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hanglei801203

只是过客

发表于2005/1/4 1:11:00  499人阅读

 

  来来去去的早已经习惯,只是没想到这次是我,几分莫名其妙地来,自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

  记得和右转说过,对于网络我是个有几分热情却没有感情的人,鼠标放下了,该做什么做什么,没一点挂念。网恋以及网络上严格意义上的友谊等等对我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东西。
  相对而言,我更习惯与朋友巴山夜雨,促膝畅谈。纪伯伦说,友谊是一种责任,而不是一个机会——我不知道如何去为网络那一端的人付出责任。而爱情,我则更本不懂。也许学理工的人更理性一点,眼里的网络只有拓扑结构,只有数据流,只有协议——而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之于文学,我却是完全相反的态度,有感情而没有热情。20多岁了,应该过了为赋新次强说愁的年龄,年少时候的文学梦想依旧记得只是已经在现实中逐渐冷却。长大了,在生活中轻轻颠簸一下,就知道有些事是能够去追求的而有的却不适合你。这个世界上伟人太少,熙熙攘攘的都是和你一样的普通人。
   还记得《麦田守望者》里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不成熟的人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看这本书的时候我正沉迷于内地94年的摇滚——两种完全相反的思想在我头脑中翻腾,最后,可能是年龄的缘故,我选择了后者,而那本书,至今也没看完。
  在一个年龄里你注定要选择一些东西,选则了其中一件就没有机会再选另外一件。

  文学在这个年代是个很酸的名词,连严肃文化都在向庸俗靠拢:毕淑敏的《拯救乳房》,池莉的《谁动了我的乳房》,还有《大浴女》还有《过把瘾就死》……我不知道他们在写什么我也不会去看。文学和商业本是两个相差很远的东西在这个年代却又不得不搅在一起,前者想要发展就不得不借助后者同时被打上烙印,而后者总是希望靠前者标榜一下自己来牟取更大的利益——结果就产生两种不伦不类的东西。
  那时候只看西方的古典名著以及唐宋的诗词,现在——干脆什么也不看了。有时候宁愿自己空空的也不愿意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喂饱——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会饥不择食。

  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忙了,所有的东西都产生了相应的“快餐”,《红楼》也可以一小时读完了,花一天的时间你就可以出去和别人天南海北地侃欧美文学史。文学和网络结合起来则更是一个怪胎。我一直为愿意在WEB里写长篇的人感动——现在我就为自己感动——因为我很少在这里去看太长的东西。书是放在枕边看的,是坐在屋子里静静研读的,而不是一边和不相识的人聊着QQ一边去品尝的。
  可是我却来到了这里,做这样的事,在一个游戏论坛里我们的位置似乎更加尴尬。刚才我还在交易区和他们打闹呢——他们都在那里,连我都在那里。真的,好不容易来上网,没太多人想在这里费神——生活本身已经太忙太累。所以我想,我们该如何继续下去。

  “游戏”文学——本身就让人心疼。
  都有过梦,如今却要在这里实现它的一棱一角。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来来去去的,没有感情,没有遗憾。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即使是一小步
也想与你分享
打开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