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博客

img zhuowei

美国,中国拿什么同情你?

发表于2004/9/13 17:14:00  682人阅读

分类: 乱七八糟

又见9•11。记得三年前那次事件发生的几天后,一个正在学院进修的阿姨谈到给他们授课的那位美国人,一个小伙子,七尺之躯,在课堂上提到9•11时泣不成声,整堂课无法进行。那位阿姨本来同许多中国人一样报有幸灾乐祸的态度,但她承认:当时不自觉地同情起那个美籍外教同情起美国人来了
但直到现在,我仍然坚持,在这件事上,任何美国人都没有任何值得中国人同情的地方。
我知道也许很多激烈的言辞正汹涌而来,让他们来得更猛烈些吧,我是一个地道的小市民,整天为着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而操劳,不懂得高深的政治。我只是想说说心里憋了三年的实在话,不管有无人赞同,这样至少舒坦些。
先说美国,自己的中东政策乃至全球政策是怎样的?当今恐怖主义由何而来?说是那些所谓的“极少数政客”一手造成这样的结果是不妥当的,可另吨、布十、包微而这样的人固然要承担相当的责任。难道那些美国平民就可以被说成是“无辜者”而享受全世界人的同情吗?不,决不能。
美国鼓吹自己是最最民主的国家,每个行动都充分体现国民意志,但从这点说,所有美国人都是罪有应得。当然实际情况也许不是这样,政府有强奸民意、一意孤行的时候,所以有人说美国人也有爱好和平的,也有不支持政府霸道行经的,但他们左右不了政客的意志,他们无能为力。但让我们想想吧,美国出兵越南、美国出兵索马里,后来从这些地方撤军的主要原因就是伤亡过大激起国内的反战情绪,有人把美国民的反战说成是爱好和平这也是不恰当的,当他们看到世界某处有利可图有便宜可占的时候,大多数平民支持、默认政府的强盗政策,少数人保持沉默观望,一开始就反战的人少之又少。而当这些国民看到自己的政府(也是自己的意志执行者)“偷鸡不成”,自身的利益(主要从士兵伤亡等方面体现)损害超出自己的心理底线、感觉得不偿失时,他们又开始叫嚣撤军。而这时被仇家报复了一下,竟然还奢望人们同情,简直是笑话。
想想吧,当年当年八国联军抢劫中国一样,也有美国,他们以极小的代价抢夺了无数的财富,他们的国民怎样?反战?不,他们欢欣鼓舞啊。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中国人报复一下他们,难道他们也值得同情吗?假设1900年他们在中国遇到在索马里和越南这样得不偿失的尴尬情况,他们的国民还会放任政府继续吗?不要说国民左右不了政府的意志,索马里和越南就是铁证,在我的印象中美国平民游行示威的力量绝对不能低估。天下熙熙,他们默认出兵是出于私利,呼喊停战仍旧是出于私利,与爱好和平无关。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三年前的那天,美国人还了一笔债,只是一小笔。
一个国家的行为或好或坏,所导致的结果都必须由每一个国民承担,不论被动或主动。没有一个美国人是无辜的,即使他们认定自己无辜(当然他们比起政客无辜得多,当然也希望下次尽量不要把他们卷进悲伤事件的中心)。他们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自己的强盗政府在中东地区和全世界为他们掠夺的种种便利并认定这是自己应得的。当然他们很多人没有直接参与,但他们必须遭受惩罚,凭的,就是这份“心安理得”。他们只知道在自己亲朋因抢夺而死亡时站出来斥责自己的政府,并爆发出巨大的影响力,从而改变政府的决策;但他们决不会为了自己占了其他民族的便宜而站出来同政府作对,说“你为什么要去做损人利己的事,这样我享受起来也不安心”,这是不是很可笑?
他们应该能够感知到某一天会遭到报复,正当或不正当的,但可惜他们都不是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人,不会为了某一个不确定的报复来一次盛大的游行,以提醒警告自己的政府对别人不要太刻薄、在掠夺时要注意分寸,关键是还要放弃很多自己既得的便宜。
其实,这不能怪美国人,全世界每个国家的人都一样,包括我们中国人。想想我们的汉、唐吧,我们不是也一个劲儿地反复念叨“戎衣何日定”,想要满载战利品“歌舞入长安”吗?说它辉煌,是的,但如果我身在那时遭到所谓的“恐怖袭击”我也只有认了。虽然认了,但我还是渴望自己的政府为自己多攫取点额外的便利并且至死都不想放手,不是吗?
但现在,在这件事上我不同情任何美国人。为什么?现在啊,美国啊,呵呵
每个国家都是自私的,每个人也都是自私的
那个在课堂上哭泣的美国人,你想过你的政府在为你谋取福利的同时强加给阿拉伯世界的种种枷锁没有?想想你们国家的街道上奔驰的无数正挥霍汽油的轿车和中东无数的难民帐篷没有?想想你祖辈当作镇家之宝的景泰蓝花瓶没有?
哭?好意思?
当你放弃同情别人的时候,也已经放弃了接受别人怜悯的权利。

再说说拉登,当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如果一个没有纷扰宁静和睦的世界,要绞杀这种人偶是举双手赞成。
但是谁造就了拉登又是谁成就了拉登?什么叫恐怖分子?什么叫恐怖袭击?我认为目前的界定是模糊而不科学的,如果实力悬殊的交战双方,弱者为了捍卫某种信仰(注意是指广义的信仰,并非单指宗教一类)为了争取最大利益而不得已进行的非常规行为都被称为恐怖活动/袭击的话,那首当其充的是rib和中国;从古时的忍者暗杀敌方大将到关东军炸死张作林(有人也认为是苏联人嫁祸rib),rib人的每一次战斗都充斥着恐怖主义的色彩。中国在这方面也差不多。
在二战中德国占领西欧并建立起所谓的合法政府时,地下抵抗组织去炸希母莱就叫恐怖行动?去用人体炸弹摧毁某个工厂就叫恐怖行动?希特勒们肯定是这样界定的
如果让拉登拥有能与美国想抗衡的军事实力,决不会出现9•11,当然这是废话,而我想如果拉登总是能够直接对那些“极少数”可恶的政客、野心家、强盗实施袭击时,他是决不会浪费一颗子弹的,他也不是杀人狂,不杀平民就手痒。可惜他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通过对平民的威慑达到对政府施压的效果。
在恃强凌弱的时候,每个有着坚强信念的弱者都会反抗,拉登只是过激分子之一,而本就恃强凌弱的战争,美国你有什么理由要求弱者站出来公平公开公正地对决呢?你当初刚到美洲的时候,凭你那点人是怎么对付那么多土著的?印第安人还觉得恐怖呢。你当初刚闹独立的时候暗杀袭击英国人的事难道还少了?英国人还觉得恐怖呢
还是举八国联军的例子,如果那时外国的华人劳工里有拉登这样的人在得知火烧圆明园之后毅然去自杀性袭击那些正在为胜利欢呼的德国平民(实在是因为他无法接触到瓦德西这样的人物),那我们又会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我们弱啊,他们霸占了我们很多很多的东西,逼得我们想决斗连一条裤子一把刀都没有,而他们荷枪实弹啊
父债子还,国债民还,自古而然。
不过拉登这厮愈发恶劣,居然又对俄罗斯大打出手,看来是走火入魔了,所有恐怖势力,来者不拒,一律合作,开始丧失理智了,更不值得同情。但就算是这样,同样不会勾起我对美国的怜悯,一言以蔽之,天下乌鸦一般黑,黑吃黑。

说说我们中国,从内心来讲,只要麻烦不找上咱中国,不触及咱切身利益,自然是希望拉登、老萨等活地越长越好,当然不是认为他们好,应该万岁,而是因为我们是中国,而他们的死对头是美国。我们不能够与邪恶势力合作,但我们可以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样保留自己自私的看法,这样的观点其主宰不是道义也不是科学,是利益。
按照当今形势,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与萨大母、拉登、金正日、喀斯特罗等势力的确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这是很现实也很简单的问题。很难想象,当这些美国的死对头在短时期内全部倒下之后留给中国的会是什么,但我起码能够预感到,那时候不会有美国人怜悯、同情我们的,相反他们死盯着我们的钱袋呢。
如果我的国家在最后的较量中落败,作为一个国民我会承担自己应承担的一切而不会祈求任何人的怜悯。所以美国,今天我又能拿什么来同情你呢?
0 0

相关博文

我的热门文章

img
取 消
img