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xtigmh

我为什么离开了大学——我的新生

发表于2004/7/13 18:19:00  873人阅读

分类: 好贴收藏

在我生命中的这四个月
   时间好快,从离开大城市走进三岔这个小山村到今已整满四个月。这四个月也许会在我生命中会烙下很深的烙印,所以我想留下它,也想把我的所思展于纸上,或许有一天我回归主流且快要下沉时看到曾经自己切肤切骨的至真能够获取一些灵魂上的安慰。
  不知道为什么每到一个地方大家都很关心我,关注我的休学,也习惯了回答“做出这个决定需要很大的勇气,你的勇气来自哪里?” “有没有阻力,怎样克服的?你的家人不反对吗?” “太偏激了,你不觉得利用课余时间来做志愿者更好吗?”等等问题,答案也很简单:我的决定仅来自于一个不眠之夜的思考,我的勇气来自于曾经数次下乡接触的千百万个农民,阻力很大,各方面的,我的同学不理解,认为我到山村会变得很落后不会讲英语了,和农民一样愚昧,我的老师关心我,说成绩好,又是党员又是学生干部,有点浪费,决定当然是好的,但我一个人解决不了“三农”问题,让我考虑再三,看清形势,我的朋友都异口同声说我疯了;由于本人“连轰带骗”,家人也很无可奈何的说自己的选择自己负责,但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这不是偏激,我觉得是激情,年轻人就应该有热情有责任,什么叫“新时代的大学生”?我认为能为农民做点事是源于我们还仅存的一点良心!
   我觉得自己并不值得关注,值得关注的是我做的这些事情,是我们的农民朋友。还依稀记得刚去三岔那个小山村的夜晚,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农民的如此沉醉和投入,尽管文艺演出队刚刚成立,尽管道具那么简陋,尽管山路那么崎岖,尽管节目那么粗糙,尽管差的太多太多,老乡们还是那么开心。当一位老大爷拉着我的手说:“多少年了,村里没有这样热闹了,大学生好啊!你们还来看我们,现在都没人管我们了。” 当男女老少都用渴求的眼光看着我们时,我觉得自己的担子好重,让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同行的十几名志愿者都走了,只剩下老刘、肖青、詹玉平我们四个,孤寂的四个人面临是全村两千多口子的发展问题,我更加困惑,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还是去小学里支教吧!我想到逃避了。
  改变农村不是我们几个能做的,你要意识到谁才是这些大山里的主人,只要我们唤醒了他们,改变了他们的意识,让他们振作起精神来。你放心,农民自己就能改变,而且一个人改变还不行,要大家团结起来改变,看我们的培训就知道了。“从他们几个口中,我认识了做这个项目点的真正意义所在:精神激励和农民组织化。于是,在培训的七天里,破旧的金沟小学传出了“改变自我,做家乡主人;团结起来,建设新乡村”的响亮口号,传出了“向着贫穷自私开火,向着太阳,向着小康,向着新乡村,发出万丈光芒”的响亮歌声,校园里也聚着成堆成堆的渴望改变的农民在讨论着农村出路。他们自己成立班委会和活动委员会自我管理,他们每天早上跑步,做操,演讲,他们上课前喊口号唱歌,他们投入的听课,认真的做笔记,他们彻夜的讨论。整整七天,他们说自己脱胎换骨。回去后他们又成立老年协会、妇女协会、板栗协会、木耳香菇协会、学习推广协会,整个三岔这个小山村发生了外界不知道的巨大变化。——真正的山乡巨变!
  农民改变了,而我也在参与培训中彻底的改变了,第一次感觉我们的劳动人民是多么伟大,真正感受到了‘曾经哭着维权,现在笑着乡建”。于是不管是在五一西南义工培训会
  还是在多次的支农经验交流会上,我都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传播着“扶贫先扶志,农民需要精神扶贫,需要合作”的理念,传播着农民的改变。
  然而,虽然我像传教一样的传播着新乡村建设,可真正参与到其中的力量确是那么的薄弱,更多的人是在一旁观望。虽然现在全国有一百多所学校的社团参与支农,而大家却在种种客观和主观的理由支撑下蜻蜓点水般的”一闪而过“,留下的只有默默做着的少数人。这算我的困惑吗?我想留给所有人和我一起困惑。
  前几天有幸回到学校,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却有一种难言的距离,感觉大家除了那些寒暄客套的礼貌话语之外,再也找不到更多的共同语言。流行电影、最新歌手、门口哪个时装小店又有了新牌子衣服、大家好奇地谈着周围同学恋爱的离离合合对我来说都那么陌生,难道我真的落伍了?!
  有时真的希望我和一些支农同志的呐喊不再孤独,希望有一天所有的大学生都以支农为新潮,希望整个社会都会谈农兴高采烈,最后希望我的这三个希望都不只是希望。
  有一位朋友曾经说过:“人在35岁之前不要忧郁,35岁之后不要后悔。”我毫没犹豫的选择了休学,只是希望自己后半辈子不后悔。在这四个月,我学到了很多那个高墙里和四角的天空上没有的东西,相信后六个月同样如此。最后真心希望同学们的支农不再仅仅只是个梦!
  
  白亚丽
  2004.6.5
  
  作者简介:白亚丽,女,河南漯河人,天津科技大学电信学院自动化专业01级学生,在校曾任010213班班长,新希望农促会会长,理事长,中共党员,多次获优秀奖学金,校优干等光荣称号。与2003年底突然一时大脑灌水,失控,面对重重阻力和不理解,在一个不眠之夜的彻底思考后,提出令人难解之奇事——休学。并于2004年1月8号正式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并办完手续,留下一个茶余饭后大家品头论足的把柄后,毅然地决定为自己活一回,于2004年2月4号来到湖北房县三岔做了一个不合格的农民!
  在三岔村、河北翟城村、西南昆明都做了大量的农民精神激励和组织化的培训。很多村子就在她与同事们的鼓励辛苦的劳动中变了模样。那里成了农村的真正希望。
  详细内容参见:http://www.3nong.org/bbs/showtopic.asp?id=3987&forumid=10
   http://www.3nong.org/bbs/showtopic.asp?id=4419&forumid=10&page=8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