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ubq_liyp

少年梨花

发表于2004/9/12 15:50:00  569人阅读

少年梨花(吴冰清)

 

那年韩非十七岁,上高三。朱颜十五岁,上初三。

 

    韩非的家离朱颜的家有500米的距离,韩非的家在巷头,朱颜家在巷尾。朱颜上学必须路过韩非家的门口。

  

    韩非经常留意着这个扎着辫子蹦蹦跳跳上学去的女生,有一张瓜子脸,好看的嘴唇和甜甜的笑容,他知道她叫朱颜,住在巷子的那一头。十七的年纪已经知道什么叫爱情。

    

那年的春天来的特别早,,才二月初,镇郊山上的梨花竞先绽放,开得满山满谷一片雪白,如梦似幻。为此学校组织了一次春游,初三组和高三组的同学参加,缓解中考和高考带给他们的压力,活动为期半天,下午举行。

 

中午朱颜回家好好的准备了一下,她脱下了校服换上了白色羊毛衫和蓝色牛仔裤,还在背包里塞上了糖果和水。路过韩非家门口的时候,她看见了躲在门后偷看她的韩非。脸刹那红了,一如粉红的桃花。

 

山上因为有了这群学生的到来变的非常的热闹,三三两两的女生蹲在地上拾起飘落的花瓣,洁白幽香。男生们在梨花树下尽情的追赶打闹,春天泥土的芬芳让孩子们忘情的游玩。此时的朱颜又看到了跟在他身后韩非,她低着头笑了,韩非也笑了。后来他们一起爬上了山顶,洁白的梨花和同学们被他们甩在了身后。十七岁的韩非在同龄人中已经很高了,俊朗的面孔柔顺的头发散发出香皂独有的清香。他们在山顶聊着聊着天暗了下来,韩非牵着朱颜的手慢慢的下山,同学们早已经回家了,空空的树林只有鸟儿的叫声和梨花飘落的声音。一片洁白的梨花落在了朱颜的头顶上,韩非轻轻的把它取了下来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上。后来他们恋爱了。

 

高三繁忙的大考小考并没有让韩非感到恐惧,他每天早上等候着朱颜经过他们家的门口,然后跟着她的身后;中午的时候从巷口等候朱颜的经过,然后用他的二八自行车载着朱颜去上学;在下晚自己的路上载着朱颜在巷子里穿梭,把朱颜安全的送回家然后再回自己的家。朱颜的成绩一直都好,所以她也不担心因为恋爱而考不上高中。他们很小心的维护着这早熟的果子。

 

转眼到了暑假,韩非顺利的进行了高考,朱颜完成了中考。暑假的第一天,韩非就约了朱颜去看电影。镇上的电影院很古老,依稀可见当年文化大革命的影子,镇上依然有很多人去看电影。韩非买了零食带着朱颜坐在了最左边,电影里面有女孩在哭泣,她的初恋情人离他而去,女孩一个人走在城郊大片大片的荒芜的草地上,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铁轨伸向远方。她不知道火车会不会载着她的初恋情人回来,她等待着。韩非在这时候吻了朱颜,轻轻的,却很有力。黑黑的电影院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心却怦怦直跳,这个吻是韩非鼓足了勇气决定的。

 

中考通知书下来了,朱颜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进了本校的高中部,接到通知书当天,朱颜第一次主动约了韩非,她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晚上他们走在河堤上,韩非说如果高考通知书下来后,他能顺利的去北京上大学,她就带朱颜去邻县玩一次,因为他有一笔可观的奖励金。朱颜也答应了韩非的邀请。

 

韩非的通知书准时的来了,他考上北京的大学。接到通知书的第三天,他们就坐上中巴车去了邻县。在那里他们住便宜的旅店,徒步逛遍了大街小巷,最后还去了邻县最有名的城隍庙,庙里的和尚给他们算了一命,和尚说他们前世相欠,今世并不顺利,一切皆因注定,不可强求。

 

9月的时候,韩非去了北京,清早,他的家人都去送他,朱颜也去了,但是她不敢离他太近,所以韩非没有看到她。火车出站了,越来越远。到了北京后韩非写信给朱颜,问她答应去送他为什么没有去。朱颜在回信的时候说:我去了,我看到了你,但是我没有走近你。因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矛盾从这里开始蔓延,再后来他们断了往来。

 

暑假寒假的时候韩非回家,都没有见到朱颜,他以为朱颜早已经忘了他,固执的他也从不向人打听朱颜的消息,他以为可以这样走着各自的路,相忘于江湖。冬天的梨花林格外的冷清,这不是梨花盛开的季节,但他仿佛看到了如梦似幻般的梨花在眼前盛开,他又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羊毛衫蓝色牛仔裤的女孩回头冲着他笑。

 

转眼韩非大学毕业然后留在了北京,再晃又过了三年。他偶尔会想起朱颜,想起那年山上的梨花。春天的时候韩非回了一趟老家,他又去了梨花林,梨花一如当年一样,满山满谷满天的开着,整个下午韩非就在就梨花林里走来走去。他想最后一次寻找十七岁的自己,回北京后他准备谈恋爱,然后结婚,忘掉这个如梦似幻的女孩。冬天的寒风从他的身边无声的掠过。

 

晚饭后和父母走在老家的河堤上,父亲说:小非,朱颜你认识吗?韩非摇摇头。父亲接着说:就住在巷子深处,也许你们见过的。这丫头命苦,初中时候成绩很好的,上高中了成绩就一落千丈,后来没有考上大学。她自己本人也不想上学,后来就去省城帮她姨妈看商场,一去就好几年。前不久突然回来了,说患上了血癌,现在一直在家修养,整个人都变样了,你回来之前你妈和我还去看过她。她上高中的时候经常来我们家玩,还常问起你,我以为你们认识。父亲的话带给韩非很大的震惊,原来他不知道这些年朱颜的生活,他以为朱颜真的就如梦似幻只是在自己的生活里一闪即过。细心的母亲发现了儿子的异样。碰了碰父亲说:老头子,咱俩先回去,家里还有点事你得帮忙做完。

 

在朱颜家的小院子里,韩非见到了背对着门坐着的朱颜,辫子已经不见了,头上戴着一顶帽子,朱颜回过头来说:妈你回来了啊!看到的却是这张在梦里出现多次的脸,而此时的韩非不相信眼前的姑娘就是那个在梨花树下冲他笑的朱颜。朱颜哭了,没有声音,泪水只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韩非跑过去捧着朱颜的脸说:小颜,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就没告诉我呢?

 

后来韩非辞掉了北京的工作,在老家陪着朱颜,医生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朱颜的生命最多只能挨过这个春天,他想在最后的日子里给朱颜最美好的时光。一个晚上韩非梦见了梨花,开的危颤颤的梨花,洁白的、粉红的、一簇一族在向朱颜招手,朱颜挣脱韩非的手一个人跑去了那片梨花林,无边无际的梨花随风阵阵而落,一片一片,像极了朱颜洁白的脸庞,花瓣掩盖了朱颜,她就这样消失在春天的梨花林里。梦醒之后韩非感到非常的无助,他推着轮椅把朱颜带到了郊外,然后背着朱颜上山。他想让朱颜再看看这如梦似幻洁白的梨花,让她记住梨花林的少年往事。已经暮春了,地上大片大片的梨花已经落了下来。朱颜明显的比前段日子憔悴了,象快要开败的梨花,神思恍惚,没有笑容,不想说话。

 

第二天清早,朱颜轻轻的走了。她的脸上还有着笑容。韩非哭了,心碎了。他不相信他最爱的小颜就这样走了。他们错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错过了一辈子的幸福。

 

朱颜是坐着离去的,临终前的书桌上有一封刚写好的信:

 

韩非:

    能在最后的这段日子见到你是我奢望很久的事情,谢谢你带给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我会在天堂祝福你的。希望你一生幸福。

 

韩非,我十五的时候认识你,我的快乐和忧伤也在十五岁的时候开始。那是个很美的季节,少年的你和洁白的梨花,一晃快八年了,这八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挂念着你,想着你挺拔的身材和柔顺的带着香皂味的头发,还有你温暖的手心。可是上苍在以后的日子并不眷顾我。佛说我们前世相欠,今生不顺,我终于相信了。

 

在之后的每年长假里我渴望见到你也害怕见到你,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高中三年我一直晃晃悠悠,我知道我们已经走不到一起了,后来我去了姨妈家,日子也过的平淡,经常在很深的夜里想起那年的梨花,洁白无瑕。还有梨花树下的少年如梦幻般的跟在我的身后。

 

我病了,医生告诉我病的不轻,可是医生和家人并没有告诉什么病。我开始查资料,针对我的病状我知道自己患上了血癌,那一刻我异常的平静,真的,我感觉我的生命在慢慢的流失。我以为我就这样离开了你,再也见不到你,上苍还是有眼的,他让我在最后的日子里见到了你。我感谢他。

 

    韩非,为什么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们才认识呢?我们这住在一条巷子里面十几年了为什么就不认识呢?我又怪老天了,如果早认识你几年我们又可以多几年的时候相处了。

韩非,你要忘记我,我只是一颗流星,在你的身边划过,终归要陨落。

 

                                                                                       永远爱着你的朱颜

                                                                                                     20024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