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catlinux

政府和微软正在进行着一场暧昧的游戏,在这场游戏中,Linux的角色就是那个用来敲打“蝴蝶”的苍蝇拍

发表于2004/10/12 9:47:00  1381人阅读

一年半以前,《商业周刊》中文版刊登了一篇名为《Linux正在崛起》的文章。杂志 为这篇文章配了一幅意味深远的封面:作为Linux标志的企鹅手持苍蝇拍,正在觊觎微软Win XP的标志蝴蝶。一年半之后,当Linux已经在HP、IBM等巨头手中变成一个越来越大的市场,事情发生了变化:“企鹅”本身变成了打击“蝴蝶”的苍蝇拍。

  9月9日,由法国World Events Agency公司和上海外高桥软件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的Linux上海博览会在上海展览馆开幕。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算不上一个热闹的博览会:至少能容纳500人的主题演讲大厅只有不到百名听众,相比之下,嘉宾席更加冷清,四排席位上零零星星坐着几位嘉宾,大多是受邀请来做演讲的。因此,当惠普负责开发开源平台应用软件的Samba部门负责人杰瑞米·艾里森(Jeremy Allison)登台的时候,他不得不将目光越过空荡荡的前排,对着10米开外的听众开始他的演讲。

  不过,上海市信息委副主任应志刚的演讲多少为这次会议挽回了一些颜面——半个月之前在北京举行的LinuxWorld China 2004大会上,甚至没有政府官员的身影。

  两场稍嫌冷清的展会同年内传媒对Linux远大前程的渲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究竟哪一个才是Linux真实的面目?

  巨头们的甜点

  在1991年芬兰人里纳斯·托沃兹(Linus Torvalds)编写出第一个Linux系统之后,将近10年的时间里,这只“企鹅”不过是程序爱好者们关注的东西。直到1999年情况才发生变化。这一年,担任IBM服务器集团董事长的萨缪尔(Samuel J.Palmisano)决定将Linux作为IBM未来的发展方向,第二年,IBM就在Linux上投入了10亿美元,IBM也从此成为Linux最有力的推动者之一。在随后的几年中,惠普、戴尔都先后开展了Linux相关业务。“企鹅”开始穿上了“金外衣”。

  按照IDC的统计和预测,2003年Linux系统在全球服务器市场占有12%的份额,而到2008年,这个比例将会扩大到29%——这意味着将近100亿美元的市场。

  IT巨头们的目光则早已超出了服务器的范围。就在今年,IBM做出了在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推广Linux的计划,计划的核心内容是面向企业员工销售基于Linux的系统;惠普也宣布,在日本和中国等亚太地区推出预装Linux操作系统的家用电脑。

  尽管巨头们认定Linux的前景美妙,但至少在眼下,Linux还不是一个“现金牛”。虽然惠普公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通过出售Linux服务器和相关技术咨询,该公司已经获得了25亿美元的收入,但在731亿美元的年收入中,它仅占3.4%。如果把Windows比做正餐,Linux现在还只能算作甜点。

  或许是这个数字决定了艾里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态度。这位服务惠普的英国人语速惊人,表情夸张,但他丝毫没有忘记在翻飞的手势下小心翼翼地选择字眼:面对记者抛出的一个个涉及微软的问题,他出言谨慎,甚至不愿意说出Microsoft这个单词。对于所有问题的回答,他几乎都可以归结为一句话;“让客户来选择。”

  艾里森解释,“一次我在欧洲接受采访,我讲了一些自己的观点,随后报纸就用惠普将要如何如何的标题刊登出来。”他开玩笑说:“所以我现在说的话非常中立,不然惠普会要了我的命。”

  艾里森只能曲折地表示自己的立场,“我给我妈妈的电脑也装了一套Linux系统,她很喜欢”,但他不会说Linux将取代Windows。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说的。

  政府的算盘

  多做少说甚至不说,这个原则可能还更适用于政府。尽管人们普遍认为出于安全和成本的考虑,政府更倾向于选择Linux系统,但是政府似乎也并不因此疏远同微软的关系。

  在中国,微软前任中国区总裁唐骏对待盗版的严厉态度一度让微软同中国政府的关系陷入僵局,那段时间里,时不时就会传出中国政府改用开源系统的消息,Linux的胜利似乎就在眼前。但当新上任的陈永正抛出有限开放源代码和软化反盗版立场的橄榄枝之后,政府就开始恰到好处地在Windows与Linux之间拿捏自己的位置。

  最有趣味的例子是中国信息产业部建立国家实验室的故事。今年3月11日下午,信息产业部副部长苟仲文与惠普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彼得·布莱克姆签署合作备忘录,未来3年内惠普公司将在中国为Linux服务平台提供价值约2亿元人民币的软件、硬件设备以及技术支持和培训,用以共建Linux软件实验室。而这位副部长在当天上午,刚刚同微软公司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蒙蒂签署备忘录,后者承诺在未来两年内,提供价值不少于人民币8000万元的软件、硬件设备以及技术支持和专业培训,并与微软的国内外IT合作伙伴一道,共同建设基于Windows/.NET的平台软件及嵌入式软件实验室。

  对于Linux的优势,政府当然是心中有数的。上海市信息委一位官员说:“政府并不否认Linux在安全、成本方面的优势,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说,Linux也更加开放。”为了推动产业的发展,上海市信息委还在今年6月成立了上海市Linux产业联盟,但这位官员同样不能说出,政府是不是将会采用Linux系统。

  也许政府的这种暧昧态度会让Linux拥趸们着急,但最着急的,肯定是微软。

  暧昧的游戏

  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各国政府祭起的Linux法宝早已让微软无法保持垄断者的自如。现在,只要能在与Linux的拉锯战中让政府向自己的方向靠拢一点,微软乐意付出任何代价。

  两年前,北京市政府在软件采购中倾向Linux,微软马上表示愿意向中国政府相关机构开放部分源代码,当然,这并不影响微软的利润;两个月前,则又传出巴黎市政府将考虑使用Linux系统,微软立刻将产品的价格下调了一半以上,这次减少的是实实在在的收入;就在最近,上海市徐汇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区政府软件企业信息服务平台准备花200万人民币购买若干微软软件测试许可证,作为回报,微软将不追究整个徐汇区政府部门和企业使用的Windows系统是否为正版。“这不是一个官方的协议,双方是心照不宣的。”这位人士说。

  这一切都似乎在表明,政府和微软正在进行着一场暧昧的游戏,在这场游戏中,Linux的角色就是那个用来敲打“蝴蝶”的苍蝇拍。

  当记者询问Linux是不是正在成为政府与微软讨价还价的工具时,艾里森一如既往地作着夸张的手势,一如既往地回答:“我们只关注客户的选择。”而上海市信息委那位官员则意味深长地反问:“你说呢?”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