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tong

似水流年

发表于2003/7/7 8:33:00  1231人阅读

分类: 杂感

 

似水流年

收好了所有的东西,拿到了所有的证件,买好了车票,曾经的少年郎,终于走完了七年大学的黄金时代,马上就要成为真正的大人了,不会再对许多人,许多事吴牛喘月抑或蜀犬吠日了。曾经的风采也许依然,但故人已不再依旧。

人生是一首歌,有时候激昂,有时候低沉,有时候清丽,有时候刺耳,攀上高峰,又滑向深谷,每个人都是一个歌手,到人生的舞台演唱自己的作品,弹奏自己的乐谱,创造自己的传奇,听着自己的歌,接受下面的欢呼,忍受下面的嘲讽,燃烧自己的美丽,释放自己的丑恶,或是给后世留下一首绝美的天籁,或是化作一股青烟,无影无踪。

七年前我悄悄的来,七年后我悄悄的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十五、六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人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就像毕淑敏说的一样,得为它加上一个意义,给予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黄金时代的生活教给了我为人生这道丰盛的大餐加上了“快乐”的佐料,享受它的无奈,忍受它的精彩。

大学黄金时代带给我很多的遗憾,更多的美好。此间曾经的少年已经是今日的大人了。我也深刻领会了以前就知道的很多众人皆知,显而易见的道理。

一个试图没有缺点的人,同没有优点的人一样,都是不会成功的人。但是一个不能控制自己的人,成功的都比较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才情,这份才情固然可贵,但是怎样去使用、去控制、去发展这份天生我才,恐怕知道的人还不是很多,我也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渐悟和顿悟。

以前我比较偏执,爱憎分明,喜欢的十分喜欢,讨厌的非常讨厌,现在我常怀对世界的一份历久弥新的天真和好奇,很多东西我都慢慢学会去喜欢,去欣赏,慢慢的我就发现,一件我本来以为很枯燥,很讨厌的事情和学问,当我花了一些时间,一些精力试图去做好它,弄懂它的时候,就慢慢的发现其实枯燥的事情也会很有趣,讨厌的学问也会很让人喜欢。

很多东西不能一开始就太追求了解本质,了解实在,开始就想明白环之无端、水之无痕、鬼之无迹,那样往往很痛苦,毕竟许多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发展起来的,而是一种文化的沉淀,这并不是买椟还珠,舍本逐末,而是必须要从形式开始学起,一步一步的深入,深入的过程中,也会发现这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我开始不懂,很简单,没有第一个饼、第二个饼垫肚子,第三个饼又怎么能够吃得饱呢?这也是经济学上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的活生生的例子。【注1

1:在剑道、柔道、茶道和花道这些日本的古文化中,“型”,也就是形式是十分重要的。在一无所知的时候,进行严格的形式训练,经过一遍一遍地反复,往往可以领会出这些“道”的精神所在。

对于众多的“道”来说,那些越是注重精神的东西,越要从形式开始,这种乍看是在绕弯子的做法,恰恰是最好的、有时甚至是唯一的方法。

——《函数在你身边》【日】权平健一郎 神原武志 罗亮生 罗丽生

但是也有许多的花拳绣腿,它们除了视觉的刺激之外,也是毫无用处的。比如中学作文教给我们的凤头,猪肚,豹尾三段式理论,它是一种复杂事物的纯粹简化,再加上辞藻的蹩脚快感,构成的没有正面意义的灌输,我从中学到的是:中学的作文课是我最头疼的课。

泰戈尔说:“伟大的人物永远是孩子,死了,把他的天真留给这世界。”刚考上大学的时候,甚至在考上研究生的三年前,我晕车,坐车什么话也不想说,我心里很难受,但是现在,我已经学会跟小孩子做鬼脸,逗他开心,从而自己也觉得好开心,现在我也发现生活中的快乐真的好多好多,到处都能够让自己找到快乐和休闲。

现在我也学会了很快专注一件事情,很容易我就能让自己投进正在做的事情中去,听音乐享受歌声的曼妙,看技术文章领略智力突破的快感和逻辑环环相扣的严谨,前两天看《一言不发》(《Don’t Say A Word》),自己最喜欢的一段就是Michael Douglas早上起来边听音乐,边做早餐的那一段,他真的很会享受生活。即使现在我坐车的时候,还是有点晕车,但是现在我也已经学会欣赏窗外流动的风景,来减少心中的寂寞和烦闷。

七年黄金时代最喜欢的电影是《肖申克的救赎》(又叫《刺激1995》,《月黑高飞》,但我不喜欢这两个名字。英文名《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本身这部影片的各种漏洞很多,主人公的传奇经历是否有足够的可信度,都有很大的争议,但是撇开这些不谈,它给我的震撼很大,带给我很多很多方面的思考,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它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希望。希望是什么? 瑞德说:希望是危险的,它让人发疯。而安迪说:希望是个好东西,瑞德,也许是最好的东西,好东西从不会死的。

“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牢笼锁不住欲飞的翅膀,冰雪埋不了冻土的麦苗。一个人能够在十九年痛苦的牢狱生活里,不放弃对自由的向往,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力量?最后他成功夺回了自由。《肖申克的救赎》中有这样一句话:监狱真是个奇怪的地方,开始你恨他,然后习惯他,最后离不开他。体制化也是这样一种东西,一开始你排斥它,后来你习惯它,直到最后你离不开它。想想看,我们的身体已经有多大一部分被体制化了?

黄金时代让我知道,怎么才能有所成就。要想有所成就,成功的性格是最重要的,机遇,出身……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无法选择的,当然这些都会严重的影响性格。但是性格通过自己的一些努力,还是可以改变的,虽然它非常的难于改变。要想改变性格,首先要改变习惯,要想改变习惯,首先要改变行为,一点一滴的从改变不好的行为做起。从我看的书和我经历的事情,我得到的成功的性格一般都有非常重要的两点:

1.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问题。这样可以洞察自己的弱点,学习别人的优点。更清楚的了解自己,因为就像维特根斯坦说的:“没有比不欺骗自己更困难的事情了。”

2.心静如水。在说话,做事之前,能够控制自己,不让自己随一时的冲动感情而摇摆,也能减少对自己和他人的误会和伤害,比如对我的文章发表评论能够三思后行,相信彼此都能够有更多的收获。

黄金时代听过的一个最好的讲座叫《成功经理人》,在教育网上很容易找到,外面应该也可以买到。在此推荐给所有没有看过的读者,相信会有很多很多的收获,我就是一个从中学到很多东西的人。讲座的人是台湾的愈世伟先生。他举出了很多自己亲身经历的例子,给我们怎样做人,怎样做事,给出了一些很深入的思考。

我一直在过我的学生时代,去过的地方并不多,但也去过奢华的上海,精致的苏州,阴柔的杭州,明朗的深圳,还在热辣的武汉呆了七年。但是不管走在那里,虽然很多方言我一点也不懂,但是我并不陌生(除了上海给我些许的陌生之外),就好像自己很多年前来过这里,现在只是回来看一看。车水马龙,一草一木,我为什么会那么亲切和熟悉的感觉?现在我想我知道了,因为我是一个纯粹的汉人,汉文化的热血从我出生到现在,一直就在我身上流淌,有一句话,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和古龙,同样的,有《论语》、《道德经》、《庄子》的地方,也一定有我的根。

不过话也说回来,五千年的文明,并没有让我们现在的国家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文明国家。在我们国家,城市和农村,小城市和大城市,大城市和特区、直辖市的区别是让许多人根本就无法想象的,我很幸运的对这些地方都有切身的体会,可以这样说,我的文字水平真的还无法去形容这种差距,语言的形容是不可能达到感同身受的效果的,还需要自己到这些地方去真的走一走。

武汉是我国的十大城市,不论是城市的生产总值,还是市民的平均收入,前十位也许有人有争议,但前二十位是没有疑问的了。综合水平前十名是没有问题的。【注2

2:武汉1992-1998年经济年均增长率达16%,高出全国、全省平均水平,连续多年位居中国城市综合实力50的第六位。   

这几个数据我绝对不是信口开河,胡乱编造的,是从中国武汉之窗查到的确切数据,具体可以参看http://www.chinawuhan-window.com/gaikuang.html

就是这样一个我已经生活了七年的城市,我现在还在这里,虽然我明天就要走了。但是市民的卫生习惯,语言习惯,平均文化素质还离我心中的文明国家差的太远太远。

但是就即使这样,武汉的市民肯定算是我们国家过的比较好的一部分人了,对此我有绝对的发言权,我的家乡现在的国营企业已经全部倒闭了,剩下来的就是旱涝保收的机关单位和一个很有名的浙江老板办的私营企业了,另外就没有什么说的上的公司企业了。我有一个很好的初中同学在那个有名的私营企业,在我们那里这个企业简称“东阳光”,里面的员工工资在我们那里算是高收入,平均工资能够达到八、九百块。在我们那个地方,如果一个年轻人每个月能够有800块的稳定收入,用我们那里的话说,不管你长的什么样子,只要没有大的残疾,我们那里什么样的姑娘你都能够挑到做老婆。我在武汉读了七年的书,基本上什么地方的姑娘我都有所见,有所闻,可以这样说,单纯的讲身材容貌声音,还没有多少地方的姑娘的平均水平超过我们那里的姑娘。

我谈起这些,没有任何自豪的感情,更多的是悲伤。我只是想说,我们那里的生活水平很低,很多人的收入除了填饱肚子,基本上干不了什么。穷惯了的人,是不会像我一样,去谈什么爱情的。

我现在说更重要的一点,“东阳光”公司是干什么的,它的产品主要是化工产品,有严重污染的化工产品。它为什么不远千里的跑到我们这个鄂西的小城市来办厂,仅仅因为我们这里的劳动力价格低吗?它在我们那里招聘员工是很严格的,全部需要高中文化程度以上,而且必须经过严格的笔试和面试。一句题外话,东阳光公司的员工在我们那里是非常受人羡慕和尊敬的。

东阳光公司本来是在浙江办的厂,但是那边的经济发展比较快,民众的收入高,眼光长远一些,所以要求东阳光公司具有严格的污水治理能力,这样成本就会很高,自然利润也要减少很多,所以他们把公司办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污水治理能力自然也就说不清楚了,当然我们的市政府也不是不知道危害,但是这么多的失业人员,这么多的人要做事,要吃饭,又想不出别的办法,政府还要创造政绩,还要创造税收,没有办法,欢迎东阳光公司还来不及,政府还能把它赶出去?这样的公司是越多越好,至于几十年后,几百年后,那就不是政府我能想得到,管得着的了。子孙的饭,先吃了再说吧,至于真到了那个时候,子孙也自有子孙的福。

我家乡的情况应该不算是我们大陆罕见的特例,正好相反,以我走过的地方来看(湖北的很多地方我去过),而是一种非常普遍的事实。

在这里,我提到一个网上韩国学生写的一篇文章《一位韩国学生对中国人的建议》,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来到贵国的这五年,许多原先贵国在我脑中的美好印象现在却消失了。我其实也很难过。贵国在历史上是我们大韩民国的文化老师,大韩民族和整个东亚的文明都是贵国的学生。我们的大多数礼仪制度,人文思想都起源于贵国伟大的中华文明。所以我以前一直把贵国当作全亚洲真正的“文明之邦”,“礼仪之邦”。可当我真正来到贵国后,却发觉我想错了。贵国在一些基本的礼仪和道德上甚至还远不如那些比贵国贫穷的多的国家。无论我在上海街头还是北京街头,我都很少看见有人能够排队上公车,路面上往往很肮脏,行人随手把垃圾和废水扔在街头都是很随意的事,更让我惊讶的是贵国人居然会随地吐痰!这在其它国家都是很粗鲁和失身份的事情,可贵国却能大大方方地做!有一次我在上海南京路上看见了一个美丽少女当着她的男友的面把痰吐在地上,这样的女孩如果在韩国那是一辈子也嫁不出去的,我们也不可能有这么粗鲁大胆的女孩。还有就是贵国卫生习惯太差,往往贵国国民在非夏天以外的季节每星期只洗一次澡,这在爱好清洁的国家是无法想象的。世界普遍是每人每天都洗一次澡并洗头。爱清洁也是一个人体现个人修养和文明的重要方面。此外还有没有谦让,爱吵架。我在贵国街头,公车和商店经常看到有人为了一点小事吵架起来,甚至还有男士主动和女士吵架的,难道贵国国民真的就没有这点风度吗?中华文明的宽容在哪?在我们韩国,日本和新加坡吗?我很难过。”

“世界普遍是每人每天都洗一次澡并洗头。”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我们中国大陆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即使是文化比较高,收入比较高的人群。大学我有一个山西平窑的同学,平窑离省城太原还是很近的,他们那里的人洗澡的次数就很少很少,据他说,一年也没有几次,不过他住在农村,城市上可能会好一些。当然这不仅仅是生活习惯的原因,主要也是因为没有水,他基本上就没有吃过什么鱼。韩国学生其他的一些看法,我想就留给读者去评判吧。

何新在《我对人生感到悲壮》中答记者佩利有一句话(当时佩利抱怨王府饭店的服务值不了那个价钱):“这个世界所以不公平,就是因为许多人也都付出了代价,但并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我们与其特别抱怨中国人,还不如抱怨上帝,因为他似乎就是这样设计了世界的。”

“许多人也都付出了代价,但并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这是一个事实,但是这个事实为什么会如此合理的存在?怎么改变这个事实?上帝是不会管的,我的思想还很浅薄,目前还想不出什么好的答案。但是我想,每个人都能想一想,我所做的事情是不是应该有这个回报,特别是各位公仆,那么,这个不好的现象是否会有一些改变?是否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也更能够赢得别国的尊敬?

我们大陆很多人特别擅长空谈,而且对什么都非常有自己的看法观点,一个我认为非常朴素而又普通的真理,他能够从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说出一套让我咋舌的看法,最后我都会怀疑我难道错了,但是再过一段时间,冷静想一想,他其实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他很会运用语言技巧,其实什么事实,数据都没有,基本上没有任何根据,可以称的上是清风无迹,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看领导说话很多都是这样的,有一句话:“日本人做了也不说,德国人说到做到,中国人只说不做。”我们大陆太缺少踏实,沉静。如果每个人都愿意去做实实在在的调查,用真正可靠的数据,图表来论证自己的观点,即使最后的观点是错误的,仍然是非常令人尊敬的,这样我们国家的希望也会更多。

就像在我们大陆软件领域很有影响的一位学长跟我讲的,中国大陆的软件项目,得到的往往是教训,而不是经验。

什么意思,很简单,成功就是经验,失败就是教训。我们基本上是一直在失败。我们的经验和教训没有得到总结,没有沉淀,而且这件事情还没有人去做,当然也很难去做,所以得到的往往是越来越多的教训,越来越少的经验。到现在为止,国内就没有几个很成功,很知名的软件项目,但是很多公司还生怕别人知道了他的所谓核心秘密,其实又有什么秘密可言呢。这件事情想做还是有很大的难度,难度主要就在收集真实、确凿的数据。

7.15号就要去上班了,目前将要进行的工作,据我对公司的了解,是在UNIX平台下主要用C语言进行电信设备的软件编程,希望自己踏踏实实的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让自己多一些实践的体会,也希望以后自己对中国的IT领域贡献哪怕微薄的力量。

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就离开武汉了,我大学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我不能对自己说无怨无悔,因为无怨无悔是欺骗自己,只能这样说,生命中如果要我再走一次,我也会这样走。

 

后记:在毕业的最后这一段时间,也认识了好几个慕名已久,我非常尊敬的师长和朋友。他们带给我很多新的收获,新的认识,在此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2003.7.1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