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uanqingfei

中国的阿甘——我很蠢,但我很幸运

发表于2004/10/11 11:29:00  2312人阅读

来源:
http://www.cuiweiju.com/htmpage/44/4468/index.htm 
http://blog.csdn.net/youyue/archive/2004/10/11/131668.aspx

(1)
    我叫阿智,是一名大学生,在湖南的一所大学里读美术系。虽然那里没有豪华漂亮的图书馆,没有名震中外的知名科学家,虽然那里的宿舍很拥挤,食堂的饭菜味道总比不上我妈妈,但我还是非常满足,我很庆幸我能成为一名大学生。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从第一天读幼儿园时我咬伤了漂亮班主任的乳头开始,所有的人都会在我背后或者当着我的面叫我白痴。而后来我也慢慢习惯了这个称呼,我发现我似乎的确比别人笨一点……也许不是一点,是很多,因为当我不必再含着妈妈 的乳头睡觉的时候,比我小两岁的妹妹都已经学会加减乘除和k我了。但我一直对幼儿园的那件事觉得很冤枉,是那个漂亮班主任自己要我们在幼儿园里把她当妈妈 的。

    虽然我很蠢,但我真的很勤奋。我很小就很懂事,为了跟上全班,我从读小学起每天都会学习到12点,妹妹也经常给我补习,但她很凶,如果我题目做不出来,她就会把她的拳头捏起来,然后屈起中指的指关节,在我的头上“咚咚”几下。我从来没有躲开过,我想,毕竟妹妹比我小嘛,力气也不大,又不是很疼,有什么必要躲呢。不过,到后来,我想躲也躲不开了,因为我妹妹参加了空手道培训班,必杀技叫“反手背”。

    在我自己的勤奋努力,以及妹妹“反手背”的鞭策下,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我终于弄清楚了四则运算的真正奥义,而且能很自如地使用这几个运算法则了!我很高兴,我妹妹也很高兴,妈妈也十分高兴,还专门做了好多好吃的菜来庆祝我的成功。不过还是稍稍有点遗憾,就是老师已经在教分数和小数了。

    等我读五年级的时候我终于完全习惯了白痴这个称呼,谁让我的确比别人笨呢。其实,仔细想想这个词也不是全是很坏的意思,特别是这个“痴”字,原来还有很着迷很专注的意思,真的,我是查了字典的!所以,叫我白痴,也可以是说:对白色很痴迷,对吧?对白色很痴迷也不是很蠢的事情吧?对吧?

    我真的对白色很痴迷,特别是下完雪后,地上全是纯白色的一片,那么的干净,多好看啊!可我妹妹居然去踩它们!要走路不得已踩了也就算了,她居然敢故意去踩它们!结果我和妹妹打上了一架,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向妹妹宣战,当然,结果很明显,我又被妹妹狠k了一顿。

    其实我不仅仅对白色很痴迷,对其他颜色也特别感兴趣。我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坐在靠墙的角落里,用彩笔把我眼睛里的世界搬到我的画纸上去。终于我父亲发现了我似乎有这方面的能力,于是我开始学画画,而且还获得了几次学校比赛的名次。父亲是所有人中的例外,他从没有叫过我白痴,在我为自己的迟钝着急难过的时候,他说:“你要相信你自己,你其实很聪明。你比别人更聪明,因为你懂得事情是做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虽然我听不太懂,但他的话很鼓舞我,我想,既然我比别人笨,很多事情不是我能想得通的,那么我就不要去想它,这样就没有烦恼了。

    我继续这样傻傻地过自己的日子。

    等我读初中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成绩已经不是班上最差的了。还有很多在小学很聪明的同学,现在居然成绩比我还差,我一直都想不通是为什么,难道是我变聪明了?不是,同一道题目我仍然要比别人多花三四倍的时间才能弄懂。难道是他们变笨了?不是,他们每次打那个飞机的游戏机都能过通关。我只知道,他们几个经常不来上课。

    初中班上的同学们都对我很好,有几个男生和我关系特别要好,他们去踢球的时候总会叫上我,可是我不会踢球,在球场上连球都碰不到。他们便说:“白痴啊,你老是连球都碰不到,我们觉得实在过意不去。干脆你就帮我们拣球吧,这样你甚至可以用手来抱球了。”我当时就感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同学们对我真是照顾百倍啊!特别是我同桌的女生,对我简直就象我妹妹一样好,每天都会帮我一起吃我妈妈让我带来的早饭。其实其他女生也很好,她们也想帮我吃早饭,不过因为我和同桌的女生是邻居,经常在上学的路上就已经把我的早饭吃完了。

    忘了介绍,我这个同桌同学叫小瑶,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不会直接叫我白痴,而是叫我“阿痴”,我喜欢她这样叫我,她这样叫我的时候总会笑,我又特别喜欢看她笑。

    我想她其实也知道我很笨的,否则她不会当我在她家的时候,她洗澡都不关浴室门;甚至在学校厕所里忘记带纸的时候,连女生都不叫,就叫我去送,每次都弄得我偷偷溜进女厕所去送纸。她一定是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才这样做的,可其实我虽然很笨,但我也还是懂得难堪的。毕竟我是男人,她是女人,男女授受不亲嘛!

    我们又读了同一所高中。她仍然是班上的头名,而且在学校很有名气,我听得班的同学经常在背地里议论她,还给她取了个外号,叫什么“班花”。很多男同学喜欢围在她身边,而且还经常给她写信。她每次收了信,就往我一交,叫我帮她回。那些信基本上都一个样子:
“亲爱的瑶:
    我喜欢你
         某某”
这种信我见得多了,同学嘛,本来就应该相亲相爱的,也没必要老要说出来嘛!所以我帮小瑶回的信也基本都是一个样子:
“某某
  我也喜欢你啊,我还喜欢A,喜欢B,喜欢C,喜欢所有的同学们,还有我们的每个老师,你们都很好,我们会永远相亲相爱的。
     瑶”
    瑶看了我帮她回的信,笑得天花乱坠,然后就使劲叫我“阿痴阿痴”……

    高中三年很快就在和瑶的欢笑中度过。

    我从小学就开始苦练美术,已经确认了要考美术专业,除了我喜欢画画这个原因外,另一个原因就是以我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其他专业。所以我报考了一所很普通大学的美术系,而瑶,报考了北京一所很著名大学的英语专业。

    瑶很轻松的被录取了,而我,一个大家都叫白痴的白痴,居然也被录取了!

    她去学校前的那天,把我叫到她家去,给我立了三条规定,叫我在大学里一定要遵守:
1、不准看女生洗澡。
2、不准给女生送厕纸。
3、每个星期都要给她写信。

    前两条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可最后一条,我觉得我很难做到,因为以我肚子里的货恐怕很难维持每个星期写信。她不依,一定要我答应,我只好答应了。我对她说:“如果我没有东西可以写了,那我也象其他同学一样,每次都给你写‘亲爱的瑶我喜欢你’算了。”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可也许是我太白痴,连玩笑都开不好,我一说完,她居然哭了。真是打击我,虽然也许不是很好笑,但也没理由哭起来吧,唉,看来我真是白痴到某种境界了!

    第二天,她去了北京。
    第三天,我去了长沙。
             (未完待续)

(2)
    又是一个无聊得连苍蝇都懒得理我的下午。

    我一个人在学校体育馆里练空手道。哦,忘了向大家说明,自从小时那次和妹妹打架后,我开始迷上了空手道,便拜获过市空手道冠军的妹妹为师,一直苦练到今天。现在已经小有成效,基本上达到了了可以从妹妹手下十次逃走两次的境界了。

    练到一身臭汗后,我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准备好好洗个冷水澡。来到学校后,我一直保持着洗冷水澡的好习惯,因为我发现同学们都洗冷水澡,而且告诉我说有利于锻炼身体,我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把寝室前些日子用来打热水的大桶给扔掉了,以表示我的决心。不过很奇怪的是我这么勇敢坚决的举动,居然遭来寝室同学的一顿群k。至于原因,反正有很多事不是我能想明白的,我干脆就不再想了。

    在校园一个偏僻角落里,突然看见有一群男生在欺负一个女孩子。这群坏蛋,肯定又是社会上的那些混混,到我们学校来打猎的来了。也不知道学校的校警是干什么吃的,每次有一对对散步的他们就出来叫唤,这种情况却从来没出现过一次!我,虽然有点笨,但我也知道正义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在冠军妹妹门下练了这么多年武功的我,终于可以为正义而战斗了!

    于是我大喊一声:“住手!”冲向这群人渣,左手一个“冲击波”,右手一个“半月刀”,然后用了个“旋风腿”,顿时地上除了我自己就没有站着的人了。为首的那个壮点的,颤抖着问了一句:“你是何方大侠?”我双手握拳,背对着这些人,摆了一个很酷的pose:“我,就是,传说中的白侠!”他们几个一阵嘀咕“啊,他原来就是白侠!”“那个一直为正义而战斗的斗士!”“果然厉害,我们快逃吧!”于是,这几个家伙夹着尾巴逃跑了!

    我冷笑一声:“算你们跑得快!”回头看那个被他们欺负的女生……
    ……
    ……
    ……她洗澡都不关浴室门;甚至在学校厕所里忘记带纸的时候,连女生都不叫,就叫我去送……


    ……她看了我帮她回的信,笑得天花乱坠,然后就使劲叫我“阿痴阿痴”……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可也许是我太白痴,连玩笑都开不好,我一说完,她居然哭了。……

    想大家也猜到了,她,居然就是,她!
 
    瑶脸色苍白,受惊吓的脸慢慢抬起,终于看见了我。

    她盯着我看了很久很久,我也看了她很久很久,她终于忍不住一把扑过来,抱住了我的脖子大哭起来……

    我们坐在学校的草地边,挨得很紧。她告诉了我一切。原来她到了她的学校后,发现十分想念我,好想再见到我,每个星期都望眼欲穿地等着我的信。这个星期她们学校开运动会停课,她终于忍不住思念,登上南下的火车来看我……她还告诉我,我刚才的表现非常吸引人,她不知道原来我就是众人经常说起的白侠。我向她道歉我不是故意骗她的,因为维护正义不能随便透露身份的。她没有生气,又象以前一样笑着叫我“阿痴”。
   
    我们一起去吃了拉面,又一起去看了电影,最后又坐在林荫道下的石椅上聊天直到深夜。她告诉我她毕业后就会回湖南找工作,然后和我永远在一起。我说那就是结婚嘛,她呵呵地笑着,把头轻轻靠在我肩膀上。我心里充满了幸福,我闭上眼睛,陶醉在这动人的夜色里……

    “啪!”我的头被重重打了一下。“猪头!还睡!”不知道是哪个煞风景的家伙在我耳边大叫。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见同寝室的大祥卷着本书站在我面前。估计刚才那一下就是这本书给的。“怎么就天亮了?瑶呢?”我看见窗外已经阳光明媚了。“啪!”他又k了我一下,“还摇啊摇,摇你的外婆桥啊!一整晚都在叫什么摇,吵得我们几个没法睡觉!”那几个都已经穿好衣服去洗衣房洗脸漱口了,我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洗脸,漱口,收书包……

     这样的梦我已经做过好多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种梦。来学校后,我似乎脑子里总有个小小瑶在跑,白天在回忆里跑,晚上在梦里跑,我都怕她累坏了。

    给大家讲讲这段日子我的故事。我来学校已经两个多月了。头一个月就是紧张的军训。从部队里来的几个教官很严格,很多同学都被他们整得很惨。教官会每天逼着我们把被子叠成四四方方的,把桌子收得干干净净的。我有个同学就向教官抗议:“被子每天早上叠这么好,晚上又要打散,这不是糟蹋我们的心血嘛!我们无法容忍自己的劳动被这样的践踏,我们要抗议!”搞得教官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我见教官这么难堪,便帮忙出了个主意,当然我是个很笨的人,想不出什么好主意的,只能对那个同学说:“那你干脆晚上不要盖被子嘛,把被子叠好放在桌上,第二天再放回到床上。”所有人一下子齐刷刷的看着我,教官却大叫“对!就这样!你的智商简直有120!”
   
    那个同学只坚持了两天,结果还是乖乖的每天叠被子。因为那些天白天虽然不是很热,但晚上不盖被子睡觉是绝对不可能不被冻醒的。
   
    军训期间可能是我一辈子中最自豪的日子,教官总是会在所有同学面前大声问我:“阿智,为什么你总可以做得这么快这么好?”我便大声回答:“因为我都是按您说的去做的,教官!”然后教官就会很大声地夸奖我:“阿智,你真是太聪明了,你的智商简直有120!”
   
    虽然教官对大家很凶,但最后军训结束的时候,大家还是很舍不得他的。走的那天,他请全班同学喝酒,大家都喝了好多,他也喝了好多。 我是第一次喝酒,跑到厕所里吐了三次。他对大家说他很高兴认识我们,他在我们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他在部队里学不到的东西。他估计是喝醉了,居然还流了眼泪。后来我们送他离开学校的时候,是我扶着他走的,他对我说:“阿智,很多人都说你笨,但我知道,其实你一点都不笨,现在的你就是最聪明的你,我在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你就应该这么活下去,做你自己。”教官是除了我父亲第二个说我不笨的人,虽然我知道他不过是喝醉了酒说胡话,但我也很感激他。

    然后我们的生活就进入了正轨。每天我们都要夹着书去教室自习,然后上课,中午回来吃饭。下午有时有课有时又没课,晚上再去自习,然后回来睡觉。每天都是这样,我过的很舒服。大学和高中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就是很自由,除了上课外,其他时间基本是没有人来管的。所以我除了上课外,还会一个人去画室练画画,或者去体育馆学空手道,再或者就是躲在寝室里给在北方的瑶写信。我记住了她给我的三个规定,第一个和第二个到目前我都没有机会去遵守,但第三个我一直坚持下来了。 我会给她写我军训时的故事,写我认识的每个同学,写我所看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我发现原来我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写的,所以我并没有写过“亲爱的瑶我喜欢你”。瑶开始每封信都回,到现在就是偶尔回一两次。我知道,她那个学校的竞争压力很大,她没有那么多时间给我写信,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不管回不回每个星期都会给她写信,这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同寝室有六个人。大祥,胖子,楚帅,高手,表哥,当然还有一个白痴。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性格和习惯,走在了一起,每天嘻嘻哈哈,快快乐乐的,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大祥偷偷问我:“阿智,瑶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啊?什么时候弄张照片来给兄弟们几个瞧瞧嘛!”我脑子中的小小瑶又开始跑了,还是那束大辫子,碎花的短裙,笑起来会有酒窝的漂亮脸蛋,还会叫我“阿痴”。我于是又沉浸在甜蜜的回忆里……
   
    (话外音:大祥对旁边的胖子说:“你看,一提到那个瑶这个白痴病就发作了!”然后伸手把我从一堵墙壁前拉开了。)

(3)
   
        大祥是山东人,很壮,脾气有点暴躁,经常k我。可能是因为从小失去父亲的缘故吧。他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看了他的介绍信,他来学校的学费还是他妈妈卖血换来的。在寝室他是最节约的一个了,早上两个馒头,中午五毛钱的菜,晚上泡面。天天如此。不过,大家请放心,他也不会挨饿,他会经常和我打赌,比如让我猜他手里的硬币是正还是反。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每次都是我输,而打赌输掉的代价,一般是一顿带鸡腿的午餐。

    当然,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那毕竟吃别人的,心里不塌实。只有口袋里有属于自己的钞票的时候,才可以不为生存发愁。
   
    也不知道是学校哪位智慧的领导,居然也知道学生中有这种情况,提出了一种办法叫做“勤工助学”,就是把学校公共区的卫生打扫包给学生,每个月给一定的工资。我是从海报上得知这个消息的,便小跑着去告诉大祥:“大祥大祥,连学校都知道你的情况了, 学校给你设了个叫勤工助学的工作,就是打扫一下学校的卫生,可以拿工资的,你快去上班吧!”胖子瞪了我一眼:“什么啊,这勤工助学学校早就有了,又不是给大祥设的!象大祥这样情况的人,多的是!”大祥正在看关于勤工助学的文件,说:“在新教会议室有个岗位,这个岗位真是好,因为地方比较大,所以工资是最高的,但会议室很少被使用,所以基本是不用怎么打扫的。要能够拿到这个岗位我就可以倒请你们吃饭了。”呵呵,大祥请我们吃饭,简直比布什请萨达姆吃饭还新鲜。我仿佛已经看到大祥在饭桌前招呼我们喝酒的样子了,他满脸春风得意,我们喝得不醉不归……

    “啪!”又被k了一下。“你又做什么白日梦啊!”大祥对我说,“这个事情,你还得帮帮忙。”“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诧异地看着大家。“除了你还能有谁啊!”表哥说,“听说这次分配岗位的事是校学生会主席负责的,那个黑帮女,不由你出马摆平,谁出马摆平?”

    校学生会主席丁琳是大三的女生,是我契姐。我认识她是在空手道班的一次训练中,她看了我的身手后,便来找我,说对我非常欣赏,希望我加入学生会给她帮忙。进学生会而已嘛,我想也是件好事,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便加入了校学生会的安全部。琳姐对我很重视,她要出门办事一般都会叫上我。有一次她去处理学校周围小混混在学校闹事的事情,那几个小混混态度很嚣张,吓得她躲在我背后抱着我。做为男人,岂能让女人受欺负,我便小施拳脚,把那几个混混小k了一顿。结果琳姐对我非常崇拜,硬要和我结拜姐弟,就这样,她成了我的契姐。不过,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别扭,她一点都不象我姐姐,反而象是我的妹妹一样,而我真正的妹妹怎么一点也不象妹妹,反而象我姐姐一样。

    正因为我和琳姐的特殊关系,寝室里便一致推选我去帮大祥攻关。但我很害怕,对兄弟们说公关小姐是很难做的一项工作,我这么笨,口才又不行,估计我公不了关。兄弟们哈哈大笑说你如果用口说不过就牺牲一下色相嘛,公关小姐都是这样子做的,然后硬把我推出了寝室。我作死地敲门,他们也不让我再进去,说攻不了关就别回来见他们。最后我只好说,至少先让我打扮一下吧,现在这副样子就算牺牲色相也没有办法的,他们才笑着让我进去了。

    “她们似乎都在看我,看来这付打扮的确比较有吸引力。”我发现路上有很多女生偷偷地看着我,而且似乎还在抿着嘴笑。

     她们这样看我也是可以的。我想我现在的打扮应该是我一生中最帅的时候了。根据寝室兄弟们的建议,我上身穿衬衣打着领带,罩了件西装,这是胖子建议的,说比较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下面穿着运动短裤和运动鞋,是大祥建议的,说这样比较有阳光少年的感觉,然后楚帅给我找了幅墨镜,戴上后,他说酷得象黑客帝国。于是我就这么盛装打扮出发了。

    我很自信地来到了学生会办公室,直接朝主席办公室闯了进去,然后站在门口摆了个很酷的pose,大声叫了一声:“琳姐!”
   
    不过,坐在办公室里面的不是琳姐,是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她长得很清秀,穿得很朴素,而且正在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我很不好意思,这么帅的打扮被一个不认识的美女看见了,真是很难为情,万一她被我深深吸引而且找我要联系方式,并且在以后的来往中爱上了我,那我岂不会被天天缠住,而且还要背负上感情的责任,这可不是件小事情!

    她终于开口了:“请问……”“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我连忙打断她,阻止了她想要我地址的这个念头,“真对不起, 我们还不是很了解……不过我们可以做好朋友,你可以留下你的地址……”我为我自己这番话感到自豪,突然的拒绝这么一位女生她可能会受不了的,而且做个普通的朋友也是很不错的,我可以先发制人嘛。我这番话真是面面俱到,比周星驰还经典啊!
   
    “对不起,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她还是说出口了!“请问你是来找丁琳的吗?”
   
    呵呵,对不起,各位看客。其实可以理解的,每个人都有很自作多情的时候,白痴也不例外嘛。
  
    我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弄错了……我……我是来找琳姐的……”幸亏我很笨,即使是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我也不会很难堪,看来笨也有笨的好处嘛。

    这个时候琳姐进来了,“咦,阿智你是不是发烧啊?脸这么这么红?都红到脖子去了!”这下可完了!!!我羞得恨不得把脸皮都撕下来,居然还是脸红了!

    琳姐问清了我的来意,对我笑了一笑,说:“大祥的情况我也知道,也的确该给他点帮助,不过……”她眼睛向旁边那位女生瞟了瞟,“我已经把会议室的岗位给她了。”

    她?居然还是我的竞争对手!我怀着敌意地看着她。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笼络到我契姐,给她这么好的优待。

    琳姐又说:“这个我也不好怎么处理,你们自己商量一下吧。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你们聊吧。”然后就出门了,走出门外又回头对我说了一句“阿智,你今天打扮真是新潮啊!”然后就把这么一个烫手的大芋头扔给了我。

    我盯着这个女生,心里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以我的智商,自己是决计想不出什么办法的,看来,只有用兄弟们教我的最后一招了:牺牲色相……

    “大祥的情况的确很困难,”正在我考虑是否该开始脱衣的时候,女生发话了,“我想这个岗位应该让给他,我不和你争了,就给他吧。”她也站起来,“我先走了, 你等下转告丁琳我们讨论的结果吧!”

    大祥听了我的叙述后,非常高兴,表示今晚就请我们搓一顿。不过大家都表示没想到那个女生会这么爽快就把这么好的岗位让了出来,我仔细考虑了一下,对大家说,这估计还是大家的功劳,因为我今天的打扮实在太帅了。然后大家又一起k了我一顿,不过k就k吧,反正晚饭有着落了。

    酒足饭饱后,我们很惬意地互拥着回寝室。一路上我们幻想着大祥以后幸福美满的生活,大祥好好的计算了一下,说他甚至可能还有剩余的钞票寄回家给妈妈,轻轻松松地就可以过上好日子,还可以当个好孝子,这真得好好感谢我。楚帅说主要是你卖身葬父谁敢比你惨,胖子说幸亏没有卖身葬全家的……

    第二天,我去找琳姐。琳姐说大祥的事情已经搞定了,下个星期就可以上岗,那个女生已经放弃搞勤工助学了,因为太费时间,她还要去做家教。我说她挺辛苦的,为了赚钱这么卖力。琳姐说没办法啊,她是个孤儿。我说那也得考虑身体……
   
    “什么?孤儿?”我突然大吃一惊!

    这个女生叫敏,社科系,小时候父母在车祸中丧生了,一直是奶奶带大的。但奶奶年纪大了,从高中起她就是自己做盒饭外卖赚钱养活自己和奶奶的。读大学的学费是贷款的,现在周末去肯德基打工。本来想弄到那个会议室的岗位,就可以不用费很多力也赚一份钱,节省出时间做家教。我马上脑中浮现出胖子说的卖身葬全家的那幅惨状,果然还是有比大祥处境更困难的人出现了。
   
    现在我真的很为难了,一边是同寝室的兄弟,一边是很值得同情的孤儿,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帮大祥夺走了她的岗位,她会不会因此而没有足够的生活费?她会不会因此而生活艰难?会不会因此而辍学?甚至因此而饿死??……

    我越想越怕,万一闹出人命可不是好玩的,我连忙对琳姐说还是把那个岗位给敏吧,琳姐反问那大祥怎么办?我说没办法大祥也是很惨的,就给他多安排一个岗位吧,琳姐说一个人哪能干得了两个岗位,我说不是还有我嘛。

    事情却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二天,大祥看了勤工助学出的岗位榜后,居然红了眼,叫胖子把我找来,然后二话没说狠k了我一顿。这次k不是以前的k,他用力特别大,k得我的鼻子都流血了。他对我丢了一句:原来你一点都不笨!然后转身就走了,再没和我说过一句话。胖子也很埋怨我,说我重色轻友,都已经搞好了大祥的事,居然又出尔反尔去帮那个女生,不但让大祥白请了一顿饭,还打碎了大祥所有的美梦。特别过分的是还给自己也弄了一个勤工助学的岗位。我心里好难受好难受,我有好多话想说,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只能默默地独自在寝室里,发呆,再发呆……

    大祥果然再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再没有叫我起床,再没有问我关于瑶的故事。我几次想找他猜硬币,他也根本就不理我。勤工助学的岗位我们负责的教室也是连在一起的,每次我去打扫都会碰到他,我每次都给他打招呼,他总是只顾低头把桌子擦了一次又一次。我真的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头一次埋怨自己的智商起来,为什么我会这么笨,笨到连自己的兄弟都会伤害……我甚至几天都没有去画室和体育馆,总是一个人呆在寝室里,拿着一枚硬币抛来抛去,口里喃喃道:“祥?敏?兄弟?女人?”我把这件事写在了信里,寄给小瑶。虽然她没有回信,但我知道她肯定看到了我的信,而且很不满意我的行为,因为晚上做梦的时候,又见到了小小瑶,她都没有再叫我“阿痴”,而是很气愤地叫我“白痴”,我好难过好难过。等早上醒来的时候,头一次发现枕头已经全湿了。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大祥和我之间仍然没有任何话语,直到发工资的那天。

    大祥很吃惊的看着发工资的存折,那里面有双倍的工钱。胖子表哥他们也很奇怪,纷纷议论是不是学校弄错了,或者是银行的电脑系统有bug了。大祥看了存折好久,又看了看一个人坐在床头发愣的我,突然转身跑出去了。

    傍晚时分,我照旧来到我的岗位打扫卫生,惊奇地发现大祥站在我的教室里面,带着微笑看着我。我看着他,他看着我,然后他扬起了拳头。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他到底想干什么。终于,相隔一个多月后他又对我说话了:“阿智,敢不敢猜我手里的硬币是正是反?”我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我激动地一把抱住了他!想说什么但喉咙又被哽咽住了。他却又说话了:“好啦,够啦够啦!不要把我当你妈妈好不好!”然后我们两个都笑了。

    这天的卫生是我们两个一起干的,他边干边问我,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他,只要跟他说清楚敏的情况,他也会很愿意把岗位让出来的,就不必我帮他干一个岗位了。我告诉他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我父亲曾经说过,想不出的话就去做,所以我就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了。他说你父亲说得很对,很多人只是会说,而你是会真的去做,你比那些人更真诚,他还向我道歉,说他不该这么冲动就动手打人,他以后会把我当最好的兄弟,会好好的象我学习……

    后面的事情就很圆满了。我们终于和好了,而且我也不用每天去帮大祥干活,我一个星期只需要去一天,因为,剩下的那几天,有胖子、表哥、楚帅罩着。唯一遗憾的,就是那天大祥让我猜硬币,我还是猜错了。不过晚上他还是请我们几个去磋了一顿,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我买的单。

    我给瑶说清楚了一切,然后,晚上梦里的小小瑶又开始笑着叫我“阿痴”了。

(4)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冬天了。
   
    虽然我觉得就这么放弃锻炼有点可惜,但想想兄弟们的话也有道理:“锻炼也该适可而止,强度太大了也会损害身体”,在几次被冻得感冒后,终究还是忍不住和兄弟们一起去澡堂洗热水澡了。学校只有一个澡堂,所以按时间来分配男女生,一三五男生洗,二四六女生洗,周日管澡堂的大爷帮澡堂自己洗。学校澡堂是个很暧昧的地方,昏暗的灯光,弥漫的雾气,无数的裸体,哗哗的水声夹杂着说笑声、打闹声,还有几位澡堂歌手那高亢的歌声。当然,这些都是一三五时候澡堂里的样子,至于二四六时候的样子,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同学们都说肯定更暧昧更有趣。他们总怂恿我去看看,我其实也想去看看,不过瑶给我的三条规定第一条就是不能看女生洗澡,我可不违反瑶给我的规定!
   
    那个星期二,我在澡堂前碰见了敏,她正从澡堂出来。她也看见了我。其实我是不想被她撞见的,总觉得有点尴尬,上次毕竟我差点害得她饿死了的。我本想躲起来,但现在已经被她看见了,也只能和她打个招呼。“你在洗澡啊?”我想了半天,问了一句。她点了点头。我突然觉得自己好白痴,她穿着浴衣头发都是湿的从澡堂里走出来,不是洗澡是干嘛,真是多此一举!于是我换了个话题:“今天澡堂人多吗?”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我又骂了自己一次白痴,我又不是要去偷看,干吗对这个这么感兴趣啊!还是问点关于她本人的事情吧。我看了看白白净净的她,便问道:“你洗干净了吗?”这话一出口,她脸色一变,呆了。我才意识到这是我说的最暧昧的一句话了。“真该死!”我直接伸手在自己的脑袋上狠k了一下。

    后来这段情景被兄弟们列为美术系历史上最经典的问候。每次一提起这件事,他们都要暴笑一顿,后来简直都成了他们用来治疗情绪低落的灵丹妙药了。其实,当时敏并没有走过来k我一顿,而是也象我这些兄弟们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捧腹大笑了一顿。顺便提一句,女生刚洗完澡后笑起来很好看,不但头发在抖,浴衣也在抖。

    和敏在路上碰了几次,又在学生会碰了几次,渐渐也就熟起来了。她是湖北人,很文静,不太喜欢说话,会经常一个人呆呆的想心事,她每天要做很多的事情,很辛苦,要学习,要参加学生会的活动,要做家教,还要打扫会议室。后来我看她实在很忙,除了每周帮大祥打扫教室,还会经常去帮她打扫会议室。她和我说的话也渐渐多起来。但我很少看到她笑,在我的记忆中就仅有那次在澡堂前她大笑过一次。

    怎么才能让她笑呢? 我苦苦思索这个问题。

    兄弟们也饶有兴趣地帮我一起思索这个问题,并提出了很多建议,但不过三类,一是看搞笑节目强行逼笑,例如带去看周星星的电影,看奇志大兵的相声,但因为治标不治本被排除;二是带她出去玩以调节心情,例如逛公园,爬山,但因为她工作学习太忙而被取消;三是用爱情来滋润,享受恋爱的幸福,这个建议是楚帅提出来的,而且他表示愿意亲自出马,结果因为手段过于阴险被我们狠k了一顿。

    哥们几个讨论到晚上12点多,实在坚持不住了,陆续睡着。等喋喋不休的胖子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到变成鼾声的时候,整个校园都浸在宁静的夜色中。

    早上从洗衣房洗脸回来,发现门又被他们几个关上了,我可是连衣服都没穿好的,站在门外冻得要命,使劲的打门。就听得胖子隔着门对我大声说:“你要说你是猪我就给你开门!”,这个胖子,居然这么阴我,虽然我知道我很笨,但也不用这么来损我吧!但实在是冷得要命,我只好无可奈何地照他的说:“我说还不行吗?你是猪,你是猪!”然后里面传来一阵暴笑,胖子终于把门打开了,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悻悻地说:“今天我栽在自己手上了!”我一看,大祥表哥高手楚帅都笑得翻倒在了地上。我很是纳闷:“你们笑什么啊?我不就是照胖子的话做的嘛。”
   
    后来,这个故事被列为美术系历史上最失败的整人术,因为主人公胖子在整一个白痴的时候把自己给整倒了。

    今天上的专业课是人物肖像画,模特是个表情严肃的老头。老师给我们讲解说人物肖像画的关键就是人物的表情,从表情中可以透露出一个人的经历,性格。象这位模特老人,七十多岁人了,满脸皱纹,我们就应该从他的表情上体现出他饱经沧桑的经历和坚强毅力的性格。课很快就结束了,一个上午,老头接过劳务费后,整张脸都展开了一样,千恩万谢满脸笑容的走了。 老师又布置课后练习,题目是画一幅身边的人的肖像画。

    下午,我一个人呆在画室里,看着老头的肖像发愣。这个老头坐在那里当模特的时候,一脸的表情简直象是国家领导,可一看见钱,就和见到死去的亲爹一样高兴。表情真的能体现出他的性格思想吗?我实在弄不明白哪幅表情才是他真正的性格。

    突然,脑中浮现出了敏那张捧腹大笑的脸。“我要把它画出来!”我大叫了一声,声音在画室里久久回荡。

    可是凭记忆画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后,实在没法往下画了。毕竟那次只是偶然看见,没有经过仔细观察,事情也隔了这么久,我的脑海中已经没有多少她笑起来样子的印象了。我得再看她笑一次!

    从那天晚上起,我就开始跟踪敏。早上躲在女生寝室前等她出现,中午躲在食堂角落里看她打饭,晚上躲在教室最后排看她自习。可她也真做得出来,整整跟了三天,居然没有笑过一次,还被我发现她偷偷流了好多次眼泪。唉,这样下去,我怎么能逮到她的笑容啊!

    “喂,阿智,你在干什么!”当我躲在女生寝室前跟踪敏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了我一大跳。我回头一看,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叫华子。我连忙对她“嘘”了一声,然后目送敏走进了寝室。华子看了敏一会儿,然后显出很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原来是这样,好啊,阿智,原来你看上了社科系的冰美人啊,我马上回去告诉姐妹们,叫她们一起来帮你出力!”我又吓了一跳:“别乱说!”然后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她很有兴趣地听着,听完后对我说:“我有个主意。”然后附在我耳边说如此如此。我再次吓了一跳:“会不会太冒险?”她很不以为然:“没听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吗?”

     回去后,我就跟寝室们的兄弟转述华子的主意如此如此。

     第二天中午,我去女生宿舍把敏给叫了出来,告诉她有个老乡来找她,在男生寝室里等她。她很诧异地出来了,还有个女生似乎很不放心地跟着她。然后我带着她们俩到我自己的寝室。这时大祥和华子几个已经准备就绪,那个模特老头正坐在寝室里等着。我告诉敏,这位老乡在学校门口问你住在哪里,正好被大祥他们撞到,怕他不识路乱走,就带到我寝室里来了。

    敏看了这位陌生老乡一会,问:“请问您是?……”这位老乡连忙回答:“你就是小敏吧?我是你奶奶的熟人,这几天来长沙办点事情,你奶奶就托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稍点东西。”他一边打开他旁边的包,一边一脸慈祥地给敏说她奶奶现在身体很好,叫敏敏不用担心,邻居们也非常照顾,经常帮她奶奶收拾东西。她奶奶知道他要来,专门去买了这些东西,要他一定要带给孙女。他把包打开,掏出了一套很漂亮精致的新外套。我们在周围都“哇,好漂亮”的叫了起来。我接过外套,转身伸手递给敏:“真漂亮,穿上试试看吧!”我很得意,这么感人的一幕,是人都会高兴的笑起来的,我仿佛已经看见了敏那张甜甜的笑脸了。我不能错过任何细节,这次我要好好看清楚她的笑脸,这可是我花钱买一套新外套换来的。于是我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盯着敏……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敏的嘴角不但没有往上翘,反而往下弯了,而且眉毛也竖了起来,她接过了外套,却一把扔在了地上。她怒视着我们,说:“你们是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做来拿人家消遣啊!!!一定要我的难看是吗?这样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啊!”她猛地转身就走,眼泪却飘飞到了我的脸上……
   
    大家都木了。跟着她来的那个女生给我们丢了一句话,然后急急忙忙地追出去了。

    她丢给我们的是这么一句话:“你们也真是无聊,你们难道不知道小敏的奶奶三天前去世了吗?”

    我一个人坐在画室里,呆呆地看着那幅画。虽然没有再看到敏的笑容,但在我的脑海中那幅笑脸却突然又变得清晰了,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这幅敏的笑脸肖像已经基本上完成了。画上,敏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斜着脑袋,嘴角翘起,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笑得那么甜,笑得那么好看。敏啊,为什么你不把这笑容展示给大家呢?

    我把这幅肖像做为课后作业交给了老师,老师大为赞赏,说这绝对是一幅佳作。然后通知我过几天美术系要办一个作品展,这幅画将被作为学生代表作而展出。兄弟们很是羡慕我,先在我耳边狂拍了一顿马屁,然后又把我拉到馆子里宰了我一顿。

    作品展举办那天,阳光明媚,美术系老师和学生的多幅作品摆在了林荫道旁,阳光透过树枝洒在我们的作品上,更增添了作品的色彩。好多学生围在我们的作品前好奇的观看,还指指点点。
   
    我的那幅画前也有不少人,还有很多人都说:“哇,这不就是敏吗?”“画得真象!”“有这么漂亮吗?”“敏本来就很漂亮嘛,何况画上她是在笑哩……”“很少看见她笑……”

    傍晚快收场的时候,我看见我的那幅画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慢慢地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边,站了很久。

    “是琳姐叫我来的。”她终于开口了。

    “对不起。”我是很真诚地向她道歉。

    “没什么,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让我高兴。琳姐和我说了这件事”,她一直看着这幅画,“你画得真好看”。

    “不是我画的好看,是你本来就这么好看”,我轻声地说,“你知道吗?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我走到画前,轻轻的摸着画上的油彩痕迹,“我知道你有很多的苦,但你不要老放在心里面嘛,你可以说出来给我们听,我们可以替你分担一些忧愁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知道我不会表达自己的意思,因为我是个很笨的人,但我不会为此难过,因为虽然我笨,但我身边的朋友们都对我很好,都照顾我,和他们在一起我很开心。”

    我转个身,看着敏,说:“我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开心,所以我想画出你笑的样子,把你笑的样子展示给每个人看。”

    她看了我很久,然后转身看了画很久,突然说:“你看这里,脸两旁的地方,拜托,我有这么胖吗?”脸转向了我,终于,我看见了那久违的笑容,比树荫下的阳光还灿烂,还迷人……

    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你好漂亮啊!!!!!!!!!!!!!!!!!!!!!!!!!!!”

    我的叫声回响在校园里,引得无数学生向我们投来诧异的目光。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