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ubq_liyp

做他一生的守护天使

发表于2004/9/12 16:24:00  550人阅读

我就这样看着他不断地在我的QQ好友里上线下线,扑塑迷离。如果可以,我想这样一直看下去,一天,一年,一生一世。到今天,他依然不知道他在我的心中有多重要,而我依然坚守着那一份不复存在的爱情。为此我努力了整整四年,用一个女子最短暂的青春去追逐他的脚步,在他的脚步中迷失了自己。

一个人走在陌生的街头,没有目地,一味地走下去。这个城市的冬天气候干燥,来回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着身边的人们匆匆地走近又匆匆地走远。我是一个水瓶座的女子,正如一位做星座评测的朋友所说:水瓶的女子大多都有自我伤害的倾向,她们伤害自己的可能性大于伤害别人,而且渴望远离尘世的喧嚣,安安静静地生活,自由散漫的生活。我想我也不例外,所以我宁愿让自己一个人走在深夜的大街上,也不愿回到那个曾经我以为可以天长地久的地方。

浩伟最后对我说:你在我眼里是一个感性的女子,所以我一味地纵容你的不可理喻,因为我喜欢你的飘渺与空灵,喜欢你的洒脱与散漫,喜欢看着你安静地躺在我怀里告诉我你想一生一世,可是你在生活中表现的什么都不在乎,你根本没有认真地对待我对待生活,而我,陈浩伟,只希望我爱的人把我放在心上,一心一意地和我生活在一起,可是你却做不到,我只想告诉人你:你这样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最终会毁掉你一生的幸福,以后你要好好生活,不要总是漠视周围人的存在,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陈浩伟。

浩伟走了,转身就走了,也许梅梅正在楼下等他,等他一起走过楼下那条长长的小巷,然后送她回家。我听到他在门口踱了几步,最终下了楼,如果那时候我打开门,说:浩伟,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我不想离开你;如果我哭了;如果、、、、、、我想浩伟都会留下来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甚至没有看他一眼。最终我听不见脚步声了,我确信他真的走了。

浩伟和梅梅好了,梅梅是我的室友,我们在租房中介所认识的,然后一起租了这套二房一厅的房子,梅梅是一个柔弱、平静的女子,在一家外贸公司任会计,而我在一家PC公司做营销,浩伟是在我这里认识梅梅的,也是我成全了他们。

浩伟离开了,梅梅也悄无声息地搬走了,这套房子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赤脚走在这屋子里,看到了梅梅留下的那管朱红的口红,看到了她用口红留在穿衣镜上的那三个字“对不起”,看到了浩伟的烟盒放在我的桌上,仿佛又看到了浩伟在大连的海边沙滩上用脚写下的:真爱可以永恒,看到梅梅穿着睡衣披着长发站在我的床前说:我今晚要跟你睡一块、、、、、、

我是四年前一个冬天的深夜看到浩伟的,我坐在公交车上,当车驶过中心公园的时候,无意中我看到了一个陌生男子坐在长椅上,在那个冬天的夜里显的那样的无助与淡漠。公交车已经过了几个站,我的脑海里还想着那个陌生男子的模样。于是第二天下班,当我再一次经过中心公园的时候我下了车,只是想见那个陌生男子一眼,或者我想知道点什么。也许是我去的太早了,到中心公园的时候天边还有残留的夕阳,我坐在他昨天坐过的长椅上等待他的出现,当周围的嘻闹声渐渐淡去的时候,天已经很黑,我不知道今晚他还会不会再来?于是我走向了前一站的公交车站台,当101路车开过来的时候我从前门上车了,公交车启动的时候我看到那个陌生的男子从101的后门下车,车已经开动了,那一刻我真想从后门跳下去,可是车门关上了。我挨到了一下站下车往回跑,希望他还坐在那个地方,只是看一眼而已。

我静静地坐在离他不远的长椅上,看着他,看着他在夜里抽烟的样子,烟火在他修长的手指上闪烁不停,像是夜空中坠落的星星。我就这样不可思议的爱上一个陌生人,从此我天天守在这里,守着他的出现,如果他那一天不出现,种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中升起,我想此生的使命便是做这个陌生男子的守护天使而已。如果不是那场雨,我依然只能远远地看着他。

    已经到了第二年的初夏,那是一个起风的黄昏,中心公园很多孩子在放风筝,无奈天空下起了大雨,我仍然没有看到他的出现,于是我拖起我的红色长裙离开那里,雨打在我的身上也淋湿了我的心,那一刻我想到了放弃,放弃那一份无谓的等待,我想让大雨彻底的把我淋醒,隔着雨雾中我看到了前面的酒吧,我是很少泡吧的,因为我喜欢安静。可是那天我进去了,而且是非常狼狈。酒过半杯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推门而进,当时酒吧已经很热闹了,因为没有朋友,所以周围的位置是空着的,他脱下外套坐在了我的对面,被雨淋湿了的头发垂在额头,我从包里拿出手巾递给他,示意让他擦擦,他笑笑接过手巾不语。我们就这样淡淡地聊着,我的心情很紧张,因为是第一次正面地与他接触,我希望我能表现的自然一些。深夜,我起身回家,他说送我,我点头,出了酒吧,有丝丝寒意入侵,我双手抱住了胸部,他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身上,并排走下清冷的深南大道上,他一直送我到门口,我把外套还给他,向他致谢,他笑笑接过外套转身离去,我站在窗前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深夜的大道上,失眠。

    后来我没有再去中心公园,而是改去酒吧,因为我可以在那里看到他,他一般是九点左右才会到。我会为自己叫上一杯果汁,静静地等待他的出现。再后来他常送我回家,然后无言地离开,关于他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他只告诉我说:我叫陈浩伟,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企划。而我没有告诉他我姓谁名谁,他也没有问。没有想到我会在那家酒吧遇见豆豆,我的大学同学,当时我正在和陈浩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个可爱的女子跳到我面前,按住我的额头说:好久不见哦!然后指着陈浩伟对我说:你男朋友吗?然后把头转向陈浩伟说:很高兴认识你。我的脸由吃惊变成不知所措,呆呆地笑着,陈浩伟站起来伸出手对豆豆说:我是他朋友,陈浩伟。豆豆留下手机号,怏怏地离开了,她的男朋友正在酒吧门外等他。我对陈浩伟说,今天不舒服先回去了,你再玩会儿吧。说完提起我的大包离开那里,陈浩伟跟着出来了,他说我送你吧,我点点头,他便牵起了我冰凉的手,我想挣开,可是他的手好温暖,于是任由他牵过了一条又一条长长的街,就这样我们相爱了。当我和浩伟成了那家叫做:“匆匆一生”酒吧熟客的时候我已经搬到了浩伟的房子,我们同居了。当我不经意在一个深夜为自己点上一支烟的时候我看到了浩伟吃惊的表情,听到他站在阳台上微微的叹息,我向他隐瞒了一些事情,比如说抽烟、比如说失眠、比如说压抑等等,我无非只想安安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浩伟走进来,轻轻把我从床上抱起来,紧紧搂着我说:“不要怕,你是我最疼爱的宝贝,告诉我你想永远和我在一起,永永远远。”我却问他“永远到底有多远?”他沉思了一会说“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后来我抽烟少了,因为浩伟说他以后要想一个健康的宝宝。我也会在酒吧里把眼神投入别的男人,也会在我的文字写下那些曾经从我身边匆匆走过的男子,也会在深夜里把冰冷的脸贴在浩伟温暖的背上,幻想我们的今生来世,生生世世。浩伟依然把我捧在手心上,用他的温暖感化我,为我撑起一片蓝的天,会在天黑的时候带我去泡吧,会在周末的时候带我去这座城市的郊区或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会在秋天的午后静静地看我在阳光中沉沉睡去,会在夜半的时候紧紧抱着我喃喃地说“宝贝,睡吧”。

    浩伟在第二年的冬天的时候送我一只戒指向我求婚,我却拒绝了,其实我多想做他的新娘,实现我们的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只是我怕自己把握不住他,浩伟是一个帅气的男子,有干净的额头及长发,有一双充满淡淡哀愁的眼神,当初我就是无意中看到他的眼神,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就在那一瞬间。而我只是一神经质的女子,有一头蓬乱的长发,散乱的披上腰际,会在午夜的时候悄悄地下床去阳台上抽烟,会在生气的时候用我的牙齿咬破他的肩。有丝丝血迹流出来,然后扑在他的怀里大声的哭泣,他会用他的那双温暖的手抚摸我的长发。我想再等等看,等我对自己充满信心,然后做他一生的天使。

浩伟在第三个春天的时候被公司派往大连规划一个项目工程,需要大半年的时间,我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送他,他留下了他所有的存折及所有的钥匙,并嘱咐我少抽烟,少泡吧、多和朋友去逛逛街,睡觉的时候不要再掀被子,不要在春、秋、冬天赤着脚走了地板上,不要再听那些哀伤的音乐等等。我在他离开的第二个月搬了出来,因为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尽管浩伟在的时候我会一天说不上一句话,但至少他在身边,心里坦然。

我去了租房中介所,然后认识了梅梅,她是一个贤惠的女子,会为了我早早地起床做早餐,会在午夜的时候因为我的一句饿了而煮面煲粥。我又开始抽烟了,开始在文字里倾诉我对浩伟的思念,也会在某个深夜里和梅梅躺在一张床上,给她讲述我和浩伟的故事,但是我是从遇到豆豆那一刻讲起的,我不想再让第二个人知道我曾花了多少心思去追逐浩伟的脚步。梅梅会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说:你们家浩伟真的很好。我把浩伟一张在大学时候的相片放在我的书桌上,清晨起床看见他,是那样的阳光灿烂。我想梅梅对浩伟的了解全是通过我的故事而得知的。

浩伟在第三年五月的时候回来过,他紧紧地抱着我说:“宝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第一次看到他眼中从未有过的忧愁,我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手心说,我会等你回来,今生来世、生生世世。浩伟临走时再三嘱咐梅梅帮忙照顾我,让梅梅帮我戒掉烟,带我去逛街等等,我仍然没有去送浩伟,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哭,我怕分开。梅梅送他到楼下,许久之后梅梅上来了,她只说了一句,陈浩伟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七月,我向公司申批了半个月的长假,独自一个人去了大连,我想浩伟,我想告诉对他所有的思念,可是我没有开口,他带我逛遍了整个大连,在海滩上用脚写下了:真爱可以永恒,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在众人目视下,把我抱在怀里,我喜欢他抱我的感觉。

从大连回来后,我安静了许多,会在周末的时候去打扫浩伟的房子,后在浩伟家的日历上留下我想说的话,会在浩伟的旧相片背面写下我的心情:灰的、蓝的、黑的、粉红的、、、、我知道浩伟极少去翻它们,我想现在他也许永远不知道这些相片背后的心情。

十二月的时候当浩伟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他正站在我和梅梅的出租房里,做了一大桌晚餐等我回来,我按纳住自己的喜悦,微笑得看着他。再后来春天到来,已经是第四年了,我因为工作忙,一直没有再搬回浩伟那里,两天见一次面,周末去郊面,我以为我找到了今生的归宿,做他的天使。我等待他再一次向我求婚,然后在羊年把自己嫁出去。浩伟没有再开口,梅梅近期也似乎有事瞒着我,好几次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没有开口,她不停地帮我洗衣做饭理床,都是在无声中完成的。

三月公司旺季,我告诉浩伟近期工作忙,有时间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他约见面。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完全变质了。那是深夜11点的时候,见完客户我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回家,当车经过中心公园的时候我见到了梅梅,然后再看到了浩伟,我们手叠手坐在我曾经坐过的那条长椅上。 不记得当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那天我去了许久不曾去的酒吧,原来的酒保都不见了,物是人非。我为自己叫上一扎啤酒,醉眼看着那些扭曲的身体在霓虹中摇晃,回到住处的时候我看到了梅梅惊慌的表情,我对她说:“梅梅你别怕,我会祝福你们的,今生来世,生生世世。我以后会对自己好一些的,真的,再好一些。”朦胧中我听到梅梅开始说起他们之间的事,忘了梅梅说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从梅梅的口中我才知道我曾经在浩伟的眼中有多重要,而我却企图在他的眼中无拘无束、若无其事,那一刻我恨透了自己,有些事情错了千万次仍然可以再回头,有些事情一次都不行,错过一次便是错过一生。我想浩伟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他,不知道我们的相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不知道那个冬天因为有了等待我的日子开始变的温暖。

记得浩伟曾经告诉我他有QQ号,他说他会在QQ上向陌生人说起心事,我打开那口装满回忆的皮箱,找到他曾经留在烟盒上的QQ号码,用我不曾用过的QQ加了他。我极少和他聊,只是看着他,他在一个有阳光的下午发来一句话:天涯,下午的阳光让我想起她,那个我以为可以天长地久在一起的女子

 我就这样看着他,继续完成我守护天使的使命,今生来世,生生世世!

 

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听着<当爱已成往事>,这个时候窗外有风吹过,整个下午是灰暗的,没有阳光的下午他会想起我吗,这个枕着他的膝盖在阳光中睡去的女子!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