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oshaohaizi

爱情单行道

发表于2004/10/17 19:08:00  686人阅读

和德生已经一年没有见面了,他的模样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淡去,再回想以前的日子的时候有种梦幻的感觉,老人们不是常说人生如梦么.
      坐在回家的车上,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也许是近乡情怯或者还没有彻底的从梦中醒来,手机在我思绪乱飞时骤然响起,是德生。
      “四月,我现在在车站要回家,你什么时候回家?”
       “恩,我比你早一班,我在车上。”
       “你到车站的时候等我一下好么?我有礼物送你啊,就半个小时。”
       “恩,我知道了。”
       蓦地要和他见面,脑海中已淡去的模样又慢慢渗出来,我心里的一角隐隐的痛起来。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把我带到了八年前的初中校园,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德生的时候,他抱着篮球从门口的阳光里走进来,记得他写的道歉书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他偷吃了我的零食,记得夏天的时候他蛮不讲理地要我在他睡觉的时候给他扇扇子,记得他扬着高中录取通知书站在路旁等我的模样,记得他和我走在路上挡住车子时腿上留下的一道疤,记得他醉倒时满脸是泪的嘟哝着我的名字,记得他身边出现的她温柔体贴的为他整理书桌,记得他看我的眼神转移到她的身上……我抱住了我的腿,埋住了我的脸,泪水象窗外的雨骤然的落下来。
  

     下车的时候,看到了素素,德生的现任女朋友。
   “HI,你们没有坐同一辆车回来么?雨下的真大,你过来啊,站伞下面。”
     “恩,谢谢。”
     “他很快就到了吧,也不知道有没有拿伞,我们已经半年没有见了,不知道他又瘦了没有,他这个人就是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他要你在这里等他么?这个人,我一个人受冻就好了,还要你也受冻,看你穿这么薄。你们是初中的同学是不是,他从来不跟我说你的事情,不过我也知道啊,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你那么好的,他以前晚上还送你回家,十一的时候你出去玩,他担心了好几天,连我都不好好说话,你不要和我抢他啊,我很爱他。……”
     “恩,我知道,我还没有跟家里打电话,我先回家了,以后到我家玩,拜拜。”我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仓皇逃离车站,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看到了德生坐的那辆车缓缓开过,他在窗边坐着,低头想着什么。
    我是不会和这个叫素素的女孩子抢德生的,尤其是我知道他们什么都做过之后。曾经我以为总会有一天我们之间的误会没有了,就可以重新在一起,却发现我们都已经走的太远太远了,以至于我们即使回头了却再也看不到对方在哪里。我无力与她抗衡,至少我还可以逃开。
  


      一个月后,我感冒发烧在医院输液,偶尔看到了德生的朋友阿威。阿威一脸严肃的告诉我德生酒后骑摩托车出车祸在楼上,一整天了,还昏迷着没有醒。我说你开玩笑吧你,他坐我床头,看护士把针头从我手上拔下来,拉着我就往楼上冲。
    窗旁的那张床上果然是我熟悉的那张脸,旁边站的是素素和两个中年人,是德生的爸妈。素素抱住我哭起来,我盯着那张脸,头上还缠着绷带, 我没有哭,但是心痛。“叔,医生怎么说?”
  “都是表面伤,可就是现在还没有醒,说是可能磕到头了。你说,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一点也不省心呢。开车还喝什么酒啊,真要有个好歹怎么办呢……”    我坐在床边,这是第一次拉住德生的手,我看见他瘦削的脸和长长的睫毛,想象他笑起来时眯着的眼睛和两边的酒窝。他的手很大,瘦长的手指,黑黑的皮肤,我觉得我不难过,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近的和他接触过,在那5年的时光中,我们甚至都没有牵手过,我觉得后悔,可是现在我终于握到了他的手。我希望他在此时能获得我的生命的能量,又笑起来,露出他的酒窝。
     晚上的时候,我回家了,有素素和他的父母照顾他,我是可有可无的。夜里,素素突然打来电话,没有说话,却哭的撕心裂肺,我轻轻的问,“素素,你说话啊,怎么了?是不是他死了?你不要吓我啊,你说话啊……”
      “四月,你说过,你永远不会和我抢他,是么?”
      “是啊,德生到底怎么样了?你说啊,他醒了么?是不是?”
      “是……你明天,呃,不……你以后不要和他见面了好么?我求你……以前是我不好,我嫉妒他对你那么好……我不该那么对你,你不要见他了……永远不要……你答应我,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我连他的孩子都有过……我真的离不开他,我求你……你以后不要见他,你就当……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你能做到对不对,我求你好不好……”
       “我,好,我不去见他,他醒了是不是,只要他平安,你好好照顾他。”电话里素素的哭声让我想起那些我那些流泪的日子。
     “谢谢你,我会。”挂上电话,我翻开日记本,也许真的是时候来彻底忘记过去了,我应该感到庆幸,有素素那么一个温柔的女孩悉心的照顾他。在我们分离开来的时光里我用回忆刻画着他,尽管渐渐变浅,尽管我所拥有的不过是活在回忆里的德生,而回忆象沙漏中的沙,总会有漏完了的那天,我也总要找到一个现实中的最爱,也许就是在今天夜里,我心里的所有的痛处与悲伤都可以随着火花中纷飞的纸片灰飞湮灭。
     3天后,德生突然打来了电话,他说“四月,我在医院你怎么不来看我,初二那年你出车祸的时候,我可是逃课去看你的。你好没良心。你来好不好,我偷偷跑出来在路口等你,就我一个人,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也想问你一些事情,我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快来,不见不散啊!”
      1个小时后,我依旧静静的坐在电脑前看我的卡通,电话铃断断续续的响了几次,我没有去接。原来人真的可以对什么都无动于衷。我给素素打了电话,没有人接。
    1个小时又10分钟后,我还是出了门。我看到路口的他,带着鸭舌帽的脑袋还留着绷带的痕迹。“四月,有个女孩子这几天照顾我,可是我不记得她是谁了,她说她是我的女朋友,我,我,你不是我的女朋友么?为什么她说她是?我们分手了么?我们为什么分手了?我想的头都疼了,他们都在骗我么?为什么我不记得。你跟我去医院跟他们说好不好,我,我喜欢的是你,我没有别的女朋友啊。”
      我吃惊的看着他,不会吧,电视上的情节。德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有点心动,他居然不记得素素,他只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怪不得素素求我不要我见他,原来是德生不记得她了。
     “好,我跟你去说。”
      德生拉住我的手,慢慢走在路上。
     “我第一次拉你的手,以前你那么犟,死活不肯给我拉。四月,我现在很开心,不管我忘记了什么也好,没有忘记也好,我都要和你在一起,如果我们以前真的分手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突然,德生停了下来,低头在我耳边轻声说:“四月,我爱你,真的。”
       我飞快的吻了他的脸,街上很多人,我不在乎,眼睛里一阵模糊。我小心得擦去泪水,不让他看见。我希望这条路很长很长,能够让我们这样幸福地一直走到齿摇发落。十字路口等待绿灯时,我看到对面那双幽怨的眼睛,我紧紧地握住德生的手,手心出了汗。
     “对不起,我又和德生见面了。”
       “为什么要对不起,我见你又不犯法。”
       “阿德,出去也不说一声,这么多人找你。”
       “素素,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我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照顾,可是我真的不记得你说的那些事情,对不起。我不能……”
       “德生,不要说,你刚刚不是一直问我以前的事情么?我告诉你,我们分手是因为我不爱你,我爱上了别人,我把你当哥哥看,是她,一直陪着你,陪了你一年,你们很相爱,你们两家的父母都知道,这就是事实,你爱的人是她,现在我把一切都说清楚了,你要跟她回去,你慢慢会想起来这中间的事情,她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祝福你们。”
      我轻轻松开德生的手,潇洒地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天上停留着太阳却静静得下了雨,我的眼角洋溢着笑意却也静静得流下两行热泪。其实雨水和泪水都是水的液体存在方式,正如停留与离开都是人的生活方式一样。总有一天德生会清楚的记得以前的所有的事情,到那个时候,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不知道他是否会选择离开,那么我现在这样的离开是对是错,是把重新到来的幸福又一次推开么?雨下大了,我躲进路旁的一家音像店,满屋子的是王菲萎靡的吟唱--单行道,爱情也是单行道,走过了便不能回头。但我会记得这一路上的风景,只是记得不再为往事悲伤。
    

后记:那天德生没有追过来,我们也就再没有见过面。他的朋友告诉我,他一个人的时候很沉默,在外边的时候又很花心,素素依旧在他的左右,他开始接受素素,他依旧没有想起那段事情。
   第二年圣诞节的前夜,下了好大的雪,我在家门前扫雪的时候,扫到了一盘磁带,两面录着的是同一首歌---陈弈讯的十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