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inianshen

昨天走了好多路,今天做了好多事……

发表于2008/10/3 21:45:00  631人阅读

分类:

 

早上起床的时候还好好的,中午就开始有点感冒了,等到下午就严重了,现在又开始头疼了……

昨晚上十点多钟就睡了,那会儿实在是太累了――我的一个高中同学过来北京玩儿,非要叫上一起出去玩儿,结果,半路上堵车堵死了,在阜成门那堵了半小时车子一共走了还不到五十米,前边有一个十字路口,总感觉那儿的红绿灯很奇怪,因为每次到我们这个方向时亮起绿灯只仅仅有五秒钟之多,一些个公交车司机急了,下来车冲着红绿灯骂,车上的乘客也大都下来步行了,车上闷得实在让人受不了。我一直往前走了五站多,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才到了故宫(北门吧应该是,在神武门那边),那儿车不算多,多的就只是人,打了电话才知道我那同学在南门,天安门广场上那儿还,郁闷,他又不知道怎么过这边来,所以我只好再调头去南门那边,走了一里多地,才找到个站点打算乘车,因为我实在是累得走不动了,等了大半天等来了连着的四辆5路公车,前三辆走了也没能把站上的人全都带走,第四辆的时候站上的人好像比我来时更多了,我打算放弃坐车换步行过去,可谁知那车刚好到我跟前停下了,然后后边的那些人便不由分说的将我推上了车,我的天,在车上简直快要透不过来气了,身上的衣服瞬间全湿了,天,车刚起步,前边就又堵上了,又是半小时过去了,这次还好点,半时间车前进了大概有一百米了呢,早就想下去步行了,可不到站司机就是不让下,这么长时间还没走够一站地呢,我晕死了……历尽千辛,我终于到了天安门前边,可发现这儿给封上了,因为当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降旗仪式该开始准备了,我再联系我那同学时,才知道他进去城楼里边了,不知道怎么出来呢,晕,晕,晕……我到了东边的一个小侧门边发现那里有一个出口可以出来,但不能进去,然后我告诉那个同学让他跟个人流从东侧门那出来我在门口等他,他说很快就就出来了,结果我等到了五点半,始终不见他的人影,再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在西门那边,说不行就让我歇会儿绕过那边去找他一起去吃晚饭……我当时真想躺地上找辆车把我辗死得了……我说,算了,咱们还是下次再聚吧,我得早点回学校去了,累得不行了,从三点左右我就一直在地上走,走到了五点多钟还要让我走,实在是体力不支了,我那同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差不多八点了,累啊……我那同学总算是放弃了,我才说你自己去看看降旗仪式吧,看完你也早点回去吧……

在天安门前边的人堆里等我同学的时间 里,有三四个老外刚好站在我的旁边,很像是澳大利亚人,那个年轻女人皮肤挺黑的,不像是北半球的人种,虽然肤色黑,不过也应该不至于是非洲人,因为她们的头发也没打卷儿,嘴唇也不厚,肤色也不是那种不讨人喜欢的黑,而且个头有些矮小。虽然本人的这种判断人种的方法过于偏激,但我当时也实在是找不出像样的标准来鉴定她们到底是哪个半球的人种。再说她们是何许人对我写这篇日记好像也没什么相干哈。他们看样子有些迷惑,可能是对“突然”封城有些不解吧,然后她们就想问问别人到底是怎么一回 事:“Excuse me, English?”,结果问了好几个身边的人都没人响应,人们好像都赶时间似的走开了。“Excuse me, can you tell me if we can get there now?”,她 突然冲着我来了一句,手还指着前边的天安门城楼,我听得很明白,她们所问的和我之前的猜测差不多。但让我奇怪的是她竟然也不问问我"English?"就 开口问我,也太高估我了吧。难道我长的不像是中国人?太伤自尊了也。不过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有这么好的机会啊,老外来找我说话,呵呵。我张口想要回答她 的问题,感觉这个太easy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组织不出来词去解释是因为现在要降旗,暂时封城而已,所以只好就进行了直接回答:No.,我确实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啊,可是让我不解的是她又转身去问别人了:“Excuse me, English?”她 问的是三的一起的女生,可能也是大学生吧,那三个女生也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直扰手……我这才想明白,原来那老外是以为我说的"No"指的是我不懂英语,听不懂她的意思。晕!好没面子!唉,都怪自己在学校没有好好学英语啊……也让我明白了在学校跟着老师们学的那些个倒装啊,从句啊,乱七八糟的一堆除了 用来应付考试之外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学英语--口语……


我和我宿舍的同学从来不在节假日出门游玩的,因为我们都不喜欢那种“人山人海”的场面,这次十月二号“出游”故宫的经历更让我加深了记忆,也得到了更深刻的教训:以后的节假日里杀了我我也不会再出去玩儿了……

整个晚上都睡死了什么知觉都没有,很少有睡得这么熟过,一直睡到今天早上七点多钟,八点钟起床就把床上的褥子被子枕头所有的东西全拿到阳台上晒了,以前做一件事情之前往往都还有个打算,可今天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晒被子洗衣服了,费了好大劲把被子搭好,就收拾了一堆最近几天穿过的衣服来洗――满满两盆呢,其实那些衣服一点都不脏,有的就只穿过一次,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全都洗了――床单、被罩、衣服,让我洗了整整一上午,洗得身上一点力气也不剩了,一直站着着得腿都不能打弯儿了。洗完了衣服,回来把书架上的书整理整理,看着屋里的地板好几天都没打扫了,又把宿舍的各个角落给清扫了一下,再拿墩布墩了墩,看着干净多了,心里也爽快了。这时已经到中午了,宿舍的两位兄弟还在床上没睡醒呢,所以只有自己去吃午饭了……

下午有点头疼,可能是早上洗衣服的时候穿的衣服少了点着凉了,接着就开始打喷嚏,流鼻涕了,撑不住了就躺着休息会儿,结果睡着了一直到三点多钟才醒,宿舍的两位兄弟已经下床开始“上班”了――一个卡丁车,一个吉它。我的脑袋还有有些昏沉,但不想接着睡下去了,就起来上了会儿网,看了点新闻,感觉没什么意思,CSDN里的帖子也不知道为什么都看不进去,就索性关了机,刚好有一兄弟想要出去买东西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转转,反正什么都不想做,就干脆出去转转好了,于是我们俩鼓动那个正玩卡丁车玩得起劲儿的哥们儿一起去――他玩儿得很投入,很不愿意去,我们俩以切断电源的方式要挟他跟我们一块儿去,他只好屈服了。

我们骑车在外边转了一大圈,在超市外边等着修鞋的时候旁边一个修自行车的师傅突然问我:“小伙子,你媳妇(对象,我没听清他说的是对象还是媳妇,他不会说普通话,用河北话讲的)呢,咋没带来呢?”――那个师傅和我挺熟的,以前车子坏了总在他那修,一来二往的就熟了,见面总打招呼呢。――问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当着这两宿舍的兄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知道那位师傅说的是谁,虽然也是在开玩笑吧,但总感觉心里怪怪的,我以前去修车的时候经常和一个女生一起,时间长了,那师傅就误以为我们是……其实我们只是同学,是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而已……

在超市也没买多少东西,回到宿舍时已经快八点了,我们饱餐了一顿刚在超市买的晚餐――两只鸡,一斤葱油饼,虽然简单了点儿,但我们都觉得吃得很开心,可能是大家都饿了吧……

唉,今天得早点睡了……还是累……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