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yuanqingfei

专业人士、牧师与狂热者:三面Linux

发表于2004/7/11 13:28:00  963人阅读

b15378c
作者:TOM科技  2003-10-30 13:38:54
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Rob Enderle
Rob Enderle

  Rob Enderle是美国著名的IT行业分析人士,他于2002年被“Technology Marketing”杂志评为“IT行业最有影响力的20名分析家”之一,目前,Rob Enderle致力于研究公司企业IT的特定性问题,如“计算机的发展对员工的影响”、“微软产品的未来发展预测”等等

  我在上周撰写专栏《禅宗与微软的快乐艺术》时就开始注意到存在与微软的影响问题与Linux群体之间的共通性。正如Linux群体总是看看到微软坏的一面一样,我也倾向于从一方面来看Linux群体。

  通常,我们对一个人或公司的看法都是来自某一特定的理解。例如当读者浏览Slashdot网站时,即便是最普通的读者也会说那上面大多数讨论意见并不是基于人们的个人理解而是基于他们从其他人的理解中所获得的信息。而且这些理解甚至可能已经转过一次或两次手了。在我的印象中,大多数对我的专栏提出批评意见的人在不看内容就评价的功夫上的确做的不错。


  然而就像许多理解被一大帮无知的人沾染上个人色彩一样,我的理解以及我们中的一些传媒工作者的理解也差不多同样被沾染了,而且很可能是被同一群体中的人所沾染的。因此我认为或许有必要与读者分享在过去的几个月中由少数Linux支持者所造成的我对Linux的理解。或许读完这版专栏,你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发现你们对苹果、Linux甚至微软的印象的形成方式是如此相似。


  在考虑写这篇文章时,我发现来信讨论开放式资源软件的主要有三类人:专业工作者、牧师和狂热者。在很大程度上,我对开放式软件观点的形成是基于狂热者的活动。当你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请将你自己放在面对同样的人的一个分析者或记者的位置上,问问你自己哪一个群体对你的信仰冲击最大。


  Linux专业工作者


  专业工作者是平台不可知论者。他们只是想完成工作,且他们给我写信不过只是试图证明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干得不错,并不是希望我这里得到评价以支持某一个论定。


  专业工作者通常将事情看作像其他别的人的问题一样的SCO诉讼,并尽可能地使自己与任何相关事件保持距离。他们谈不上喜欢Linux还是Windows,只不过想找到完成工作的合适工具罢了。


  与选择或推崇某个平台不同的是,这些专业工作者更倾向于告诉我我应该对两种平台都进行更多的批评。此外,他们将更多的时间用于讨论两个平台优点。这些专业工作者保持着中庸,但又固执己见,不过决无宗教狂热。换而言之,这些人正是我所乐于为之工作或乐于为我的工作的人。


  这些人会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帮助我了解他们每天所面临的问题上,并让我看到对他们而言究竟什么才是重要的。如果他们真的对某一平台表现出偏好,那么通常会是BSD,因为相比较而言,它更为集中,同时也集中了许多Unix和开放式资源软件的优点。


  此外,为了成为Linux或BSD专家,这些专业工作者常常称自己为Windows专家并普遍生活在一个混合的环境中并不是因为种类繁多的启动程序,而是因为这种环境以这种方式生成且运行良好,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也不会对某种未被破坏的东西做优先考虑。


  Linux牧师


  牧师们都是不错的人,但无论有什么问题,唯一的答案就是开放式资源软件和Linux。与其说是与Linux牧师一来一往地讨论问题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演说。牧师们可以重章叠叙地写出无数教条,并辅以一个一个的在线资料链接。然而他们长于信仰而疏于事实。


  即使他们看到了事实,也是经过自身的信仰结构过滤的。因此,即便是对于支持与之向孛的论证的证据,他们也会宣称这只可能支持他们自己的观点。


  牧师们对非信仰者的确很好,就像真正的牧师试图说服一个无神论者一样。他们相信那些人不过是暂时未曾领悟,但终究在进天堂之后还是会领悟到的。


  在Linux牧师的眼中,微软就是魔鬼。然而这些牧师们并没意识到他们自己的群体也可能犯有同样罪过。通过他们的信念可以分辨出这个群体,且这个信念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了他们的脑海里。Linux牧师们既不暴烈也不肮脏,相反,他们在工作上显得非常干练,但是他们带有级强的偏见并对此视而不见。


  Linux狂热者


  Linux的狂热者通常都藏于假名之后,事实上,常常是以男性身体的某部分命名的。狂热者们粗鲁残暴,用“半罐水”来形容他们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我们并不清楚狂热者们是真的相信Linux和开放式资源软件还是只不过是处于反对正流派的目的。他们似乎是按三条简单的法则生活的:


  先发制人。如果你杀死了信使,你总是可以在以后道歉的。


  于你持不同意见的人肯定是骗子。


  任何不好的行为——攻击、撒谎或恐吓——只有在对方使用时才是不好的。


  许多狂热者似乎都是无业者。因此很难相信他们能在一家公司多呆两天去干他们的坏事。如果我是IT执行官,狂热者正在引发人类资源灾难的显著事实一定会让我寝食难安的。


  我曾目睹那些人编造我的工作履历以及我曾描写过的事件,活灵活现就像真的发生过一样。这些狂热者成为促使我相信SCO将在胜诉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可以在我所知道的事实面前撒谎,那就能在其他我做不知道的事情上撒谎。


  这个群体与其它狂热支持OS/2和苹果等平台的群体一样有着相似的根源。这些狂热者通常对一个平台的失败或是走向衰落负有一定责任。Linux狂热者与宗教狂热份子以及政治极端主义者有着极其相似之处。


  狂热者与恐怖分子


  由于狂热者与恐怖分子在威胁性这一天性上的相似,我很难在他们之间做出区分。我担心他们中的一些人——或许可能是一群人——越走越远,将会对开放式资源软件运动、以及正在进行的SCO诉讼和他们的雇员带来极大的破坏。


  我坚定地认为如果“9.11”事件给了我们任何启示的话,那就是任何运动的狂热者对运动本身都是极大的威胁,因为他们不会去考虑他们的行为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最后,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是通过别人对我们的理解进行界定的。而我们的理解是我们自己百分之百的现实,并不是必须真正的现实有任何联系的。或许我们中更多的人,也包括在此发表意见我,都应该时时低头省视我们的理解,追问其来源。


  无论是在微软还是在开放式资源软件的群体中,都有好心的人,他们有着诚实的动机。帮助这些人达成愿望同时减少狂热者,不管他们在何处工作或支持谁??才是每个人的最大利益所在。(陈晓微 编译)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