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uanmeng001
博客专家

神七飞天与我的一段往事

发表于2008/9/30 15:35:00  1596人阅读

      1957年的秋天,那时,我是南京大学数学天文系一年级的新生。我记得,那年104日,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1号),震惊了全球。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年105日凌晨,也就是,苏联卫星发射成功的第二天早上,我约了几位同班同学,一大早(大约4点来钟)来到系天文台值班室。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屋子里面鸦雀无声,大家都在凝神屏气地守在一台无线电接受装置面前,倾听着从天空中发来的非常微弱的无线电信号(丝丝的背景声)。突然间,有人大呼:我听到了。随后,屋子里面立即安静下来,接受装置里面发出非常清晰的“嘟............”一连串的“嘟”声,声音由弱到强,间隔很有规律。人们一窝蜂似地从值班室跑了出去,仰望天空,搜寻卫星。过了不一会,有人用手指着西南方天空说:我看见了!又等了一小会儿,一颗非常、非常微弱的光点,在满天星斗的夜空背景中快速移动着,飞过天顶,消失在东北方向的黑暗之中。毫无疑问,这一刻是我永生难忘的。

         大学时代,是一个人的世界观(也叫人生观)形成时期。学生时期发生的事情,一般不容易忘却。我记得自己的学号是“17042”,“1”表示数学天文系,“7”表示07级,“042”是序列号。一年级的老师都是国内学术界的知名教授,他们的严谨治学精神,深深地影响着我们。我们那时的系主任戴文赛教授,是国内知名学者,兼任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台长,同时,还是一位钢琴演奏家。我的代数课程老师莫少揆教授是当时我国数理逻辑界的先锋人物(递归论),那年,他刚从瑞士留学归来。许多老师的名字,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他们的治学严谨、待人真诚和诲人不倦的精神风貌,是我终身难忘的。

         神七载人飞船的入轨计算全靠数学和力学,特别是在球坐标体系下的力学计算。记得,我的(理论)力学老师程开甲教授,他是英国发现电子现象的伟大物理学家Dirac的弟子, 那年刚从英国回国。程开甲教授给我们讲课,从来不用讲稿,满黑板的公式推导,板书严谨,字迹清晰,下笔入神,而且不会出错。关于力学中的“泊松括号”的演算推导,要用几黑版连续不断的偏微分演算,他也能够一推到底,胸有成竹。那时,我是力学课程的年级课代表,平时接触程开甲先生的机会比较多,我对他佩服极了。我毕业时,他调往国防科工委(任中将),从事我国原子弹的开发与研究。

         数学和天文学,这两门学科都是基础科学,它们不以赢利为目标,是全人类的共同知识宝库(知识财富)。微软笃信“Software as a Business”的哲学,而自由软件遵循“Software as a Science”的理念,两者的基本出发点不同。嵌入Ubuntu系统的自启动U盘不是一般商业用途的工具性自启动U盘(那种U盘,市场上早已见过,毫不稀奇)。实际上,Ubuntu自启动U盘是自由软件(派往中国)的使者,不容把它与商业工具性U盘有意混淆。我想,神七飞船的那几百万行控制程序代码,绝对不是Vista平台上的程序代码,在神七起飞之前,还要把Vista“激活”保险一下,向微软报告。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