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hangzs8896

《我的情感故事》

发表于2004/9/19 15:59:00  560人阅读

 文章标题:《我的情感故事》
  发表日期:2004年7月8日   出处:中国高校在线    作者:榕树下
 

   阿伟大学毕业,顺利分回家乡一个对口单位。

       欢喜之后便是伤感,每晚拥着我一遍遍重复早被人说烂的海誓山盟。“明年毕业了去找我,我等着你呢。”我点头。“以后凡事靠自已,每个礼拜写信告诉我怎么过的。”我点头。“一定不许变心呵!再点头,用手攀紧他的脖颈,眼泪蹭他一脸,两年来第一次觉得,大孩子般的阿伟走了,我将无依无靠。阿伟越发有着兄长风度:“别哭,会有人关照你的,不然我怎么放心?”阿伟带我去见了方大哥。

      方大哥在邻校读研,是阿伟的中学校友,一望便知是个内向斯文的人。他握握我的手,又拍拍阿伟的肩,声音笃定的说:“你放心!”阿卫真的一脸放心的样子。

     伟走了,周末变得没有色彩。我呆呆地翻看昔日的合影,又数日历上的日期猜阿伟是否收到我的信。有人敲门,方大哥来了,拿来一大包话梅,说阿伟告他这是我的嗜好,我笑了,吃着话梅和他去校园散步。

      走过小花园——这是和阿伟谈天时坐的草地;路过大礼堂——常和阿伟来看电影,看节目;来到图书馆门前——如今再没人帮我占座位了。何处没有阿伟的影子?我边走边讲,每桩小事都生动无比。方大哥默默地抽烟,入神地听,不时投来惊奇的一瞥,然后笑笑说,我们去影院看电影吧,睹物思人,伤心又伤身。于是,我们去看了场晚场电影,我吃掉了那包话梅,方大哥抽了大半包烟。

      送我回校,我问他下周还来吗?他的眼睛极亮,说来,只要你不烦。我说当然不烦,不过你别抽那么多烟好吗?抽烟伤身,还污染别人。他点头,又急急地从口袋里拿出剩下的烟,揉了扔进进果皮箱,快得我想阻止都来不及。此后,还真的没见他抽过烟。

      给阿伟写信,写方大哥的细心,写我帮他戒烟。阿伟来信专门向方大哥表示谢意。他看了,面无表情,只说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言谢?

      每个周末都是方大哥安排的。他从不和我呆在校园里,或许是怕我“睹物思人又伤心”吧,他总是和我出校园看电影、听讲座、滑旱冰或干脆逛夜市。挤汽车人多时,他会用力撑住扶手,尽量给我一块宽敞的空间。有一次看他太辛苦,我伸手拉他示意不必时,他竟一下子红了脸,眼睛一直都不再望我。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时常想阿伟,但有方大哥在,日子不似想象的那般寂寞难熬。阿伟来信说,有人向他告状我与一男士出双入对,若那人是方兄便罢,若不是他会杀将回来“决斗”。与此同时,班里有风言风语说我“脚踩两只船”。一气之下,我不给阿伟回信,两个周末都避开了方大哥。

      然后是意外地收到方大哥的来信,蝇头小字秀气如女孩,不像阿伟的那般张牙舞爪。他写道,不知何处作得不妥,得罪了好朋友,身为兄长,可人太笨,不知怎样弥补,有块心病。我正心有内疚,宿舍伟呼器喊我的名字说有长途。跑下楼拿起电话,果然是阿伟急急的声音,一连串的道歉一连串的询问,听我不语就气壮山河的宣布:“今天豁出去了,一分钟一块钱也认了。”我这才记起长途电话的费用,忙开口说:“大傻瓜,有话写信,快放机!”直到我答应马上回信,阿伟才喜滋滋地收线。

     心情转好,人出变聪明了,想起该给“有心病”的方大哥介绍个女友。于是,下一个周末。拉了隔壁班的傅倩一起去找方大哥。

     初见我,方大哥惊喜之色溢于言表,见到同来的傅倩,马上有了几分局促。招待是热情的,气氛却有几分尴尬。我极力卖弄巧嘴,谈天说地非常投入;傅倩也巧笑倩兮,温文尔雅地捧场;唯方大哥,呈木讷状,不时望我一眼,眼中似有陌生的东西。我提出去买些零食,他急急起立,冲向小卖部。买回来的都是我爱吃的话梅,傅倩只尝了几颗。我渐渐也没了兴致,心里气方大哥。

    回来的路上,见傅倩不开心,我便搜肠刮肚地想开导的词儿。傅倩说,我是在担你,亏你还谈了恋爱,看不懂你这位大哥的眼神吗?我连连摇头,说不可能。傅倩笑而不语。晚上给阿伟写信时,竟有隐隐的担心和做贼心虚的感觉。

    好在转眼就到了期末,方大哥和我也即将离校。他说他的分配去向还没最后定,却尽了最大努力配合阿伟让我如原分回了阿伟身边。欢聚之日近在咫尺,每一天都是忙碌而快乐的。直互临行前一晚,才跑去看方大哥。

    他一个人坐在空落落的宿舍里,说猜我会来,正在等我。然后就请我出去吃饭说是饯行。几杯洒下肚,他滔滔地说起来,人生的偶然,世间的缘分;又谆谆叮嘱我要珍惜,学会把握身边的幸福。做了一年的兄妹和朋友,我也觉也别离带来的丝丝惆怅。我说,方哥也要主动把握,不光是事业的佳运,还有生活的幸福,但原早日看到有女孩伴你身边。他笑,眼睛红红的,吟也徐志摩述说感情的佳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然后喝下所有的酒,高高兴兴牵起我的手,说去逛商店。他买了钢笔买了精美的日记本,买了浪漫影集买了美丽的丝巾,还买了长毛玩具狗买了十大包话梅。全部装入一个大包,说是送给我的礼物。星空下,他望着我,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却伸手拍拍我的头,笑着说:“再见了,我会记着你的!”转身走了,再没回头。

    当我扑进阿伟的臂弯,尽情向他讲完一年的话,又展示出那一大包礼物时,阿伟沉吟一下,拥紧我说:“方大哥人很好。他本来是要分回来的,快毕业时忽然申请支边了,父母苦留也留不住。”

    我一下子挣脱他的怀抱,不相信地望着他。刹那间,一切如闪电般又出现在脑海,仿佛全明白了,又仿佛什么也不清楚。我不敢肯定什么,却分明感到心里升起深深的负疚。

    有一种情怀,默无声息,淡如轻风,却能长久地执著地散发暖人的温馨。忆起方大哥临别的话,关于把握,关于珍惜,心里一股浓浓的感动。

    阿伟轻声唤我,脸上带着略略的紧张不安。我的眼睛湿了,把头埋入他怀中,任泪流淌。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