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catlinux

狂热的IT Party正在远去

发表于2004/9/20 15:45:00  804人阅读

转自: 互联网周刊

  今年看不到COMDEX展会了,这不免让程序员黄先生感到有些失落。对他来说,像COMDEX这样的大型IT展会曾经是催化他IT梦想的地方。


  原定4月7日至10日举办的COMDEX 2004中国展早已取消,COMDEX主办方MediaLive国际公司在6月份也宣布了停办美国拉斯韦加斯COMDEX 2004的消息。拉斯韦加斯是COMDEX诞生的地方,也是其每年场面最火爆的主会场。此后不到一个月,全球另一重要IT展会Content World也在其网站上发布消息:Content World 2004将停办。8月3日又有消息传出,2005年的CeBIT美国展会也决定取消(全球其他地方的计划不受影响)。难以想象,就在几年前,这些IT展会曾经跟市场一样是如何的疯狂。它们是贸易展,是论坛,也是彻夜狂欢的Party。

  曾经的辉煌

  2000年黄先生第一次参加COMDEX中国展会时,还是一名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对电脑的认识从高中时代零零碎碎的DOS、五笔输入以及“红色警戒”游戏,突然变成了全方位的计算机科学和信息技术,他开始自学Linux并兴奋不已地“鼓捣”新的Linux系统,或者望着自己用C语言编出的“俄罗斯方块”小程序傻笑,也开始了对几乎所有IT业巨头公司的“崇拜”。对于他以及他周围那些未来的IT工作者来说,“COMDEX”等于一个“朝拜”IT巨头的机会。

  在那之前的十几年中,COMDEX展会是一个让高科技公司迸擦出火花的地方。1982年,正在热销的Lotus 1-2-3和IBM PC被搬到了COMDEX上;1983年的主题内容是:“1984年是Unix之年吗”;1985年的COMDEX上,微软公司推出了并不讨人喜欢的Windows 1.0,英特尔的386微处理器让与会者感到震惊,苹果的Macintosh则开始发动GUI革命……精彩年复一年,此后还有Linux、IBM电子商务、微软Tablet PC等等。1983年,当时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比尔·盖茨通过争取获得了一个演讲资格,同Western公司CEO Jack Scanlon一起分享了那次COMDEX展会主演讲人的荣耀。十多年后第二次作为展会主讲人出席的他已成长为世界IT产业的领导人物。对于计算机专业人士来说,这些“大人物”足以吸引他们前去聆听,学习新知,或者期待某天自己也能成为演讲者中的一员。

  更多的普通观众也能把这些IT展会当作欢喜的集会。没有哪一个行业能像IT业当年那般疯狂—花哨的展览布置、新奇的高科技产品、各种有意思的小礼物,盛世之时的COMDEX也曾经给那些争先恐后去参观的普通观众留下热热闹闹的回忆,包括那些奔走于展会、热衷搜集漂亮纸袋的老大爷老大妈。

  1999年、2000年,COMDEX在中国也繁荣了一番。那时COMDEX进入中国不久,成为了许多国外知名大厂商在中国“笼络人心”的大舞台,与他们一样粉墨登场的还有大量的“.com”公司。IT巨头们把那些让很多中国老百姓眼花缭乱的产品摆到了聚光灯下;网站们则搭建了更为夸张的舞台,通过各种吸引眼球的表演来极力宣扬自己的“理念”。时至今日,仍然会有人记得他们在展会之后第一次申请了263的邮箱或者Chinaren的校友录帐号,并且用到了今天。

  不过,当IT在上个世纪还像一个神话时,IT展会可以尽情地把服务器、双绞线和大规模数据库搬到会场,IT技术人员和潜在客户到场是自然的,普通群众也被这些“新鲜”的东西吸引过来。而在IT已经渗入人们日常生活的今天,那些大家伙再也唬不了人了,人们需要知道这些东西到底能给他们带来什么、能怎么用;他们需要更加吸引人的东西。COMDEX这样的展会恰恰是“大而全、多而杂、主题不够鲜明”,加上蜂拥而至的其他IT展会,多个大杂烩“你方唱罢我登台”,让人“食之无味”。实际上作为一项商业活动的IT展会,它的变迁也是商业利益使然。有人说,IT展会的潜能在行业泡沫时期被疯狂地挖空了,过度的挖掘甚至造成了人们对IT行业的疑虑。尽管如今的IT行业正在复苏,但要回到当年的疯狂已不再可能。当参展厂商大量投入后却不能从中得到他们想要的回报时,不论展会主办者如何表示继续办好下一届的决心,应者总是寥寥。

  追逐更新的东西

  IT展的主要捧场者是谁?是那些攒动的人头之中想要一窥世界IT技术发展的人。这些人大多是男性。现代男性最感兴趣的两项活动,一个是体育;另外一个就跟电脑分不开了,不论是PC上的游戏,还是越来越新颖有趣的数码产品。他们“唾弃”周围的女性孜孜不倦于中友百货或者巴黎春天;不过承认在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几天里,自己也会流连在某个地方。

  北京和上海是国内IT展会最为集中的地方。从前的COMDEX,现在的CeBIT Asia,热心的参观者为了光顾每一个展位至少可以花上半天的时间;为了在某个展台体验最新显卡带来的令人震撼的3D动画效果,或者从人群中抢到一个参加联机游戏赢大奖的机会,他们还会呆得更久。现在,与那些传统的电脑放在一起的数码以及外设产品正在吸引着更多人的眼球,不论是买不到的概念产品还是刚刚上市的昂贵玩意儿。

  两年前微软想在CeBIT上演示其XBOX还遭到了拒绝。不过今年早些时候在德国汉诺威举办的CeBIT 2004 大展决定允许娱乐和消费电子产品进场,尽管许多传统的IT公司都担心“大展会偏离IT这个重心”。在这个曾经定位于“专业IT交易会”的大展上,游戏机、等离子显示器和其它演示产品随处可见,整整一个第26号展馆则摆满了各种手机,让人们目瞪口呆的众多百万像素级别拍照手机在那里争奇斗艳。在1月份的美国消费类电子产品大展CES上,千奇百怪的电子消费品更让人目不暇接。芯片厂商全美达将一款Windows 2000触摸屏电脑放在鱼缸里展出,经过精心密封的电脑滴水不漏,因此可进行“潜入水中的计算”。还有HangGear公司的登山包,专门设计的多种型号背包可方便地携带手机、掌上电脑、数码相机等许多产品。中国台湾一家医疗设备公司Hivox展出一种“呼噜停止器”,这个戴在手腕上的设备如果发现佩带者发出连续的两三次呼噜声之后,便会发出微小的电子振动,以减少他打呼噜的频率。今年的CES吸引了超过2400家参展商和12.9万名观众,CeBIT 2004出乎所有参展商的意料—吸引了51万名观众。

  传统的IT巨头们开始偏向轻盈的舞蹈。已经是第四次参加CES的盖茨兴致勃勃的在今年的CES上介绍通过Windows媒体中心PC在电视等娱乐设备上显示照片、录像、音乐的技术,并表示将与三星、戴尔、惠普和Gateway等公司合作推出能通过有线或无线网络连接电视和媒体中心PC的机顶盒。英特尔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欧德宁则兴致勃勃的推介他们的数字家庭。惠普的主席兼CEO卡莉在大会上亲自演示那款酷似mini iPod的音乐播放器。

  新的形式也在涌现。6月2004信息通信展在新加坡举行,诺基亚公司并未进场参加,不过它也不会放过这种各界人士聚集的宣传好机会—开展的第一天诺基亚在场外租了宾馆场地,自己办了一场盛大的新品发布会,同样有众多记者和观众参加。据说他们已经多次这样搭展会的顺风车,做自己的道场了。

  财大气粗的IT巨头没有忘记在大型展会上抛头露面给自身品牌带来的巨大宣传和定位作用。乐观的说,IT展会只是样子变了,而不是完全没落。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