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uanqingfei

一个美丽的寓言——羊和狼

发表于2004/6/29 15:28:00  1330人阅读

话说有那么一座山,山青水秀,丰庶富饶,半山处最好的地方生活着一群羊,羊们守着天赐的足水足食,过得很舒服,以为自已就是这山上唯一的统治者。
直到有一天忽然冲下来一群狼,羊们在损失惨重后才意识到山项是狼的世界,没有什么比狼对羊的威胁更大了,羊们的日子开始暗无天日。
老羊头领是个投降派,一味地为了保命不予抵抗,甚至还把不听话的热血青羊送入狼 口,这么一来,羊们觉得攘外必先安内,于是造了老羊的反,新一代羊领袖诞生了。这个领袖有着过羊的智慧和惊羊的胆识,羊们象崇拜水源一样的崇拜他,都尊称他为“大水”,特别是大水领着众羊奇迹般地打退了一次狼的进攻后,羊们更加发疯似地爱戴他,家家户户都挂着大水的肖像,言必称大水,大水说的话被印成了小册子,每羊一本。
  但是狼依旧在吃羊,羊们几无还蹄之力,整日里东躲西藏的,羊们活得十分辛苦。终于有一天,大水召集众羊开会。大水说他和狼们有了一次谈判,狼首领同意由大水每天提供给狼足够的羊,这样狼就不再下山来捕羊了,在狼吃饱的前提下,羊们可以过一种相对平安的日子。羊们被这个谈判结果弄呆了,因为这样每天就将有不少数量的羊被送上山去吃掉,那么羊们最终不是全被吃完了嘛,大水为什么要同意这样做呢?
  但是羊们还是相信大水的权威,他是几百年来羊群中罕见的睿智的领袖,高瞻远瞩无羊能比,羊们仰望着大水希望他只不过是说了一个玩笑。大水语气沉痛但十分刚毅地说,这是一个没有法子的法子,这不是玩笑而是即将施行的法律。大水说他将亲自组建一只铁血执行队,每天所有的成年羊都要参加抓阄,抓到的羊不能有异议,由铁血执行队送上山顶去给狼吃。铁血队的羊也不例外,也要参加抓阄,只不过为了不影响任务的执行,每天轮流派铁血队的一只羊参加。大水说他自已和未成熟的小羊不参加抓阄。
  这个决定令羊们起了一阵危险的骚动,但终究还是大水在羊们心目中长久以来形成的根深地固的权威站了上风,羊们还是愿意听大水把话说完。
  大水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大水说,他有一个梦想,他的梦想就是终有一天羊们能把狼从山顶赶走,从此山上山下都是属于羊的美丽乐土,他坚信他的方法定将实现这一梦想,只是,这需要几代羊甚至几十代羊的不懈努力,他的方法是不能外泄的,如有半点风声走露给狼知道的话,那么等待全羊类的只能是毁灭的结局。所以大水将这个法子写好装在这个小盒子里,仅传给他以后的羊领袖,只有当最后他的梦想实现的那一天,全体羊类才可以聚在一起打开这个盒子将他的方法公之于众。不过那一天到时,现在在座的诸羊肯定已经都不在了,大水只能要求他们以坚定的信念相信这个方法,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为了羊类的繁荣昌盛,按照大水的要求完成这个方法。大水不抓阄并不是因为他怕死,大水说他若死得太早这方法就将无法推行,等到大水选出新的有足够毅力和决心来继续实行其方法的新羊类领袖时,大水将不待抓阄就自行上山去送给狼吃。
  讲到这里,大水已是泪流满面,羊们都被震憾了。
  为了那个崇高而壮丽的梦想,羊们热血沸腾了,终于,羊们全体通过大水的新法律,那就是每天送十只羊去给狼吃,在大水的提议下,考虑要照顾母羊和小羊的合法权益,每天只要求一半的母羊参加抓阄,小羊则除非是狼特别提出要吃羊羔餐,否则不能参与抓阄。此外,还有一些补充细则也在大水的建议下秘密讨论通过,比如,羊们要致力烹饪事业,尽管羊不吃荤,但手艺不可不练;又比如,羊们要致力于生育事业,鼓励多生,地有多大产,羊有多大胆,只要能生,就要不停地生下去:再比如,羊们要加强外语学习,特别是狼的语言,要作为羊的第二语言普及教育,等等等等。(未完,待续)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狼和羊的世界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
  首先是羊的数量惊人地增多了,狼们再能吃,每天十只大肥羊也足够了,想想以前穷追猛打下来一天也不见得能扑得到几只羊,狼们现在的日子简直象天堂一样。而羊呢,除了抓阄时凄惨一点外,其余的时候,羊们不再担惊受怕地左躲右闪,一日三餐两觉过得极有规律,身子骨儿都健壮起来,半山坡又不缺水草,羊们吃饱喝足后可以放心大胆的生儿育女,到后来每天出生的羊发展到几十只乃至上百只。
  狼呢?狼本来就不如羊会生,而且狼们比较文明,狼们一定要相爱才生孩子,不象羊那样无后为大,加上每个狼都过得很舒服,物质生活水平一高,精神生活就更上档次,狼们不愿意为了生育孩子而让自已过得辛苦不堪,所以慢慢的狼社会开始流行丁克家庭。许多年轻狼都声称这辈子只要两狼世界。
  世界在进步,狼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手艺高超的羊厨师们开始到狼国去当外劳,它们烹出的各类佳肴令狼们吃得赞不绝口,欲罢不能。而且狼们后来发现,羊厨师们烹出的兔肉宴,鼠肉宴比羊肉宴要好吃许多,慢慢地,狼们都比较喜欢吃兔肉和鼠肉了,后来狼吃兔子吃得狠了,兔子急了也咬狼,结果有那么几个壮烈的兔子,不怕死地去做了全身整容,披上狼皮变成小狼崽子,趁狼不备用炸药炸毁了两个狼最喜欢住的洞穴,自已虽也没了全尸,但好歹也给狼们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从兔子的角度来说,已是十分惊人的成就了。不过这是题外话,说过就算。
  狼们对羊越来越有好感,为了多交流,更为了让羊多多提供能满足自已要求的服务,狼首领允许羊们到狼世界留学,后来更出台了移民法律,给羊发灰卡(也就是长期居留证),符合要求的还可以接纳羊为狼国公民。
这时候,羊的数量已经多得不能在半山坡上住下了,有本事有条件的羊都开始千方百计谋求去山顶狼的世界,虽然那个世界与他们的家园是那么的不相同,但是好歹可以换个身份啊,成了狼以后就不用再遵守羊的法律,至少没了日日抓阄的恐惧,就算是在羊国当大款也比不上在狼国当小厮啊。
就在大水的孙子顺利成为第一个留学狼国的羊的那一年,大水去世了。他选了一只被尊称为大山的年青羊作为下一任头领,大山完全明白老头领的计划,他在老头领在世时就是最忠实的执行者,大水曾经说过,“大山办事,我放心”。大山和众羊出于对大水的无限热爱和敬畏,没有依照大水的遗言把他的遗体送到山顶给狼吃(也考虑到大水去世时年龄实在太大,狼们多半不会接受这种质量的肉),而是把大水小心地保存了起来留给后世羊瞻仰,大水的小盒子就放在他的身边,两者都被严密保护着。
  狼世界的变化愈来愈大,主要是由于大多数狼不用捕食一天到晚什么事都不干,狼一闲古怪就多,狼的后代们开始变得叛逆怪异。最突出的是有一批自称为护羊党的狼出现了,他们要求不岐视在狼国生存的羊,要给具有狼国籍的羊们跟狼一样的权利,狼和狼国籍的羊应有平等地位等等。甚至还说,羊是狼的朋友,号召众狼抵制吃羊。反正狼和兔子自上回炸洞后就结了死仇,狼集中全部精力一门心思收拾兔子,就算不吃羊也饿不死。
  科技兴狼,科技也兴羊,狼的日子因为高科技的迅猛发展而越来越现代化和舒适奢化,而羊们则发明了许多捕食机械,出口到狼国,于是鼠类鸟类都自投罗网,有时候还居然能逮住鸡,这可是狼除兔子外最爱的美味。渐渐的,狼都不怎么爱吃羊肉了,有的嫌有骚气,有的说吃了容易发胖。发展到后来羊国竟然可以连着好些天都不用抓阄,羊们的威胁越来越小。
  最后有一日突然出现了决定性的事件,一只狼(护羊党的坚定分子之一)在和羊的亲密接触中,居然和一只漂亮的小母羊产生了爱情,两边都非羊不娶非狼不嫁。此事虽遭到两边家族的激烈反对,然而狼社会的统治阶级们已习惯了和羊交融互惠互利生活,加上狼国的狼口增长率已经因为很多年青狼的不愿生育而出现了负数,故此没有利用国家机器来干预这件用狼的法律衡量应属于基本狼权范围内的事,而爱情的力量是无可抵挡的,相爱的狼和羊逃到山顶一个比较荒僻的地方开了一家赌馆,就此生活下来。以后居然有许多的狼和羊效法前例,都跑到这里来结婚开赌馆,于是这个荒僻的地方就此发展成了狼国里一个极有特色的繁华无边的赌城。
  那个决定性的事件导致了一种(或两种)新生物种的出现,那就是混血的狼或者羊。为了按其承继的显性血统的不同来区别称呼,狼和羊都同意,象狼的混血后代,就叫作羊狼,而象羊的混血后代,就叫做狼羊。
  狼国还有一条比较特殊的法律,那就是只要是在狼国土地上出生的生物(即使它是兔子的血统),都承认它具有狼国籍。这一条法律后来据考证说是因为狼国最初的建立是由许多个不同的狼部落在战斗中达成协议所导致的,虽然这则法律并不能保证同一国籍的生物就不同籍相残(比如狼还是一贯地见兔子就要吃),但是对羊来说,这条法律可真是天大的好事,所以很多纯种的羊都被鼓励采取各种方法前往狼国生下后代。山顶上的狼世界里出现了数量日增的狼国籍小羊。
  这种小羊虽然长的完全是羊的样子,可是羊话都说不利索了,并且最显著的变化是它们适应了狼的饮食习惯,虽然羊肉还是不吃的,但是兔肉宴什么的已可以象狼一样享其滋味。对于这种惊人的进化后果,留在羊国的羊们有两种反应,一种是“啧啧”地叹息世风日下,羊不再羊;一种是频繁地带着自已的孩子出入狼国快餐店在羊国的连锁店(那本是为了方便下到半山坡上与羊共存的友好的狼的),让自已的孩子也早早的接受这种饮食文化。有趣的是这两种反应经常在同一只羊身上出现,而且奇怪的是小羊们居然都很喜欢这种狼国特色的食品,一到节假日里快餐店里简直羊满为患。(未完,待续)


几代的时间就这样波澜不兴地逝去了。
  混血的羊狼或者狼羊们又继续的生下混血后代,到后来简直已看不出象狼还是象羊了,不过这批混血生物都明显的聪明和健壮,充分说明了杂交的优势。
当然,还是有一些为数不多的固执的狼,守着血统纯粹的规矩不肯放弃,但因为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少,婚配的机会也越来越小,最后不得不近亲通婚,生下的后代不是痴就是傻,而且也没有再生育的能力。羊却没有这个危机,本来羊就多得不得了,输出了一半到狼国剩下的还是不胜枚数,所以纯种的羊群仍然十分壮大,关于这个问题曾有一只聪明的羊狼博士后专门写了一篇题为《优等物种的悲哀》加以分析阐述。当然此文由于将狼算作优等物种,将羊算作劣等物种,在狼世界和羊世界都引起了轩然大波,羊首领(已经是大山后的第三代领导人了)向狼首领提出了严正抗议,后来还是狼首领出面澄清说那只羊狼这样写只是一个笔误而已,又向羊国作了一点象征赔偿,此事才不了了之。
最后,终于到了那一天,最后一只纯种狼在被大家遗忘的最高的山洞里,凄风苦雨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从这一刻起,山上山下都再也没有纯种的狼了。而吃羊的习惯,早在十数年前就被禁止了,因为几乎所有的“狼”(更准确地说是狼国籍生物)都多多少少有着羊的血统,吃羊已是一件有违伦理的事。
最后一只纯种狼的去世,在狼国并没有得到关注,但是在羊国,却引起了地般的轰动,因为羊领袖(第四代领导)大草宣称,已是到了打开老首领大水留下的盒子的时候了。这时距大水时代已差不多有百年,大水当年当着众羊声称他要将狼从山顶上赶走的故事已几乎成了神话,现在居然要将神话在现实中展现,每只羊都激动地聚到了安放大水遗体的灵堂里。
  大草无比崇敬地从大水棺中小心地取出了盒子,打了开来,拿出一张已经发黄发脆的纸,很小的一张,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大草的嗓子微微有些发颤,但声音还是清晰可辨的:“我的后代们,我的子孙们,你们如能听见下面我要说的话,那就说明,我的梦 想终于实现了,我从心底坚信这一点,真的到了这一天时,我在九泉之下也会大笑。
  我的方法,想必聪明的你们必然已经猜到了。是啊,我们是羊,狼吃羊是天道自然的规律,而如果我们和狼比拼武力,则千世万世都逃不脱被吃的命运,所以,唯有忍得一时,用我们羊最厉害的武器去谋求长远的胜利。而我们的武器是什么呢?那就是亲和。我们所谋求的最终胜利是什么呢?那就是再也没有吃羊的狼存在。
  我们一定要和狼亲和,要学会他们的生活,要渗透到他们中间,甚至要变成他们的样子,我相信,若论生命的坚韧力和适应力,我们羊比狼要强。为了生存,我们能受千辛万苦。狼本来也是善于生存的,可是,如果我们让他们过得越来越舒服,他们的生活能力就会越来越差,他们最后就不得不什么都依赖我们,我深信最后连生育繁衍他们都将不得不依靠我们,那么到了这个时候,羊征服狼的日子就不远了。
  我亲爱的后辈们,我感激你们一代一代忠实地执行了我的计划,我幸福地预见到你们终将使这山下山下成为相安共存的乐园,请不要忘了那些舍身饲狼的英雄前辈们,他们是值得你们后世万代敬仰的。享受你们没有威胁的生命吧,我祝福你们。”大水的遗言在空中回响,羊类屏息静听着,全体肃然。(结束)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