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ind7788

脚户

发表于2004/10/4 15:33:00  979人阅读

分类: 情绪

四川四川,四面是山,飞机飞不过,大炮打不穿--
走南闯北见过些世面的脚户刘骡子,这时候正盘着脚坐在火堆旁的一个草墩子上,给人家讲些稀奇故事。这些山里大人小孩瞪大眼睛听的出神,嘴里啧啧的感叹,听到这句顺口溜,尤其觉得高明,心想恐怕学户和高老太爷也未必知道飞机大炮。山里交通不便,刘骡子有些力气,16岁时吃上了脚户这口饭,给往来的客商担挑货物,倒也可以混饱一家人的肚子,偶尔还有机会到转到山外面,回来的时候自然赢得大家的敬畏。“看了一回报纸,吃了些蛋糕!”脚户形容着这次在山外某个城镇的历险,很有些得意,大家又都啧啧的叹气,虽然不知道报纸和蛋糕是什么东西,但依然充满了向往的神情。其实这脚户没读过书,看报纸不过是看上面黑白的摩登女郎画而已。
山里唯一读过些书的是罗学户,在西昌念过洋学堂,满清的时候做红笔师爷,掌握着这群山里人的生死,民国后就归隐田园了,如果他听到刘骡子的话,恐怕又要大摇其头不以为然了,可惜学户不喜欢随便打拥堂。不怕失去身份常常光顾这小店的另一个重要人物是高老太爷,一个早年靠投机发家的乡绅,喜好打听些消息,总是担心有不利于自己利益的新闻。山里人常常将脚户和高老太爷、学户并列看待,这也让高老太爷很不舒服。他坐立不安了一会儿,还是提着马灯出门了。门外的雪正下的大。
脚户喝完最后一口酒,舒畅地叹了口气。他每次回来,总是要到村口的这个小店喝口酒,一则在这里得到的尊敬可以抵消在主顾那里受的气,二来可以避免家里的婆娘看见他费钱喝酒而叫唤。小店常常十天半个月没一个客人,脚户的到来很快聚集了一群闲人,店主倒也乐意把火烧大些,和大家一起打发这个无聊沉寂的冬夜。大家还沉浸在脚户的故事里,吱呀一声,高老太爷推开门,往里瞟了瞟,走进来。店主赶紧跳起来,接过他手里的马灯,吆喝着大伙儿让座。
“听说刘骡子回来了,来看看。”高老太爷皱着眉头坐到草墩子上,环顾拥着火堆的这群人。大家在接触高老太爷的眼光后都低下头去,假装专心的烤火。脚户想到了家里温暖的被窝,正想走呢,这时候只得耐住性子,回答高老太爷的话:是呢。
“都有些啥子新鲜事,这回!”
“没啥子,就是打仗!”
“哪些打哪些?”
“不晓得!”
“为啥子要打哦!”
“也不晓得!”
刘骡子为自己竟然连这些都没弄清楚而感到很过意不去。高老太爷却兀自陷入了沉思。


日子在飞一般过去。山脚大渡河里的水消消涨涨。脚户被新兴起的马帮抢了不少活,这个冬天怕是很难熬,只得跟本家一个叔叔到河对岸打石头,好像是修碉堡用的,那几个川军多是本地人,等混的熟了活干完了,脚户的故事却还没讲完。几个耍的好的士兵让脚户闲时到河里打鱼,好讲故事。


第二年第一次涨河水的时候,脚户翻找出渔网,晾晒好。回头却听见梆梆的锣响,过不久就见几个团丁挨家挨户的叫人去晒坝。在脚户的印象里只有几次打土匪的时候才敲过锣,于是回家拿火药枪,可惜枪杆被虫蛀了好多洞,只好空着手往晒坝跑,路上跟其他急匆匆的男人们混合到了一块。晒坝里乱哄哄的,每个都一副紧张严肃的样子。晒坝一头架了一张桌子,一个当官模样的人站在上面,使劲的摆手,止住了大家的议论。他扯着嗓子喊:“共军要来了!共军共军共产共妻!大家都把粮食藏好,人要躲到山上!他们见人吃人!大人小孩都不放过”......................
坝子里的人轰一声炸开了,大家都不知道共军是什么,但都被无比的恐惧揪住了心,以后的话没有人听了,都急着往家跑。脚户跑到自家院坝里搭梯子爬上围墙,伸直脖子往山脚河边看,却什么也看不见,这更加重了心理的恐慌,脚户觉得自己的手脚都冰凉的厉害。在紧张不安的氛围里降下夜幕,群山仿佛也变得忐忑不安起来,在夜幕下躁动。
第二天鸡还没叫头一遍,脚户就听到外面人声鼎沸,间或还有猪牛的叫唤。听到锣的梆梆声,脚户才大起胆子爬上围墙,外面的路上成群的人和畜生,乱飞的鸡鸭。其中有几个是赶场时常打交道的生意人,脚户打听才知道河边的人全部躲上山来了,大家却又都不知道共军在哪里!有人问提锣的团丁共军说不定从山上来呢,引起大家一阵无处躲藏的绝望和骚动。
脚户赶紧在墙头喊婆娘收拾东西。一个婆娘,两个儿子,猪、牛、鸡、鸭,还有一条土狗。娘呢?婆娘说娘把门锁了,死活不走。脚户敲门,娘在屋里哭了,说娘都这么大了死也要死在家里。脚户去找人来劝,但都走光了,只得一路哭着回来,在娘的门口跪下,磕了三个头,留下一袋米。

脚户躲到山顶的当天夜里,就看见大渡河旁蚁聚了好多人,然后就是隆隆的枪炮声,晚上能看见炮火的火光把河面瞬间照亮,子弹飞过夜空像萤火虫。过几天看见那群人分成两股沿河而上,其中一股直奔脚户的村子。

差不多一个月,脚户他们不敢烧火做饭,小孩哭闹的权利也被禁止了。河边渐渐安静下来。脚户是第一个下山的,他担心自己的老娘。在晒坝他意外的看见那棵歪脖子核桃树上吊着高老太爷,他爬上树割断绳子,高老太爷像一袋玉米般摔到地上。脚户掐住高老太爷的人中,又扇了几个耳光,高老太爷才缓过气来。高老太爷说他本来穿戴整齐到村口迎接共军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把他吊了起来。

脚户回到家中,老娘却安然无恙,让他又是一个意外。老娘告诉他,那些是红军,对她很好,买了她的粮食做成锅巴带走了。老娘把一个装满金银首饰的小包袱给他看。脚户这次惊喜的要跳起来了。

这次事件是这个村子的一个大事件,很多事情就此发生了改变。高老太爷投机不成,在山民的心目中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风,最后郁郁而终。学户后来参加了国民党。而脚户的老娘却成了大家的传奇,好多娘们后悔躲到山上去了。

对脚户而言,最伤心的莫过于他去河边打鱼的时候,没有士兵来听他走南闯北的故事了。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