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uanqingfei

一个颓废少年给我的信!(转贴)

发表于2004/7/9 20:07:00  1034人阅读

分类: ★My Repost★

逸姐姐:
  我来了。我说来就来的。
  我不痞,飘,空灵——我喜欢的文字。爱文学,爱音乐,爱太阳,爱妈咪,就是不懂爱自己。
  孤单时,喜欢听王菲空灵妩媚的秦腔——她给了流泪的理由。快乐时,喜欢听beyond狂放不羁的摇滚——像脱缰野马驰骋苍穹。
  钟爱海子——用死亡与灵魂结晶出性灵文字的诗歌王者。仰慕志摩——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蕴藏着没落与腾飞的辛泪。
  我不帅,因为我瘦的单薄,但也不至于像黄花。朋友说我在灯火阑珊中穿着黑色风衣穿越黑色城市时却酷的“惊动党中央”。
  你看过郭敬明的《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吗?那是一本不错的散文集。 
  你喜欢张爱玲与安妮宝贝吗?她们可是上海滩的乱世佳人耶!张爱玲是位旷世沉郁的才女,她的文字渊源与旧上海万丈红尘的堆积与沉淀。安妮宝贝太过冷艳张扬了,她的思想萌发与大上海灯红酒绿的浸染与延伸。
  这段时间我在读林语堂的作品,他是一位注重现实与修养的人,作品中始终荡漾着明媚,哲理,忧思,希冀,愤懑,无奈。实际上,我至今也没有找到一位真正适合自己口味的作家······
  至于我高考报名的事,真的玩完了。那天我写了一篇小说,主题的1956年一位日本女学生到中国留学,倍受华人唾骂,最后为救一名同学而葬身火海的事。班里好多同学读了都啧啧称赞,可是,一交到班主任那,他却只给了我 20分,天哪,我从小到大也没有这么可怜过,他给我的评语是:虽然文才飞扬,但是不符史实,那个年代日本人不可能来中国!
  我靠,当时我就拍桌子站起来了,“你懂不懂文学?你会写作吗?是不是拿我的文章擦屁股都觉得丢你的脸?”他当时就怔住了,我接着又说:“老子就喜欢篡改史实,你怎么样?我还要梁启超邀明治天皇洗芬兰浴呢,你管得着吗?科学无界限,文学无界限,我就是要日本人来中国你能把我怎么样?”
然后就见他脸一青,书一摔,罢课走了!他一走,班里开了锅,没一个不说我骂的好的。这已是我第N次惹他生气了。
  ······
  就在会议,没过几天,高考报名登记时,他耍了我,扣了我的报名单。我告诉老爸,老爸气的差点给我一个耳光,“以前都只能归案你自己,自作自受!”
  我就这样玩完了······
  现代教育毁了一代人,他们却成为文字的玩偶家,譬如韩寒。
  当代教育救了一代人,他们却成为分数的负累者,譬如JL——我。
  很多时候我会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背着双肩包乖乖地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俯视这光怪陆离的世界。我不是一个喜欢仰望星空的孩子,因为我从未想过世上还有比我更高的东西!
  我的自恋情结很强,老是认为我独一无二天下无双,不过这种轻狂却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但是我妈却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她只希望我能考所实实在在的大学,学个实实在在的专业,找份实实在在的工作,觅位实实在在的老婆,然后挣点实实在在的钱,再实实在在地死去。
  逸姐姐,其实我是个表面平静内心狂热的人,所以,我的字也是这样,看起来像个女生所作,其实我是用写课堂作业的态度来给你写这封信的。工整吗?
  好了,我罗嗦够了,你也歇歇吧!
                     YOURS  JL


我是在榕树下认识这个不珍惜自己的孩子的,他,高傲自负甚至脆弱孤单——我的感觉!
他是一个高三生,却一周有三个晚上在上通宵!我和他就是在上通宵时认识的,而这封信也是他在我们第二次通宵相遇时允许我发出来的!我一直想帮助他,可惜我在网络的这一边真的是无能为力。
我曾告诉他,他是可以告班主任的,可是他说,在那样一个小地方,告是没有用的!
我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我当初的影子,当然我要比他理智一些!我只不过从那以后不交作文了!
有时候我就问自己,是不是爱好文学抑的或文人都特别的狂傲,特别的脆弱,就像王朔,李敖,三毛······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