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xiaoyuehen

甲A十年十大悲情时刻回顾 谁的眼泪在空中飞舞?

发表于2004/10/14 2:19:00  2217人阅读

分类: 生活之友 杂谈随感 情感人生

甲A十年十大悲情时刻回顾 谁的眼泪在空中飞舞?

(关注中国足球, 立此存照)

2003年12月02日15:06 新浪体育
 
新浪体育讯 十年甲A交织着无数的喜怒哀乐,而与胜利的狂喜相比,悲情的泪水往往更容易让人铭记。在这里我们罗列出10年甲A的十大悲情时刻,共同回味充满泪水的次次甲A记忆。

1995:五里河的漫天泪水

1995年11月12日,“十连冠”东北虎辽宁队主场迎战广州太阳神,如果取胜则意味着辽宁队将把保级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当年执教广州太阳神的东北老帅张京天比赛中连续换下核心球员胡志军和彭伟国,但没想到这种善意的举动却将辽足推向绝境。“马头”孙贤禄头球为辽足首开纪录之后,替补上场的两名广州球员冯峰和吕建军却以两记世界波将“辽老大”打入深渊。姜峰、庄毅、于明等一干当打之年的优秀球员就此告别甲A,电视镜头忠实纪录了属于甲A联赛的第一捧热泪,而辽宁体育局长崔大林在赛后“为十连冠还债”的言语则成为甲A历史经典。

1996:铁汉江洪无奈告别

1996年10月20日,当年甲A升班马深圳飞亚达作客昆明高原,被八一队2-1斩落马下,提前一轮告别甲A赛场。本场比赛中深圳队严重的内部问题显露无遗,当八一攻入第一球之前,外援高兰居然不可思议地在中场脚踢队友夏青。比赛结束后深圳门神江洪泪如雨下,这位90年代中国“扑点球专家”面对镜头痛苦而又困惑地对天问道:“干嘛呢?他们都在干嘛呢?”

1997:一个城市的永久耻辱

1997年07月20日,上海申花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经历了属于一个城市的惊人耻辱,9-1的比分创下十年甲A最高比分纪录,而这一纪录居然在两支顶级球队较量中出现无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北京国安三杆洋枪在比赛中酣畅淋漓地奉献8粒进球,范大将军则将曹限东的射门一脚挡入本方门内。北京的辉煌胜利映衬着上海难言的悲哀,至今每当京沪对话,9-1的比分都会被媒体与球迷不约而同的提起。而经历那一年的申花外援门将瓦西里,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当在扑克牌游戏打出一张“9”的时候,都会条件反射般地念叨一声“北京”。

1997:中国足球“雾中行”

1997年12月17日,天津立飞三星队在民园体育场迎战落魄的昔日劲旅广东宏远,漫天大雾让本场比赛在能见度不足40米的环境中依旧进行着。而央视对本场比赛的现场直播看上去更像是一幕荒诞闹剧。没有多少人能知道天津队是怎样射入的本场比赛三粒进球,历史只记载着本场比赛之后广东宏远提前一轮跌入甲B,而胜利的结果也未能挽救天津队在最后一轮中成为“意外”的降级球队。经历1997年金州之败后,那一年的中国足球似乎很长时间内都在雾中茫然行走着。

1998:高仲勋的绝望呼号

1998年08月09日,前卫寰岛主场对垒延边敖东,延边敖东在先入一球的情况之下遭遇了难言的“特殊照顾”,最终前卫寰岛队依靠一个有争议的点球2-1反败为胜。重庆大田湾球场记录了延边人面对中国足球复杂环境的无奈与悲情,敖东中场领军人物高仲勋也终于在走向更衣室的通道内向着电视机镜头爆出了惊人之语。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会看到这个吉林汉子在愤懑中绝望的呼喊出那句话——“中国足球没戏了!”

1998:公平竞争还是无心之失?

1998年10月25日,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历史上唯一一支未曾有降级纪录的球队与甲A告别。八一队在成都体育中心0-1不敌四川全兴之后,排名倒数第二结束了甲A的旅程。很难说四川队在这场比赛中真的不想回报3年前军旅的那段恩德,但彭小方无心插柳的一脚远射攻破八一城门,将军旅终于送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儒帅刘国江在巴蜀球迷的欢呼中无奈挥手致意走下球场,一个时代的神话在此时嘎然而止。

1999:辽小虎夺冠梦碎京城

1999年12月05日,升班马辽宁抚顺客场迎战北京国安。凯泽斯劳腾的神话是否能在中国赛场上演?作为有史以来最强悍的一支升班马,辽足距离这一奇迹仅仅一步之遥。偶像级的张玉宁和李金羽是该赛季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胖子”曲圣卿更是包揽金球金靴两大奖项。然而这一切都没能换来他们在工体的一场胜利,曲圣卿进球之后李尧击中门柱错过扩大比分良机,而小将高雷雷的远射破网则就此确立了北京队的“终结者”形象,赛后的刺骨寒风中李金羽将全身几乎所有装备都抛向看台上的辽宁球迷,异常悲壮地与冠军话别。

1999:问题球让球迷高呼“滚蛋”

1999年12月05日,与辽鲁争冠同样为世人铭记的还有在同一天大田湾球场上发生的一切,面对必须客场取胜方能保级的沈阳海狮,重庆隆鑫是否会开闸放水成为人们此前广泛猜测的话题,由于此前隆鑫多次不留情面地成功阻击争冠与保级球队,人们也都期待着这支球队在焦点时刻捍卫甲A的纯洁。但一切与人们的理想背道而驰着,符宾令人吃惊的鱼跃漏球以及隆鑫防线最后时刻的门户大开让沈阳队2-1翻盘,现场球迷则在受愚弄的绝望之中高呼“隆鑫滚出山城!”。

2000:一种精神的告别离去

2000年09月14日,吉林敖东在主场0-1不敌辽宁抚顺特钢,这支来自最北部的少数民族甲A球队,终于在坚持了第七个年头之后沉入低谷。一群朝鲜族男人所组成的球队再不见“长白虎”的昔日神威,高仲勋、张庆华、黄冬春、李光浩、李时锋...以及教练席上的李虎恩、崔殷泽...这些名字都已成昨日背影,主帅廉胜必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神情木讷地揽过了失利的全部责任,甲A版图上一道独特风景、一种特有精神就此消失。

2003:前所未有的甲A悬念剧

2003年11月30日,取消升降级两个年头之后,重庆力帆在家门口成为了末代甲A最后一个接受降级审判的冤魂,而这一次他们“死去”的方式也显得前所未有的荒诞。在众所周知的规则漏洞之下,重庆力帆只有在家门口采用“求败”的方式寻求生机。最终客战上海国际的天津队没有给力帆在尴尬中进入中超的机会,大田湾球迷在矛盾痛苦中挣扎90分钟之后,终于被迫接受了告别顶级联赛的命运来临。而让一支球队在最后时刻以输球的方式寻求出路,最大的耻辱者显然不该是球队本身。

  (张洋)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