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tong

持续成功

发表于2004/1/17 10:09:00  1189人阅读

 

持续成功

 

软件开发怎么才能保证持续的成功,而不仅仅依赖某个人的杰出才能。参加工作半年了,也从很多以前的同学了解到的一些信息,感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成功就需要一个好的环境,它比具体的人才更重要。

我在工作中学到的技术比较的行业化和专业化,它们并不很通用,而且觉得跟各大网站和论坛上文章中表现的各种先进的技术主流没有丝毫联系,而且也觉得这些东西跟我的工作并没有很大的联系,最闪耀的往往是新技术浮华的表面,背后的本质谈到的并不多,这些当然离我的生活也就更远了。我现在感受最大的就是公司行业的成熟性非常的重要,一套完整成熟的产品开发流程非常的重要,更重要的是一套健全的管理体制。

对于怎样保持成就并持续发展,我觉得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体制”两个字,绩效管理,软件开发流程,人事管理……这一套完整的公司管理体制就决定了产品能否持续成功。一个好的体制可以使几乎所有人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产品开发,产品质量,产品销售上面,而不是乱七八糟的别的方面。在《河殇》中有句名言:“在一个保护不了老百姓权利的国家,最终也保护不了它的主席。”同理,在一个保护不了普通员工权力的公司,最终也保护不了它的老板。也许我们国家的大多数公司缺少的就是一套透明公平的体制来保障它的员工的权利。

没有一个健全的体制,只会写成一个又一个富不过三代,盛极而衰的东方传奇故事,让同一个剧本模式不断的上演人间悲喜剧,而改变的全部就只是演员和时代,好比《红楼梦》中的贾府,秦可卿死后托梦提醒的“人满则亏,水满则溢”最后还不都是一一验证,因为荣宁二府所依靠的完全是先辈个人的杰出能力建立的家族基业,当作为人杰的开创者没去之后,所建立的财富权力荣耀必然慢慢的步入崩溃,就像中国古代的历代王朝,开创的时候都如夏花般灿烂,灭亡的时候却也都像秋月般凄凉。反反复复的就像波浪一样,历史不断的重复分久必和,和久必分,由乱转治,由治转乱的历史,因为作为根本的国家体制并没有取得实质上的进步,所以必然走入绝对权力绝对导致腐败的漩涡,即使是雄才伟略,智比天高的唐太宗,康熙皇帝也无法让他们所建立的帝国万世长存,哪怕是维持千年也不可能,更不要提那个只识弯弓射大雕的野蛮人铁木真了。

可以这样说,没有美国开国元勋创立的以三权分离为基础的宪政国家体制,就绝对不会有以后美国两百多年的持续成功和今日的繁荣富强【注1】。

1:推荐林达写的《历史深处的忧虑》,有时间看看,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新的知识和认识。

大陆三十几年的软件发展历程培养了不少的软件英雄和明星,他们的名字以及相应的神话似乎做软件的都知道,一个字“神”,真是我们的偶像,太厉害了,以前我也那样想。现在发现,最喜欢崇拜的人,是喜欢独裁的政客和极端宗教主义者,因为他们都知道“崇拜是愚蠢的,但却有它的无穷妙用。”但是,对于我们卑微的民众以及卑微的生存,因为崇拜所带来的危害远远超过它的用处,其实我们每个人更需要鼓励,和认识差距,而不是去崇拜一个似乎怎么努力也赶不上的偶像,而且我也一直认为那些传说中的偶像神话值得怀疑,被加了不知道多少次工了,离本来面目也许已经太远。人,可以尊敬,可以佩服,但是每个人永远都不用崇拜和被崇拜,因为没有人值得任何一个人崇拜,即使是爱因斯坦和林肯,我最喜欢的也就是他们作为普通人的一面。

虽然我们有很多了不起的软件英雄,可惜并没有在软件企业中形成一个完整的管理体制,印度就没有什么出名的软件英雄,但是在软件企业管理体制上比我们要好的多。(当然印度的语言优势也很明显。)

也许我现在的公司研发部门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这一套比较透明,比较公平【注2】的管理体制,当然技术人才也非常重要,但技术人才永远不是最重要的(当然能够将这一套完整的管理体制建立起来的人才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像我们的国内很多还在真正做产品的企业(这种企业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多。)一样,一个软件的成功几乎总是跟几个人的成功连在一起的话,而且并不改变管理体制走入法制正轨的话,那结果只能是其成也忽、其亡也勃!当然就更不要提那些整天想点子,混日子,靠广告轰炸欺骗广大劳动人民,骗钱为生的什么保健品公司,什么科研部门了。

2:什么事都不可能绝对公平,因为首先这个词的定义在每个人的字典中都不一样,再次每个人的出生就不可能是平等的【参考《上帝与棋子》】。所以这个世界永远没有绝对合适某个人的位置,而只有让某个人的能力得到更好而不是最好发挥的位置。

人性本恶,问题是怎样让邪恶没有释放并变成魔鬼的土壤,人性本善,问题是怎样才能形成让人行善的源泉。

在现在的公司,每个员工每星期都必须按照固定的格式,用email提交每周的工作报告给自己的直线经理,报告自己一个星期所做的工作,同时会抄送给同组的每一个同事,所以大家彼此对每个人所碰到的问题,所取得的成绩,所高兴的事情都有了解,彼此也对各自的能力有清楚完整的认识,当然对经理也是如此,你所取得的成绩跟他所取得的成绩也是直接挂钩的,也就是每个人都是互相取得成绩,你有所得,所以我更能有所得,我有所得,你也更能有所得。

员工的精力绝对不会有机会去用到阿谀奉承,打小报告……等别的方面去,因为工作永远得自己做,文档代码解决方案永远得自己写,绩效就全部由自己所完成的任务决定,每个经理的绩效也跟他属下的每个员工所完成的工作直接挂钩,年终的绩效评核就是自己每周的报告累计总结和完成的工作量,经理对每个人评价的主观性不能说没有一点用,但是所占的份额太小,因为每个人的绩效就是由他完成的客观工作任务决定的,没有取巧的可能。所以很多中国传统糟泊中的尔虞我诈,明争暗夺,冷箭伤人,请客送礼等等内耗性的战斗力全都用不着。

当然公司也还是有很多的不足,不过可以随时跟直线经理提,合理的话他也会采纳,每半年也有一次和直线经理单独面谈的机会,任何不满,意见都可以提,同时他也会给属下员工一些建议。

在这种绩效评核制度下,只能让人靠自己的诚信,正直,勤奋和很多正面的品格来取得成绩。不过在我们目前所处的社会环境下,在很多地方,诚信和正直并不能让人成功【注3】,相反,成功很多时候依靠的也许正是诚信和正直的反义词。不过不管怎样,诚信和正直也许不会让人成功,但是可以让人享受心灵的平静和美好,可以给人更稳定和更平和的心理状态,长眼开来,能够使自己和家庭更幸福,更美满,也许这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成功”,毕竟,心灵的安逸与舒适、幸福感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3:成功每个人都会有不太一样的看法,这里所说的是最通俗或者最被大众认可的看法,那就是大部分人所认为的人上人,比如万众瞩目的明星,一呼百应的领袖,腰缠万贯的富豪等等,其实钱多权大根本就不是坏事,坏的是这些东西来路的不诚实和不正直并由此而释放的恶。

越公平的体制就产生越简单的人际关系,因为基本上人人都能够各得其所,也许是没有什么黑幕的原因,公司员工之间的关系就比较单纯而亲切(当然我所知道的是我们这边的研发部门,别的部门就不太清楚。),走在人群中,经理根本就看不出是经理,公司有很多员工组织的俱乐部,比如乒乓球,网球……,有一些公司给的俱乐部活动费用,很多经理也会参加,每周组织活动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谁是经理,大家都玩的挺开心。

还有一点由于公司的工作语言是英语,所以也需要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英文名,采用欧美的称呼习惯,互相称呼都用英文名,刚刚来可能有点不习惯,但慢慢就发现它的好处,对谁都是称呼英文名就够了,对经理,总经理都是如此,没有中国企业里面所特有的张经理、王处长、周院长、李总等等称呼的“官气”在里面,显然像这种官僚式的称呼人为的就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自我感觉就是一种不平等的体制下的产物【注4】,当然这些称呼在正式场合按照礼貌习惯也许还是有存在的必要,但在平常除了能带给领导者孤芳自赏的所谓“权威”,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之外,对公司对员工也许并没有更多的好处。

4:中国的传统儒家文化似乎很少提到平等两个字^_^,也许我的理解有误,当然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很多部分是很优秀的,不过随优秀一起留传下来的也有很多糟粕,也许对什么都持怀疑的态度是最重要的吧。

公司人事部还有一个奇怪的规定,一般不聘用跟公司已有员工有血缘关系的应聘者(当然夫妻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恋爱,结婚是不会有限制的^_^),当时听一个同事谈起,他的妹妹因为这个原因被拒绝,彼此都很奇怪,难道公司不知道内举不避亲的浅显道理吗?没有道理啊,后来慢慢明白了,看看中国的企业就知道了,很多都是家族企业,开始可能经营的不错,但后来带来的弊端比好处要深的多,造成的痼疾也难于克服的多,现在这个公司也许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不太肯定),从制度上杜绝这种可能性,也许错过了一些人才,但避免了造成不公平的一种可能性。

公司采用的重要工具是邮件系统,每个人都有一个公司邮件地址,开会,通知信息,工作任务安排,工作进度报告,解决方案讨论通知……,几乎所有公司的事务都得依赖邮件系统,而且非常有效率,现在才觉得Office这套软件真的是物有所值,怪不得是微软卖得最贵的软件了。

一个再怎么重要的人走了,软件也不会失败,体制控制了它不可能失败,因为他的每一步工作都有详细的工作记录备案,另外一个人不用费多少心神就可以接手他留下的工作【请参考《积跬步,致千里》】。

所以说,国内公司如果管理体制不能提高,这一点不能赶上欧美,不能和国际大公司竞争的话,就永远也成不了国际大公司。只是一味的依靠个人能力,即使员工的技术素质比别人都要优秀,那么也许刚开始跑的比较快,但是肯定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跌倒,甚至就会再也爬不起来。

对于我们能力单薄的程序员个人,自己现在能选择的就是尽量进比较好的公司,对于身居要职的人物,也许可以改变一些体制,当然愿不愿意,是否太晚,只有天知道。^_^

中国的程序员似乎有一个摆脱不了的恶梦,那就是经常谈起的“三十而衰”。以前我也经常对此担心,找不到满意的答案。现在看来,“三十而衰”是一个具有中国国情的话题,在别的国家没有怎么听说过,但在中国却成为很多年轻程序员经常顾虑的心病,其实它跟我们软件业的“浮躁【注 5】”一样,都是对不成熟的软件企业的讽刺,如果这真是一个问题的话,那也就从而证明国内不成熟的软件企业太多了,因为他们需要的只是干体力活的蓝领工人。

5:浮躁往往是由无知引起的,就因为我以前对程序员“三十而衰”这个问题的无知,所以对这样的讨论也很浮躁。记得侯捷先生说过一句话:“无知是这样一种东西,当你拥有了它,你就拥有了巨大的胆量。”跟“无知者无畏”比起来,我更喜欢前面的那句话,因为后面那句话基本已经成为一句自我吹嘘的话,往往让说者自豪听者胆怯,所以我喜欢前面那句直白的告诫。

在一个体制完整的公司,对一个程序员来说,行业的经验永远是非常重要的,比聪明和年轻要重要的多,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产品的质量和产品的稳定迁移、升级和过渡。在我现在的公司,也多的是三十几岁的程序员,他们也因为自己的能力得到更高的待遇和承担更大的责任,看上去也都挺满足,并不对自己的未来忧虑,因为他们前面也有年纪更大的程序员。

当然在我目前从事的工作中,电信行业中的技术高手太多了,很多东西也是必须靠时间和耐心来积累的,对于技术方面我只能说自己才刚刚入门,不敢班门弄斧,也很希望交往到同行的朋友。在学习技术的同时,我也喜欢看一些书,思考一些技术之外的东西,有时候想一想,是什么东西使这些技术人才能够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来完成一个又一个成功的产品。

对于别的行业我没有能力去胡乱评论,因为没有任何工作的实践经验,但在软件行业,特别是电信行业,是什么东西够成产品的持续成功,什么东西是明星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篇文章只是我试图找到的一个答案,也许错的很远,但也许有几分对,如果对,在现有的政策和各种条件下,在企业内部怎么去实现这个法制体制,如果错,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如何尽量的改变,每个人都可以想想,一步一步的改变也许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难,毕竟,改良比革命要温和的多,也可取的多。

 

吴桐写于2004.1.10

最近修改2004.1.16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