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xiaoyuehen

人在旅途

发表于2004/9/30 14:15:00  941人阅读

分类: 生活之友 情感人生

原作者:何风   摘自《羊城晚报》2003年10月1日

        20年前的冬天,热恋中的小艾和大刚,利用假期去云南旅行。为了省钱,他们做硬坐。一路上不断有人上车,过道上挤满了人。入夜,火车停在一个小站,又上来了群人。一个大胡子中年人挤到大刚身边,像见到熟人一般招呼着:“往里挪一挪,我就做两个站。”大刚像听到命令一样,赶紧往里挪了位置,大胡子谢都不谢就做了下来。
        大胡子从旅行袋里掏出馒头吃了起来,吃完了就岁叫,鼾声如雷。
        大胡子睡够了,看看手表说:“看来又要晚点了。”他转身看看没有入睡的小艾和大刚,问:“旅行结婚呢?”大纲红着脸,用文字般细小的声音回答:“还没有结呢”大胡子朗声大笑:“没关系,结的成。我以前有个对象,分配到新疆支边,我当并去了饿西藏。我们约好,每年她回家探亲,我就利用假期到她转车的车站去见她。可是10年中只见了3次,没次不到半小时。原因是火车老晚点,有时候一晚就是一天,总是等不及她到来,我就要赶回部队。就是等到她了,站在站台上,匆匆忙忙地说几句话,连手都不敢拉拉。后来她为了回城嫁了个工人,第二年我也专业回到了老家,我们见了面都哭了。要是火车不误点,我们年年见面说说心理话,哪能分手呢?也怪我,当时我要是不去当兵,和她在一起去了新疆,我们就结成了婚。你们可要记住,夫妻就是人生伴侣,不搭同一趟车,不算伴侣。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算丈夫,天南海北就没有缘分了。只要和自己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穷也好,富也好,到哪里生活都无所谓。”
        火车固然又晚点了。小艾和大刚耐心倾听着大胡子讲故事,庆幸他们并不存在晚点的危机。
        小艾和大刚在郑州转车,上来6个军人,因为是临时买的票,于是分散坐在几处。小艾和大刚对面坐着两个男兵,其中一个大个子,一上车就看书,非常文静。不远处的林该来年感个女兵和两个男兵,又是唱歌又是打扑克,说说笑笑没个完。
        火车在云贵高原的群山中穿行,小艾和大刚正兴致勃勃地观赏窗外的景色,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两个男兵中的一个走了,换了一个女兵,正倒在大个子男兵坏里睡觉。难道他们是一对?5个兵都到餐厅去吃饭,只剩大个子没去。小艾忍不住为他:“那个女的,是你对象吗?”大个子微笑着说:“是我的爱人。”大刚问:“她怎么不跟你坐在一起?”大个子又是微笑:“她是舞蹈队的,喜欢和他们队的人在一起。我是乐队的,和他们合不来。”看小艾和大刚不以为然地努努嘴,大个子解释到:“爱人只要满足对方60%,就已经是幸福的一对了,好有40%要让对方到别人身上去满足。两个人的爱好、兴趣总有不一致的地方,不要事事强求一致。我爱的人比较活泼,我内项沉稳,她从来都是和别人一起看电影、跳舞、唱歌,我也有我自己的圈子。人生是一次旅程,夫妻是最长久的旅伴,有牵手的时候,也要有松手的时候。这样的生活才合理,夫妻感情才真诚。”
        小艾和大刚仍是不能认同,牵手就要牵牢,牵到底。
        小艾和大刚旅行刚结束,小艾在美国的伯父就提出申请要她去留学,条件是她先不要结婚,等她在美国站稳脚跟再说。大刚的父母则希望儿子尽快考大学,等大学毕业再结婚。等待着他们的是两趟不同方向的列车,即将开始的是天各一方的人生旅程。小艾和大刚放弃了出国留学和读大学的机会,立即结婚。婚后,他们读同一所业余大学,成为班里唯一的夫妻同学。纪念后大刚下海,小艾跳槽,分别有了自己的天地。无论事业上有多少腾飞和发达的机会,他们绝不以分开生活为代价,坚持搭同一趟车。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让对方去满足另外40%的需要,牵手时牢固,松手时洒脱。20年后,经理了许多艰辛和奋斗,小艾和大刚仍然相爱如初,满足地生活在一起。在儿子18岁生日这天,他们把大胡子和大个子的故事将给儿子听,同时也告诉儿子,他的父母是怎样选择了共同的人生旅途。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