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oshaohaizi

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发表于2004/10/17 19:07:00  1079人阅读


前记:爱情也许只有经历了些许的磨难,于是才更加珍惜。


      我是一个对爱情怯懦的女子,对于我喜欢的人总是不知所措,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从我身边走过,我对自己说,下一次我一定很大胆很坦白的告诉他,可是下一次的时候,我依旧不知所措……也许是我没有遇到一个让我割舍不下的男人吧。

    我喜欢看起来很清爽的男人,他也许并不是很帅但是看起来却很有魅力,有孩子的纯净可爱与大男人的固执成熟。他也许不是很优秀,脾气不好,但是做起事情来很认真。他会穿着很休闲的衣服,粗制的布料不打伞的走在细雨里。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我每天有一段的时间生活在幻想中,因为太多的时间过得太现实,幻想就变得美丽变得更加虚无。

    我叫张天依,女,23岁,大学毕业以后在一家软件公司做职员。大学中的专业是英语,但是我学了编程之后干脆就找了计算机行业的工作。最近公司接了一个案子,交给我负责,还有一个是对方公司的部门经理,负责协助我。
  
    一个月后案子交给了对方,我获得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和足够去旅行的酬劳。
    
    没有任何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没有什么艳遇没有什么邂逅,感受到的是非旅游旺季时各个景点游人的稀少和火车汽车上人们之间的冷漠。可能是看了太多的爱情片,对于邂逅这样的事情抱了太大的希望,结果却失望更大。

    在公司的对面楼下是一个音像店,看店的是一个女孩,叫小千,大概比我小一两岁,因为我常常去她的小店,于是我们渐渐熟识起来。和我一样,她喜欢把音乐充满整个的小店,尤其是那种很磁性很空灵的音乐。
    
    我几乎每天中午休息的时候都泡在小千那里,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时常见有男孩借买东西来探望她。我猜想她的男朋友一定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因为她虽然没有说,我每次问起时,她总是很甜蜜的笑。

    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小千突然打来电话,要我晚上一起去吃饭,还要介绍一个朋友给我认识。我很好奇,她要介绍给我的是什么样的朋友呢,虽然感觉很象相亲,但是还是有一些的兴奋。
    
    我见到的这个男人头发很黑亮蓬松,穿着白色的休闲长袖T恤,蓝色的牛仔裤,没有看见是什么鞋子,转到正面的时候,我强忍住没有笑,后边看着这么成熟的人,竟然长了一张娃娃脸,不帅,但是我喜欢的。

    直觉里我觉得小千与这个男人之间不寻常,可是他们两个却对这个缄口不言。

    他叫程子安,是个警察。

    分开的时候,小千和子安一起回去了。
    
    我很羡慕小千,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星期后的傍晚,子安竟打电话邀请我一起吃饭,甚至很老套的要请我看电影。我有些矛盾,不知道是不是要接受这个约会的时候,他已经挂了电话。真是大男子主义的一个人。

    坦白说我去了,可是我看见他拿着电话匆匆忙忙的叫了辆出租车走了。我松了一口气,打他的电话也没有通,说是不在服务区,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小千的好,如果子安是小千男朋友的话,那我是有罪的。子安是警察,我想也许是他执行任务去了。
周末,小千把店拜托给我,自己不知道做什么去了。将近中午的时候我接了个电话,是刑警队的,说子安受伤在医院,要小千过去照顾一下。我找不到小千的人,只好自己跑了去。

    我到病房的时候,有个中年人刚要出门,大概是子安的上司吧,笑盈盈的看着我,开口就问,你是小安子的女朋友吧,真漂亮,怪不得要你来照顾他。我们都走了,你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功臣啊!说完,拍拍我的肩膀就急匆匆的下楼去了。

    我推门进去,子安已经睡着了,被子盖着,看不到是哪里受了伤。我很少这样的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电脑以外的事物,有些不知所措。

    小千来的时候我正在给子安喂饭,他象一个小孩子一样,很乖的斜躺在那里,张开嘴巴,一口一口的吃着饭,眼睛瞟来瞟去的,脸有些红。
    
    我看见小千的表情很快得变了又变,女人都是很敏感的,我放下碗打个招呼很尴尬的告辞,飞奔出了医院。

    第二天我还在担心他们的时候,小千突然打来电话要我去医院。我觉得有点莫名的不安,就没有去。小千的店暂时停止营业。

    第三天,我去了外地出差,时间一个月。

    刚走出火车站就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子安一身便衣的站在大厅里。接着一个人突然从后边卡住我的脖子,人群一阵轰乱。子安跑过来,紧张的喊着什么。

    要拿我当人质,我开始有点蒙,跟着后边的人走到一个角落里,好在歹徒没有带刀子,不然我的小命早没了。子安的枪晃来晃去,却不敢开。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大家都僵持在那里,有人打了110,听见警车的呼啸声。后边的人有点松懈,我突然看见子安示意我向左,我猛的向左边蹲下去,枪声响起。
  
    我被松开,有血喷在我的身上,可以闻到的血腥。警察也从各个地方冲了过来,一阵无力涌上来,我要倒在地上,子安突然抱住我,轻轻的拍拍我的脊梁,“真好,真勇敢,不怕,不怕。”

    那个老警察也来了,看着我说“咱警察的女朋友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好样的!”子安笑了,很骄傲的说,“那是!”
  
    子安送我回家,我还在刚刚的事情里,差点自己死掉,有一个人差点就死在自己的身后,这种感觉只有自己经历了才知道有多可怕,确切地说应该是有多后怕。
我和子安在慢慢的*近,这个男人对于事业的努力,对于理想的追求,对于生活的深沉让我越来越为之着迷。就象一个小孩子迷上了一个玩具,让我怎么也放不下手。
  
    子安告诉我他不是小千的男朋友,小千终于告诉我他男朋友是外地一家公司的总裁,一个叫何亮的成功男人。于是我真的成了程子安的女朋友。

    除夕夜,小千的男朋友从外地乘飞机赶了回来,于是我们四个约好9点到小千的家里一起过年。

   因为要先做饭,所以我早了一刻钟到了小千家。门虚掩者,两个声音似乎在争吵““改变,改变什么,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让你们家断后,你不要说这件事。”

     “千千,我不管,以后依依的孩子不就是我们的么,你不是总说你和依依也是情同姐妹吗?”
      
    是子安的声音,我推开了门,的确,小千和子安面对面站着。
  
    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我爱了快要一年的爱人啊,竟然这样子,把我的感情当成了什么。泪水很快流了下来……
看着他们两个尴尬的样子,我的头脑却异常清楚。我不会象电视里的人一样,把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然后掩面跑出去,让后边的人追。我走进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倒了杯水,一口气喝下去,然后把脸擦干,笑了一下,我想自己当时笑的一定很难看:“告诉我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有什么秘密可以告诉我吗?”

    十分钟之后,我的心情由坏变好,我甚至答应了以后我的孩子就是小千的孩子,小千是我孩子的另一个妈。

    原来子安的父母都是刑警,在办案的时候先后牺牲,双胞胎的哥哥,就是面前的这个何亮,小千的男朋友,两个人一个是随母姓,一个是随父姓。何亮一直坚决反对弟弟做刑警,就因为这个,两个人已经一年都不见面。小千有先天性的疾病,不能生育孩子,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我很庆幸,我听完了子安的身世,因为我始终不相信子安会欺骗我。

    就在我们一起动手包饺子的时候,老警察打来电话,说要我快到医院,说完就挂掉了。我心里一惊,不要,千万不要有什么。
    
    老警察在手术室的门口踱来踱去,我们跑过来的时候,医生正好走出来,大家全都围了上去。“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是我刚刚险些要放弃的爱人就在我更爱更爱他的时候离开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喃喃着,推开手术室的门,床上的人盖着白色的床单。这就是我的那个娃娃脸的子安么?这就是那个很老套请女孩子看电影的子安么?这应该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不应该发生在现实里。
  
    我颤抖着手揭开盖在他脸上的床单,一脸惊愕的站在那里。
  
    躺着的人不是子安!

    子安从我背后搂住我的腰,头深深的埋在我的头发里,“依依,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了,依依,我好怕。”我能感受到他的手微微的颤抖。
    
    我紧紧的握住他的手,第一次如此害怕他会消失。
  
    第二天的报纸上说,市刑警队成功捣毁了一个黑社会窝点,集体授予二等功,号召全市的警察向死去的王刚学习。

    第二年五一的时候,我和子安,小千与何亮在市区举行的集体婚礼上结婚了。

    在新人演讲的时候,我向所有的人说:“子安,我们永远在一起!”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