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img yanqlv

洛阳:一个城市的失落与复兴...

发表于2004/10/13 22:05:00  2212人阅读

分类: 个人杂项

祝贺洛阳荣获“中国十大最佳魅力城市”称号
昨日(2004,10,12)下午5时30分洛阳连闯数关,最终和福建泉州、云南大理、海南三亚、江苏昆山、广西桂林、四川都江堰、浙江绍兴、广东东莞、山东烟台等9城市一道,荣获“中国十大最佳魅力城市”称号。

【分享】洛阳:一个城市的失落与复兴...
宋晓鸣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一千五百余年的国都圣地,星罗棋布的灿烂文明无以遮挡,王者之尊,沉浮之痛,这便是洛阳。
  这是一座骄傲而又难以承受衰落之轻的城市。
  这种骄傲,来自于十三个朝代的繁华烟云,来自于牡丹花开的富贵灵气,或者源自道学、理学等发祥地的大智慧。这份骄傲,其实传承的是中原文化的积淀和底蕴,而更易隐藏起的是恪守和拒绝。
  而在距离我们更近的历史上,洛阳人仍有骄傲的理由。由于洛阳重要的地理位置,在解放初期,十大厂矿的兴建使洛阳一举成为仅次于北京、上海、武汉、天津的全国第五大现代化城市。
  到底是什么在影响、改变着城市的命运?决定一个城市的气场、性格、习惯和素养,归根结底是和这个城市血脉相连的人群分不开的。
  和大多数内陆城市不同的是,洛阳作为移民城市,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援内地建设者,他们多是从南方江浙、广东一带迁移而来,并有“每100人中就有10名科技人员和1名工程师”之说。这样鲜见的人才迁移为洛阳注入了动力和生机,曾使洛阳达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巅峰时期。
  不幸的是,面对国家产业的宏观调整,由于自守和自负,洛阳错失了种种机会:上世纪九十年代市场经济蓬勃发展之时没有及时进行产业升级,城市建设水平滞后,旅游资源没有得以充分挖掘,由于政府的局限,洛阳新时期的主流文化难以形成,导致人才流失。同时相对关键的是,当时政府对特殊背景的城市的驾驭能力非常有限。
  许多对洛阳有着朝拜心态的外地企业,面对洛阳不堪重负导致的消费力低下的现状,徘徊不肯进入。没有内省,也没有了外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洛阳像断了线的风筝,跌落下来。
  不过,这些并不妨碍留下的人们对洛阳的热爱,以及远在异乡的人们对她的追忆。即便有过落寞,尽管捉襟见肘处难以保持王者的大方与倜傥,但不经意流露的仍是贵族的自信和光芒。


  当某日站在东大街,行走在磨平的石板路,听到亲切的市井之音,看到底层百姓琐碎的居家生活,不留神抬头看到古老的鼓楼上“就日”、“瞻云”的豪气,你会隐约感到其中蛰伏的力量和希望。
  当东都大火带来洛阳的伤痛,孙善武先生被推到了历史的风头浪尖。一切都过去了,尽管牡丹富贵依旧,龙门石窟的历史尘烟仍在。没有什么时刻比此时更让人期待一个城市的光复,以此成就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光荣和梦想。或者有人想像十字街威名的重现,或者有人希望重振汉唐雄风,抑或每个朝代的荣耀。
  可是重要的是,面对这个几度沉浮、每一处地方都写满辉煌历史的城市,如何更好地进行战略定位?这个城市应该面对历史还是直面未来?又如何可以清晰描述她的未来,并在市民中形成向心力?|
  随着省政府“中原城市群发展战略”的提出,以郑州、洛阳为中心的规划让洛阳人坚定了信心,畅想洛阳之于河南,就如同“青岛之于山东,深圳之于广东”。
  在建国初期,洛阳的城市规划是“脱开老城建新城”,建成了涧西“一区五带”的周边式布置的大工厂区及其生活配套区,规划达到了当时中国最高水平。承载洛阳的再次崛起的使命,毫无疑问地落在了洛南新区。洛阳政府亦是志在必得,尤其是在住宅建设方面,外地企业相继入主,洛南新区已是烽火硝烟。
  未来并不遥远。


  洛阳与其他城市有千万之不同,一个人,一个细微之处,都可以发现这个城市的心思和玄妙。
  陈春思先生的鼎雒斋坐落在欧式的洛阳人保大厦旁,来到简陋的鼎雒斋对外经营的门面,打招呼的是典型的为学艺而在打杂的小伙计,告知陈先生在后院。走过去,便发现这里是闹市中一个宁静的去处:枝叶繁茂的梧桐树从小小的四合院伸出粗大的树干,初秋时节会落下阔大的树叶,阳光从茂盛的枝叶中投下光和影,映照在墙壁上陈先生的碑刻墨迹:魏碑除却其干脆、劲挺、有力,更有圆润和芳香的气息。康有为曾盛赞魏碑之美,如魄力雄强、气象浑穆、意态奇逸、精神飞动、兴趣酣足、血肉丰美等不一而足,也似在历数洛阳的千年形象。
  先生一个“鹅”字,题曰“羲之爱鹅,妙笔生花”,其气韵和风范活脱脱地将洛阳的风骨勾勒出来了。
  其实陈先生在身处的洛阳只是书画艺术的一个优秀代表,他更代表的是基于洛阳文化底蕴之上传承书画艺术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散落在洛阳的街巷、孟津还有偃师,他们的灵感多来自于香艳的牡丹、龙门的碑刻《龙门四品》以及一些朝代留下的痕迹。由于他们的存在,赋予了城市更多遐想的空间,因此带给洛阳灵逸和幽香的气息令人陶醉和流连。
  陈先生经常出国进行文化交流,可他坦言最让他心灵舒适的栖息地依然是洛阳,这个群体从未像浮萍一样漂浮而是坚守着。面对洛阳的时代变迁,这些文人墨客最为珍贵的是,在历史的沉浮中,每个人心中藏着不可想像的勇气和坚持。


  这是一座满心委屈又踌躇满志的城市。
  “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锯锉、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
  走在贯穿城市南北的中州路上,发现这一条大街足以道明洛阳这个城市的全部。工业时代的人们更趋向事情本身的精工细作,而缺乏精明的心机。如同王府井之于北京,淮海路之于上海,你很难看到一个作为主要交通干道的大街成为一个商业中心,或者说由于太过缺乏商业气氛的城市没有过于集中的商业区而导致商业分散于一个以交通为主要功能的街道上。这个城市从不缺少鉴赏和审美的能力,但所有知名的国内外的服装品牌更多的是作为专卖店散落在足够长的中州路两侧。
  了解一个城市的真相,最好在清晨人声鼎沸的街市吃顿早餐,或者坐上公共汽车游走在城市中。我在一个秋日午后斑驳的阳光中,在中州路上以异乡人的姿态坐上9路公共汽车。没有郑州拥挤,让人惊喜的还有久违的双语报站的靡靡女音,在恍然中我告诉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国际化的都市里,尽管她不够大,也不够强,但她的LOGO却比除去开封之外的任何一个河南的城市都鲜明,因而更容易被世界认知和接受。
  在人流涌动的中州路上,可以触摸到在这个城市的纹理后面,有着怎样真实的城市秉性和品质。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