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wuyou

管理者常犯的十个毛病(二)

发表于2004/10/23 11:14:00  1001人阅读

分类: 如水人生

  第二个管理者常犯的毛病
  
    管理者第二个常常犯的毛病是没有能启发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要靠自己启发。因为任何优秀的管理人,离开办公室一天,都不会引发混乱。我在台湾长大,以后到欧美去了。所以台湾的规定,男孩子一定要当兵。但是我的研究生是在美国念的,博士后是在英国,所以我必须在当完兵才能出国,在我大学毕业以后就是当兵了。台湾规定是先当3个月的训练新兵,把我们送到台中成工旅基地去熟练,3个月以后就把我分发到陆军野战师。那时候因为台湾的大学生比较少,所以我们就是干少尉排长。当我的少尉排长一挂起来,进到师部,师长就等于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哥哥一样。我如果爬墙出去开小差,我如果暴行犯上,用拳头打了我的连长,我如果到街上去抢人家的东西,我不是判3年以下,就是抢毙。因为军人抢劫就是死刑,我的师长就可能要连带受过,不是记警告,记小过,就是大过。那个新兵训练部主任要不要记过?不记,为什么?因为这个兵已经训练完了,发给你了。
  
    现在把话讲回来,中国人寿浙江分公司如果用的人不好,是不是人力资源部的错,其实不是,人力资源部门已经做过筛选,把这个人找来,经过一些简单的培训,就发交给你,你就是他们的父亲和母亲,你就是他的父亲和母亲,你就是他的哥哥和姐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这是人力资源的错?所以我们的结论,人力资源的责任最多30%,各位主管,你们的责任70%。因为兵是你的,这个手下是你在带的。因此,是你要去启发你的手下,不是人力资源部门。
  
    一个优秀的经理人,有没有启发部属,只要看他出去的时候是什么心态就可以看得出来。自从发明手机以后,大家变得非常的忙碌,我在想,这个手机发明对还是不对?事情没有办好就冲出去了。自从有了手机以后,大家都不把事情办得很好,反正出去可以打,吃饭可以打,走在路上可以打,坐在车上可以打。我有一次在四星级大酒店上厕所,听到里面蹲着一个人,还在那里打。你看看大家忙得什么样子。可是话得说回来,各位我给你个建议,你挑一天早上,把你的手机打开,手上随时拿一张纸,一响了或者你自己打,统统让下来,这是为了什么?然后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检讨一下,这几通手机哪些是可以避免的,哪些是无聊的,哪些是没有意义的,哪些是多管闲事的?看看,你会发现很多手机是不用的。我有次坐飞机到上海,那个飞机一碰到虹桥机场的跑道,我那个后面的手机就响了,隔我二三个后面的手机响了,没想到,那个拿起手机说到了,到了!我以为 *** 坐在后面?有这么伟大吗?轮子一碰到跑道,到了!到了!有这个必要吗?
  
    为什么你一出去就不得了呢?就是因为平常没有启发好,所以真正启发好了,是不用这样做的。我讲一个我在美国的经验,我在纽约当副总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忍不住打电话给我一个美国干部。结果没有想到我讲完我的问题他没有答复,先反问了我一句,余先生,这个问题很重要吗?我说,可以说有点重要。需要现在马上答复吗?当然,明天早上也是可以。谢谢,那就明天早上,电话就放下了。第二天他跑过来了,世维!在美国都是叫名字的,当他叫余先生的时候就是有一点点不大愉快,当老美叫MR什么什么就不太愉快了,当他叫你的头衔,亲爱的总经理那就更不太愉快了。他说,世维,昨天晚上你打电话打到我家,我正在做爱。我不知道他是真是假,反正他故意这样子讲,忙得很,以后没有事情,尽量不要吵我!尽量不要吵我!你知道的,世维,男人一冷却就完了!讲得我不晓得怎么办好!从此,我不再晚上打电话给他。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干部一下班,统统就把手机绑起来,放下走了,意思就是说不要吵我。因为手机是公司买的,我一离开公司就跟公司一刀两断,因此我该做的全部做完了,我负起责任。真正发生厂方事故,有人死了再打没有话讲,一点点小事就打,你看看我们多可怜,为了表示全天侯待命,每个手机不但统统开机,睡觉也保持开机状态,半夜醒来,看看有没有手机信号,再继续睡。那么请问,又做了多少生意呢?浙江这一带的客户对你又有多满意呢?这个手机替中国人寿创造了多少效益呢?你检讨看看,其实有时没有你想像那个样子。所以,这是一种心态。
  
    那么我们对部下要怎么办?首先先看这个心态是怎么造成的?主管觉得处处少不了他们,这只是一咱心态。你如果把底下的人启发好了,你就不会犯这个毛病。我们的孩子如果到北京去读书,小丽啊!晚上睡觉就一定要盖棉被。妈:我知道!如果天气不是很凉要盖着肚子啊!啊!妈,我知道啊!而且一定要盖着肚脐啊!妈:你烦不烦!你知道这个道理吗?因为妈妈永远觉得孩子少不了她,对不对?我到了美国发现,美国的妈妈是根本不管的。小孩子一出去,就像鸽子飞出了笼子,就看着办。所以中国的妈妈对小孩管得太多了,但是在家庭里也就罢了,但是中国人寿就不要犯这个毛病,一天到晚管!当然你可能跟我说,这一不管就失控。我很想知道你平时教育他了吗?如果真的教育了他,他会失控吗?很简单,我这个老大在法国巴黎大学,我从来不管他,他自己看着办。他那老二在念交大,我也不管她,自己看着办,因为小的时候都培养好了,长大以后像一棵树一样。
  
    教育一个干部是这样,难道我下面的还少吗?我管9千人难道少吗?在中国大陆,我的手机很少响,家里面146个干部,我的手机如果一响,我一听到是他们,我会说这事情真的非要麻烦我吗?他们通常就不敢麻烦我,因为这是一个概念,把它教起来,这是个概念,讲这个概念以前,我先把这个问题作一个结束。中国的主管和被管的人彼此都要负一半的责任,我们在上面做主管的有一个毛病,就喜欢人家凡事都要向他请示,我们做底下的也有一个毛病,叫做凡事都喜欢请示上面。结果就引成这个问题。所以大家都觉得处处少不了我,对不对?好,我马上拿两个经验来讲一讲。
  
    第一个经验是我在日本航空的经验,但是我先拿一个别的公司来讲。泰国旁边有个都市叫做吴西,吴西那边有个大公司叫做日本东芝。那个公司总经理62岁,当然他去年调回去了,每天早晨端杯咖啡,从三楼喝到一楼,一楼喝到三楼,因为他在三楼,然后再看2份报纸,就吃中饭了,你会不会说他这个人游手好闲。不是的,因为以我对日本的了解,他们不是这个意思,他们的观念是这样子。在日本公司里面,他们做事情,通常是尽量自己先解决,万不得已再冲进去请教主管,怕主管会笑他无能。所以他们是这样表现的,如果真的不会,他们就会去敲门啊!里面会说,进来啊!林木科长,这个事情我想了很久很久都想不出来。你教教我吧!你猜那个科长会怎么讲?拿过来吧,浓胞!这事情应该怎么做!怎么做……当他给他的时候会给他讲句不好听的话,拿去吧!我在你的年纪,不常常麻烦主管的!谢谢!实在对不起!出去以后再也不进来了,所以,他们都尽量的不麻烦主管。所以今天,人家可以喝咖啡,有一天你们舒副总端一个咖啡,在楼里逛来逛去,你们也可以说,啊哟!老总,你也端个咖啡在这里喝,今天轮到我了,我在你这个年纪是不常麻烦你的主管的!对不对?如果每个都有这种想法,主管会忙吗?他当然喝咖啡啊!因为现在东芝那个总经理在30岁时拼着命干,40岁的时候忙到半夜,今天人家可以喝咖啡。

  再一个主管不要觉得处处不了我,应该说,他到现在都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一天到晚敲门是为了什么?其实我们不敲单总的门是对的。不相信我们去开单总一个小玩笑,统统不要进去,今天一个都不进去!单总坐在里面奇怪,今天怎么一个都没有进来?他就会出去看一下,太奇怪了,不是都在吗?其实这是正确的。单总说,终于良心发现,都没有求我,我就忙他的了。他就有时间,就有时间写情书了。就是这个道理,但是你一动就冲去,一动就敲……他的秘书还说,单总,外面还有12个在排队,单总就晕过去了,还有12个在排队,其实那样做是错误的。一动就请示主管是错的,主管不要觉得处处少不了他。
  
    第2个是美国的例子,那时候我在美国做化妆品,就是我刚才讲的亚斯特兰戴。因为美国亚斯兰戴跟我们技术合作,我在里面当副总,总经理是一个老美。有一天,我那个调色师在调口红,我那个调色师是个女的,她调了个口红的颜色。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也是常常犯中国人的毛病。做主管嘛,总喜欢大事小事都管,后来才发现这句话是错的,我等下来解释,我们中国有句口号,为什么听起来不太正确。我那调色师在调口红的时候,我在旁边也轻描淡写的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这红色好看吗?恩,那个美国调色师就站起来了,余先生,这个颜色还没有完全定案,所以你现在不必慌张。我定案以后一定会给你看的。你放心,你是最后裁决要不要用这个颜色的人。还有,余先生,我是调色师,我自认为这个东西是我的专业,如果你觉得你调得比我好,下个礼拜开始你调。第三,余先生,这个口红,是给女人用的,听说你是个男人,如果这个口红你喜欢,美国女人都不喜欢,完蛋了,美国女人都喜欢,你不喜欢,没有关系!Sorry !Sorry! I’m sorry!这就是我在美国人家对我的教育。她讲的有道理,罗不需要去管这个事情,我不需要去做,你记得前面杨旭讲的一句话吗?美国人在他职责范围之内,必定会主动去做的,所以你不需要去关心这些事情。所以,后来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在德国,在日本,在美国,我从来不太过问底下人的事情,除非他超过了我的框架,超越了我的规定,违反了公司的政策,否则的话,我是不需要担心到这种程度的。
  
    现在我们来讲一个在大陆上常常讲的一个概念。中国大陆概念叫做一把抓,中央讲这句话并没有错,但是地方上面把它体现的不太正确,我们中央领导说要一把抓意思是watch everything,一把抓的意思是紧盯每一件事情,不是叫你跳下去做,不是叫你凡事干预,不是叫你越俎代疱,这个叫做一把抓。所谓一把抓的是紧盯每一件事情,不要失控,不是叫你跳下去做,但是只要是兵好,你自己可以藏在后面。我为什么故意要讲藏呢?
  
    我讲个简单的道理。在中国一讲到海尔,你会想起谁?张瑞敏。在中国讲到中国联想,你会想起谁?杨元庆和柳传志。在中国讲到华为,你会想起谁?那个解放军下来的陈生培。所以这些伟大的领导,这些名字常常挂在上面。我到陕西西安,朝那个玉香门冲进去,看那大楼上面写了个牌子,陕西电器集团向你问好!总经理某某某向你鞠躬。你知道这种文化,这种习惯,在外国是没有的吧!你知道摩托罗中国总经理叫什么名字?你知道西门子老外叫什么名字?你知道麦当劳上海老总叫什么名字?没有人在乎,无所谓。你大概不知道,柯达那个总经理去年死在上海,他们也无所谓,我还参加了他们的追悼会。马上换一个吗?报销了就换一个吗?总经理是竞争上任,他不是凡事都讲他的名字,如果大家统统都要把张瑞敏的名字挂起来,这个张瑞敏就最好不要离开海尔,他离开海尔,海尔就跨了。
  
    我们中国人这样子做事情是很危险的,一动就要把总经理挂出来,结果呢,弄成一把抓。凡事他在掌控,对他来讲很不公平,你要活活把他累死;对员工来讲也很不公平,我们一直讲张瑞敏,那底下12000个山东人,青岛人,在干什么呢?难道张瑞敏他一个人做成电冰箱,他一个人做出冰柜,他一个人做出空调。这种观念就是大家都眼睁睁看着总经理,让总经理觉得处处少不了他,其实这个观念是应该要慢慢调整的。北京当局叫我们一把抓,没有抓成这个样子。如果抓成这个样子,那中国大江南北统统看总经理了。那么我请问,这么多外企在上海,在杭州,人家为什么无所谓?这个观念我们要常常去思考一下。
  
    结论就是你自己没有训练。为什么没有去训练呢?那么我有个启示,教育我们的部下,四句话,那就是:随时、随地、随人、随事的教育。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图书馆做功课,我在这里做功课的时候呢?我有个同学,他在旁边睡觉。我在那里坐着坐着,我们教授走过来了。他看看我同学,看看我,问了一句话:国父孙中山先生在他的遗嘱里面说了句什么?孙中山在台湾叫做国你。因为孙中山推翻满清,建立中华民国,所以我们就尊称他为国父。尽管他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父,但至少海峡两岸都承认他是非常伟大的。国父遗嘱只有100多个字,我们在读小学都要背的,所以得很熟的。教授一问,我就站起来,孙先生说要唤起民众。我们教授马上说,你连同学都不能唤醒,还唤起民众!你连同学都不能唤起,我同学在旁边睡觉。有道理。
  
    后下统统集合起来,我跟他们讲讲什么叫做礼节,什么叫做国际餐厅礼仪啊!恩,我们要不要把餐厅的同仁都集合起来,讲一下我们的工作目标和价值观呢!我请问你,你有多少时间?所以我们难得有这机会,把浙江省这么多地市和这么多浙江省本部、浙江省分公司的集合在一起,大家讲讲话。这种机会一年有几次,太少了。其实教育是随时,随地,随人,随事的教育。我拿我自己举个例子。
  
    这个笔迹是我写的,但是这个信封却不是我写的,样子不是我写的,笔迹是我的笔迹。因为我要讲一个例子,我们中国写信,本来信封就是直式的,明朝,清朝就是这样。大陆现在统统改为横式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犯了很多毛病。我有天正好要出去,从柜台走过,正好瞄了一眼,我柜台的小姐在写个信封,就是写成这样,我一看,就把我的包放下,统统过来,统统过来,我讲一下,信封的写法。那个小姐的后面就是我的文书组,我们公司的不锈钢厂,世界第四位,总钢量台湾第二名,做这种事,写这种信封也不怕人家笑。我就马上给他们讲信封的写法。这个里面第一个错误,就是台北市的台,高雄市的高,位置都超过了王总经理的王。按照中国的规定,王总经理的王,必须是最高。他这个王字在这里是最高的,第二个字是台,第三个是高,按照这样的顺序写。第二点,王总经理的总经理三个字,小姐写成小姐,小写就是不配当总经理。把人家的名字居然写成大写,这个地方要小写。中国人讲名讳,我要避讳你的名,所以碰到人家的名字才要小写,所以王总经理四个字的要一样大。客启两个字要小一点。敬启是错的,写信不能写敬启,敬启是恭敬地打开,请你收到我的信恭敬地打开。我凭什么要恭敬地打开你的信,写信给别人要写台启,君启,写信给爸爸妈妈,祖父,祖母要写安启,这个是一个起码的规定。所以,疏忽,马上教育,我当场就马上讲,讲完之后我就下去了。在旁也围着听我讲话的,快要到3-4个人,这就是一个小小的教育。我有时间开会吗,等到会议室再去讲?来不及了。随时,随地,随人,随事的教育。
  
    但是就有人没有注意到,我拿给你看,我在成都住过一个酒店,他们写了封信给我。这个是成都黄河大酒店写给我的信,你看按照我们的写法,左上角如果是你的地址,那么右下角就不应该是你的地址,这个两边都被你霸占。所以按照西洋的规矩,对方自己的地址如果在左上角,对方就是右下角。中国大陆怎么不去管它,至少我告诉你是没有人在上面底下,统统写自己的地址和自己的Mark。结果把我这个余世维先生收的3个字缩小了,表示不配当先生,而且还括号,表示有没有叫他都无所谓。你认为他有必要把先生收三个字括起来吗?我懒得打电话去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不怪那个小姐,假如说是那个小姐打的,我要怪那个主管,甚至怪那个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因为这种事情一看就知道缺少训练,这样的信封也寄出去。如果你说这是个小事,小事,你知道成都王朝大酒店一年要发几封信吗?他们从成立到现在发了几封信?一万多封你知道吗?既然是发了一万多封,这还是个小事吗?全中国都知道他的信封是这样写的,算是小事吗?我看是大事。我看一个公司就是从细节看起,这就是细节,就是没有注意到。可是你跟我讲,这是谁的责任?如果像我这样,一看,啊!怎么这样子的?统统过来,统统赤来,我讲讲信封的写法,不是一下子就教育出来了吗?

  那么请问,人家外国人是不是这样子的?也是的。我讲一个外国的道理给你听。我有次在德国出差,跟一个德国人从莱茵河旁边走过去,正好有个小孩在那边钓鱼。这个小孩两根钓竿,德国人规定钓鱼,一人只有一根钓竿。其实,中国人早就讲过这个道理,我们的孟子说,勿竭泽而鱼,一个人不要把河里、池塘的鱼钓光了,免得以后的人没有鱼吃。有道理,两千多年前,我们中国的孟子就懂这个道理。并不是德国人才懂,结果他一看这小孩的两根钓竿,他就走过去了。你怎么两根钓竿?小孩马上说,我只有一根,另外一根是我朋友的。你朋友到哪里去了?那个小孩大概小学五六年级。他去上洗手间。说着说着,那个小孩就走过来了。德国人一看,嗯!一人一根钓竿很好。有执照吗?德国人钓鱼要有执照的。因为钓鱼,要先学习怎么钓?你把鱼钓起来,它很痛你知道吗?你很爽它很痛。不要乱钓吗?钩得它都发火了,对不对?所以你要知道怎么弄这个鱼?不要虐待鱼吗?他们规定要有执照,很好。后来,他又问,有带尺吗?在德国钓鱼不带尺,就好像打高尔夫球没有带球杆一样。小孩说有!有!他们规定是7寸以下放回河里,7寸以上可以放在竹箩里。嗯,很好!结果那个德国人就对我说,走!我就忍不住地问,那么巧,碰到你儿子了?不是?你朋友的小孩?不认识,不认识?》接着他就讲:余先生,在德国,每个小孩都是我的子女。你如果在杭州西湖碰到这样的情况,你会这样讲吗?在杭州、在浙江任何小孩的都是我的子女,我们中国就不得了的。这就叫随时随地的教育,碰到不对就马上讲,我管你是谁家的小孩,错了就是错了,我替你父母管教你。但是其实呢,那两个小孩没有错,只是他特别热心去检查一下,有没有正确的操作。你说这种心态我们有吗?通常没有,更不要说是对自己公司的人。连路人都做不到,就不会想到自己公司的人。因为对公司的,还会更不好意思。
  
    那么来看另外的事情。结论呢,我们来看第四句话:一个主管,调职、退休、死亡,都不应该使公司瘫痪。换句话说,最终的事情是培养你的接班人。邓小平先生在快去逝之前,所作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培养中国的接班人。我们知道后来 *** 先生上来了。明年要开始十六大,可能江主席也要下来了,他现在也开始积极培养中国的接班。当然我们猜得不错,应该说是胡锦涛。因为他现在出访俄罗斯,在世界外交界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讯号,表示胡锦涛是中国未来的接班人。把这个观念倒回来,我们中国人寿,每个主管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的接班人随时准备好。今天我们单总所做的事情也是要培养他的接班人,有一天,可能单总会调到更高的职位去,请问,这个浙江分公司要谁代理呢?那么,有一天温州分公司的一个经理要调回去当副总,那么温州要谁代理?对不对?这个道理就是说明,你对公司要负起责任,就是要把你的接班人先培养好。如果你的接班人培养好了,就会变成这个。假如有一天,舒副总就会端了一杯咖啡,在单总门口晃来晃去。单总会说,老舒有事吗?没有事,接班人已经找好了,我在等你这位子。那单总会说,那我到哪里去?你到上面再去挤别人嘛,接班人找好了,所以各位,你难怪没有升起来,就是因为没有接班人。
  
    有一个理由,单总譬如说,我之所以没有升你,是因为接班人没有找好。沈明杰,我之所以没有升你,是因为接班人没有找好。所以,沈明杰要赶快把接班人找好,这样子,他就有升的理由了,因为单总会说,你走了谁干?其实每个人都要把他的接班人找好,你看看美国总统,他们无所谓,你看看肯尼迪被刺杀的时候,那个詹姆逊马上继任了。就是这个道理。一个国家如果有制度,一个社会如果有制度,一个企业如果有制度,那么任何人调动,退休,死亡,公司都不会瘫痪。
  
    我们看一个图片,这个图片上所照出来的人是美国总统小布什么。你看他的权力多大,一个人走上这个梯子,那个飞机一看就知道是空军一号,他的空军专机,这个图片给我们的感觉,就是美国总统也不过是一个人,他们其实完全靠制度。你记得小布什跟戈尔两个人在竞选的时候,开票开不出来吗?我请问,美国这个国家很混乱吗?后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是小布什,戈尔马上跟他道喜。请问有不愿意吗?还有小布什是新的总统,戈尔有不心甘情愿吗?这就证明,这样的一个选举,完全是按照制度,所以,讲句开玩笑的话,美国总统选举就是半看开不出票来,也无所谓。美国的国家,还是一个强大的国宝,因为他们是完全按照制度做事。
  
    我投影这张图片的意思就是这样。真正做一个领袖,和做一个领导,是一切都按照制度,谁立即上来接班都不重要,谁能够替代谁也是按照规定。所以单总随时可以离开,舒总,祝总随时可以离开,每个地市分公司的经理随时都可以调走,如果你真的把那个地方做得很好。对不对?湖州经理随时调,如果你给单总讲,单总,金华这个地方谁来干都可以,我随时都可以,因为一切都制度化了。单总就会说,厉害,这种经理就是厉害。这个就是我所讲的,随时可以移动。如果人一动就不得了,就表示你是用人在管,你是用人事在笼络你底下的弟兄,你一不见了,就不得了,换了个新人就是没有办法。其实这样做是错的。
  
    那么我们来看看是不是我们祖先不懂这个道理,我们用这个话作结论。魏征是唐太宗下面有名的大臣,他写篇文章,叫做《谏太宗时事书》,我们把他的话简单地看一下。唐朝距离今天1400年,我们中国祖先就懂这个道理。皇上你如果把我讲的十件事情统统都注意一下,那么文官跟武官大家就都会努力地表现,皇上跟臣子就统统相安无事,大家都可以天天游山玩水,每个人都可以活得很久,没事就弹弹琴,聊聊天,人员就自然而然的教化,何必大伤脑筋,替他们做事,让那些聪明的耳目没有办法发挥功效,这其实是无为的道理。魏征《谏太宗时事书》1400年前,魏征对唐太宗就这样讲话。实际,这个道理不是只有老外晓得的,中国在大唐盛世的时候,欧洲是一片黑暗,就中国的祖先是了不起的,中国的深远而悠久的,是我们后代子孙要检讨,祖先留下来的智慧都没有好好去发挥,真正的道理在这里。世界各国到现在尊称我们为唐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叫唐人街,就是有大唐盛世,有像李世民、武则天这种皇帝。所以我们中国的唐朝是伟大的,这种思想我们很早就有,做到最后就越来越专制,越来越集权。到后来就统统没有理会、栽培底下人。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