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hufenglin

下雪天(一)

发表于2004/12/31 13:24:00  935人阅读

下雪了,听到有人在喊,高兴得跑到窗口去看,的确一眼望去,屋顶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上海6年里只有去年回家那天下过雪,想想以前初中的时候为了能有人一起玩雪特地在冰天雪地的晚上跑去上夜自修.

今天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于是一下班就分别打电话给蜗牛,没人接; maoer说他们下午已经出去狂欢过了,晚上马上要上课了;harry,说会在实验室等我.过会蜗牛回电话给我说他们已经乘天黑之前happy过了,鞋子都湿了,小草还差点摔倒。急急忙忙赶到学校,路上裹了几团雪球,路过学校草坪的时候看到有人在那里打雪仗,也已经零星地竖立着几个雪人,好生羡慕。不足的就是雪人都是黑种人。

赶到理科大楼,串了3个实验室都貌似都没人有兴趣玩,看来是我太high

等了许久仍然没人只好去吃饭,到家园点了一份砂锅排骨,不过觉得吃饭也只是例行公事,因为在下雪天晚上一个人吃着饭的小猪感觉很不好。一路踏着残雪回寝室,雪因为是白色的所以才受大家青睐,如果是黑的想必不会有人喜欢。在寝室门口发现卖盒粉的阿姨还在做生意,赚钱不容易啊,人人都有自己的苦。

回到寝室发现网络坏了;澡洗了一半水就变冷了;硕大的寝室就一个人;发现自己有时候也不能承受孤独; 打电话给困猫讨论了交行项目的问题,觉得自己对二期工作的拒绝却连累了一个勤勤肯肯却又无辜的人,于我是不想这样的,但是我也应该事先就能预料到这个结局。于是在世界寂寞的一角小猪的心情再也好不起来,还是早点睡觉吧,相信明天一早又可以有一个好心情P.S:最近睡觉的时候脑力劳动也颇为繁重:

一天晚上因为被marco吓得做噩梦在捡头骨,早上起来越想越怕,越怕越觉得冷

后一天晚上又梦到和hacky在争论移动设备在GPRSWLAN之间切换的时候TCP reconnect的问题,最后我赢了。技术问题上的争论我能赢过hacky的情况估计也只有在梦境中才能出现。

睡觉前翻了几页文档,又天马行空的想了一些事情:

想到今天中午要写这篇blog;

想到本命年什么最重要?—论文!

莫办法呀……

睡觉睡觉……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