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haoyang17

火星撞地球——Oracle收购PeopleSoft

发表于2004/9/30 13:58:00  1374人阅读

分类: 03 物流

一纸判决,让甲骨文兴奋的结果

美国时间9月9日,美国联邦地方法院北加利福尼亚法院第九巡回法院法官VaughnR.Walker签署了第C04-0807号判决书,宣布因证据不足,原告(美国司法部反垄断司和10个州司法部)起诉甲骨文公司(Oracle:NASDAQ:ORCL)收购仁科公司(PeopleSoft:PSFT)涉嫌垄断的罪名不予成立,并判决Oracle公司可以通过任何直接或非直接方式收购PeopleSoft公司所有的或部分股权。

尽管美国司法部仍然保留上诉的权利,尽管判决结果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但甲骨文总裁拉里·埃利森已经在迫不及待地庆祝胜利了。Oracle公共关系官员JenniferGlass对新闻界记者说:“甲骨文公司上上下下对这个判决感到非常高兴”,甲骨文的全球网站也以超大号的字体第一时间将胜诉的消息张贴出来。

如果收购顺利的话,新的Oracle将成为在企业自动化软件市场的最大赢家,这个市场的规模至少有2200亿美元。“这可能是Oracle最难跨过的一道坎了。”Meta Group的技术分析员David Yockelson说,“斗争仍将继续,但Oracle将赢得最终的胜利。”

微软坐不住了,来自业界的关注

而此项收购产生的影响,已远超出软件业整合和并购的范畴。因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此案结果将影响到美国所有产业的反垄断事宜,甚至影响正在观望中的欧盟和加拿大对甲骨文收购仁科案的判决。

据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6月23日公开的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微软正考虑接手仁科公司的少量股份,以帮助该公司阻挡Oracle以77亿美元进行恶意收购的计划。在Oracle宣布它将设法收购竞争对手仁科之后第二天,比尔·盖茨便发出了这封电子邮件。比尔·盖茨在这封邮件中还表示,微软将考虑收购世界上最大的商务软件厂商德国SAP公司。

微软对SAP做出这样的考虑是与Oracle潜在的收购目标有关联的。因为Oracle已经把Siebel系统公司、BEA系统公司与Lawson软件公司等列为其潜在的收购对象。由此可见,Oracle的这次收购行动将引发软件界的一次地震。

收购故事的来龙去脉

那么Oracle为什么要拼命收购仁科呢?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可以说是Oracle的自救战略。时光回溯到2003年5月,当时,仁科公司提出了一项决议,宣布以15亿美元计划收购J.D.Edwards公司。

这个消息对Oracle的掌门人拉里·埃利森无疑是晴天霹雳,因为那时的企业自动化软件市场,SAP排名第一,Oracle排名第二,仁科和J.D.Edwards分别是排名第三和第四,而之前拉里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Oracle的目标是成为世界第一的软件公司,不仅仅是在企业信息化领域,还要和微软、IBM在更广阔的市场较量。但如果仁科收购J.D.Edwards成功的话,就将排名第二,Oracle将排名第三。仁科的收购的直接结果就是把Oracle从排名第二的宝座上赶下来,这对Oracle的市场地位产生了巨大挑战。于是,在仁科提出收购Edwards后不到一个星期,Oracle迅速放出消息,宣布收购仁科。

对于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拉里·埃利森来说,做出收购决定已不再被理解为张扬个性的冲动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此次收购,对于甲骨文的战略发展至关重要。1977年,32岁的拉里·埃利森从别人的论文中得到灵感,开发出数据管理软件,创立甲骨文公司。那时的甲骨文是一个纯数据库管理软件公司,而这几年数据库管理软件逐渐在走下坡路,企业应用管理软件却在快速上升。为此,近几年甲骨文在应用软件开发方面不惜巨资投入,其主要业务收入和利润来源也转移到了应用软件领域。

但这对拉里来说仍然不够,要达到将甲骨文做成世界软件巨头的愿望,那至少要在应用软件领域保住领先优势。因此,不能超过仁科,就收购仁科。仁科在应用软件领域,尤其是在财务和人力资源软件领域,占有绝对技术基础和市场份额,甲骨文如果能顺利收购仁科,无论是对其守住应用软件的领导者地位,还是对未来的拓展,都有着质的帮助。所以,尽管甲骨文的收购计划遭到了美国司法部,康涅狄格、夏威夷和纽约等十个州的涉嫌垄断的联合起诉,而且还要面对欧盟和加拿大司法部的调查,拉里还是铁定收购到底。

看甲骨文如何煎熬仁科

在收购策略上:Oracle采取了打死了再救活的方案。 在收购时机上,甲骨文让仁科措手不及。在仁科刚宣布收购Edwards之后,甲骨文开始宣战,这对仁科来说,正是将全部精力用在收购和收购后的整合与消化之际,却要分出精力来对付甲骨文的狂轰乱炸。这让仁科公司总裁兼CEO克雷格·康威(CraigConway)怒气冲天。

Conway在1999年入主仁科之后,曾力排众议,进行了仁科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略转型,开发了有专利权的纯网络业务架构模式,这是企业应用软件市场的第一例。而在入主仁科之前,Conway曾是甲骨文公司负责市场监察、销售和运营的高级副总裁,而当时,拉里·埃利森正是他的老板。为了反击Oracle的敌意收购行动,Conway率领仁科的董事会和股东们奋起抵制,杀手锏是“毒丸计划(PoisonPill)”进行反收购。这个计划一方面是股票回购,仁科先后斥资近8亿美元,回购被甲骨文恶意收购的股票,另一方面使用一项担保,具体内容是如果公司被甲骨文收购,仁科将向顾客返还5倍的产品金额。这项担保将使得仁科即使被收购之后,甲骨文仍要付出比预期高的代价,同时也借此稳定仁科客户的信心。

在收购方式上,甲骨文选择了溢价收购。从2003年6月正式提出收购至今,甲骨文的报价经过了四次调整,收购总成本从63亿美元到73亿美元,后来又到94亿美元,再到现在的77亿美元。 每一次调整,都不可避免带来了双方股价的波动。在过去的52周,甲骨文的股价是在9.78—15.51美元之间波动,而仁科的股价则是在15.39—24.04美元之间波动。甲骨文的第一次开价是16美元时,仁科的股价上涨了23%,甲骨文股价上涨了9%;随后,甲骨文将每股收购价从16美元调整到19.5美元,这次调整,仁科的股价上涨了3%,而甲骨文的股价则轻微下跌;甲骨文的第三次开价是将每股收购价提到26美元,带来了仁科股票的节节攀升,让仁科股东大为动心,但就在此时,甲骨文却称“对仁科前景不看好”,调低收购价,从26美元降到现在的21美元,仁科股价从17.26美元跌到16.92美元;在北加利福尼亚法院做出判决之后,仁科股价涨了17%,甲骨文股票涨了3%。

甲骨文的股价稳定,让仁科疲于应战,这样就无法专注于市场和研发,对甲骨文抢占咨询部的一位专家分析,甲骨文如此三番四次玩味仁科,其实是有考不虑的。“一方面,仁科市场有利,也便于收购如愿以偿;另一方面,即使收购不成,仁科也被拖得伤痕累累。”这位咨询专家认为,“最重要的是,拉里要把握好这个度,要保证仁科不死,到了甲骨文手上是还可以救活的。”

火星和地球之战,必然的洗牌

15个月下来,导致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在今年7月份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仁科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了70%,股价顺应下跌15.39美元,跌到了52周来的最低价,甚至低于甲骨文一开始的16美元的开价。雷格.康威称,这个结果主要归咎于甲骨文的恶意收购,以及仁科耗费人力财力的反垄断调查。虽然在随后,随着甲骨文的胜诉,仁科的股价开始回落,到17美元左右,但显然,仁科的股价已经不再控制在自己手中了。

如果甲骨文收购成功,全球应用软件行业不可避免将面临一次洗牌,甲骨文将更有实力和排名第一的德国巨头SAP抗衡。但是这也不意味着甲骨文能统治整个王国,很多IT客户可能选择SAP,因为他们可能担心甲骨文成为企业软件业的微软。

即使收购失败了,埃利森仍然可能会寻找其他的目标,已经有人猜测其它软件公司也会有类似的遭遇,尤其是Siebel系统公司。

我们相信,这场技术产业的肥皂剧还要演上很长一段时间,在我们看来,最有可能的受益者将是那些甲骨文和仁科投巨资进行广告宣传的报纸,双方都希望通过宣传战赢得人心和仁科股民们的支持。此外,我们预计包括Siebel System和SAP等在内的其它企业软件经销商们将从中受益。总之,无论结果如何,软件业必然面临着重新洗牌,最终鹿死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阅读全文
0 0

相关文章推荐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