雖然有趣,但也很可怕,我最常講的是,我們沒什麼宏圖大志,我們只專注在小改善上,至於小改善是否會掀起大革命就順其自然了。 你認為若沒有Richard Stallman的遠大理想,GNU計畫或甚至Linux所採用的GPL可以實現嗎? 少了他還是有可能實現,但這就好像說「若少了某某偉人,世界會怎樣一樣?」世界是會不一樣,我並不否認有遠見會讓人產生強大的力量。 同理,你也可問,若沒有我,Linux會怎麼樣?我不是在自我吹捧,但誰知道或許BSD就出頭了,也可能有另外一個大學生寫出了另一套作業系統。 為何選擇GPL(通用公共授權書)來管轄Linux?你希望看到下一版有何改善? 我那時只希望找個能符合以下兩點的授權書:一是能讓大家都看到原始碼,二是任何改善都能提供給大家。就是如此而已,其他說法都是言過其實。 雖然這概念聽起來很簡單,但大多數開放原始碼授權書還是都很難符合,總是有些限制。 我不太擔心下一版GPL會如何,我又不是律師,不需擔心那些文字修辭怎麼寫,我對GPL唯一的抱怨就是很多簡單的事情卻要囉哩八唆寫了一堆,不過碰上法律似乎就是如此。 你估計目前有多少人投入Linux? 在核心部分,比較熱心的程式義工大概有數百人,實際記錄是去年有1000人投入,但多數只是蜻蜓點水而已,不過這還不包括其他開發人員的貢獻,比如作測試,品管或給予意見者。 Red Hat與Novell現在也越來越紅,逐漸成了客戶眼中的Linux代名詞,你會覺得困擾嗎? 最好是我跟客戶之間不必有什麼互動,我覺得商業廠商最大的貢獻就是成為開發人員與客戶之間的溝通橋樑,因此他們可平衡純技術的一方與純行銷的另外一方。開發原始碼也可讓技術人員比較能夠忠於自己。 你會覺得現在反而成為Linux銷售商在主導一切,而你只是過客而已? 我不這麼覺得,軟體商也不會這麼想。但他們的確給了許多意見,大家應該有一致的參與感才對,若有人覺得自己只是過客,那並不是好事。 Linux現在最大的障礙在桌上型技術還是行銷方面呢? 應該是兩者都有,桌上型方面還有許多改善空間,有些也跟行銷方面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使用者有沒有動力的問題。 一般人總是懶得改變,過去這一年來這種情況尤為明顯,技術明明已經在那邊了,但用戶還沒有轉換的心理準備,因此我才會認為商業化的桌上型很重要,這也是 DOS(以及後來的Windows)讓大家覺得很熟悉的主因,大眾化的桌上型總要早上這條路,只是這還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陳奭璁)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