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xiaoyuehen

甲A耻辱top10:足球踢出乒乓比分 国际关注黑哨

发表于2004/10/14 2:15:00  2918人阅读

分类: 情感人生 生活之友 杂谈随感

甲A耻辱top10:足球踢出乒乓比分 国际关注黑哨

(关注中国足球, 立此存照)

2003年12月30日 12时34分02秒
 
 
无耻近乎勇

孔老夫子说:“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这话喜欢掉书袋的阎主席想必没有在各种场合的演说中引用过。甲A十年,宝马香车,锦衣玉食,养了骄悍大佬,养了泡吧少年,养了假球黑哨,独独羞耻之心,天不假年。

在中国足球,耻是易耗品。记忆中5.19时的举国激昂,到了大连金州只剩垂髫小儿的一滴眼泪。哀莫大于心死,心若死了,别说吉隆坡壁立千仞,便是小小的马尔代夫,也四面汪洋,四面楚歌。

在中国足球,耻是奢侈品。戴大洪锋芒毕露后换来销声匿迹,龚建平灵台乍明后是深牢大狱,你可以掏光腰包与之“血拼”,但最终却往往落了个人财两空,周遭还有人冷冷地数落你——只选贵的,不买对的。

在中国足球,耻是交换品。对胜负的追求以盘口划价,以人民币结算。当然,如果有幸与巴西国家队或者万人迷贝克汉姆对面交锋,谈钱就俗了,不妨拿羞耻心换件体香四溢的球衣,悬之高墙,回味当初曾被糟蹋过的痕迹。

于是耗尽了退却了转手了,于是麻木了冷漠了破罐子破摔了……

我们在甲A这条道上跑了十年,最大的变化就是除了以“恶衣恶食”为耻,其他都不足为耻了。无耻近乎勇,所以甲A冠军山东鲁能会在亚俱杯上被韩日连灌12球,所以重庆力帆在不知道球往哪里踢时,让对手往自己门里踢。敢做泼皮就不怕挨刀,横竖横。

甲A或者中超,超度或者新生都不是问题。如果热情殆尽,热血流尽,我们还可以有无数个十年,像木乃伊一样不朽。谁在乎上越千年,孟老夫子的提醒——“但无耻一事不如人,则事事不如人矣!”(杨龙跃)

厚颜无耻 中国黑哨引起国际关注

2001赛季末,宋卫平、李书福等人发动了中国足坛罕见的扫黑风暴。2002年新年的第一天,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位高层官员就明确表示,发生在中国体育界的一些腐败行为,决不是“孤立的社会现象”。围绕着足坛假球、黑哨问题以及媒体对俱乐部和裁判之间收受贿事件的逐层曝光,已到了“扫黑”的最佳时机。

扫黑揪出龚建平

2002年1月4日,在浙江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和广州吉利董事长李书福以及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等人的协助下,新华社记者对“黑哨”事件的调查采访取得突破:中国足坛确有黑哨。而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阎世铎5日在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时空连线》节目专访时也强调,中国足协调查黑哨事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2002年2月15日下午16时,龚建平刚回家,立刻就被宣武区公安分局的刑警带走。23日,在众多媒体记者的追问下,宣武区公安分局的宣传干警承认了龚建平确实在押的事实,但对媒体采用的“拘捕”字眼予以否认。27日,为替自己辩护,龚建平聘请了王冰作为自己的律师。王冰证实,龚建平被拘的原因并不是“嫖娼”而是“涉嫌商业贿赂”。29日,央视体育频道《足球之夜》采访了扫黑敏感人物宋卫平。宋卫平披露:写忏悔书、退出黑钱的那个裁判就是龚建平!

龚建平十年铁窗

4月3日,新华社首次发布了北京籍国际足球裁判龚建平因“涉嫌商业受贿”被公安机关拘留审查的消息。作为国家级通讯社,新华社披露此消息无疑确认了龚建平被拘留审查与“黑哨”有关,而且明确了司法机关已正式开始清除足球圈内的腐败现象。但从新华社消息可以看出,对龚建平处理的有关司法介入仍在“初级阶段”。

2003年1月29日,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龚建平在担任足球甲级联赛主裁判期间收受他人财物共9笔,累计人民币37万元,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龚建平是在2001年年末那场声势浩大的扫黑风波中,第一位被揪出的黑哨。在国内足坛上,或许还有更多暂时没有被发现的“更黑的”黑哨,但估计龚建平一案已经给了他们巨大的震慑。

路透法新关注扫黑

中国甲级联赛的“假球黑哨案”,引来了国外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2002年1月8日,路透社和法新社都为此专门撰文,发表了各自的看法。路透社的文章以《中国黑哨事件将进行刑事调查》为题,文章作者引用了“中国足球最黑暗的日子”这句话,来形容黑哨事件对中国人心理的影响程度。

法新社对“假球黑哨”事件的反应比路透社要快上一拍,他们的文章标题也观点鲜明:《中国足球陷入假球泥潭》。法新社认为,如果没有外来的帮助,中国足球这个“小世界”是无法自行解决内部问题的。(戚德志)

虚弱所以耻辱

“生老病死,礼义廉耻”,这个排序不是没讲究的。自古以来,中国人的一大特性就是“要面子”,因此“耻辱”之类的事情,看得要比“生死”还重。

这个传统放到中国足球界来,当然也有自己的解读。比如说,“宁可轰轰烈烈地死,不可窝窝囊囊地生”;比如说,“手莫伸,伸必捉”;比如说,“打某某从来就不用动员”……可惜,中国足球从来就是一个擅长喊口号的团队,口号越响、越精致,往往耻辱来得越彻底、越直接。

甲A的耻辱几乎不用说,因为在很多懂球和不懂球的人眼里,甲A几乎和“假球”、“黑哨”就可以直接画上等号。高峰的时候,甲A的每一场比赛都会被怀疑是假球,裁判的每一次哨音都会引来“黑哨”的怒骂。反之,如果比赛打得太真实,裁判吹得太公正,反倒会让人瞠目结舌,这样的甲A就不是甲A了,这样的裁判就不是甲A的裁判了。

一直以为,最可悲的事情并不是某一场比赛的“耻辱”,某一个裁判的“耻辱”;事实上到了以上这种“不假也假”、“不黑也黑”的信誉度,才是甲A最可悲的现实。整体品牌的跌入深渊,导致整个行业的难以振兴,从而损害了每一个中国足球人的利益,损害了中国足球的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甲A关注度的滑坡,中国足球整体水平的不进反退,才是中国足球职业化最值得反思的根本性命题。因此,当若干年前有人提出“足球泡沫”这个警告的时候,没有人会认同这样的价值观,然而历史很快就会证明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说,球市,和“股市”、“楼市”都是一个概念。

若干年过去了,我们提起一些甲A耻辱的案例,似乎还是那么触目惊心,难以置信。渝沈案、隋波案、录音带案、中间人案、五鼠案以及几乎遍及每一个球队的赌球嫌疑……这些都被“证据说”挡回去了,成为了历史的笑柄。唯有一件最终靠司法介入解决了的“龚建平案”,然而看上去正义取得完胜的场面,其实又成了中国足球最大的一个耻辱:一个最老实最可怜最有悔过心的“黑哨”被关进了监狱,其他所有更“黑心”的裁判都堂而皇之地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不少人还活跃在我们的联赛赛场上。轰轰烈烈地“反黑”运动莫名其妙地结束了,实在是有点像各国解放前人民的无数次看似成功实则落败的民主爱国运动。

这些耻辱的积累和继续,不仅让喜爱中国足球的正义人士感到寒心和灰心,而且更让人明确了一个不健全的法制环境和市场机制是导致这些耻辱的根本性原因。甲A没有完成的使命,留给中超去完成,如果中超也没有完成,自然还有新的力量和新的历史来取代。不过眼前,我们失去了太多,比如中国国字号球队,这个代表民族尊严的载体,又留下了多少耻辱和多少伤心的眼泪。

我们都曾冲出亚洲和走向世界,结果奥运会和世界杯的盛典,留给中国足球的竟然都是再一次的耻辱。而无数次的东亚对抗,我们的近邻韩国和日本似乎总能让中国足球丢尽脸面。技不如人是一方面,在精神力方面,中国足球似乎欠缺得更多。这就是比日韩联赛可能还要火爆的中国职业联赛培养出来的国家队,因此足以让我们对职业联赛反思得更多。

说到底,中国足球是缺乏一些底气的,他们可能是明星大腕,可能是高收入高享受,但在这些浮华的背后,底气不足,终是要落得一个耻辱的结局,一段“屡战屡败”的历史。(杜?)

奇耻大辱 鲁能队惨败望加锡

2001年3月份,代表中国征战当年亚俱杯的是号称拥有俱乐部历史上最强大阵容的山东鲁能队。但最终的结果令球迷震惊,在与日本和韩国俱乐部的较量中,山东鲁能都被对手六次洞穿城门,国内媒体以“望加锡惨败”来总结山东鲁能的此次出征。

2001年3月23日,山东鲁能队2比6不敌日本磐田朱比洛队。从比赛过程来看,第30分钟时的一个点球以及舒畅的被罚下场,应是山东鲁能队本次比赛的一大转折点。某主力队员在赛后就表示:“门将的失误以及舒畅被罚下场,使全队心态发生极大变化。尤其是在磐田朱比洛队攻入第二球后,刚刚积累起来的信心一下就垮了。”一支成熟的球队本不该在一瞬间被对手击垮。

接下来的事情只能用溃不成军来形容。两天之后,在与韩国水原三星队的比赛中,山东鲁能延续了他们的拙劣表演,0比6惨败。上半时,山东鲁能队几乎没有什么机会,韩国水原三星队则牢牢地掌握了场上的主动权,这对昔日的“双冠王”绝对是一种侮辱,但是山东鲁能球员的懒散作风使得他们继续了这种耻辱。

两场惨败之后,当时的主教练、俄罗斯人鲍里斯与队员的矛盾开始公开化,并直接导致了他们在随后的联赛中一泻千里。而亚足联则以《山东被无情摧毁》为题,称山东队0比6惨败给水原三星,创造了中韩俱乐部交战史的新纪录,上一次是1998年亚优杯北京国安的0比5惨败给水原三星。(戚德志)

十年甲A耻辱TOP 10

延边汽车消极比赛

1995年10月8日,在全国足球甲A联赛第16轮的比赛中,四川全兴队主场迎战延边现代汽车队。由于对当值主裁判的某些判罚难以接受,延边队以消极比赛来抗议所谓的“执法不公”。一时间,赛场上出现了罕见的只守不攻的场面,最终,放弃抵抗的延边队0比6大比分输给四川全兴队。事后,中国足协通报批评了延边现代队,这是甲A有史以来第一场公开的消极比赛被罚事件。

高仲勋绝望中呼号

1998年8月9日,前卫寰岛主场对阵延边敖东。延边敖东在先入一球的情况下遭遇“特殊照顾”,最终前卫寰岛队依靠一个有争议的点球2比1反败为胜。敖东中场领军人物高仲勋也终于在走向更衣室的通道时向着电视机镜头爆出了惊人之语,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会看到这个吉林汉子在愤懑中绝望地呼喊出的那句话——“中国足球没戏了!”

隋波事件捅破黑幕

1998年8月22日,在云南红塔和陕西国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当时的国力主教练贾秀全公开指出本队个别球员(“3号隋波”)表现不正常。稍后,俱乐部称赛前有人曾企图收买本队球员,并有录音带为证,是为“隋波事件”。虽然中国足协介入此事,但最终不了了之。“隋波事件”揭开了假球的冰山一角。

渝沈之战千古悬案

1999年12月5日,重庆大田湾体育场,重庆隆鑫在领先了90分钟之后,被沈阳海狮在两分钟之内奇迹般地连扳两球,沈阳海狮就此保级成功。这场比赛的莫名结局,激怒了大田湾的3万多重庆球迷。赛后他们围住重庆队要离去的大巴,高呼“假球”并久久不愿离场。此后,中国足协派出专门的调查组处理此事,但终因“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

平安六君子事件

2000年3月27日出版的《足球》报在头版头条位置称,深圳平安队的6名球员在对云南红塔队的客场比赛结束后,于当晚在球队下榻的酒店召妓,被球队主教练塔瓦雷斯当场抓获。此事引起轩然大波,平安俱乐部立即宣布对彭伟国等6名球员课以处罚,同时表示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并要求该报道歉。历时一年多后,“六君子嫖娼案”以《足球》报公开道歉告终。

金德球员闹出命案

2001年5月31日,4名沈阳金德足球二队的队员凌晨在沈阳街头喝酒滋事闹出命案,一烧烤摊主弟弟张某被打成重伤后不治而亡。涉案的韩龙、金雷、马鸥、王子四人后来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随后,中国足协向这4名球员永远关闭了进入职业球员行列的大门,对这4人实行终身禁赛。

足球踢出乒乓比分

2001年9月29日,在一场关系到能否升入甲A的关键比赛中,成都五牛以11比2在成都市体育场战胜了同省兄弟四川绵阳。后来,中国足协取消了那一轮比赛中被认为同样有问题的长春亚泰队的升A资格,四川绵阳队则被勒令降级,五牛11比2战胜绵阳那场比赛也被认定为“严重违背体育公平竞争精神”。

童子军染上性病

2001年7月17日下午16时多,大连实德俱乐部从喀麦隆杜阿拉市招收的23名十七、八岁的黑人小球员出现在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大连实德就此组建了实德雄狮队。然而,第二年这拨小球员里就出现了一件非常令人吃惊的事情:康苏是实德雄狮队的门将,也是这些黑孩子中惟一的守门员,2002年浦江集训期间,康苏被发现染上了性病。

重庆力帆输球冲超

2003年11月30日,重庆力帆在家门口成为了末代甲A最后一个接受降级审判的冤魂,而这一次他们“死去”的方式也显得前所未有地荒诞。在输球冲超的规则漏洞之下,重庆力帆只有在家门口采用“求败”的方式寻求生机。最终客战上海国际的天津队没有给力帆在尴尬中进入中超的机会,输球冲超虽然没能成真,但却是对足协制定的游戏规则的一次嘲讽。

张帅掉进尿瓶子

在2003赛季甲A联赛第28轮京沪之战后,有关兴奋剂检测中心对北京现代队的雷吉纳尔多和张帅进行了例行的常规检查。这次检查的最终结果是,张帅的A、B瓶尿样都呈阳性。据张帅自己解释,他是因为感冒而误服了含有麻黄碱的药物,最终导致尿样呈阳性。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张帅可能将被禁赛2年,目前足协的处罚结果尚未出台。(萧仁)

知耻后勇 三国联赛甲A最差

东亚足球的职业化进程走在了整个亚洲的最前列。中日韩三国中,韩国早在1983年就创建了K联赛,日本和中国相继在1993年和1994年推出了J联赛和甲A。在各自经历了一段不算短的发展期之后,这三大联赛目前都已经进入到不同的运行轨迹中。

J联赛现在显然是亚洲最成功的联赛,他们在创立初期虽然为引进济科、莱因克等明星球员而付出了不菲的代价,但这却从一开始就保证了整个联赛的高起点。而且比较难得的是,J联赛的组织者在球迷巨大的热情面前并没有产生冒进的战略思想。目前J联赛不但每年的经济规模在100亿美元以上,而且日本足球也在10年中以高速崛起的姿态登上了亚洲之巅。

K联赛的联赛组织者一开始就希望整个联赛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因此联赛初期仅有2支职业球队和3支业余球队参加,而且不实行升降级。即使在发展了20年之后,K联赛也还是只有10支球队参与,直到韩日世界杯后才扩张为12支。这种谨慎控制规模的做法使得优秀人才相对集中,保证了球队的战斗力。

相比之下,中国的甲A联赛最大的一个缺陷就是在发展规范方面缺乏前瞻性和延续性,而且往往在遇到了一些难题之后就全盘推翻之前的发展方向。这种不稳定的局面导致甲A联赛在消耗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财力之后,却出现了一系列不伦不类的现象,于是最终不得不让位于“中超”这样一个同样前途未卜的“新生儿”。(方正宇)

恬不知耻 无人问鼎亚洲冠军

中国足球喊了多年“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口号,2002年偶然到世界赛杯场转了一圈,却背着9只鸭蛋而归。人们在怪罪国家队的同时,却忘记了作为中国足球根基的联赛中,我们的职业俱乐部也从来没有实现过真正的冲出亚洲。在前后的亚优杯、亚俱杯、亚冠联赛三项亚洲赛事中,中国甲A俱乐部没有一次问鼎的经历。

甲A十年,先后有6支俱乐部代表中国参加亚洲赛事,他们分别是辽宁队、大连队(万达、实德)、上海申花、北京国安、山东鲁能和重庆力帆。辽宁队1994年代表中国参加亚俱杯时,已经是日薄西山,结果他们在东亚区决赛中被淘汰出局;北京国安在1997年鼎盛之日,也仅仅获得亚优杯第三名;山东鲁能就不用说了;重庆力帆赶上了2001年最后一届亚优杯,第四名的成绩已经让人不能对他们期望太多;上海申花队在亚洲赛事中的战绩同样历来不佳,1996年亚俱杯第2轮被淘汰,1999年亚优杯首轮出局,2002亚冠联赛同样在小组赛后打道回府。

大连队在甲A联赛的霸主地位,也让它理所当然地成为亚洲赛场的常客。除了因故在1994年和1999年退出外,大连队共参加6次亚洲赛事。然而大连总是在最后时刻缺了一口气,3次挺进决赛,3次与冠军无缘。在最接近冠军奖杯的1998年亚俱杯中,大连万达与韩国浦项制铁120分钟内战成0比0平,最后的点球大战中大连5比6败下阵来。

在尘封的历史里,我们找到一座属于辽宁的亚俱杯冠军奖杯,然而它的基座上刻着的却是1989年。甲A十年,亚洲赛场上没有任何记录。(张宴飞)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